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9章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9章  作者:不是看客

发表时间: 2012-08-07 字数:4902字 阅读: 6428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冯瑶琴狐疑地推门进去,往里走了两三步,看见床上正有两个赤裸的男女嗨嗨咻咻的干那事,被子被掀在了一边,恰是苏果果和常家民。
   汪者西陪着说了一会话,站起来:“我那边还有公务,还得过去。你们慢慢吃慢慢聊,吃饱喝好,我呢,就不再回来了。”
  跟吴艳冕又干了两杯酒,汪者西也有感觉了,走起路来身子有点晃,眼睛也半眯着想睁不想睁的。
  晃进了吴刚厅,汪者西猛一睁眼:“常……常教授呢?”
  章小米笑道:“你非得要我把那一瓶酒搞下去,酒是搞下去了,常教授也给搞趴下了。”
  汪者西晃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这就对了。喝趴下,才……才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章小米说:“我给魏阁主任打了个电话,魏阁主任开了一间房,苏果果扶着常教授上去休息了。”
  汪者西点点头:“嗯……苏果果过去就对了。”
  “汪校长,我也不行了,我也得休息一会去。”斜倚着椅子靠背的李鹏半睁着眼,“两分钟我也坐不下去了。”
  汪者西打起精神看看章小米,章小米说:“魏主任开了四间房呢,这不,钥匙都放在我这里了。”
  汪者西说:“那好,把李股长送房里休息去,你们谁送?”
  李鹏一把抓住严玲玲的手腕:“我就要她。”
  大家都是一笑。
  严玲玲扭捏一声:“你放开,都把人家抓疼了,怎么送你?”
  李鹏已经站起来:“走吧,跟我走吧!”
  房里还剩下五个人,汪者西、付教授、章小米、宫卷书、冯瑶琴。汪者西笑看着付教授:“付教授酒喝好了?”
  付教授说:“喝好了,喝的简直不能再好了。哎呀,早就听常教授说惠丰人多么多么能喝酒,今天总算见识了,惠丰人不是假能喝,是真能喝,都是海量啊。我是随不上你们,只能尽量喝,感觉也醉了。”
  汪者西说:“在我们惠丰有个说法:喝酒看工作。当领导的,酒量上不去的话在上级领导和下属跟前都是很没面子的,相反,你越是能喝酒别人就越认为你有能力。”
  付教授点点头:“这倒是挺新鲜。”
  汪者西接着说:“我们惠丰是很注重一个人的人缘的,有人缘没有办不来的事,没人缘那简直寸步难行。这里有个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很能说明这方面的问题。说是一个老头给独生闺女招女婿,有个很不错的小伙子跟着媒人登门了。老头很直截了当的说我就问你三句话,回答的我满意这门亲事就成了,不满意你就走人。”
  付教授打了个哈哈,拿了一张餐巾纸擦擦眼角:“哪三个问题?是不是很难啊,要考一考未来女婿的才华?”
  汪者西一笑,伸出三个指头,扳着:“这第一个问题是:小伙子,你抽烟吗?小伙子摇摇头。老头又问第二个问题:小伙子,你喝酒吗?小伙子又摇摇头。老头又问了第三个问题:年轻人,你摸牌吗?小伙子使劲的摇摇头。”
  付教授呵呵笑道:“这下子老头准满意了。”
  汪者西哈哈笑起来,章小米、宫卷书也笑起来。
  付教授不明所以,看看身边的冯瑶琴:“我说错了吗?”
  冯瑶琴摇摇头:“我不知道。”
  汪者西止住笑:“你不要问她。她年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头三个问题问完,背起手就走。媒人上前扯住问老头啥态度,老头手摇的像荷叶,说还能有啥态度?这一不抽二不喝三不赌,还是个男人吗?带他走吧。”
  付教授一脸迷惑:“这是啥道理?老头可是天下第一怪,非得要个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女婿才中意?”
  汪者西说:“这就是刚才我说的人缘问题了。老头并不是非得找个五毒俱全的男人做女婿,老头是说,作为男人既不抽烟又不喝酒还不摸排肯定没人缘,闺女嫁个没人缘的男人将来可不有难作了!”
  付教授点头道:“明白了,明白了。”
  汪者西说:“会喝酒和能喝酒还有三六九等的差别。在酒场上,能喝酒的人喝酒就爽快,人缘就好,也能赢得在座宾客的尊重。不能喝酒呢?就打酒官司,一个劲的打,酒官司打得多了,在座的就会认为你这个人赖,不爽快,别人就会对你有看法,时间长了你的人缘就差了。这也是领导们常挂在嘴边的:喝酒的酒风能体现一个人的工作作风。久而久之,这男人在酒场上谁不拼着喝酒?酒精考验长了酒量自然都高了。”
  付教授呵呵笑道:“这可能也算是你们惠丰酒场的特色文化了。说起这特色,也是有惠丰的民俗包含在里面的。有时间,我倒要好好的研究研究。”
  汪者西说:“付教授是民俗研究方面的大专家,对我们这里的酒场文化如果真感兴趣,我们不妨合作搞个这方面的课题。”
  付教授说:“我有个这方面的课题,汪校长如果有意合作的话可以作为一个子课题,我可以提供理论方面的一些支持。”
  汪者西激动地说:“好好,一言为定。这可真算是今天的意外之喜了。来来来,为了我们新的合作,再干一杯。”
  付教授摇摇手:“我是滴酒也沾不得了。汪校长既然很乐意合作,有句话我也不能不先说到前头,我这个课题可是需要经常到外地采风的,而且跟你们教学好像也没有直接的关系。”
  汪者西想了想:“研究民俗当然要下去采风的,花点钱没什么,我们还花的起。至于你说的这个课题跟教学好像没关系,我倒不这么认为。这也毕竟是我们惠丰风土人情、乡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吧。我倒是有个设想,将来这个课题一旦有了成果就将这研究成果编成我们学校的校本课程……”
  付教授又打个哈哈:“不错不错。我看可行。”
  付教授看看表:“天可不早了——哎呀,这个常家民啊,偏偏喝趴下了,要不,现在该赶回去了。”
  汪者西说:“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常教授不胜酒力休息去了,付教授想必也累了,房间不是定好了吗?你也休息去吧。瑶琴,你去照顾一下付教授,不要出了问题。人喝高了身边没个递茶送水的可不行,前几天交通局就有一个副局长在外面应酬喝的多了,回到家老婆嫌他酒气熏天没问他的事,天明一看死在床上了。还好,组织上挺讲情义的,给他弄了个因公殉职。”
  冯瑶琴面有难色:“汪校长,我得去医院……”
  汪者西一摆手,略显不耐烦:“不要说了,你这不是有公务在身嘛。跟大教授多接触接触不是很好的提高自己的机会吗?别人想要这样的机会还捞不到呢。”
  冯瑶琴没敢再多说。
  汪者西看看章小米和宫卷书:“客人还没走,咱不能一拨拉腚先走人吧?等一会,咱们三个斗地主去。”
  冯瑶琴从章小米手里接过钥匙看了一眼房间号码,跟在付教授后边出了门。
  进了电梯,付教授注视着冯瑶琴的眼:“小冯,还没结婚,可有男朋友了?”
  冯瑶琴将目光移开:“还没有。”
  付教授目光灼灼的:“小冯这么漂亮,是不是择男友的条件特别高,不太好找?”
  冯瑶琴摇摇头:“也不是。”
  付教授突然伸出手来:“哎呦!这不是一根白头发?不要动,我给你拔下来。”
  冯瑶琴本能的一闪身,恰在这时,电梯停了,电梯门打开了。
  出来电梯,冯瑶琴在前边默默地走,付教授在后边不紧不慢的跟着。看看到了房间,冯瑶琴一插门卡,门一动,原来是虚掩着的并没有被关死。冯瑶琴狐疑地推门进去,往里走了两三步,看见床上正有两个赤裸的男女嗨嗨咻咻的干那事,被子被掀在了一边,恰是苏果果和常家民。
  冯瑶琴急忙转身,一头撞在付教授怀里。“走错了,走错了。”冯瑶琴小声说着推着付教授就往门外走,出来房门,“砰”的把门带了过来。
  进了房间,冯瑶琴心口还在突突的乱跳。
  付教授看见冯瑶琴脸色绯红:“小冯,刚才在隔壁看见什么了?”
  “哦,哦,我没看见什么,付教授。”冯瑶琴极力保持平静。
  付教授一笑:“在这样的地方,看见什么都很正常。唉!也不知他们心急的什么,再急也得把房门关好啊。喔,对了,隔壁是不是常教授他们?”
  冯瑶琴基本恢复了常态:“你怎么知道?我——没看见人。”
  付教授又笑了笑,就不再问。
  付教授坐在窗下的一把椅子里,点上烟,翘起二郎腿,指指另一把椅子:“小冯,你也坐下。我没大喝酒,脑子还算清醒,也没觉着多疲惫,聊会天吧。”
  冯瑶琴没有坐,用征询的语气:“既然这样,付教授,我就先回去,到医院看看我爸我妈去?”
  付教授浅浅一笑:“刚才你们汪校长不还说嘛,既来之则安之,急着走干嘛!来,坐会吧,聊聊天。”
  冯瑶琴将椅子挪的远一些,坐下来。
  “呵呵,小冯,大学是在省城读的?”付教授和颜悦色。
  “是的,付教授。”
  “省师大?”
  “不是。是省工大。”
  “省工大?怎么做的教师?”
  “我考的教师资格证——我上学的时候就想当教师。”
  “喔!当教师可是挺辛苦的,有没有这个感受?”
  “是的。太辛苦。比我想象的差远了。”
  “后悔过吗?”
  冯瑶琴摇摇头:“干什么容易?不都够辛苦的!”
  “这倒是。”付教授轻松地吐出一口烟,“省工大,前年这个时候,也是元旦,我还在你们学校人文学院做了一场专题报告呢,就是关于民俗方面的。”
  “我就是人文学院的。你的报告我也听去了,还有些印象的,所以,今天你往主席台上一坐我就感到有些眼熟。”冯瑶琴神经不像刚进来时那么紧了。
  “哦?这么说,咱两个还真是熟人呢!”付教授嘿嘿一笑。
  冯瑶琴脸微微一红:“你……”
  付教授急忙辩白:“你别误会,我说的熟人不是那个意思。”
  冯瑶琴头一低:“我……”
  付教授又是嘿嘿一笑:“小冯,在省城生活这么几年,仍是很保守的嘛!”
  冯瑶琴抬起脸:“付教授,我认为还是保守点好,你觉得呢?”
  付教授弹弹烟灰:“现在可是开放的年代啊!”
  “再开放传统的好的东西也不能都扔完啊!”
  “说得好啊。你说的这就是对传统的东西继承的问题,不过,光有继承也是不能适应社会和时代要求的,还要发展啊。我是研究民风民俗等传统文化、道德的。通过这十几年不间断的研究,我就发现我们传统的东西在这十几年间变化大着呢。比如传统的婚恋观念,传统的贞操观念,传统的养老观念,传统的家庭及家族观念都受到了来自西方思潮的强烈冲击,而且这种冲击越来越强烈越迅猛,特别传统的贞操观念在80后尤其90后人群里面受到的冲击更大,你也应该有这方面的感受,在现在的大学校园里真正的处女可能比大熊猫都稀罕。”付教授侃侃而谈。
  冯瑶琴好像没有听:“上午的报告我感觉付教授讲的内容跟前年在省工大报告里面的内容差不多哎。”
  “呦?你听出来了?还真给你说对了。这哪里是差不多,这本就是一篇讲稿。你还认为我到哪里作报告都会写新稿子?我哪有那么多的精力?要是做一次报告来一篇新稿子还不把我累死?成果也出不来这么快啊!不瞒你说,过几天我到欧洲去讲学,讲的还是老一套,至多是换个题目,新瓶装旧酒。”
  冯瑶琴不由一笑:“你们大教授都是这么干吗?”
  “不能说全部,但负责任的说绝大多数都是这么干的,不过能这么干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毕竟讲的是自己的东西嘛,比起那些抄袭别人研究成果的来不是强多了?”
  烟就要燃尽了,付教授将烟掐死在烟灰缸里:“小冯,这几天我忙的一直没时间洗澡,我现在去洗个热水澡,你不介意吧?”
  冯瑶琴说:“你去洗澡吧,我去医院。”
  付教授说:“聊的挺好的,走什么?我洗澡用不几分钟的,你等一等,回来接着聊。”说着就脱外衣。
  “我……”冯瑶琴欲言又止。
  “我是教授又不是歹徒,你不要多想的。”付教授进了洗澡间。
编辑点评: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9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