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8章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8章  作者:不是看客

发表时间: 2012-08-06 字数:5061字 阅读: 69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李鹏不以为然:“能力是什么?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有;说你没有你就没有,有也没有。汪校长,对不对?”
 章小米推门进来了,苏果果和宫卷书两个拥着冯瑶琴也跟进来。
冯瑶琴眼圈红红的。
“过去,好好的哄哄人家,把人家惹哭了,你好意思!”严玲玲推了李鹏一把。
李鹏没反应。
汪者西对冯瑶琴说:“李股长原是说笑话,在酒场上,当什么真?去,过去,给李股长道个歉——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冯瑶琴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李鹏摇摇手:“算了算了,小丫头片子,往后长两个心眼子就是了——这样子下去,在社会上肯定会吃大亏的。”
严玲玲帮着腔:“李股长说的对,在社会上混哪能这么死心眼?女人嘛,在酒场上,男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你爱听听,不爱听就当是他们放的臭驴屁——还能沾到身上去?”
几个都给严玲玲这句话逗笑了,严玲玲自己也笑起来,冯瑶琴紧绷着的脸略微缓和了一点。
李鹏瞥一眼严玲玲:“你就不能打个好比喻。”
严玲玲嘿嘿笑道:“这个比喻还不好啊?我就是觉着臭狗屁难听才说是臭驴屁的。”
几个又是一阵笑。
常家民笑道:“要说这个比喻,还真不是眼前这位严美女的新发明。我上师范毕业的那年,教师工资还由乡财政负担,乡财政发工资乡政府就掌握着很大的人事权。那个时候,城区一个毕业生都不留。我不想离县城太远,离县城较近的希望初中就成了我的首选目标。可巧当时乡财政所的所长是我表哥的大舅哥,我就请我表哥出面投门子。我和表哥就带了一箱白酒和一条红塔山到了在城郊居住的他的大舅哥家。我表哥的大妗子(即妻嫂)是个非常非常热情的女人,她不光代替老公把我的一切请求都揽了下来,而且还主动说要给我介绍个对象,她还说她要给我介绍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乡长的妹妹。”常家民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苏果果,苏果果一低头。
常家民接着说:“我提出来请表哥的大舅哥到城里一起吃顿饭……”
李鹏忍不住笑道:“看你这舌头绕的,真费事,听起来也费劲,人是有名字的,干脆直说名字吧。”
常家民笑着摇摇手:“这些人现在都正是惠丰的权要人物,就不要说破了吧。”
李鹏也摇摇手:“你等等你等等,让我想想……希望初中......那时的乡长是现在咱们惠丰的财政局长郑修容吧。”
“我可没说是他。”常家民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提出来请表哥的大舅哥到城里一起吃顿饭,表哥的大妗子说什么不愿意,亲自下厨做了几个菜,我们就在表哥的大舅哥家喝上了。表哥的大舅哥表示把我弄进希望初中去没问题。表哥听到这个许诺比我还高兴百倍,酒兴上来了,我们一下子喝了三斤半白酒,幸亏那时我年轻有些酒力,要是搁在现在我早就给麻翻了。”
“是的,那个时候要是能进入希望初中确实是够难的,常教授有这门子好亲戚,也算挺幸运。”李鹏点下头。
常家民摇摇手:“我哪有这么幸运?酒喝到最后我和表哥起身告辞的时候,表哥的大舅哥对我说了这么句话:兄弟,哥哥今天……喝酒……高了,在场上说了啥……也记不起来……一句了,历来……在酒场上……无论说了……什么话,过后,我……一概不承认,全是……驴放屁!”
所有人都轰的笑起来。
“后来呢?后来常教授分到希望初中了吗?”宫卷书饶有兴趣。
“可能吗?人家都当面锣当面鼓的直说是驴放屁了,还会有希望吗?”常家民笑道。
“真是有意思——你们男人喝点酒真能出洋相。”严玲玲笑的合不拢嘴,“不用说,乡长的妹妹你也……”
“那事更是八撇没有一撇。”常家民笑说道。
“郑修容的妹妹是谁你们知道吗?就是现在县人民医院的院长郑美容,花杆子给拿下后提上来的,她老公是现在祈祠镇的党委书记万钟粟。”李鹏知道的挺详细。
常家民“喔”了两声:“万钟粟啊!我对这家伙倒有印象,他是与我一年毕业的——中师毕业——那年暑假毕业我去教育局人事股报到,在人事股办公室恰恰碰到他,因为他的名字很有特点就记住了。好像不到一年他就改了行到哪个乡里当秘书去了。”
李鹏点点头:“一点不错,是这样的。万钟粟的姨夫当时是咱们惠丰的人大副主任吕品田。”
汪者西和常家民不约而同的都“喔”了两声。
章小米给常家民开了个小玩笑:“常教授当初要是能娶了郑美容……”
常家民脸现一丝羞愧之色:“人家门槛高,咱高攀不上。”
汪者西一拍桌子:“高攀不上?这得先弄清楚是谁高攀不上谁?像常教授今天取得的成就就怕是她姓郑的高攀不上咱吧。”
常家民谦虚的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当官的能攀咱这读书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啊!再说了,那个时候咱不过一个籍籍无名的穷教师,工资都领不上,一拖欠就是一年半载的,人家眼角里都不夹咱。”
汪者西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常教授当年要是真进了希望初中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辉煌成就了,你身边的这位美人也就无缘得识了。”汪者西说的美人当然是指苏果果。
常家民一拱手:“汪校见笑了,见笑了。那个时候,教育界还有个顺口溜呢,说的是当时的一大怪现象——北师大,华师大,不如天师大。”
付教授颇感兴趣:“这是怎么说?”
常家民解释道:“北师大就是指北京师范大学,华师大就是指华东师范大学,这两家大学可都是国内著名的师范大学吧,但在惠丰这地界,都不如天师大。这个天师就是指的天师县师范学校。天师县师范学校只是个中师学校,为什么就比北师大、华师大还大呢?就是因为当时的教育局长是恢复高考之初天师师范学校大专班毕业的,这家伙对同门师兄弟特照顾,在任几年经他的手提拔的中学校长、教办主任几乎全是天师师范学校毕业的。真正名牌正统的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倒是没有多少提升的机会。”
付教授感叹道:“这可以理解,中国国情嘛。其实这种现象不光你们惠丰有,天下都一样。”
李鹏笑着说:“不瞒各位说,我就是天师师范毕业的,赶上好时候了,就是那个时候提上来的。”
常家民笑道:“李股长也有这个能力嘛!”
李鹏不以为然:“能力是什么?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有;说你没有你就没有,有也没有。汪校长,对不对?”
汪者西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常家民说:“如果没记错,暑期前出事的希望初中校长魏宪就是天师师范毕业的。”
李鹏点点头:“不错,我们是校友,他比我高两届。你知道他?”
常家民一笑:“他魏宪是咱惠丰的大名人,这天底下哪个不知谁人不晓?”说着的时候往付教授那边探了探身子,“付教授知道我说的这个魏宪是哪个吗?就是前阵子在网上热炒的小三裸体当街被殴门背后的男主角。”
付教授说:“我记的官方发布的信息说是食堂的包工头啊。”
常家民看了一眼李鹏,不好意思的:“我常某人多说话了,无意泄露了天机,请李股长原谅。”
李鹏无所谓的口气:“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常家民说:“李股长好像对惠丰的掌故了解的很多,我想请教个问题。”
李鹏笑道:“你是真会说,你这大教授应该是赐教才对,倒说是请教。”
常家民笑道:“术业有专攻嘛。提到魏宪的小三门,我忽然想起吕基霸的艳照门了。我就想,咱惠丰可真是不缺这方面的人才。我有个疑问,这个吕基霸跟吕品田是啥关系?”
李鹏说:“除了都姓吕,没有一点直接关系。不过,吕基霸做上中医院院长的座位还真是吕品田给力。吕品田什么人?当年惠丰政坛的风云人物,绝对的实权派啊!他有个叫的很响的绰号你得知道啊?”
常家民摇摇头。
李鹏说:“不知道啊!也无怪——你当时在乡下教书对这个方面不太关心。吕品田是当时惠丰官场有名的九千岁,怎么被称为九千岁的呢?这从他的名字说起的,吕品田三个字是由九个口组合成的,先当副县长,后当人大副主任,权倾惠丰,说一不二,可不是嘴又大又多!简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吕基霸这家伙眼皮子活兼脸皮子厚,硬是跑到吕品田家认了个本家,一叙辈分,吕基霸这个孙子从此就在人前称呼起吕品田为爷爷来了——现在在尹琨跟前吃的很开的副市长、天师县委书记揭宝正是经吕品田一手提拔起来的。”
常家民点点头:“揭宝的升官之路我倒是听说过,也算是官场的一大传奇。”
谈这些事女人是很少插嘴也插不上嘴的,女人跟男人毕竟有很大不同,男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女人未必感兴趣。不过,几位女人也都没闲着,她们都伸着头小声谈论着她们关心的事。
气氛又越来越热烈起来。
汪者西的手机响起来。
汪者西一看,是金枝的,叫了一声:“可了不得了,我把这事都给忘了。各位,楼上还有一家贵客呢,我得过去一趟,意思意思嘛。”走到房门口,回过头来,“这会子光说话了,没大喝酒。小米,给你个任务,再开一瓶,搞下去。”
章小米答应一声:“知道了。”
汪者西上楼到了折桂厅,房间里大人孩子围坐了满满一桌子。
金蕊一推身边坐着的吴艳冕:“这是我大姐夫。”
吴艳冕急忙站起来:“大——”“姐夫”两个字没喊出口。
汪者西拍拍吴艳冕的肩膀:“不要客气,坐下坐下。”
金枝那里给汪者西留了一个座位,汪者西坐过去。
汪者西恭敬地给坐在上手的老岳父敬了酒,端起酒杯朝着吴艳冕:“来,兄弟,初次见面,喝两个认识酒。”
吴艳冕难为情地说:“我不会喝白酒,也没喝过,刚才就没喝。”
汪者西说:“男人哪有不喝白酒的?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喝两个吧,也算锻炼锻炼。”
金蕊也在一边打气:“平时不锻炼,永远不会喝白酒。今天你就壮壮胆,喝两个给自己看看。”
吴艳冕:“我就怕喝醉了……”
汪者西说:“两杯酒还能喝醉了?我在那边都喝了快二斤了。”
金枝说:“就吹牛——我正纳闷呢,这几天没回来,惠丰的牛怎么都在半空里跑着?敢情都给你吹上去的。”
众人都是一笑。
汪者西笑道:“我汪者西再能吹也不可能把惠丰的牛都吹上去吧?”
金枝说:“你当然没这么大的能耐,惠丰比你能吹的肯定多的是。”
汪者西说:“这个应该有。”
金蕊说:“我也没看出来姐夫喝酒。姐夫喝酒我知道,脸都是通红通红的。你们看,今天脸上不红吧?”
汪者西打个酒嗝:“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脸红说明喝酒了,等脸不红了就说明酒喝多了,再等脸发黄的时候就说明喝高、喝过量了。”
金蕊说:“姐夫喝酒还有这三部曲啊!还真是不知道。我看姐夫现在脸还不黄,是不是还没到喝高的程度?”
汪者西又打了个酒嗝:“估计距离脸黄不会太久了,我都有感觉了。”
金蕊对着吴艳冕:“你听见了不?喝二斤了才刚有感觉,你就好好学习吧。”
老头说话了:“小吴,你不要听他的。酒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除了难受还是难受,难受的死去活来的,花钱买罪受,何苦来?还有,你们也经常在大路上、大街上看见有睡着的喝醉酒的那些人,可不丢人吗?其实丢人也是小事,躺在大街上车来车往的也不安全呐!”
金蕊笑道:“你说的那些都是些滥喝的老百姓、酒乞丐,见酒不要命的人。喝的也都是三五块钱一瓶的劣质酒,人当然醉的快。咱喝的这酒都是几百块钱一斤的纯粮食酒,不醉人的,就是醉了也不上头……睡一觉下来啥事都没了。”
老头说:“你不喝酒,你懂啥?”
金蕊笑道:“我没吃过猪肉可我见过猪跑啊!”
汪者西说:“金蕊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你看我手里端的这杯酒还不是什么茅台五粮液呢,但这一杯也比的上乡下那些人一箱子酒值钱。”
“来吧,兄弟。干两杯。”汪者西朝吴艳冕举举杯子,一仰脖子,先干了一杯。
吴艳冕皱皱眉头,也学着汪者西的样子,一仰脖子,干掉了。
“好好好,这不挺厉害嘛!往后可不要再说不会喝白酒了。”汪者西夸了吴艳冕一句。
两个又喝了一杯酒。
金枝说:“既然开了酒戒了干脆喝个痛快,来,小吴,大姐也陪你喝两杯。”
老头看着金枝:“你疯了?两杯白酒啊,喝不死你!”
金枝笑道:“看你老人家说的,两杯酒就喝死,我在外边怎么混啊!你放心,四杯也喝不倒我。要是喝啤酒,我最少能喝半箱子。”

编辑点评: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8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