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5章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5章  作者:不是看客

发表时间: 2012-07-31 字数:5169字 阅读: 584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累个半死?是在路上累得半死还是在床上累得半死?你汪大校长在外边能干点啥稀罕事我金枝不知道?我不提这事你就不要提了!”金枝一脸寒霜。
   啤酒只剩下一杯子的时候,李海说:“肚子有点撑的慌。我去放放水。”
  过了足有四五分钟,李海还没回来。
  “这家伙不会喝高了掉毛屎坑了吧。”靳涛开玩笑。
  “我看他跟老板娘挺熟的,可能骚扰老板娘去了。”沈凯也在开玩笑。
  这时,李海进来了。
  “大事不好!”李海关好门,小着声,“汪三有就在隔壁。”
  “汪三有?哦,哦,你说他啊!你看见了?”靳涛表示不信,“他会跑这么远?”
  “远?你不也跑来了吗?”李海坐下来,依然将声音压低:“可能到林子里撒尿给风吹的晕头了,回来摸错门了,跑那边去了。”李海指指隔壁房间。
  沈凯说:“这有啥稀罕,不要说摸错门,喝醉摸错家的也大有人在,我就碰到过一件哭笑不得的事。就今年年初的事,那天晚上,快半夜了都,我和我们家当家的还在看《职来职往》。有人敲门,当家的以为是邻居有什么急事,赶紧过去开门,我也跟过去。门外站着个酒气熏天的陌生女人。那女人一看见俺家当家的,眼珠子瞪得溜圆,破口就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越混越大胆了,竟然跑到我家里来了!’气的俺家当家的上去就要揍她。直到现在我老婆一犯起想来还追问我那女人是不是我泡的小三呢,要不然怎能晕头晕脑的摸到我家去!”
  李海笑着说:“你这绝对是杜撰。如果是真的,你在办公室里不知说过多少回了——这事你在办公室里就从来没提起过!”
  沈凯笑道:“我承认有杜撰的成分,但这事是我一个老同学讲的他的亲身经历。”
  靳涛笑着说:“你这个老同学也未必不是杜撰。”
  李海变得认真起来:“咱还接着刚才的说——咱都小点声不要给隔壁的听见了。我推开隔壁的门,刚伸进头去——你们说我看见谁了?我看见汪三有了。你们猜里面还有谁?”
  靳涛说:“猜啥!还有美女。”
  李海一伸大拇指:“你行。我还看见严玲玲了,与汪三有挨边坐着,屁股都坐到一起了。”
  “还有谁?不会只他们两个吧!”靳涛问。
  “应该不会,不过当时在房间里坐着的只有他两个。”李海说。
  沈凯看着李海:“一把看见你了?”
  “能看不见我吗?不过我们都没说话,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走错了’就赶紧退出来了。”李海拿餐巾纸擦了擦额头,看着沈凯,“你说刚才咱们在这边说的那些话他是不是都能听见?”
  “估计听不见。但咱们够倒霉的——越是怕见鬼越是有急脚子(急脚鬼)。”靳涛也看着沈凯,“要不,咱回避,马上走,省的给他知道了咱们三个在一起吃饭。”
  沈凯摇摇头:“俗话说,该着三枪死脱不了一马叉。他只要想做你,你能跑得了?既然这样了就不要回避了,也回避不了了。依我看,干脆把门也打开,大模大样的坐着接着喝酒。”
  “问题是我撞破他跟严玲玲的秘密了。”李海仍然担心。
  “越是这样越不要怕,心虚的应该是他。”
  过了一个多星期,这天上午的大课间,沈凯几个在办公室里正在海聊,钱国捧着花名册来考勤了。
  崔彩霞说话一向欠思考,看见钱国来点名,脱口问道:“请问领导,汪三有是不是真像他自己说的外出考察太辛苦,不愿意再出去了?还是接连往外跑了好几趟审美疲劳了,要缓缓劲?”
  “汪三有?”钱国先是愕然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小声说道,“我给大姐姐提个忠告:‘汪三有’可不要乱叫!”
  崔彩霞一伸舌头。
  “汪校本来打算明天带课题组去济南考察虞舜孝感动天的,但现在看确定不能去了。”钱国说。
  “咋回事?正说汪三有……不不,汪一把,是汪一把。”崔彩霞笑着,“正说汪一把出去考察几天喘喘气歇歇呢,这又不走了。”
  钱国笑笑:“汪校的母亲昨天住院了,他还走得了吗?”
  “是吗?没听说啊!”
  “昨天晚上的事,我也刚听说。这不,领导班子正准备到医院里去看望呢。”
  “年级里不也得去看望啊?”古金水问。
  “肯定得去。惯例嘛!”钱国将点名册往腋下一夹,“今天领导班子去看望,咱们就不去了。明天也不能去,明天是个大十五(风俗,阴历初一十五不看望病人),咱们年级定在后天去。”
  钱国对崔彩霞说:“刚才和毛德嘉还在合计呢,到医院去看望病人最好多去几位女同志,要不,你做好准备。”
  崔彩霞不太积极:“我不能去,我有课。”
  钱国说:“你要没课还要你做准备吗?你调好课准备着。”
  从医院看望汪者西的母亲回来,崔彩霞神秘的对几位说:“我发现一个大秘密,绝对大秘密。”
  李海说:“看你神经兮兮的,你发现啥大秘密了?”
  崔彩霞说:“你去关上门。这可不是一般的秘密,更不能给别人听了去。”
  李海关门回来:“说吧。”
  崔彩霞半趴在办公桌上:“从来没见过汪三有的母亲,今天一见感觉怪怪的,这么面熟啊!好像是天天在哪里见过。”
  几个都笑:“就你能扯。”
  崔彩霞认真的说:“我还真不是胡扯。想来想去,猛然想起,这不是雕塑上的那个……”崔彩霞没说下去。
  崔彩霞作为班主任天天跟着学生出操,崔彩霞的班级恰好处在雕塑前面,崔彩霞在出操的时候每天都要围着雕塑转许多圈,雕塑上人物的面部轮廓及特征崔彩霞闭了眼几乎都能说得出。
  李海说:“你是说雕塑上丁郎刻的老太太像汪一把的娘?”
  崔彩霞想了想:“我在医院里一眼看到老太太的时候,感觉特逼真。但现在再想想,又越来越含糊了,只是觉得像那么一点点。”
  沈凯点点头:“小崔的这种感觉我也有过,乍一看到雕塑中的丁郎,我也感觉眼熟有几分像汪者西,但越是仔细看、越是用心看倒越是不敢肯定了。小崔刚才一说这感觉,我又……”沈凯也没说完。
  沈凯也天天跟着出操,他和崔彩霞的班级是兄弟班级,队伍紧挨着,不过通常他站在班级的队伍后边,崔彩霞站在前边。
  “我是从来没去看过,难道这雕塑是汪者西……”古金水说了半句话。
  “不是没这种可能!”仁君点着头。
  “花多少多少万就干的这事!我看这雕塑可以改名字了,还叫丁郎刻木孝母干啥?改叫汪三有刻石孝母得了。”古金水一脸愠色。
  “这事可都不要往外说!”崔彩霞有些担心。
  汪者西的母亲生病住院了,儿媳妇金枝不回来照应一下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金枝请了三天假。
  “你反正业务不多,咋不多请几天假?”汪者西嫌金枝假请的太少。
  “你没脑子啊!我请一个星期假、请一个月假也能请下来,儿子星期六星期天怎么办?”
  汪者西说:“不能交给金蕊吗?她这个团委书记不是有双休日吗?”金蕊已经于两个月前调任鹏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团委书记了。
  “甭提她了,这段时间她比谁都忙,一边在市委党校学习,一边还又学着驾照。”金枝乜斜了一眼汪者西。
  汪者西说:“我也一直挺忙,简直忙得不可开交。原计划这两天去济南的,老太太一病只好取消了。”
  金枝话里有话的说:“你汪大校长不是忙,是潇洒。”
  “还潇洒呢,出去一趟累个半死,要不是没办法,我真不想出去受罪。”汪者西辩解道。
  “累个半死?是在路上累得半死还是在床上累得半死?你汪大校长在外边能干点啥稀罕事我金枝不知道?我不提这事你就不要提了!”金枝一脸寒霜。
  汪者西看看金枝,不说话了。
  沉闷了一小会,汪者西说:“给你商量个事。你看,老太太年纪这么大了,一辈子快过去了也没享过一天福,这次生病医生说就是几十年来身子亏欠太多,体质弱到几乎弱不禁风了,即使这病看好了也就是能勉强赖巴着活着。我想在城里给老太太买套合适的二手房,最好一楼,最高不超过二楼,一发把老姐姐还有姐夫也接过来让他们住在一起相互照应着,也省的单独请保姆了。”
  “买房子我可没钱。”金枝说。
  “买套二手房,钱不是太大问题。房子我已经看好了。”汪者西说,“人家尹书记、马书记都是大孝子,我汪者西也跟着好人学好人,正儿八经在老娘身上尽尽孝吧。”
  “买套房子汪大校长应该做不了难吧。甭说一套二手房,就是三套两套新房子应该问题也不大吧。”金枝似在开玩笑。
  汪者西没回答:“老太太想念孙子,要不然,星期天你把孩子带来跟奶奶亲近亲近。再不来见一见,都快不认得了。”
  金枝也没回答汪者西:“给老太太买套房子住着,这个我支持。人都是爹妈生的,在亲爹亲娘身上尽尽孝心都是应该的。你说还要把姐姐姐夫都接过来,这事还是再商量商量吧。”
  汪者西想了想:“老太太身边缺了人是不行了,我没空你也没空,请保姆极不方便也不合算,把姐姐姐夫接过来就拿请保姆的钱给他们生活应该勉强能行,问题是由他们照顾老太太我们不是都放心吗?”
  金枝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姐姐姐夫在农村生活惯了的能不能在城里过得惯?他们又都不识字到超市买东西可能都不会买,再说他们舍得扔掉家里那二亩地吗?还有,人家家里也有老爹老娘需要照应啊。”
  汪者西想了想:“这些我都想过,看看他们的意思吧,我的意思最起码也得把老姐姐接过来,跟着享享福吧。”
  金枝一笑:“你这是替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外甥排忧解难。”
  汪者西叹口气:“不是咱没本事嘛!咱要是有本事还不把两个孩子都安排得好好的?”
  金枝说:“以前没本事,现在你这个汪大校长可是有大本事了。”
  汪者西反唇相讥的:“我汪者西本事再大能比得上你这神通广大的金大所长。”
  金枝白他一眼:“你这个没良心的,还不都是为了你吗?”
  星期六,接来儿子,一家三口吃着午饭。
  汪者西说:“儿子,吃过饭到我们学校玩去不?”
  金枝说:“你们学校有啥好玩的,跟我上街,买东西去。”
  汪者西说:“你除了买东西还是买东西,就不会干点别的?想买东西回到市里什么买不到?我对你说,我们学校现在可有看头了。”
  金枝说:“不就你说的什么文化墙,什么雕塑吗?”
  汪者西说:“你可不要小看我干的这两件事,马书记给的评价高着呢。马书记的意思,年前年后还要动大工程拓展、改造城中心广场呢。改造拓展后的新广场名字都起好了,就叫孝礼文化广场。马书记的设想是在孝礼文化广场上竖起24根大石柱,雕刻上24孝故事,然后再在孝礼文化广场中心建造一座凸显孝礼文化的巨大石雕。马书记的这些大动作包括他的这些设想不都是在我汪者西这里得到的启发?”
  金枝指点着汪者西:“我劝你头脑冷静冷静,这话也只能在家里说说,绝对不能在外边说马书记受你汪者西启发之类的狂妄话。”
  汪者西笑着说:“这个我懂。我汪者西再浑球也不可能表现的比领导高明啊。”
  儿子搂住汪者西的脖子:“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改名字了。”
  汪者西看着金枝:“改名字了?怎么不事先告诉我?”
  儿子一字一句地说:“不告诉你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汪者西笑了:“说,改的什么名字?要是不好再给我改回去。”
  儿子搂住汪者西的脖子不松手:“你给我起的名字不好。汪旺,就像小狗叫,我的同学都叫我汪道哥。你知道汪道哥是啥意思吗?”
  汪者西没回答:“道哥这名字也不错啊,听起来就像是黑社会老大。”
  儿子头:“我不叫汪道哥,道哥就是狗,我才不愿意当狗。”
  汪者西明白了:“小孩子真有才,道哥,就是英语的dog啊!”
  “改啥名字了?”汪者西笑着问。
  “汪金榜。”金枝回答,“这名字多好,又响亮又寓意深。还把妈妈的姓也带上了。你要是觉得好找时间到派出所把手续办了,正式改名字。”
  汪者西笑着:“不错,我看行。谁给起的?”
  金枝说:“四妮子。”
  汪者西说:“金蕊肚子里有点好东西——诶,对了,金蕊肚子里有东西了吗?”汪者西指着自己的肚子。
  金枝摇摇头:“大姑娘家家的,肚子里能有东西吗?我正考虑这个事呢,得尽快给四妮子找个男朋友,省的她成天提心吊胆的。”
编辑点评: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45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