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未敢对你说爱

未敢对你说爱  作者:风的零子

发表时间: 2008-10-25  分类:  字数:4263  阅读: 7257  评论:1条 推荐:5星

伤在身,指日可治;伤在心,数年难愈 对你那么熟悉,前世早已认识,想说爱你不易,宝贝请别逃避,我是如此在意。 爱不需要理由,只要你肯接受,我愿牵你的手,默默陪着你走,此情为你守候。 “雨中邂逅”,精灵般小雨,蛮酷的郑电,还有狼狈的叶枫,哦,还不忘把“小人书”换成浪漫的花絮,哈——天才!接着“逃课美女”“逃亡成功”,然后是“倒霉精灵”病卧hospital——还糊里糊涂地触了“正电”,再接下来就是“新编校园三步曲”:早午晚,全程跟踪,饭前鞍后,殷勤照顾,包括“书馆抢书”、“饭厅抢菜”、“校道抢画”;当然还有特别的爱情N步曲:“特别的爱-特别的你”、“爱情逃亡-放过我吧”、“情诗放送-甜言蜜语”、“情花献赠-穷追不舍”、“情歌独奏-火上加油”、“真相告白-情中有情”“爱情碰撞-爱你没商量!”
   前序
  
  雨来了,在电的呵护,雷的驱动,风的伴随,雪的陪同下,来了,于是,灵魂飘走了……
  
  总的来说,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下雨的吧,因为有不少朋友经常看见我在雨中走——其实是流着泪散步——因为和着雨,没人会发现;在风中飞——冲啊,直到自行车负荷不了我的盛怒,连人带车滚一边去,他们说这是潇洒,我自己却笑这是发泄,光明正大地发泄;也有很多知已注意到我在雨边窗前呆呆的——目如死鱼,静静的一动不动——冷若冰雕,一坐就好几个小时,她们说那叫内涵,我说我是累了,于是躺下充电,结果发现效果不错,可能我是真的累了……
  
  第一章 雨中邂逅三人行
  
  “完了,迟到了,怎么全跑掉了?也不叫我起来?过分!”
  火速惊醒,急速弹起,黑色大恤衫往下一套,蓝色牛仔裤向上一拉,小脚丫往轻便凉鞋里一插,搞掂!高速洗漱,飞速奔逃——雨珊真是急呀。
  “哎呀,搞没搞错,这样也可以呀,你就不能晚点下或者早点下完吗?虽然我是很喜欢你,但你也不能这样呀,早不来晚不来偏要这时候下雨来淋我,也不先打个招呼,岂有此理!真是混账!天杀的……”——这回又加上气啦,雨珊真想跳脚。
  哦哦,乖乖,老天爷是骂不得的,马上现眼报——真是有够不公平的了!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连雨珊一向自认坚强的耳朵都有点认输的念头了,忙从地上爬起,哦,不对,应该是被一条蛮有力的东西——哦,不好意思,好象是手臂吧——及时地扶住才勉强站起来,检查一下,还真不是盖的——
  书(小人书)本(小本子)都成天女散花了,还好不是很碎的;唉,也不对,好像真的有花哎——雨花嘛,嗯,还挺Romantic的哩——哎,想哪去了,回魂啦,该死的梦,搞得我都神经衰弱了,伸伸手,踢踢脚,弯弯腰,跳跳高——确定小屁股还没有开花,嗯,还好,该做点该做的事情了——
  
  “你怎么回事呀?没长眼睛啊?知不知道撞得人好痛哎?”哇,这个女的真是好过分哩,居然把我的话都说完了,那我说什么呢?——雨珊真没想到眼前这个斯斯文文的,哎,“美女”,居然会抢先一步——完了,该说什么呢?嘴巴已经张开了,总不能让可爱的它就这样呆着吧,那多委屈呀,而且这样会吸水的,对呀,雨水哎,好脏的哩。
  “咳咳”,先来个开场白吧,免得尴尬——更为免一不小心泄了气而忍不住爆笑当场,还可能伤亡惨重,而死因呢就是——笑死的,挑挑眉,咽咽口,雨珊分析着当时当场——
  话说眼前这位仁兄,哦,仁姐才对,在小妹和老天爷的不小心帮忙之下,精致的妆已经稀里糊涂七零八散大红浅绿错乱复杂,笔直的发亦已零乱不堪散落四方横竖不分干湿不平,啊,还多了不少发饰——枯枝败叶,
  哎哎,罪过罪过,这老天爷也真是的,一人做事一人当嘛,不必要祸及她人嘛,特别是对方还是这样一个“美女”——咳咳,虽然现在称她为美女,跟睁着眼睛说大话没什么两样。也幸好事发现场没有大镜子,要不,又有伤亡事故发生了——羞死的。
  “哎”,老天保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雨珊不紧不慢,“不好意思,是我可爱的书不小心撞了你美丽的花。”什么呀,要不是你自己搞了这些什么丑不拉叽的野花,还故作可爱地在雨中鬼叫鬼跳,我的书本怎么会不翼而飞呢?
  呀,我的书?我的书呢?!在哪了?我的眼镜怎么没了?——没了眼镜,雨珊感觉就跟个瞎子没什么分别。呀!真是高难度,一边还垂死挣扎地挂在耳边,另一边已经可怜兮兮地吊着垂挂在衣领上,啊哦,模模糊糊地看见一颗大脑袋定在我面前,哇,要打架?完了!我不会哎,而且眼镜掉了,我也看不清他的招式呀……
  眼睁睁看着这个——男的——如果没有猜错——两只手朝胸前晃过来——哇,好卑鄙!乘人之危?!——哎,看见了,哦,不好意思,原来你只是想帮我戴眼镜而已呀,早说嘛,害我又做错事了,真是罪过罪过!心里想的,脸上显的,雨珊可从不含糊。
  “嘿咳,谢谢!啊,谢啦!”哇,没想到这个长得高大威猛的男的——这是雨珊完全恢复视力后的第一感觉——动作还挺快的,帮我把眼镜归位后马上把我那些七零八散的书全收回来,然后轻轻地放在我手里了——动作一如戴眼镜时般轻快柔和。
  
  天使?!精灵?!郑电感觉一阵没来由的颤动——心的颤动。
  黑色的中长袖大衬衫,内穿一件乳白色T恤,深蓝色贴身牛仔裤,脸上一副不太美观的大眼镜虽然有些怪怪的,但依然无损那双闪闪亮,溜溜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散发出异样光彩,两条大辫子肯定是因为昨晚没散开,早上又来不及仔细梳理,所以有点凌乱,还有几根黑丝细发分别随风飘到两颊,但就是这样才更显飘逸灵气,脚上一双轻便草鞋型平底凉鞋,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青春、活泼、俏皮、美丽、动人的可爱气息,活脱脱一个错坠人间的调皮精灵,带着一丝丝晨早的慵懒,一点点做错事后的慌张,一缕缕被抢白后哭笑不得的怒气,一张张转变快速的丰富脸谱表情,还有……
  郑电做梦也想不到一清早就会撞“仙”,总算把一早就被“枫婆”缠身的晦气一撞而光。
  “你?!你在干什么?快点拉我起来啦!帮她捡书干什么?是她撞倒我的哎!”叶枫感觉要气疯了。
  哦,SORRY,忘了这里还有一个,唔,“无辜”的“美女”叶枫,
  “你自己不会起来呀?又不是小孩子,坐在地上不脏吗?”想指挥我?还没睡醒吧。一出门就被叶枫缠住,郑电一肚子火气。
  “……”雨珊无语望苍天,哎,惨!“美女”撅起的嘴,唔,应该可以吊起18个水桶了吧,
  唏,这个男的也真是的,很明显她在跟你撒娇嘛,这都看不出,怎么做人家男朋友的哟,“她是想你拉她一把啦!”真是的,八卦!雨珊也不由得暗骂自己。
  “要你管?你滚啦,不用你鸡婆!”哎呀呀,果然好心没好报,估计“美女”早上没刷牙。
  “哦?!呵呵,差点忘了我正在赶时间,不好意思,先走啦!”雨珊也不笨,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哎,你等等——”哦哦,不好意思,本小姐逃功还是挺厉害的,没等他哎完,雨珊已十米冲刺了,惹不起咱还是溜得起的。只可怜了一脸失望的郑电怔在那儿。
  “你这是干什么!人家好心帮你你还这样,你喜欢坐就坐吧。我可没空陪你在这里淋雨。”我郑电也不是好“蒙”的。
  哇,乖乖,他还真能酷得独自把伞撑走了哩;而“美女”则神奇地一骨碌从地上弹起,然后飞身跟上,“等等我啦,讨厌!”
  哇哇,不得了,鸡皮疙瘩都起了。——活该!谁叫你这么鸡婆呢,该看的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冤枉呀,人家远视嘛,而且她声音那么大,我雨珊是远视又不是近聋,想装看不见听不见都难啦。再说这么精彩的一幕,不赏赏脸怎么对得起她?——哎,你再不走,就有人要给你赏脸了。——呀,妈呀,救命呀——
  
  ※※※※※※※※※
  
  真不容易啊,看完电子老师的青红绿白,混过历史先生的过去未来,逃掉体操小姐的一二三四,雨珊真的已经感觉吃不消了,这个老天爷也真是的,自己感冒也就算了,还要传染我,这不明摆着欺负我吗?不管了,溜啦——
  谁知——
  “喂,林雨珊,你这死鬼,跑哪去了,我不是特地留了伞给你的嘛,怎么还是淋得像个落汤鸡,又雨中漫步去啦?!真服了你,”雨珊无奈地翻翻白眼,不意外绮雪会出现在这,这家伙老是要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而且“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天可是‘老虔婆’的课哎,你倒好,迟到半小时不说,还要来个水中出浴,真猛!你知不知道她刚才看你的样子就像老猫见到可爱的小老鼠,恨不得,这样……”
  嘻,好样的,还真的来了只老猫哎——只是走得像只企鹅,双眼瞪得像老鹰,动作倒是凶得像……唔,强盗,然后以手作刀,往脖子(当然是雨珊我的哩)上用力一抹,双眼一瞪,往左歪去,她也不怕摔——当然啦,有我雨珊作垫背嘛。
  “哎呀呀,罗绮雪——姑奶奶,你小心一点好不好,想杀人灭口啊?明知道手脚不灵活就不要乱来嘛,虽然我不是很瘦弱,唔,还有那么一点点力气,不过,咱这肩膀也承受不起,咳,你那庞大的身驱,哎哎哎——”眼看魔指即到,本能一闪一弹,总算逃过一劫。(就知道你要来这一招,还好动作不慢,弹得快,要不然还不早被你擢到?)
  “哈哈,麻烦你下次换个招式好不好,老来这一套,真是受不了啦,而且我本来就已经不聪明了,你还要擢我脑袋,是不是想我变白痴啊。”睨她一眼,雨珊继续调侃,“难不成你想当我老妈呀。”哼,我可不要,我妈咪才不会无缘无故擢我脑袋,“还有啊,你还好意思说,走了也不叫我一声,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哪还知道你好心的伞?半路还给人撞得稀里糊涂的,没弄个泥巴人出来已经不错了,”泥巴人没做成,碰了个小丑“美美”,哈哈,那模样还真的……挺美的……
  “你不是有生物钟吗?什么时候你小姐也要人叫床了?”绮雪怎么也不忍心打扰睡梦中甜美的她——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是真正可爱的“天使”,醒来之后就是一个伪装的“恶精灵”啦。
  OH,MY GOD!可不可以饶了我?“拜托!你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叫人起床就叫人起床嘛,什么叫床啊?还好孔大人已经寿终正寝,否则他不是要呕死?真受不了啦,还文科高材生呢,就算孔老夫子再生,也难逃被你谋杀呛死的命运。可怜!”当然真正可怜的不是孔夫子,因为他老人家现在可能正在天国某处乐哉悠哉——
  “臭丫头,你造反呀,你这没良心的,好心提醒你,你不领情就算了,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好心没好报,好头戴烂帽,咳咳,真是想气死我啦,你这死没良心的,啊哟哟,我好命苦啊,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儿,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你,哎呀呀,气死我啦,谁来救救我这个可怜的老太婆呀,啊呀!”边哭边施二指“捏功”,还不许你闪!
  哎哟,真是的,这个臭绮雪,又来了,三天两头就给我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你烦不烦,真受不了,“好了啦,是我不好了,你不要生气了啦,谁让你一上场就噼哩巴啦的说个不停,怪不得人家叫你麻雀呢,”接收到一道杀人眼光,“哎哎哎,开玩笑,是我不好,别气别气,当心又多一条皱纹,那就做不了最年青漂亮的老太婆
编辑点评:
对《未敢对你说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