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新诗 > 现代诗> 明月出天山,沧茫云海间---浅读明月诗

明月出天山,沧茫云海间---浅读明月诗  作者:赵静端

发表时间: 2008-09-28 字数:2002字 阅读: 10175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5星

   明月出天山,沧茫云海间---浅读明月诗
  
  初读明月的诗,心野像拂过一阵厚重而轻狂的春风,所有尘封已久的的东西莫明萌动,恍恍然拨醒沉睡诗情。他的诗,用语新奇,措辞空灵,起笔开明宗义,排山倒海,运笔成竹在胸,才思滔滔。其心也,起于九天之上,每首诗都犹如满月当空,给人以皎洁明盈的感悟;其思也,纵驰于五洋之间,每个词都清烁俊朗有清晰的指代,读来有直指人心犀利。
  
  心气相通,神智相交,一直是我和他谈诗论诗的境界,契合之迅捷,海侃之汪洋,大有高山流水之趣。其诗,每每读来,最大有益处在于能从简单的物象中总结出人生的哲思,通感拿捏的精妙绝仑,诗句之间勾连得当,天衣无缝。组诗摆开,宛若游龙戏水,龙门阵下让人眼花缭乱,满目灿然。明月的诗,迟迟不敢动笔,是因为力有不逮,怕不能尽释其义,今天闲话少絮,让我试读一下他的“有关春天与爱情的一组物象”
  
  爱情,是文人笔下永恒的话题,要么,写的浩瀚无边,要么写的死去活来,而明月此诗,却比最为简洁的三句半还少半句,没有相当的功力,是断然不敢以三句为一节纵笔挥洒的。众所周知,启承转合需要四步,而诗者却想用最少的布料给爱情裁一袭养眼且实用的旗袍。
  
  “最后一片积雪,跟所有月光的重量反复重叠,轻于一根鸿毛。”
  
  最后一片积雪,注意,是积雪,和月光的重量不摆在天平之上,而是重叠。显然,这是初春,而前二个物象:积雪和月光,在诗者的眼里,轻于一根鸿毛。那么,在万物萌动的初春,积雪至于蓬勃向上的爱情来说,没有任何的阻碍力量,爱情就要破土而出,一切井然有序,让积雪在月光下融化成春水,或许,还能优劣转化,滋润一下爱情的种子。
  
  “今夜,一根芦苇的思想,从春天的角度透视,比我的爱情更加深。”春江水暖鸭先知,当萎蒿满地芦芽短时,一根芦苇的思想,不从成长的角度,偏偏从春天的角度来透视世间万象万物,凌空俯视,或许,那些默默无闻的植物有时也比人类的爱情更深刻更纯澈。
  
  “连时间都是摆设,我在春天最敏感的部位,轻轻蠕动手指。”置身爱情,仿佛一切都是虚无,和相对论一样,除了爱情,周身的所有都是透明和不存在的,当时间都成为摆设,那还有什么能让你在乎呢。诗者以小博大,用蠕动手指,企图在春天最敏感的部位给以致命的挠挠,深陷爱情之中,春天都醉了。
  
  “从高处俯瞰,我的灵魂,在一潭春水中回旋荡漾。”这组物象,脱窍的灵魂在迷茫中不太相信自己,那么,干脆置身事外,看自己的灵魂,如何在一潭春水中回旋荡漾。爱情在春水里打个旋涡,在某些时候,需要一些休养和生息,是爱情的必经之路。
  
  “一夜春风,桃花粉面沾露,呼吸贴紧我的胸膛。”桃花都开了,爱情如花,粉面,娇喘,体香和花香交织,贴在我的胸前。此情此景,任谁也会销魂于春夜的妩媚之中。爱情达到了高潮,正如生活,从此步入享受,爱河,等着我们去一点点实践。
  
  “不管春雷从哪一瓣草芽上踩过,我只跟你,厮守今夜。”当繁华落尽,坎坷和困顿向我们走来,当娇面娃成黄脸婆,面对外面的诱惑和风花,你会如何选择?当柴米油盐的风头盖过浪漫的温情,你又何去何从?诗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只跟你,厮守今夜。此夜即此生也。一个爱情的轮回,完整地在我们面前。
  
  飞花草草拟就,多有不当,见笑!
  
  2008.09.28
  
  附原诗:
  
  有关春天与爱情的一组物象
  
  一、
  
  最后一片积雪
  跟所有月光的重量反复重叠
  轻于一根鸿毛
  
  二、
  
  今夜,一根芦苇的思想
  从春天的角度透视
  比我的爱情更加深刻
  
  三、
  
  连时间都是摆设
  我在春天最敏感的部位
  轻轻蠕动手指
  
  四、
  
  从高处俯瞰
  我的灵魂
  在一潭春水中回旋荡漾
  
  五、
  
  一夜春风
  桃花粉面沾露
  呼吸贴紧我的胸膛
  
  六、
  
  不管春雷从哪一瓣草芽上踩过
  我只跟你
  厮守今夜
  
  2008.3.15晚
编辑点评:
对《明月出天山,沧茫云海间---浅读明月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