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频道 > 记事 > 物价、工资、生活

物价、工资、生活  作者:子规啼血

发表时间: 2012-03-21  分类:记事  字数:3698  阅读: 2544  评论:0条 推荐:4星

   物价+工资=生活
  
  工资与物价赛跑,物价总是在偷跑,工资慢吞吞地跑,物价呼呼往前窜。
  工资与物价赛跑,物价总在前头跑,若要工资跑得快,全靠物价拖又带。
  ————题记
  
  一.
  他换上雨靴,撑着一把褪色的小花雨伞,走出了校门,前行在泥泥泞泞坑坑洼洼的雨路上。
  今天,小镇逢集,因下雨的缘故,街上行人稀少。
  他走到小镇场口上一个卖油盐副食的小店,从手里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象葫芦状的塑料油瓶来,递给卖油的老板:“陈叔,油,打满。”
  老板将盛满油的塑料瓶装进塑料袋里,递给他。
  他将手上的一张拾元和一张壹元的钞票送到老板面前,老板迟凝道:“不够,菜油都涨到十一元了。”
  “啥时候涨的,怎么,涨这么高?”他有些慌神了是似不信。
  “转去几天,涨的。今年,菜籽普遍收得少,看情势还会涨的。”
  “咦,我记得昨年这两天菜油才买三元八一斤,年前也才买七元一斤。看来吃不起油了。”他叹息道。
  他知道这油瓶是装一斤半的,他怵了怵,摸了摸身上的钱,只有二十五元了,如果用十七元五来打油。那么,买米买面还有买菜便钱不够了,米最少十斤一袋,一袋米要拾肆元五角,面一捆少说,四、五斤,要陆、七来往块钱。而米面他都没有,这两样今天是非买不可,剩下的五元钱便是菜钱。本来菜油猪肉不涨价的话,或者不涨那么高的话,他就可以走到刀儿匠摊前,神气地说“老板割一斤肉。”想起猪肉,他浑身打了一个寒噤,八、九个月前,猪肉才买六、七元一斤。年前,猪肉就涨至十三元一斤,传闻要跌价,可翻年都快近一月,也不见跌价。想起猪肉,他已经有一周多时间没有光顾刀儿匠(四川方言意指屠户)摊,现在更是望肉兴叹了。
  他立在当场,神情甚是尬尴,可打好的油不好倒出来。好在他经常在这店买东西,和老板很熟。给老板打了一声招呼:“陈叔,欠下拾元钱,我下场给你。”未等对方答话。
  他灰溜溜的逃走了,这是他第一次买东西赊帐。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寒酸样。
  他提着油葫芦,路过他熟悉的刀儿匠摊前,慌得低着头走路,生怕刀儿匠同他打招呼。
  但是,此时怕啥来啥,一个满脸横肉矮胖的刀儿匠朝他喊道:“老师,割肉。”
  他不敢看说话人,慌得说:“下次来,我头场才割了肉。”
  在菜市场转了一圈,好在时令已是春天,小菜价不贵,且品种多,但品种再多,素来节约的他也只买了四斤窝笋和青菜脑壳(这两样菜都是五角钱一斤,是市场上的便宜菜。)回到学校。打开寝室门,放下菜和油后,他骑起到处都在响的破自行车,冒着霏霏细雨来到买米的超市买了米面,驮着一袋拾斤装的大米和一捆五斤重的面巅巅箕箕的骑回学校。
  二.
  五十五元……八十五元……一百一十元……液化气价格呈直线上飙升。令人瞠目结舌。
  三元八角……五元五角……七元……十一元……菜油价格呈直线飙升。令人瞠目结舌。
  五元五角……七元……十三元……猪肉价格呈直线飙升。令人瞠目结舌。
  他,一个山旮旯里的小学教师,老实巴交,生性柔软胆小,文化程度不算高,但教小学还是绰绰有余的,凭着自己踏实认真勤奋好学的工作态度,总算在村小那个小集体里得到了认可,在村人们眼里他更是竖起大拇指的好老师,可以这样说,从十七岁参加工作至人到中年的今天,他将整个青春甚至热血生命都贡献在这山旮旯的教育事业,二十七年的山村教师生活,磋砣了他的青春岁月,风霜雨雪吹染了他缕缕青丝。但命运,总是对老实人不公,他也只恨自己老实巴交,更恨自己没有臂膀子(臂膀子意指和领导或官场没有特殊关系,)父母哥哥兄弟姐姐妹妹全是平头百姓,连一个在官场上混的朋友也没有,再说,现在的朋友又有几个靠得住。再加之他继承了父亲倨高独傲的性格,总是同单位领导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父亲教导他靠本事吃饭,穷得新鲜饿得硬走成了他的座右铭,虽然身为乡村教师的父亲一辈子贫穷寒酸,然而人格却是硬硬郎郎的。而今眼目下,钱”字当先开头的年代。到了他这一辈当然是吃尽好多苦头。首先,单位领导自然欺他老实巴交,给领导无特殊交情,从不巴结领导,官场上无任何背景,所以,卖老实勾子的活路(意指工作中的苦差事或费力不讨好的事)就编排在他身上,他呢?闷起头,不发半句牢骚的埋头苦干,就象他的名字牛大力那样只顾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其结果成绩功劳却全被好大喜功的领导窃取了,如果事情搞砸了祸事责任自然归罪于他了,反正做事有他,拿钱的时候,他总是被领导遗忘的人。因此,这二十多近三十年来,升职普级的好事总是与他不沾边,干工作且不说比别人多和累,但领奖金总是比别人少,开始少那么几十元,问及原因,领导总能在他工作中拈字拿错,鸡肉里挑骨头,总会说他过一二三的不是来,他想领导终归是领导,以后还要在领导手低下讨生活,犯不着得罪领导,如果撕破脸的话,以后有他的好果子吃。再说区区几十元,差距不大,他没有在意。没想到凡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以此类推。他更没想到领导半夜起来捏桃子专捡软的捏。后来,每年竟与别人的奖金相差一二百元之多,他想找领导者问清楚,但生性胆小怕事,谨小慎微的他想到自己官场无背景。只能打落牙齿肚里吞。同事中他的一个贴心老哥曾多次告诫他说,老牛哇,你不要只顾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这样做在当今的社会里是不行的呀。他知道这位老哥说的是掏心窝子的话。他更深谙老哥嘴里所说的路,是跟随领导之路。紧随领导的脚步走。他更清楚的记得一位校领导曾说过,要想领导提拔你,首先得让领导了解你,信任你。即或你有才能,但老子不用你,你就把老子拿到莫法。当然这位领导的言下之意,弦外之音是要紧随其后,紧追其尾,自然少不了做官或什么好处。他想也是,你虽然很英雄很豪杰,但不给你提供练武场地,你不是照样落得个英雄无用武之地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如果没有人去挖掘,你发光也没用。如果诸葛亮不是遇求贤若渴的刘备,恐怕他会一辈子深居卧龙山,他的雄才伟略与满腹经纶都会随其遗骨深埋深山。后来,他更清楚的记得那位领导在一次和另一老师闲聊时,曾暗示某年某月某日是他满四十的生日,这言下之意不仅暗示这位老师应有所表示,更暗示铁公鸡一毛不拨的他应有相应的表示。他不是傻子呆木瓜,但他确具有父亲刚直不阿的性格,想到你拿国家公资吃饭,我还是拿国家公资吃饭。我凭什么送你请你,即或朋友之间的请送,也是你情我愿,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我非朋友,只是上下级的关系。更何况,我本来公资就比别人少,我给你送了,我岂不是更少?钱所剩无几?
  近几年,涨工资的消息如一夜春风吹遍全国大江南北,吹了好久,吹得山旮旯里穷教师心里暖洋洋,吹得他们的心又冷冰冰,大家看着光打雷不下雨的天空尽扯火闪。大家盼星星盼月亮,没想到粮油副食价格却比工资涨得快,涨得多,就如洪水猛兽般势不可挡。
  大家盼星星盼月亮,望穿双眼盼涨工资,终于到了涨工资之日。然而,工资涨幅不大,倒霉的他涨了不足二百元,而粮油副食物价却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呢?这也难怪,每次调资都是以工资比例挂钩,谁叫他基础工资低于别人,谁叫他不用钱给领导搞好关系呢?其实这道理他明白透彻,他就是天生一副犟脾气,宁折不弯的死硬性,誓死不愿违背自己做人的信条。
  工资少得只有数百元的他,在粮油副食价格通货膨胀的今天,只得重新定位他的生活费标准,这既是他一件铁板钉钉子的事,更是他刻不容缓的事。否则,他那在县中读高中成绩很不错的儿子,就不可能圆全国名牌大学的梦。
  为了省点液化气钱,他改用电饭锅煮粥,炒菜改汤菜,听说用电比烧气便宜,(只有五角一度电。)说是汤菜,菜数都数得清几片,汤居多,汤里没有什么油分子,清汤寡水的。(这样减少炒菜次数,可以节省菜油。)这是他不错的中餐,每日早上电饭锅煮稀粥,说是粥,米很少饭很稀,可以给这样的稀饭取个美丽动听的名字:“玻璃稀饭。”坛子里抓点泡酸菜。晚餐电饭锅煮碗面,舀点煮油辣椒,说是煮油,其实只是菜油将辣椒粉浸润而已,虽然是这样,他还是捧着一碗有盐无味的面吃得津津有味的。
  生活,象一根套在他颈脖上的绳索,他愈挣扎愈紧,仿佛要窒息他的生命一般。尽管,生活如此清淡寒酸。尽管,他的心时常感到有如刀绞般的痛。尽管,勒紧裤腰带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每周星期五下午,他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回城和老婆儿子做两天的团聚,他总是嘴里笑呵呵的出现在老婆儿子面前,老婆时常骂他,穷作乐。他嘻笑道:不乐又怎样?难道整天犯愁,愁起病来,更没钱买药医病。人无钱不要紧,千万不要有病。如果人没钱,还有病,这不是自己背拾倒灶到家了。与其整天愁眉苦脸,不如快快乐乐。
  他这样强作欢颜,好在儿子也还听话,除了买点学习用品外,从不乱化钱,学习也算是刻苦勤奋的。这也是对他夫妻最大的安慰罢了。
  
编辑点评:
对《物价、工资、生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