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会“浪”的女人更让老公爱

会“浪”的女人更让老公爱  作者:丑姑

发表时间: 2008-08-28 字数:2989字 阅读: 10291次 评论:12条 推荐星级:5星

   
  
  会“浪”的女人更让老公爱!这样说会让急性子的人大吃一惊:那放浪的女人八成是风尘女子,不是良家妇女。即使在封建社会里,那风尘女人大抵也只能做有钱男人的小妾,不可担当原配正妻之大任。如果做了穷家小户男人的老婆,在乡亲邻里面前也低人一等。何况现代文明社会,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哪个男人不爱文雅端庄的老婆,难道要那放浪的老婆,给自己的头上扣顶绿帽子才舒服不成!急性子男人想到这里会急忙申辩:男人要爱会浪的老婆,这男人不是吃软饭的,就是废物点心。急性子的女人也会想:这个丑姑定然是太丑了,没有男人爱,心理变态了,发此无稽之谈丑化我们女人!恨不得一口唾沫啐地上道:“呸!好没脸皮的女人!”
  性急的朋友且按下性子,听丑姑慢慢道来。
  一次,在中央电视台看到一个活泼漂亮的女子在激情飞扬地唱“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大姑娘钻进了青纱帐……”。后来知道这是有名的东北名歌!这句唱词久久在丑姑脑子里徘徊。丑姑不明白东北人唱的这个“浪”字是什么含义。在多数老百姓传统的意识里,“浪”字用在女人身上就是形容女人行为轻佻放纵,做事不雅不美不得体。放浪的女人是不受人欢迎的。那么,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节目中,演员激情飞扬地反复演唱“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他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东北人存心在全国人民面前宣耻不成?后来,东北艺人潘长江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主持人问他这句是什么意思。潘长江解释说,在东北人民心目中,大姑娘浪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大姑娘很美,美得可爱!
  听了他的解释,丑姑当下觉得东北人真是无聊多事。姑娘长得美,本就可爱,你加这么一个“浪”字,不反把一朵桃花给插牛粪堆上了!过后,仔细考量考量,觉得那“浪”和“美”还真是有很大的相通之处哩。依丑姑的揣摩,那“美”该是指形体相貌上的悦人。比如:女子体态丰润苗条,皮肤细腻白嫩,明眸皓齿……这样的女子可称为美。那“浪”该是指言语行为上的悦人。比如:女子因为自己美,虚荣的心里就想要向众人炫耀自己的美,要人们去注意她,不自觉地言语行为间就带点小女子的撒娇、讨巧、使俏、调情等等,用种种的小聪明小心眼小手腕做出种种与众不同的举止来。且又因美而有恃无恐,无端地便比别人大胆,少受拘束,活脱脱地展现给人们一个美丽、聪慧、娇憨、乖巧、俏皮、张扬的女子来。在传统的人们看来,这女人就像那湖里的水,总不愿意静下来,不是荡起几圈涟漪,就是溅起几朵水花来,总是有点浪。这样的美丽女子就比那话不高声,笑不露齿,眼不斜看,心不多想的花瓶美女多了几分灵性,添了几分生气,也更加可爱。这大概就是东北人得意地唱出“大姑娘美来大姑娘浪”的缘由吧!
  琢磨明白后,便觉得东北人真是聪明得邪性,把一个人们习惯意识中极具贬义的“浪”缀在“一个极具褒义的“美”后面,既让这个原本满面尘垢的“浪”字镀上了一层美妙的光晕,又给那些了无生气的美女们注入了万千的风情。其实,在历代文人的笔下,美丽端庄而又“浪”得风情万千的窈窕淑女可是大有人在的。《红楼梦》中的晴雯,王夫人不就骂她是妖精,看不惯那浪样吗?可是,这个让王夫人看不惯浪样的妖精却让多情公子爱得痴迷难忘呢!哪个男人要是能娶上像晴雯那样浪的老婆那怕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呢!
  晴雯的浪是那为奴为仆的贫家女儿的浪。还有那大家闺秀的另类“浪”法就更是令普天下的男人向往。
  大凡识得几筐字的人就没有不知道《西厢记》的:张公子初进普救寺,在院中观景,恰遇相国小姐崔莺莺和丫鬟红娘过院来追扑蝴蝶。张公子一见莺莺小姐,立刻被莺莺的美貌惊得呆站在莺莺小姐面前。此时,按传统的规矩,身为相国千金的崔莺莺本应拂袖掩面而去。若真是这样,故事自然没了下文。可是,美丽端庄的莺莺小姐偏是一把绣扇半遮面,说恼不恼,说娇不娇,说现不现,说掩不掩地那么看了张生一眼。这一眼就把张生的魂勾去了一半,张生竟然乍着胆子意欲趋前搭讪,却被红娘呵斥阻住。此时,张公子沸腾的心该沉淀下来了吧!偏是那莺莺小姐离去时,又回头凝眸冲那张公子嫣然一笑,然后飘然而去。这又一笑,就把张公子剩下的魂魄全勾去了。此后,张公子便不翻经书,不动笔砚,不思赶考,一心只想那莺莺小姐了。崔莺莺与张公子在那普救寺里,诗来词往、笔墨传情,从“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的私自约会,直到“今宵端的云雨来”的以身相许,她不但“浪”,还“浪”得惊世骇俗,“浪”得男人莫不倾心向往,“浪”得女人无不为之倾倒,“浪”出了一部千古流传的《西厢记》!
  若论女子的美貌、端庄、高雅、见识,莺莺小姐堪称女中翘楚,但就是这个端庄高雅的极品女子却因其“浪”,演绎了一段绝世的爱情佳话。多少年过去了,普救寺里的西厢牵引着万万千千饮食男女的心弦。不论是身居高位的达官贵人,还是耕田做工的农夫工匠,络绎不绝地去普救寺的西厢院里领略莺莺小姐那曼妙无比的风“浪”韵。
  看完<西厢记〉,谁能说这端庄美丽又敢“浪”的莺莺小姐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梦想自己能像张公子那样有好运气,能遇到崔莺莺那样的女子“浪”给自己做老婆。
  所以呢,作为女人,无论是娇憨的、乖巧的、俏皮的、甜蜜的,还是聪明的、浪漫的、痴情的、勇敢的,不妨都学学那晴雯、崔莺莺,还有那东北民歌里唱的钻进青纱帐里找情哥哥的小村姑,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给老公撒撒娇、淘淘气、装装憨、抛抛媚、飞飞吻、显显俏、吃吃醋、争争宠、写写诗、哼哼曲、捏捏脚、揉揉肩、挠挠痒……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有形有款、有章有法地“浪”上一把,给自己再添加几分女人的媚力,让原本可爱的你在老公的心里更可爱!
  说到这里,丑姑要提醒姐姐妹妹们:“会浪”的女人更让老公爱。这“会浪”作何解释呢?就是女人在浪的时候要注意几个问题的。这一呢,是要分清对象的,你只可对自己老公或者即将要成为老公的男人“浪”。切不可今天对着权高位重的老板上司撒娇调情,明天又跟帅哥猛男抛媚飞吻,后天又为那富豪大款写诗送花……这样没有原则,不分对象的“浪”,可就不是美而是丑,不是“浪”而是浪荡了。浪荡的女人不但老公不爱,连家人、朋友、同事、邻居都蒙羞。我想,东北人的原意笃定了不是这个意思的吧!这二呢,是要分清时间地点的。对自己老公“浪”,也只可在自己的家里关起门来“浪”,切不可在公众场合,在父母兄弟姐妹的眼皮下对着老公“浪”,要不然,那你没准的就会遇到个现代的王夫人棒杀了你的美妙人生,或者被人们当作是个“二百五”。这第三呢,每个女人要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浪。俗人有俗人的“浪”法,雅人有雅人的“浪”法。平常小女人给老公抛个媚眼飞个吻;熏着书香琴韵长大的女人给老公吟首曲子填阕词;那朴实忠厚的女人,雅的不懂,俗的不会,那就给自家老公揉揉肩膀捏捏脚……
  总之,给人做了老婆的女人,“浪”要“浪”得顺情理,合适宜,得分寸,“浪”得恰到好处;不可不管情理,不看对象,不顾环境,不辨事由地把人家的“浪术”照猫画虎搬来用,结果弄出个丫鬟硬把小姐扮,媒婆上了新娘子炕的笑话。
  愿天下的好女人“浪”得自然,“浪”得淳朴,“浪”得优雅,“浪”得温馨,“浪”出个和谐美满的好家庭来!浪出万万千千对踏着红地毯庆贺金刚钻石婚姻的好夫妻来!
编辑点评: 浪,其实就是一种活泼的撒娇。
对《会“浪”的女人更让老公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