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故事传奇> 阿Q新传

阿Q新传  作者:烈日秋霜

发表时间: 2008-08-15 字数:4423字 阅读: 3619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楔子

  阿Q还活着,居然人模人样成了典型。早先年阿Q睡土谷祠,到尼姑庵偷萝卜,粘了小尼姑脸上的脂粉啧啧称好,挨了打会为儿子打老子沾沾自喜,稀里糊涂闹革命吃罪官府,临刑画押颤抖着弄成了不规则的瓜子,遗恨地嘶喊出“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滚滚长江东逝水。阿Q活过了二十世纪。“精神胜利”这面灵旗在世风的浸润下,成了名人的阿Q物质了许多,实惠了许多,闹出了许多经典故事。自然市井小人,即使怎样脱胎换骨,也进化不掉闪光的尾巴,只不过翘起的尾巴,扎成小辫,戴上西方礼帽夹起了赵老太爷扔弃的文明棍,仍然不过更市侩,更滑稽可怜!
  于是,阿Q在传纪文学中也就无法名正言顺,自然就遁入了另类。《阿Q新传》不是鲁迅先生《阿Q正传》的顺延翻版,也不是苦心孤诣杜撰“别传”,只是还原换一种活法的老Q哥如何享受生活……
  不是序曲
  阿Q象幽灵光天化日之下从未庄大摇大摆荡了出来……
  七里河涨起了桃花汛,蓝汪汪的河水泛着冬天枯萎的草儿棒儿夹挤着撞碎了的薄冰闯腾着,喧啸着,奔涌着……
  七里河的葫芦峪中湾着一片芦苇。早春时节,到处是苇芦破土的声息,四周伫立的杨柳吐着鲜亮的嫩芽儿抖落着暖风,闹春的小鸟试着调儿唱出一冬天的郁闷……
  阿Q戴顶瓜皮小帽儿,左掖挟着屁儿卡丹,右手拎着精巧的文明棍,偶尔停下来夹起文明棍腾出手扶扶滑落的金边眼镜。阔起来的阿Q就这样悠闲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逍遥在逶迤东去的长堤上。
  “水碧天青柳堤岸,晚风拂柳笛声残,牧童牛背还家去,流水夕阳下深山”阿Q揪揪鼻子,咂咂嘴唇,看着西天流光溢彩的云霞笑了。

  一

  阿Q一闪进了宇宙开发公司豪华怪异的大门。他拉开架势戳着文明棍,金边眼镜傲视着门口横卧着的一对卷毛金狮。白经理夸张地弯着腰,伸手为阿Q拉开了“奔驰”车门,阿Q鱼一样滑溜进了去。
  夜巴黎霓虹闪烁,阿Q睁眼瞄了四周,对着白经理发了一通脾气。“××奔驰车,这儿随便那一辆不比你这破车,真没品位!免谈!”
  挑开了雪白的门帘,一桌子山珍海味冒着撩人的怪味。阿Q抽动着鼻子,“三月不知肉味,真香。”再看周围花香袭人,每人身后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姐,香喷喷软苏苏可比拔萝卜洗土的泥姑粉嫩,一袭儿色香味俱佳。“秀色可餐,绝艳的一道活菜儿”。阿Q起劲地咽着口水,眼珠子瞪在墨镜后……
  “谁不知道我鼎鼎大名的阿Q,你宇宙开发公司经理算个几品官儿,就连我脑后的小辫儿也够不着,还扯皮个球!”
  白经理一脸恭维,大气不出,尽管他恨不得抠了阿Q的眼珠儿做下酒菜,但是今天他没这个斗胆,也没这个雅兴。
  “Q哥,咱兄弟老交情了,你就说这事儿办不办吧!”
  阿Q讪笑,猴急个啥。“你们宇宙开发公司,三个月造一枚洲际导弹,达到了以假乱真,社会上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们这次生产的丰臀肥乳膏国内独创,世界一流,有什么大不了的广告词,在全国象感冒一样流行……怎么会左一个不中,右一个疲软,怎么想起拿我给你们做广告顶缸……
  阿Q的连珠炮砸得白经理脸上挂不住。他撕扯着阿Q的燕尾服,压着嗓儿“你都知道,这丰臀肥乳膏中西合壁,中药品质,西方技术有很高的文化品位……你在文化长廊里星光闪耀,光芒四射,是一种精神象征,你看还用我白费口舌海吹?”
  白经理又把阿Q给推挡了回去。白经理是悬丝钓鱼,诱阿Q主动上钩。
  阿Q摔了瓜皮帽,脱了燕尾服,赤着脊梁系上领带,跳起了桑巴舞……口中还念念有词,“我是流氓,我是害虫,我是精彩,我是无奈……乾坤日月杯中盏,江湖瓜子任西东,如今碰见白经理,休管洒家论输赢!”
  阿Q口吐冒沫,瞪着醉眼,“开价,开价报上你的价码!”
  白经理舞起拳头,伸直了横在阿Q面前,阿Q慌乱中拾起了文明棍。
  “谁不知你Q哥长跑码头线宽,面广,水有多深,山有多高,还用得着玩这花哨?”
  “伸拳头横直了打出去,就是1500万元,你干不干?”
  阿Q稀疏的头发竖了起来,伸手打了白经理一拳“今天这桌菜我买单,随便你白经理玩五陪、洗桑拿、蜜蜜浴、鸳鸯浴你就尽情扑腾,费用全记在我阿Q的帐上!”

  二

  农历八月十五。阿Q奶奶100岁寿诞。东山上晨曦乍露,一天七彩流云锦绣般浮动,白鸥振翅飞向太阳。阿Q很酷地走在长堤上,悠悠然赶早集去。
  树欲静风不止。阿Q尽力敬孝道。早市上人声鼎沸,鸡鸭鱼鹅的声音此起彼伏,提着鸟笼溜鸟啁啾一片……“怪美”阿Q两眼放光,脚步分外轻快。
  绍兴猪排借了阿Q的光,风行大江南北,成了饮誉海内外的一道名菜。自然猪排也卖上了大价钱,比猪肉还金贵。阿Q美滋滋想,“给奶奶祝寿,除了长寿面、绍兴猪排也应是一道大餐,客人吃得满嘴流油,红光满面,也会想起……”
  冷不丁阿Q撞倒了一堆俏肉。翻眼愣瞅那女的一袭超短皮裙子,眉毛描成了瓜子,嘴上血红的一个小口,脸上的白霜闪着寒光。阿Q见了,兀自短了下去,还没愣过神来,那女的张手给了阿Q一个耳光。阿Q奋起撕打,斜刺里冲出几个铁塔似的凶汉挤住了他的退路。阿Q光棍不吃眼前亏,从皮夹子里掏出一沓“老人头”顺风扬洒,乘人去拾钱的空隙飞也似逃了去……
  “奶奶的,大清早撞见鸡,晦气!”阿Q嘟嚷着脚下的石子踢得乱飞。
  “你那排骨多少钱?”
  “你他奶奶的,会说吗?老子这猪排骨10块钱也不卖给你”杀猪的提溜起砍刀扬扬。
  “日怪,作小生意恁牛”阿Q环睁着小眼怒目相向。
  “下一个,一手钱,一手肉,别磨蹭,误了俺生意”。麻麻利利9.8斤肉顺进了塑料袋。
  阿Q见了眼红,牙痒痒的,卖肉的故意把猪排放在三轮车脚下。
  一条半人高的老黄狗悄然钻到了卖肉的三轮车下,叼起猪排混在人流中撒开蹄飞跑……
  “我的猪排,快……”人围住了摊,生意忙不过来,那卖肉的只有心动,无法行动,眼看着那狗越跑越远。
  阿Q和黄狗在街上赛跑。拖着猪排狗也跑不很快。阿Q流着汗,咬着牙用上了吃奶劲穷追猛赶狗……
  猪排撵掉了。阿Q拾起猪排,吹吹拍拍猪排上的脏东西,洋洋得意地提着昂首走去。
  卖猪肉的提着砍刀横在阿Q面前,“掏钱,我的猪排不卖给你!”
  “嘻嘻,你的猪排狗叼走了,这猪排是我从狗嘴里抢来的,给你!呸。”
  扬起了砍刀,阿Q拉开了架势,“轰”围上了一群看热闹的。
  “光天化日之下,你想行凶打架?也不问问站在你面前的我是谁?”阿Q虚张声势。
  “管你他奶奶的是谁,想占老子的便宜,问问它答应不答应”卖肉的挥挥手中的砍刀。
  “稀罕,想打架也要找个理由。就凭你,我上刑场砍头时,你他奶奶的还在谁的腿肚里转筋呢?公安局里我是常客,你他奶奶的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偏同我争狗嘴里的猪排,还要杀人,大家伙评个理儿!”
  有人就劝卖肉的,“大清早买卖生意要紧,不必惹他!”也有人出来打圆场,让阿Q快走,有熟人抓了他的大礼帽先走了。
  阿Q吆喝声“我的礼帽”一步窜出去了丈二远,后背上冷嗖嗖的,一块砖头飞过了阿Q精稀的秃头。
  “我他妈的就不吃亏,就要占这个便宜”阿Q毒毒地点着头,“吃亏的龟孙子,不是我!”
  街上车水马龙。阿Q把猪排和别的菜扔到车屁股后,昂然跨入了“宝马”一溜烟走了。
  车上弥漫着优雅的音乐。戴上蛤蟆眼镜的阿Q哼哼唧唧“乐土乐土,乐园乐园,有钱能使鬼推磨,寡妇门前是非多,阴阳界里成蹉跎,早上起来我这酒泡馍……哩格啷格咚咚锵锵……

  三

  今天天气很好,阿Q心情更好。他要去干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湖滨城市,风光旖旎。现代化在这里如同万花筒中的海市蜃楼,想怎么美就怎么美。
  阿Q有了钱也就想着要怎么美就怎么美吧。可是没几天就累了,腻了,玩不出新花样,就是玩出来了也倒胃口。躺在席梦思床上看《废都》中庄子蝶乱邮阴毛信,拧灭烟蒂品味《白鹿塬》中臊土萌动鹿子麟在田小娥身前背后寻找着体味江南杏花雨,塞北杨柳烟,还有白孝文在破窑中与田小娥拉着风厢,擀着面忙呼做饭演绎云雨……皮松乏味!闲逛到都市大世界,甩两张老人头,看一群男女野兽一样地杂交,美其名曰“现场直播”……×××,汇仁肾宝铺天盖地,鞭鞭鞭爆炒三鞭,难道全世界的人都害了阳萎?
  阿Q摇得象拨郎鼓,连自己都摇晕了。“莫非妓女也现代化了,成了流行中的极品时尚?笑贫不笑娼,啊哈呀,我的娃哈哈哟!”
  回未庄去,阿Q不甘心。走到海市自由广场。一群人围住几十米高的射杆灯。背着铁锨,提着脚追着一溜儿黑烟汽车,恨不得再多出两条腿撵上汽车!汽车不领情穿街而过……
  这时,菩提树大厦里下来一帮人,酷毙了。
  狂笑起来。招手。提溜着铁锨的人蜂拥而上。
  “喂喂,谁自个儿刮儿耳光,我就一个给10元钱……”刚才还起劲没命追车的人们你看我,我瞅他,他瞪你,仿佛溺水的瞟见了正在浮过的半副门板。
  还没等那些人缓过神来,看红眼的阿Q一脸褴褛跪在了大厦出来的人前,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刮风地煽个没完……
  那帮人前仰后合,风光无限。其中喊话的还伸手摸阿Q的光头,拧阿Q的招风耳,嘴里念念有词。
  “这小子,你不懂,我是让你煽我耳刮子才赏钱!”“他奶奶,跑这里泛酸气!”阿Q一个空翻结实地刮了那人一个耳光。“痛快,还有这边”没等他说出口,这边又挨了一下!
  “噼叭噼叭”阿Q蹦着打,打得那人口眼歪斜,顺着鼻子嘴角淌血丝……
  那人赏给阿Q的钱也在血雨中一张一张落在脚下,那一杆人更疯笑了,更疯狂了……
  “老子不打了,没劲了,认输了……”那一杆子人拥着挨成花脸的钻进面包车,一声不停地鸣着车号飞车去了。
  当时还在看热闹的人也挤上来,抢地上的钱。阿Q脸一横,骂起来“我最看不惯,对付那些阔起来的人,你们心疼他,他就越作践你们,我看你们最没骨气!钱你们不抢,我也不要,都拿去,都拿去……”
  以后再遇上这样便宜的事,千万别让我再抢了头筹!”阿Q学着怪味的甜语挥舞着洗得发白的牛仔服,飘飘荡荡地去向未庄的小康大道。
  未庄变了,变得阿Q差点认不出来。街面干净
编辑点评: 作者自云: 此小说写于在大理石厂上班时,因和阿成撞车一直压在心上。后几经修改就成了如今的怪模样,不过是把都熟悉的小说人物放在现在的环境里,看他怎么活,好留下个参照。细想想当个人物,那是真不容易……
对《阿Q新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