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情思> 癞葡萄

癞葡萄  作者:楚湘寒

发表时间: 2008-08-13 字数:1224字 阅读: 8043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5星

   近日回老家探亲,庭前信步,意外地发现老屋隐蔽的墙角爬出来一抹绿色的藤蔓,茂密的藤蔓下缀满了纺锤状的橘黄色果实,色泽光鲜,温润细腻,竟是久违的癞葡萄。
  癞葡萄,又称锦荔枝、金菱子、红姑娘、红绫鞋,与葡萄无关,倒是像极了苦瓜。因为表皮长满瘤状物,看上去极似癞蛤蟆身上的疙瘩,故而得名。据书中记载,癞葡萄属葫芦科,医学上称山苦瓜,但不等同于苦瓜。其植株分枝能力强,深裂叶,果型两头尖,中间粗,呈锥型,长约8-10cm,粗约5cm,无论是雌花还是雄花,花柄均特别细长,并且在下部着生一枚很小的圆形叶。成熟的癞葡萄是橘黄色的,非常甜,如拳头一般大小,掰开,里面是桔红的果肉,味道香甜;没成熟的则是青绿色,又酸又苦。
  村里人喜欢用癞葡萄泡酒,据说有治疗腿疼的功效。小时候,经常会在各家各户的桌子上、柜子里看到装有癞葡萄的细口瓶。当时总觉得奇怪,如此细小的瓶口是如何装得下这么大的癞葡萄呢。后来才慢慢晓得,原来是在癞葡萄的果实刚露出端倪的时候,便用细口瓶将其套住,这样,癞葡萄便在瓶子里慢慢长大,等到瓜熟蒂落,连瓶子一起取下就可以了,然后装上酒,摆在家里显眼的位置,既可以药用,又不失为一道精致的风景。
  故乡的记忆里总少不了童年的影子。20年前,年幼的我,正是在这个乡村的院落里,看着母亲把从别处讨来的几粒种子埋进了墙脚的土里。我问母亲这是些什么种子。母亲笑着,让我好好照顾这些种子,等到秋天到了就知道了。童年的好奇心总是异常得强烈。接下来的日子,照看种子几乎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浇水,除草,松土,看着种子一天天发芽,长大,最终长成大片的绿荫,心里很有成就感。终于在我的热切期盼中,秋日里的癞葡萄绽开了橘黄色的笑脸。我迫不及待地摘下果实,癞葡萄表皮虽然麻麻癞癞,但是细摸之,于细微处却是水流般的细润温泽,这样摩挲把玩了许久,才小心剖开果皮,清澈熹微的晨光中,鲜红细嫩的果肉如同一抹涌动的红,散发出淡淡的香甜的味道。待到将果肉放入嘴里,那清醇甘冽的味道瞬间遍布每一个味蕾。那种耐人寻味的味道直到20年后的今天,细细回忆,依旧是意犹未尽。
  在那个清苦的年代,在那个闭塞的乡野,因为癞葡萄的陪伴,不仅让我尝到的难得的甘甜,也让我体会到了劳动的乐趣,更为我童年的记忆留下了一段难忘的美好回忆。那些被我有意无意洒到土里的种子,从我结识癞葡萄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我的内心深处慢慢生长。它们像一个个被精心雕饰的梦境,不仅缠绕住了我的记忆,也萌生着我对故乡的依恋和念想。
  如今,已经很少觅得到癞葡萄的身影了,那段橘黄色的记忆也只有通过青涩的苦瓜来勉强回忆了。正如阿朱曾在一篇同题文章中写道的那样,“人生在世,品尝一下苦瓜的苦,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而青涩苦味的苦瓜,只有在它彻底地苦透了,才会慢慢地变得甜美起来,直到有一天,它就成了癞葡萄成了锦荔枝,有了艳丽的酡红,有了醉人的鲜甜与甘美”。
编辑点评:
对《癞葡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