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小小说 > 老鼠药

老鼠药  作者:楚湘寒

发表时间: 2008-06-30  分类:小小说  字数:2291  阅读: 8510  评论:1条 推荐:5星

   老鼠药
  农村盛产老鼠,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小时候老鼠药还是挺多的,毕竟价格低廉并且使用方便,把它涂到香喷喷的食物上,然后往老鼠经常光临的地方一放,接下来就等着为馋嘴的老鼠收尸了。那时侯,大白天气定神闲地在大街上走,一不小心就会撞见这样一只硕大的老鼠,中毒身亡,很不光彩地横尸街头,大杀风景。
  阿呆是我在村子里为数不多的一个忠实的玩伴,其实“阿呆”并不是他的真名,大人们都说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呆头呆脑的,于是“阿呆”这名字也就应运而生了,以至于到后来,“阿呆”的知名度远远地超过了他真正的名字,于是他的真名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人们记忆深处那一丁点可怜的残存。在我看来,阿呆并不呆,至少他做算术题时不会像我一样要掰手指头,尽管他的准确率实在不能让人恭维。阿呆家在村西头,我家在村东头,这样一段距离对于孩提时候的我们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每天我和阿呆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从村东头跑到村西头,再从村西头炮回村东头,当然了,有时候为了追赶一群晕头转向的鸭子我们也会从南头窜到北头,或者从北头窜到南头,直到把这群鸭子逼得走投无路,纷纷跳河,于是大快人心。
  大清早太阳刚睡醒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在村子里四处乱窜了,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职责就是要把全村鸡圈鸭舍里的鸡鸭全都吵醒,然后气宇轩昂地回家吃饭。阿呆是不吃早饭的,他说反正吃了也要拉出来,吃了也白吃,于是在我回家吃饭的时候,阿呆就在我家门外四处溜达,一会儿把邻居家鸡圈里的鸡全赶到架子上,一会儿又用树杈把孵蛋的老母鸡拨开,把鸡蛋敲碎,看老母鸡把它们一点一点地吃掉。
  阿呆嘴馋,我也嘴馋,所有的小孩子都嘴馋。嘴馋的后果就是看到能吃的东西,就会想方设法地把它弄过来吃掉,甚至置之生死于度外。
  在我吃饱饭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阿呆凑过来,他的眼睛亮亮的,像两个玻璃蛋子,满脸堆着鬼魅的笑。我问他又把谁家的鸡蛋砸了,他很神秘地告诉我,我没有,我发现好东西了。
  什么好东西?
  一半苹果。
  在哪儿?
  在小媳妇家。
  很明显,这一半苹果勾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小媳妇是我家邻居的邻居,结婚刚一年就得了一种怪病,肚子变得老大。阿呆说每个女人结婚了,都会得这种大肚子病。可是突然有一天,小媳妇的肚子一下子瘪了,并且怀里还多了个大胖娃娃。我问阿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肚子瘪了呢,阿呆一本正经地说,她一定是用针把肚子扎破的,就像气球一样,一扎就破了。那个娃娃呢?我又问。她捡的,我亲眼看见她在村头的水沟里捡到的,当时沟里没有水,要不然他就淹死了。
  我们已经来到了小媳妇家门口,门没有锁,只虚掩着。
  顺着阿呆所指的方向我望过去,果真看到一半很好看的苹果躺在地上,果皮的颜色红黄相间,散发出很诱人的光泽与芬芳。
  为什么会有一半苹果在那儿呢?
  小媳妇忘在那儿的,阿呆信誓旦旦地说,我看见她用刀子把苹果切开,把一半喂给娃娃吃了,然后她就回家了,那一半就忘在那儿了。嗯,就是这样。
  真的吗?
  真的。我看见了,是她忘在那儿的。
  墙角里的苹果依旧安静地躺着,诱人的光泽与果香弥散在空气中,如同纯洁而美好的童话,一次次闯进我们的视野……
  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可想而知了,阿呆钻进去把苹果捡了出来,我们一人一半很认真地把它给解决了。
  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我躺在炕上,听见客厅里妈妈和一个人聊了起来,听声音我知道是小媳妇。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她怎么来了呢?来告状吗?可是我们吃苹果的时候没有人看见呀。
  大姐,我今天遇到件怪事。
  什么怪事?
  最近家里老鼠挺多的,所以早晨我就在过道里放了半涂了老鼠药的苹果,可是刚才我去看的时候,发现苹果没了,一点也没有剩下……
  接下来她们谈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似乎一切都因为我突然地哭喊终止了。老鼠药?我吃老鼠药了……然后我的眼前就浮现出一只只肥胖的老鼠横尸街头的凄惨景象,于是一下子哭了,哭得像要撒手人寰似的,妈妈闻声跑进来。
  乐乐,怎么啦,哭什么啊?
  我吃老鼠药了。
  吃老鼠药了?难道阿姨家那半苹果是你吃的?
  嗯,还有阿呆。
  于是我妈抱起我就冲了出去,后来我妈和阿呆他妈就抱着我们俩跑到了村里赤脚医生家里。赤脚医生说了些什么我忘记了,我只记得我当时哭得一塌糊涂,阿呆却在我的耳朵边一个劲地说,没事儿,老鼠药是用来药老鼠的,药不死人的。
  ……
  阿呆怎么样了?第二天下午,在卖苹果小贩的箩筐前,我妈遇到买苹果的阿呆的妈妈。
  他没事了,昨天吓死我了。
  小媳妇也出来了。
  大姐,上午我去赶集看见那个卖老鼠药的小贩让派出所的人给捉起来了,听说他卖假药,真缺德!
  假药?
  嗯,假药,听说好几家都买了他的老鼠药,结果至今连一个老鼠也没有药死。
  ……
  三个女人长吁短叹的时候,我正坐在屋檐下长满青苔的石条上玩手里的玻璃蛋子,这时候,阿呆在前面的街角一晃身朝我跑来,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我手中光滑的玻璃蛋子,他一边跑一边喊,我发现好东西啦。
  这次会是什么好东西呢?我不知道,你想知道吗,让我问问阿呆,再告诉你。
编辑点评:
对《老鼠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