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飞花集》序

《飞花集》序  作者:明月居士

发表时间: 2008-06-09 字数:1267字 阅读: 7703次 评论:20条 推荐星级:5星

   
  
  
  欣闻静端君之《飞花集》即将辑编出版,不胜高兴。先几日,静端君
  与诸文友闲聚,曾论及诗集之序该当何出,诸君辄以为必邀文化名人
  为之,借皓月三分,以成佳境。昨夜与静端君临屏话诗,又提及此,
  不料其遽出一言:“《飞花集》之序,兄为之可也!”。虽颇感意外,
  然静端君一言既出,便知其已是思虑再三了。
  
  飞花含情,明月着意。与静端君自结识至相知,虽无伯牙子期之风雅
  高古,然往来交游、相惜相恤、心神融汇之境界,有高山流水、霁月
  清风堪为凭证。今受兹重托,倍感情深,浑不觉知己二字竟早已刻骨
  铭心耳。遂夤夜驰笔,秉己之萤火微光,探幽寻胜,朝拜诗之神秘殿
  堂了。
  
  赵君静端,网名飞花,窃以为,盖取花之万般柔情韵致,四季引风摇
  曳招展,或吟风啜露,或织霞映日,或枕月逐水,或凌霜傲雪,率性
  天然,自在逍遥,不取其媚也。百花争奇,譬如人性百态,虽各具形
  神,然脉象骨血迥异。惟以一己品性出落,不类不苟,自成胜景矣。
  诚如斯,纵铁树开花,世传百年,不为寿长;虽昙花早夭,一夕一朝,
  不为寿短。居阆苑禁圃,非其显贵;处辟野幽谷,非其贱卑。梅花其
  性,菊花其质,兰花其品,牡丹其度。香国纷纭,惟以情性季候类分,
  形态精神,自不可尽数耳。世人以花自况者实繁,然形神兼备者盖寡。
  浩然踏雪,梅香清远,高洁之名可效;李白醉花,清莲卓尔,诗仙美
  誉堪追。今赵君舍其独而揽其众,以飞花自名,岂非欲出古人之右、
  兼容并蓄欤?!
  
  赵君为诗,襟怀三江五岳,情系天上人间。云袖轻舒,虹霓缭乱,九
  天神女为之顾盼;剑胆出鞘,罡气凛然,幽冥神鬼为之侧目。追古抚
  今,字里行间存荡荡古风;一咏三叹,回环分袂起层层波澜。其为小
  令,则如花间云影、娇奴配饰;其为辞章,则如龙鳞凤羽、华盖翠屏。
  擅古韵而常出古,为新诗而多求新。万象风物,一经入手皆如泥丸,
  团捏、把玩之间,毕显盎然意趣;千秋世态,但能入诗悉为璞玉,敲
  打、琢磨之后,俱成温润宝器。其遣词也,不泥不囿,灵动有余;其
  用典也,持法持度,经纬分明。才思敏捷,直追曹植三步;辞彩绮丽,
  不让后主半分;纳兰饮水,方能尽述其情痴;宋玉九辩,不足穷言其
  志高。
  
  嘻噫!飞花漫天云月共,最是快意拈花人!纵吾笔作的卢赤兔,终难及
  赵君逸鹤游龙之身,何如提缰勒马,就此作罢?!
  
  是为序。
  
  2008.6.9晚
编辑点评:
对《《飞花集》序》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