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游记> 之三:萨尔茨堡

之三:萨尔茨堡  作者:明月居士

发表时间: 2008-04-25 字数:3347字 阅读: 430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5星

 
  
  短暂的欧洲之旅,在我的记忆中保留印象最完整的地方,当属被奥地利著名诗人、“萨尔茨堡节”创始人之一雨果·冯·霍夫曼斯塔尔(Hugo von Hofmannsthal)称之为“欧洲中心的心脏”的萨尔茨堡。萨尔茨在德语中,是盐的意思。历史上,富饶的盐矿,一直是维系和支撑这个地区繁荣生衍的重要经济命脉。如今,萨尔茨堡的旅游业收入颇丰,占奥地利整个旅游总量的20%。
  
  萨尔茨堡,又被誉为“音乐的故乡”。这与一个旷世音乐天才的名字,几乎是分不开的。他就是欧洲古典乐派最典型的代表,与海顿、贝多芬并称为维也纳古典乐派三大作曲家之一的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1756年1月27日,奥地利北部萨尔茨堡一个宫廷乐师的家里,生下了一个叫莫扎特的男孩。因了这个小孩的诞生,这座城市便从此具有了永恒的意义。莫扎特几乎是为着音乐而降世的,从小就显露出无与伦比的音乐天赋,当时的人们称其为“音乐神童”。
  
  从1762年起,6岁的莫扎特和10岁的姐姐安娜,就跟随父亲在整个欧洲大陆进行旅行演出,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巨大轰动。在维也纳,他们被皇帝请进王宫表演。1772年,16岁的莫扎特结束了长达10年的漫游生活,回到自己的家乡萨尔斯堡,在大主教的宫廷乐队担任首席乐师。因不满主教的严厉管束,1781年,他又决定前往维也纳定居,开始了艰难的自由音乐创作之路。莫扎特的主要代表作有:歌剧22部;以《费加罗的婚礼》(The Marriage of Figaro)、《唐璜》、《魔笛》最为著名;钢琴协奏曲27部,以第二十、二十一、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六、二十七钢琴协奏曲最为著名;交响曲41部,以第三十九、四十、四十一交响曲最为著名;小提琴协奏曲6部,以第四、第五小提琴协奏曲最为著名;之外,他还写有大量不同体裁的器乐和声乐作品。
  
  1791年,贫病交加的莫扎特在维也纳辞世,年仅35岁。
  
  乘大巴从慕尼黑一路奔来,带着对这个伟大音乐天才的无限崇敬和追怀,我们走进了萨尔斯堡这座城市。
  
  时近中午,日悬中天,大家都已是辘辘饥肠。导游安排我们在一个叫“安平饭店”的中餐馆吃了饭,五菜一汤,主食是米饭。九人一席,风卷残云,只十分钟就把一桌饭菜吃了个精光。饭后,导游引领我们开始活动。
  
  美国电影《音乐之声》场景拍摄地米拉贝尔花园,是第一个需要游览的地方。
  
  这是一个呈正方形、占地面积很大的花园,整个建筑呈现典型的巴洛克建筑风格。穿过一个石砌的、墙体爬满绿藤的面积不大的方形园子,才可以进入得见花园的全貌。月亮湖旁的小教堂就是《音乐之声》中的婚礼教堂。花园中央有很宽阔的空地,里面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尊三、四米高的白色大理石希腊神话人物雕塑,斧凿细腻,形态毕肖、栩栩如生。雕塑周围摆放着各色鲜花盆景图案,作为绝好的点缀和映衬。花园一侧,有正在进行的管乐队演奏,四周挤满了当地的奥地利人和游客。主持人音色优美,顿挫抑扬,幽默滑稽,不时引来满场的哄笑和喝彩。这里还有侏儒花园,巴洛克博物馆和自然剧场。米拉贝尔花园的旁边是会议大厦和疗养院。赏游米拉贝尔花园,不能不介绍一下关于这个花园的一段颇具趣味的历史。
  
  早在公元7世纪,天主教曾在葱翠的蒙彻斯小山上建起一座圣彼得修道院;不久,作为地区行政长官的大主教将修道院扩建成主教府;后任为宣示权势和抵御外侵,陆续扩建并在大主教府外围筑起了城堡。到公元11世纪,城堡已颇具规模,而山下的城镇也渐呈气象。文艺复兴时期,崇奢尚侈的主教、贵族重金聘来一批意大利建筑师、画师和雕塑家,在蒙彻斯山下建起一批教堂和豪宅,以精美的雕塑和喷泉装衬。萨尔茨堡地区物产富庶,裕甲四方,以至于16世纪时当地的一个大主教,决定建一座比罗马圣彼得教堂还要大的教堂。而其下任大主教沃尔夫·迪特里希·冯·莱特瑙似乎对建大教堂不感兴趣,只建了一座普通规模的教堂,而把更多的钱拿来在旧城的河对岸修建成一座漂亮的花园,以取悦他的情妇莎乐美·阿尔特。最初,这个花园被命名为"阿尔特瑙"。莎乐美·阿尔特是受人尊敬的商人兼议员威廉·阿尔特的女儿,作为大主教最钟情的情人,她从不过问政治。她为大主教生了15个孩子,其中10个活了下来。沃尔夫·迪特里希·冯·莱特瑙1612年被强迫免职,后被关在要塞中。在其死后,其继任者马尔库斯·西提库斯·冯·霍亨内姆斯(1612-1619)将"阿尔特瑙"改名为"米拉贝尔花园"(MirabellGarden)。
  
  从花园东侧的一个拱门走出去,不远处,一座别致工巧的砌石拱桥下面,静静流淌着多瑙河的支流萨尔察赫河。跨过拱桥,再穿越两条马路,几分钟后走进一条规则方青石铺就的老街,街两侧排满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商店,栉比鳞次,琳琅满目。这条街取名粮食大街,大街9号,就是莫扎特的故居。故居外面四楼窗子下边用涂金材料镶钉着一行英文字母:(Mozarts geburtshaus),我匆匆取出相机,以整座楼房为背景,与同行的朋友互照了一张相片,作为对这位早逝的天才音乐家的膜拜和敬仰。
  
  走过莫扎特故居,顺着粮食大街朝城堡方向继续走。才走几步,一个十分罕异的场面立刻吸引了我的视线:临路旁一张简易方桌上,并排几行摆满了高脚玻璃酒杯,一位二十几岁的奥地利年轻人站在桌子后面,正神色悠闲地用双手弹奏着约翰。斯特劳斯的著名乐章《蓝色的多瑙河》。这种极富创意的天才的演奏方式,也许只有在莫扎特的故乡才可以看到吧。我发现,酒杯中或多或少盛了清水,是按音阶的高低决定盛水的多少的。年轻人优雅地挥舞双手,手指轻触杯沿和杯子的内侧,柔婉的乐声就幽幽地飘了出来。突然间,我竟感觉那乐声,完全是出自十八世纪末叶正在维也纳漫游的那位天才音乐家的指下,跳动起伏的音符,分明就是他骄傲灵动、悠悠不息的魂魄。
  
  一辆两匹马驾的老式马车从街对面驶来,很快又从我的身边跑了过去。匆匆一顾,我看清上面依坐着一对容颜气质透着尊贵的中年男女,表情悠闲自恃,一副欧洲贵族气派。马踏青石,如鸣环佩,发出清脆的蹄音。我暗自思忖,这不就是从前看欧洲电影时见过的镜头吗?马车是从前面的一个广场过来的,为了赶时间,我不得不匆匆收回远送的目光朝着广场走去。踏进广场,右侧一高矗的廊宇形外敞建筑下面,四、五个年轻人正在演奏街头流行音乐,围观的各国游人,不时拿出相机拍摄。从这里环顾广场,最抢眼的,是一座取名“大地母亲”的高大喷泉雕塑,水流循环,喷涌溢散,映射着正午的日光。翘首仰望,山顶端峭壁上巍耸的古堡已清晰可见。
  
  萨尔茨古堡,是欧洲保存最完整、最大的城堡之一。海拔只三、四十米,依山势建成,地形十分险要,据说先后花了几百年才得以竣工。通往山顶建有滑道设施,是专为旅游修的,往返每人需5欧元。另有一条水泥铺成的可容车辆通行的山道,蛇绕龙盘,曲曲而上。这是近代旅游开发在原有山道的基础上拓宽出来的。旧时,为着扼守御侮驱患之需,必突出险要难攀,大概不会修这么宽。山既不高,自然要选择徒步而上了。二十几分钟后,我们看到了古堡的大门。过了大门,是壁垒森严的碉堡式建筑。再往上,攀越一段台阶,要穿过两道镶有铁板、铁钉的厚重木门。门的边角已显残损,透出年代久远的沧桑和沉重感。两门之间,有较大的空间,石砌的墙壁上每隔三、四米留有窗眼,其中两眼窗前还摆置着镔铁浇铸的大口径火炮,昂首虎视,眈眈相向。探身窗沿,左右可俯视整个萨尔茨城,峭陡盘绕的上山道路尽收眼底。凭窗临望,千百年前的枪炮雨矢之声宛在。狼烟弥漫中,当年的攻防、撕杀、呐喊之声不绝于耳,一如霹雳惊雷、裂帛闪电般穿越幽幽历史,久久回荡于茫茫天际。
  
  游完古堡下山的时候,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
  
  回首古堡,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对千百年世事沧桑的无限惆怅和感慨。
编辑点评:
对《之三:萨尔茨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