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随笔> 之七:佛罗伦萨

之七:佛罗伦萨  作者:明月居士

发表时间: 2008-04-25 字数:4144字 阅读: 9490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从圣马力诺驱车一路走来,7月25日下午1点40左右,我们抵达佛罗伦萨。午餐虽然晚了点,但由于是预定的,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午饭后发现,天空中布满了浓重的铅云,似有大雨将至的迹象。街道上到处灰蒙蒙一片,连行人的脸色都感觉忽然间沉滞、凝重起来。这样的天气,当然不是上天有意安排的。但这种灰暗、低沉的氛围所自然烘衬出的庄严和肃穆,却似乎跟佛罗伦萨这个欧洲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城市,从文化和精神范畴上形成了某种偶然的契合。我甚至以为,目光和思想被笼罩在这样的天气背景中,才更能适合于自己用心灵去体味、感知和解读这座城市,从而避免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式的匆匆浏览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在记录这段非常有限的游历、见闻之前,不能不先简要介绍一下这座城市。
  
  佛罗伦萨,位于亚平宁山脉中段西麓盆地中,是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区的首府,意大利语翻译为"翡冷翠",意即“鲜花之城”。人口约50万。阿诺河贯穿市区,有7座桥梁横跨两岸。是连接意大利北部与南部铁路、公路网的交通枢纽。十五至十六世纪,这里是欧洲最著名的艺术中心,以美术工艺品和纺织品驰名。1865-1871年一度成为意大利统一后的临时首都。其工业以玻璃器皿、陶瓷、皮革、高级服装为主。金银细工、艺术复制品等工艺品亦颇负盛名。作为欧洲文艺复兴(The Renaissance)运动的发祥地,其深厚的文化艺术积淀为举世所瞩目。文艺复兴的伟大先驱诗人但丁、科学家伽里略、政治理论家马基雅弗利以及天才艺术家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艺术巨匠多纳泰罗、菲利溥·利波等都在这里生活过。
  
  从中世纪后期至文艺复兴前后的三、四百年间,佛罗伦萨一直由金融世家的梅迪奇家族统治。当时意大利处于分裂状态,梅氏家族在佛罗伦萨共和国中的势力翼覆数郡。梅迪奇家族最大的历史贡献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现和培养了大批艺术家,包括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等。
  
  在佛罗伦萨街头,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作品游目可见,几乎每一处建筑物上都有千姿百态的雕塑。一堵堵院墙、以及许许多多的门楣上,装饰着形式各异的雕塑,它们与纯粹的艺术作品不同,像一枚枚精致的徽章和标识,栉风沐雨,记录着时光的流逝和历史的变迁。其实,这些雕塑正是院墙主人们的族徽。一个家族拥有自己的族徽,且以雕塑的形式存在,大约只有在佛罗伦萨这样的城市才能见到。
  
  导游带领我们穿街越巷,循路朝圣百花大教堂走去。这也是欧洲之旅我们所参观的第一个教堂。
  
  天上下起了雨。雨点很大,刚开始是稀稀疏疏的,落在街巷青石铺成的地面上、落在行人的头发和脸颊上,不少游客开始取出预备的雨伞。大家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而几乎是眨眼的工夫,雨点猛然间变得稠密和急促起来。没带雨伞和匆忙间不及打开雨伞的游客,衣服都被雨水淋了个透湿。我们几十个人,在距离教堂左侧约50米处、街道对面的楼檐下,跟成群结队、各种肤色的游人们拥簇在一起,躲避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雨越下越大,挟着风的气势和力量,顷刻间扯起了一道极富动感的天地帏幕。
  
  在朝谒教堂之前,突遇一场如此隆重盛大的“洗礼”,这莫不是上天有意的眷顾和垂询?!说不清为什么,我竟忽然间生出了一种莫明的感恩。对面街道上,一个大约40来岁的佛罗伦萨当地男人,不知从什么地方跳着街舞走了过来。我看到,他的浑身上下早已被雨水淋透,衣服打着褶皱紧贴在他的身体上。他手舞足蹈,旁若无人,一边夸张地来回扭动着身子、一边高声喊唱着不知名的歌曲。和身边的其他国内游客一样,我被眼前这见所未见的一幕深深地触动着、感染着。我在想,这大概就是典型的法国街头滑稽剧吧。法国人是浪漫的,他们热情、从容、富有情调,善于表现自我情感。如果在国内,我只能把这个男人看成是精神病人和疯子。而就在我折转身,准备跟同行的其他团员谈论刚才那个男人的时候,又看到了一个十分罕异的场面:几乎是贴身站在我后面的一对当地年轻男女,头发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正忘情地相拥深吻着,一部分头发,疏散地贴在他们的脸上。他们似乎并不在意眼前的暴雨、也根本不在乎这是在人群当中,相互抱的是那么的紧,彼此吻的是那么的投入。这在国内、尤其是在我们家乡的小县城里,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中西方人们的文化心理和道德、价值观出现如此之大的逆差呢?
  
  暴雨初歇,隔着一段距离看过去,整个圣百花大教堂肃穆典雅。教堂全部是用斧凿雕刻过的花岗岩材料砌成的。教堂为穹形拱顶,气势恢宏。外墙上方和墙壁上,有按照《圣经》故事雕制的无以数计的精美人物浮雕,还可以看到雕绘出来的绚丽灿烂的百合花。据说,圣百花大教堂,前后整整建造了一百多年。
  
  随人流缓步进入教堂。游人如织,摩肩接踵,但我发现每个人都步伐相当沉稳持重,一脸虔诚和安详。走进大门,我首先看到的是,在弘大宽阔的空间里,靠中间部分,两排矗立着一根根精心凿雕出来的长方体白色花岗岩拄子,与偌大的穹形顶部浑然构成一体。我暗忖,这种设计大概不仅仅是用以承载建筑顶部的负荷吧?设计者匠心独运,大约还有更多装衬烘托的构想。我首先在门口旁边的柱子旁边站下来,开始审视周围这些高大的柱子。柱子下半部,大约离地面两、三米高处,雕刻着一幅幅不同内容的圣经故事。虽然过去曾经粗略读过《圣经》,但我的确无法一下子判别出这么多的人物和故事。我只能感觉到,每一幅壁画上的人物形象,都是那么的舒展逼真,雕琢手法无比精巧独到。环顾四面,可以看到四面墙壁上富丽华美的巨幅人物壁画。忽然,一种神圣肃穆、庄严摄人的感觉一下子笼罩了我的身心。置身其间,我平生第一次被这种来自上帝的力量震撼着、包囊着,内心充满了难以言表的羞涩和负罪感。整个自我在不知不觉中萎缩、收拢着,渺小、卑微如一粒跌落大地的尘埃。
  
  教堂靠外的内墙面上,一幅但丁的人物壁画格外抢眼,画上的但丁手拿《神曲》,身后是佛罗伦萨风光。我对但丁是相对熟悉的,学生时代就在图书馆里接触过他的作品。这位因反对封建贵族和教皇势力而遭终身放逐的诗人,去世后竟进入了佛罗伦萨最神圣的圣百花大教堂,这几乎是一种极具传奇色彩的结局,也是他本人难以料想到的。
  
  提起但丁,在这里不能不插进来介绍一下他本人、以及他的不朽作品--《神曲》。1265年5月,但丁诞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一个颇受当地人尊敬的小贵族家庭。其祖父参加过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因战功被封为骑士。他幼年丧母,大约十八岁那年,父亲也去世了。虽然家庭不幸,但丁还是得到了较好的教育。他勤奋好学,善于思考,涉猎广博,很早就开始了诗歌创作。他早年曾积极投身佛罗伦萨的政治活动,担任过公职。后来,因反对教皇及其在佛罗伦萨的追随者,被判没收全部家产,终生放逐。在此后的近二十年里,但丁虽多次努力想重返故里,但都没有成功,最终客死他乡。辛酸的流亡生涯,使他拓宽了视野,增长了阅历,丰富了知识经验。但丁的重要作品几乎全部是在流亡中完成的,《神曲》是其代表作,也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为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此外,他在美学、哲学、历史、音乐、政治、神学等多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他是欧洲从中世纪向近代资本主义过渡这一特殊时期的文学巨匠、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的伟大先驱。对于但丁这位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诗人,恩格斯这样评价:“封建的中世纪的终结和现代资本主义纪元的开端,是以一位大人物为标志的。这位人物就是意大利人但丁。他是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同时又是新时代的最初一位诗人”。但丁的作品《神曲》,原名Commedia,即《喜剧》。后人为示崇敬,又给这部巨著冠以“神圣”二字。所以,在欧洲这部巨著原名《神圣的喜剧》。作品的手稿,如今摆放在佛罗伦萨市政广场旁,幽巷深深、青石小径蜿蜒相连的“但丁故居”。全诗分《地狱》、《炼狱》和《天堂》,每部由三十三首“歌”组成,加上序曲,共一百首歌,一万四千多行文字。这部长诗采用中古时期特有的“梦幻文学”形式,通过但丁的自叙描述了他自己的“梦幻经历”。内容大致是这样:1300年复活节前的一个星期五凌晨,在一座黑暗的森林里,但丁迷了路。黎明时分,他来到一座阳光普照的小山脚下。他正要登山,被三只张牙舞爪的野兽(豹、狮、狼,象征淫欲、强暴、贪婪),拦住去路,情势十分危急。此时,古罗马时代的伟大诗人维吉尔显身出来。他受但丁青年时期的爱恋对象俾德丽采嘱托前来搭救,并导引他游历了地狱和炼狱。地狱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在狄斯城内,分五层,收容一些异教徒的灵魂、好色之徒、犯饕餮罪者、贪婪挥霍者、生前动辄发怒的灵魂,这些灵魂在此受尽各种煎熬。第二部分在狄斯城内,也分三层,收容罪孽深重的灵魂。第三部分是一个四层的巨大深井,底部是冰湖,凡生前有残杀亲人或各种背叛罪行的灵魂都被冻囚湖里。能够进入炼狱的,是那些生前罪恶通过受罚得到宽恕的灵魂。这里的刑罚带有赎罪性质,因此灵魂们较乐于接受。炼狱山分七级,分别洗净傲慢、嫉妒、忿怒、怠慢、贪财、贪食、贪色七种人类罪恶。灵魂在洗去一种罪过后,就上升一级,如此次第升至山顶。山顶是一座地上乐园。维吉尔将但丁带到这里,就离开了。之后,由俾德丽采前来引导。他们经历了构成天堂的九重天之后,最终抵达上帝面前。面对上帝,但丁大彻大悟,思想与上帝的意念融归如一。至此,史诗垂下帷幕。
  
  从但丁画像往里,我随着人流在教堂里亦步亦趋、巡回游走。我试图拍上几组照片作为珍藏,但后来我发现,照相机这种现代科技的产物,在这里似乎显得非常笨拙、低劣和没有实际意义。我甚至认为,镜头所能捕捉到的瞬间直观画面,与宗教精神内涵的博大和深刻放在一起,几乎可以说是一种最无能的诋毁和亵渎。我把目光投向巨大的穹形拱顶,上面是彩绘的天国人物造型,衣袂灵动,美仑美奂。在我眼里,大师们用以渲染的纯熟技法,在这里甚至可以完全忽略不计。我更愿意这样去理解,那些绚烂明媚的油彩,应该是作为人类欲望和理想的本质材料出现的,它们与
编辑点评:
对《之七:佛罗伦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