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游记> 之二:德国民居

之二:德国民居  作者:明月居士

发表时间: 2008-04-25 字数:1654字 阅读: 633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慕尼黑,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麓,是一座依山傍水,景色旖旎的山城。人口130万,德国第3大城市,南部巴伐利亚州的首府和文化中心。这里有大约50个公共博物馆,四十多个剧院,一所拥有八万多学生的大学,以及众多教堂塔楼等古建筑。同时,这里也是德国最瑰丽的宫廷文化中心。12世纪以来的将近800年中,慕尼黑一直是拜恩王国维特尔斯巴赫家族的王城之地。
  
  我们入住的宾馆,位于慕尼黑郊外一个小镇的中心。宾馆四围,散建着不同规模的红尖顶房子,墙壁都是白色的。房顶很陡,大概是金属材料做的(或是琉璃瓦材料),高度几乎占去整座房子的一半。顶的半坡,两面都开有可以遮雨的通风亮窗。尖顶房的外边,绿树葱郁,芳草匝地,鸟雀唱鸣。导游告诉我们,这就是典型的德国民居。
  
  在这样一个远离市井喧嚣、环境幽雅闲适的地方住宿,不仅价格便宜了许多,而且可以让游客顺便感受一下德国民居生活的部分侧面,这无疑显示出旅行社方面在经营选择上的机巧和智慧。
  
  翌日清早,早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毕,我独自一人走出宾馆,准备沿着宾馆左边的小路兜个大圈,仔细探究一下这些民居的建筑和布局风格。国内正在搞新农村建设,也许可以在这里找到点启示。
  
  德国的早晨,空气似乎是湿漉漉的,掺和着淡淡的花香和青草味道。四面看不到一个人,主人们大概都还在晨睡。偶尔,可以听到三两声鸟鸣,一切显得静谧闲适、恬然祥和。
  
  民居四周,是用木条钉成的一米高的栅栏,每隔两、三米以水泥桩连结加固。紧靠栅栏,沿着里面密密匝匝栽种着碎金柏、小叶黄杨之类的常青植物,齐齐整整,修剪成一道道两米多高的绿墙。院门,都是铁艺制作,古朴典雅,简约持重。占地不等,构成了一个个的院落。
  
  院落之内,除了窄窄的路径,就是树木、花草和茵茵绿地,有的院内还有秋千。时见鸟雀掠飞、停落和啄食,悠然自得,旁若无人。每家都有轿车,或露天停放在院内空地,或停放于没有装门的车库里。最招惹人眼的是,每个窗子外面,都用木板做成长形花池,里面装了土,种满各色鲜花,雨沐风弄,顾盼摇曳。可以说,随便剪取院落一角,都可以制成一桢绝美的风景画。
  
  这样的庭院布局结构,几乎完全是从审美层面和居住舒适、幽雅怡人的取向来考虑的。这与国内富人们门楼危耸、镶匾涂彩、高墙坚门、雄狮把持,彰显门庭的威严和尊贵,一般平民们砖木堆砌、袭沿风水、闭户栓门,规避月黑风高,强调护家防盗的建筑理念,形成了一种视觉认知上的巨大反差。
  
  作为一个具有起码社会责任和文化良知的中国人,透过这些反差,我开始思索这样一些问题:东西方关于意识形态和文化心理的长期对抗和角逐,以及表现在政治制度方面的仇视和势如冰炭水火般的互不相容,究竟应该怎样去看待和把握,在未来的历史长河中,将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和走向,又将如何去实现彼此之间的交融和互补呢?
  
  房子里面的摆设格调,是无法看到的,这不能说不是一种审视和探究上的遗憾。
  
  在即将走完预先设定的一个圈,靠近宾馆右后边的一家栅栏外面,我看到了早上起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一位银发如雪、大约六、七十岁的德国女人,背朝着我,正站在窗子外面,对着尖顶房外侧摆放的木板做成的矩形花池,用手轻轻梳理里面一簇簇鲜花上已经枯萎的叶和花瓣。隔着栅栏,我在离她只有不到三米的地方站定,仔细观察她的举动。大约她发现了我,回转身略一踌躇,她便向我投来了含蓄、慈祥,友好的一笑。几乎是面对面的一笑,我看清了她的身段和容颜。美人迟暮,我想到了这个词。岁月季候的风霜,遮掩不住她年轻时曾经的妩媚和丰韵。我羞于自己不会德语,只能颔首歉意一笑,算是最真诚的回敬了。
  
  这个早晨,我所有的感受,都被这个迟暮美人的轻轻一笑完全升华了。
编辑点评:
对《之二:德国民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