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思享> 县吏楷模——元德秀(修正稿)

县吏楷模——元德秀(修正稿)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1-04-20 字数:11017字 阅读: 414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周明海
  
  序言:在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史中,一介县令因政绩突出,且文学、音乐功底深厚,被当朝统治树碑立传者甚少,记入正史者更是凤毛麟角,时任唐朝鲁山县令的嵩县人元德秀便是这姣姣者之一。元德秀不仅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文学家,还是一位音乐家、教育家。他不但被刘昫编纂的《旧唐书》、欧阳修编著的《新唐书》列传,更是被司马光编纂的《资治通鉴》重笔描绘,树为楷模,鲁山、嵩县等地方史志记载更多,历代文人墨客歌颂者不计其数。为了弘扬元德秀为人、为官、为学之正气,宣传嵩州历史文化及名人,特搜集、整理《县吏楷模——元德秀》一文,以飨读者,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元德秀(公元696-754),字紫芝,世居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后移居嵩县陆浑。他是后魏昭成皇帝孙常山王遵的后裔,鲜卑族,原姓拓跋,北魏孝文帝改革时始易姓为元。父亲是延州刺史,少年时父兄相继去世,家境日渐贫困,但他苦读不辍,且孝敬母亲,每逢乡试、会试,他不忍离开老母,便拉板车载母同往,被举为孝廉,推举为进士,开元二十一(733)年考中进士。他每去一处上任必带母亲同往,母亲去世后,他建庐墓侧,守孝三年,过着不食油盐浑味,居无草席,铺秸草而居的苦行僧式生活,并刺取身血写佛经画佛像,报答母亲养育之恩。他终身不娶,《唐书》有载:“德秀不及亲在而娶,不肯婚。人以为不可绝嗣,答曰:‘兄有子,先人有祀,吾何娶为?’”兄子生后丧母,他亲自抚养成人,视如己出。开元二十一(公元733)年登进士第后,任邢州(今河北邢台)南和县尉,因施政有方升为龙武军录事参军,后因车祸伤足辞去军职,于开元二十三(公元735)年调任鲁山县令,三年期满后回陆浑隐居,天宝十二年九月二十九日病逝。安葬于陆浑村南4里之南岗,现库区乡老樊店村明阳山庄下,墓葬被陆浑水库淹没。
  元德秀一生道德高尚,学识渊博,为政清廉,誉满天下,名重当时。深得人们尊敬和爱戴,被世人称为鲁山大夫、元鲁山,被鲁山人民称为元青天、元神仙,并在县城为其筑琴台共贺,史称“琴台善政”。他去世后,被其门人和学生谥曰文行先生。唐代著名文学家李华为他撰写《元鲁山墓碣铭(并序)》,文学家元结为他撰写《元鲁山墓表》,大书法家颜真卿亲书,散文家、雕刻家李阳冰雕刻,被称为“四绝碑”。其事迹历史多有记载,民间广为流传,自唐以后不少文人骚客赋诗作文,予以歌颂。
  
  品德高尚志向远大
  元德秀出身北魏皇族,官宦之家,书香门第。自幼言行处处以古代圣贤为榜样,品德高尚,志向远大,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学识渊博,精通音律,有经世之才。为人忠诚厚道,朴实无华,气质儒雅,神态安详,举手投足之间有仁者气度,圣贤之风。为了表达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还象当年诸葛亮写《梁父吟》一样,写了一篇很有文彩的《蹇士赋》来鞭策自己,受到当世高人称颂。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38岁的元德秀以“才行第一”一举考中进士。在大唐帝国全盛时期,想通过科举入仕的饱学之士不知有多少,通过乡试等层层选拔,能到京城参加殿试的人就很少了。而在大考之年一次录取的进士也只不过有几十人而已(据史书记载开元二十一年共取进士二十五人)。而元德秀以“才行第一”一举得中,若非有超常的才华和学问是不可能做到的。
  
  义释大盗为民除害
  鲁山是偏僻山区,土地贫瘠,灾害频繁,赋税沉重,盗匪丛生,虎患盛行,民不聊生(见新、旧唐书),原任县令弃官而去。元德秀就是在此情况下走马上任的,他来的是一个别人不想呆的地方,接的是一个别人不愿接的烂瘫子。既乱又穷,还充满凶险,因为盗匪猖獗,弄不好还会死于非命。上任后,他穿着朴素,常深入田间地头,一边帮百姓干活,一边察民情,访疾苦,抚流民,修水利,兴农桑,治匪盗。人民群众惭惭安定下来。不久,有一名大盗被捕入狱,这名大盗要求见元德秀一面,请求说愿不惜性命杀虎赎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此时正值鲁山虎患猖獗,元德秀经过慎重考虑答应了他。手下官吏告诉他说:“这是盗贼阴谋诡计,他要逃走了,您不怕因此受到牵连吗?”元德秀说:“已经答应了,怎能违约?我愿承担一切责任,与别人无关。”第二天,那名大盗果然背着老虎的尸体回来见元德秀,全县群众闻听此事无不啧啧称叹。他义释壮士,杀死猛虎,为百姓除了虎患;平息盗匪,为百姓除了匪患。这件事《旧唐书》和《新唐书》都有记载,前者用79个字概述,后者更精简仅用59个字,充分体现了元德秀的过人胆识。
  
  敢冒生死五凤楼请命
  据《新唐书•卓行篇》记载,公元735年,唐对回纥用兵胜利,唐玄宗驾幸东都洛阳,准备在五凤楼下举行歌舞会演以示庆贺,要求方圆三百里内县令、刺史都要各自组织精彩的歌舞节目以供皇帝观赏,并规定根据所演节目优劣排出名次,进行奖赏和惩罚。消息一出,方圆三百里内,上至地方官员下至平民百姓无不震动,这在当时是一件大事。首先,这是皇帝亲自安排的一次重大国事活动,皇帝要亲自参加并观看演出,规格高,是国家级的。其次,事先下发有诏令,有明确的内容和具体要求,非常严格。其三,皇帝还要根据所演节目优劣排出名次,进行奖赏和罢免。对地方官来说,虽说这是一场歌舞演出,却是一次难得的炫耀政绩,展示才能,歌功颂德,邀功请赏的大好机会,它关系到自己的事业和前程。弄得好还有可能得到皇上的亲自接见,讨一个邀功请赏、升官发财的机会。谁不想借此机会各显神通讨好巴结皇帝呢?谁不想得到赏赐和提拔重用?官员们除了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周密部署,倾尽全力办好演出之外,准备一些地方土特产和稀有珍贵物品甚至黄金白银进献给皇帝或皇帝身边的宠臣,都是完全必要的。于是,以洛阳城为中心,方圆三百里内各州、县的地方官为筹备这场演出开始了人力、物力、财力的竞争和角逐。很多地方官为在演出中能夺得名次,不惜花费巨资,极尽奢侈豪华之能事,置办演出服装和演出道具;有的甚至借此私立名目,强行摊派,搜刮百姓,劳民伤财。河内(今焦作市,唐又名怀州)太守竟然组织了几百名歌舞伶伎参加的大规模团队,穿着华丽的服装,扮成色彩瑰丽的犀牛大象形状,乘着大车浩浩荡荡去洛阳参加演出。洛阳是当时唐王朝的第二大都市,方圆三百里内有省官、州官、县官不在少数。级别越高权力越大,占有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也就多。最不济的就是县官,人少物少财力弱。试想,县一级歌舞团怎能和市里、省里相比?尽管如此,各地地方官们还是各尽所能,各显神通。而鲁山县令元德秀仅亲带乐工数十人,步行至洛阳。在唐玄宗面前,元德秀和乐工们演唱了一首自编自导歌曲《于蔿于》,唐玄宗大吃一惊,看了半天都是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只有这一场是反映百姓疾苦,恳请圣贤之君怜惜抚恤百姓,减免赋税徭役,借歌舞之机巧妙为民请命的。当时还颇为清明的唐玄宗连连赞叹《于蔿于》为贤人之言。并立即对身边的宰相说:“河内老百姓不知要遭受多少苦难呢?”于是就罢免了河内太守的职务。同时下令免除鲁山百姓三年赋税和徭役,为百姓争得许多实惠。其实在此之前,元德秀每每见到上差都诉说鲁山百姓的艰难和困苦,恳求减免百姓赋税和徭役。鲁山百姓自发为其修筑琴台,是出自内心的深深感激,其深情厚意是不言而喻的。那一方朴实无华的土台之所以历经千年而不衰,那正是鲁山人民用千万颗赤诚滚烫的心凝聚起来的,它凝聚的是鲁山千万人民的心灵之魂。
  
  不畏权贵秉公执法
  元德秀到鲁山上任不久,一连受理了周诚偷羊、陈大年抗租和王虎抢劫三起要案,原告都是有名的姚半县。元德秀心想,姚半县是怀州刺史亲眷,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早有所闻,不知三位百姓是否真有冤屈?元德秀没有轻率断案,而是微服私访,终于弄清真相:姚半县借故抢走周诚家仅有的一头奶羊,那羊却又跑了回家,周诚想:与其被抢走,不如杀了它救治病弱的老娘,姚半县借故诬告周诚偷了他家的羊。陈大年租种姚半县两亩薄田,不欠分文地租,姚家见他家养有几头大肥猪,想强行霸占,怎奈大年一身武艺,难以得逞,姚半县怀恨在心,诬告他抗租不交。王虎媳妇才貌过人,姚半县想占为己有,以请她帮做针线为名,骗到家留住不放,被王虎兄弟夺回,姚半县就趁势诬陷王虎抢劫他家。元德秀通过走访,掌握了姚半县大量犯罪事实,最后排除干扰,依法处决了姚半县,鲁山百姓无不称快,后来三人皆在打虎中立功。他受理三大要案,平冤狱,铲除了姚姓恶霸,为百姓除了人患;通过铲除匪患、虎患、水患及人患,彻底解决了鲁山百姓怨声载道,流离失所,不能安居乐业的根本问题,为百姓创造出一个和谐安定的生产生活环境。
  
  体察民情解民忧难
  唐玄宗时期采纳张九龄的建议,制定官吏的迁调制度,中央和地方相互交流,将全国分为十五道,於各道置采访使,监督考察地方官吏,限制进士科及第的人数,提高官吏的整体素质,对县令一级的官员亲自考核任用。元德秀在任邢州南和县尉时,因“惠政”有名,采访使上奏朝廷,擢升了他的官职。他到鲁山上任之前去拜见汝州太守,汝州太守对他非常尊重(见新、旧唐书)。元德秀到鲁山上任后怜惜百姓,广施仁政,采取一系列的施政措施,把鲁山治理得民风淳正,社会安定,百姓乐业,一派政通人和、欣欣向荣的景象。
  他经常穿戴成老百姓的样子深入田间地头微服私访,一边帮百姓干活,一边嘘寒问暖、了解民情,还经常在茅屋草舍现场办公,及时解决老百姓在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他所到之处,经常有许多老百姓围着他说农话桑,拉家长,促膝谈心。他也是吃百姓饭、穿百姓衣,没有一点当官的架子。对百姓的事件件挂心,不推不靠,及时办理,关心百姓,嫉恶如仇,对百姓待之如父母,爱之如亲人,真正做到了与百姓达成一片。按现在的话说,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与百姓同呼吸,共命运,可谓为人民服务的标兵。正是元德秀这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苛的工作作风,使他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为他制定施政方针提供了科学依据,百姓也从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实惠。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一位县令能做到如此,实在不易和难能可贵。
  
  琴台善政勤勉敬业
  作为一位艺术家,元德秀能深深领会音乐对人们的思想和心灵的教育和感化作用,任鲁山县令期间常常于公务闲暇之余在衙门口弹琴给百姓听,过往百姓常常驻足围观聆听。百姓越聚越多,这时候他就会询问周围百姓生产生活情况,看到身边有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人,他就把自已的衣服和食物送给他们,听到百姓说谁家有困难的时候,他就用自已的钱资助他们,帮他们度过难关。由于他没有一点官架子,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百姓们都愿和他交心,诉说心里话,他也从这里得到了有关百姓生产生活状况的一手资料,了解掌握了民风民情,为他制定施政方略、处理公务提供了依据。很多时候在弹琴与听琴之间,百姓的很多问题和困难就得到了解决。因此百姓非常喜欢这位县令,只要他一弹琴,围观群众就会络驿不绝,以琴理政成为一代政治家元德秀的首创。五凤楼献艺,他以政治家的胆略和艺术家的才华,自编自导自演了一曲《于蔿于》,征服了“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的一代帝王、大艺术家唐玄宗,受到褒奖,为鲁山百姓免除许多赋税和徭役。鲁山人民为感谢这位舍生忘死、为民请命的好县令,自愿集资在县城为其筑起一坐琴台,共同庆祝这百年不遇的大好事。从此之后,元德秀把读书弹琴理政的地点就搬到了琴台,还经常和一些好友登台游览,观赏鲁山风光,赋诗弹琴,抒发情怀。百姓们喜欢听他弹琴,也听惯了他弹琴,也都能听懂他弹的琴,因为他的思想都融在了琴音里。每年秋天,只要他的琴声一响,百姓就一传十,十传百,积极主动地把早已准备好的上好公粮送到县里。据民间传说,其琴声悠扬,可传至百里之遥,这足以说明百姓对他的爱戴和尊重之情。他以琴传情、以琴理政、勤勉敬业,与民同乐之举,使得鲁山万民乐业,政通人和,一派和谐景象,受到上至皇帝和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的一致称赞,其“琴台善政”也名扬天下,人们竞相歌颂,成为千古美谈。
  
  廉洁勤政两袖清风
  在任鲁山县令期间,他追随尧舜,广施仁政,提倡道德,教化人民,以圣贤之风勤勉于政,把持操守,洁身自好,从不收受别人贿赂,终日素餐,一身布衣。三年任满离开鲁山时,只有一匹薄布,别无分文,他与百姓恋恋不舍,挥泪而别。回陆浑后他全部家产仅有祖上留下的薄田数亩,无院墙的草房几间,篱笆为户,不置锁钥。《新唐书》载:“岁满,笥余一缣,驾柴车去。爱陆浑佳山水,乃定居。不为墙垣扃钥,家无仆妾。岁饥,日或不爨”
  
  仗义疏财扶危济困
  他一生节俭,常用节省下来的钱救济那些贫穷的人。有时候,奉禄刚发下来他就全部给那些困难百姓买衣服和粮食了,自己则过着一日二餐甚至一日一餐的生活。《新唐书》载:“所得奉禄,悉衣食人之孤遗者”。五凤楼演出结束后,唐玄宗赏给他黄金千两,命他置田买地,永享荣华富贵。他回到鲁山后,却将这些钱用于兴修水利、赈济百姓上。他归隐陆浑后开设义塾教育学生,有些学生赠送给他的钱财,他也全用来资助了那些附近贫困的百姓。自己则没有一点财物,住的地方门不上锁,院无围墙,最后,因陆浑山连续七日爆发洪水,与外界失去联系,元德秀饿死在家中,一代贤令星沉玉殒。
  
  赋诗唱和名闻当世,
  元德秀是盛唐时期一位杰出的文学家,其成就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与一代名家并列文苑明星
  《旧唐书•文苑传》中将元德秀单独列传,全篇共424字。与李华、萧颖士、陆据、崔颢、王昌龄、孟浩然、王维、李白、杜甫、李商隐等文坛大家一起,并列为文苑明星。《旧唐书》惜墨如金,大诗人李白传全篇也不过319字,杜甫传也不过478字。《旧唐书》称元德秀“所著《季子听乐论》、《蹇士赋》,为高人所称”,《新唐书》也称“德秀善文辞”,由此可见其名气之盛。
  (二)当世名家对他的高度评价
  李华是开元、天宝年间著名的文学家之一,官至监查御史,其名仅次于名列第一的萧颖士。李华在他的《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称赞元德秀善为文章,“所著文章,根元极则《道演》,寄情性则《于蔿于》,思善人则《礼咏》,多能而深则《广吴公子观乐》,旷达而妙则《现题》,穷於性命则《蹇士赋》,可谓与古同辙、自为名家者也。”《新唐书•卓行篇》载:“《于蔿于》者,德秀所为歌也。帝闻,异之,叹曰:‘贤人之言哉!’”《新唐书•卓行篇》还称赞元德秀“善文辞,作《蹇士赋》以自况”。《旧唐书•元德秀传》则称赞元德秀“琴觞之余,间以文咏,率情而书,语无雕刻。所著《季子听乐论》、《蹇士赋》,为高人所称。门人相与谥为文行先生,士大夫高其行,不名,谓之元鲁山。”李华将他与萧颖士、刘迅合称“三贤”,特作《三贤论》,文中称元德秀“作《破阵乐辞》以订商周”。元德秀还著《神聪赞》一篇,内容是称赞其学生马宇,马宇也因此而名闻当世,被郭子仪看重,跨入仕途。清初时大思想家、文学家顾炎武在《日知录》中将元德秀的《于蔿于》列为中国古代讽喻的代表作之一。
  根据《唐书》、《唐摭言》、《唐才子传》等记载,元德秀在归隐陆浑后,常与其好友和门人弟子赋诗唱和,创作的作品远不只这些。由此可见,称元德秀为一代文学家诚不为过,只可惜其著作大都失传,不能让我们一睹为快。留传至今的有《归隐》诗一首:“缓步巾车出鲁山,陆浑佳处恣安闲,家无仆妾饥忘爨,自有琴书兴不阑。”(《全唐诗补遗》)
  (三)培养出一批文坛知名人士
  最著名的有盛唐文学家萧颖士、李华、元结,萧颖士与李华齐名,世称“萧李”,他们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先驱。李华又与韩衢、何长师、卢东美友好,人称江淮“四夔”,当时士大夫多求他作家传、墓碑。元结与陈子昂、苏源明、李白、杜甫、李观齐名,与陈子昂、苏源明、萧颖士、韩愈并列。其它为正史记载的还有乔潭、马宇、程休、柳识、邢宇、邢宙、李萼、张茂之、李丹叔、李惟岳、杨拯、房垂等,大都以辞赋文章名世(见《全唐文》、《文苑英华》等)。
  
  广收门徒传道授业
  元德秀是一位大学问家和大教育家。自开元二十六年辞别鲁山归隐,至天宝十三年的15个春秋,他置身于家乡陆浑办私塾教育,设义塾广收学生,传道授业,培养出一批当时在政治、军事、文学、道德修养方面有重要影响有建树有成就的代表人物。如前所述及的萧颖士、李华、元结等。《新唐书•卓行篇》称“李华兄事德秀,而友萧颖士、刘迅”。《新唐书•萧颖士传》称萧“尝兄事元德秀,而友殷寅、颜真卿、柳芳、陆据、李华、邵轸、赵骅”。元德秀比箫、李大二十来岁,可谓忘年之交,元既是“萧李”之兄长,又是“萧李”老师,可谓亦师亦友关系。
  元德秀培养的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多数为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如马宇、李萼,他们品德高尚、成绩优异、多才多艺、学识渊博。所授门生,大多进士及第,当中有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学问家、教育家等,他们分别都活跃在文坛、政坛,成为大唐王朝风云一时的人物,为正史记载并称颂。李华在《三贤论》中举例赞扬元德秀所教学生“广平(今河北省广平县)程休士美端重寡言,河间(今河北省河间市)邢宇绍宗深明操持不苟,宇弟(邢宇的弟弟)宙次宗和而不流,南阳张茂之季丰守道而能断,赵郡(今河北省赵县)李萼伯高含大雅之素,族子丹叔(今河北省赞皇县人,李华同族)南诚庄而文,丹族子惟岳(今河北省赞皇县人,李华同族)谟道沈邃廉静,梁国(今商丘市)乔潭(元德秀去世时任陆浑尉,主办丧事)昂之孙,有古人风,宏农(今灵宝市)杨拯士扶敏而安道,清河(今河北省清河县)房垂翼明志而好古,河东(山西省太原市)柳识方明遐旷而才”。礼部尚书贾至在授邢宇司封员外郎制称:“前户部员外郎邢宇,雅志冲澹,敏识精达,养闲移疾,亦有岁年。南宫地清,列宿虚位,擢才进善,以佐邦理,可守司封员外郎”。由此可见元德秀本人德行之高、学问之大、修为之深。
  受其熏陶和影响,其学生和好友李华、萧颖士也都以培养和提拔后起之秀为己任,广收门徒,传道授业。元德秀的在唐朝教育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后人和历代学者对此多有论述,并给予很高的评价。如范文澜先生在《中国通史简编》中,称元德秀是“推动古文运动的先驱”,现代学者西北大学中文系教授李浩在《论唐代关中士族的家族教育》一文中称:元德秀退居陆浑山,以琴酒文咏自娱,弟子云集,程休、邢宇、邢宙、张茂之、李萼、惟岳、乔潭、杨拯、房垂,皆号门弟子,卒后门人共谥曰“文行先生”。
  
  精通音律多能而深
  元德秀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李华在《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称元德秀“幼挺全德,长为律度”,意思说他从小就显露出高尚的品德,精通音律法度,已经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平。还称他“多能而深”,意是多才多艺并且造诣很深。犹其是在古琴方面的造诣称得上是当世名家,在唐朝音乐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李祥霆在《唐代古琴演奏美学及音乐思想研究》一文中把他列为唐代文人琴的代表人物,称其琴有清高旷逸之风。
  他的音乐专著有《破阵乐辞》(见《新唐书》)、《季子听乐论》(见《旧唐书》)、《广吴公子观乐》(见《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于蔿于》(见《旧唐书》、《新唐书》)。李华在《三贤论》中称“德秀以为王者作乐崇德,天人之极致,而辞章不称,是无乐也,于是作《破阵乐辞》以订商、周”。意思说元德秀认为音乐的功能在于对人们进行道德教化,是人与自然达到和谐统一的最高境界,然而有关音乐方面的理论书籍太少,因此很多乐曲因不能得到流传而消失,于是作《破阵乐辞》,对商、周以来的音乐进行修订。可见这是一篇有关商、周以来的音乐方面的理论专著。《季子听乐论》,从篇名来看也是音乐理论专著,《广吴公子观乐》,从篇名看有可能是一篇有关音乐方面的诗文,而《于蔿于》从史书记载看,则是一首配乐诗歌。唐朝诗人孟郊在《吊元鲁山》一诗中称赞元德秀:“箫韶太平乐,鲁山不虚作。千古若有知,百年幸如昨。谁能嗣教化,以此洗浮薄。”由此可看出元德秀不仅是位弹奏家,能熟练弹奏古今名曲,同时还是一位音乐理论家和创作家。他既能对前人音乐不足之处进行改进,还能结合现实创作出时代名曲《于蔿于》。他创作的其它音乐作品可能还很多,只是没有留传下来。
  
  名垂青史影响久远
  盛唐至清末,人们创作出很多称颂元德秀的诗歌,作者有著名的大诗人、官吏、未入仕的读书人等,不少诗作载入史册,流传甚广。著名的有唐代诗人萧颖士、元结、皮日休、孟郊、卢载、欧阳詹等,有宋代大文学家苏轼、大诗人梅尧臣、诗人林同、晃冲之、徐钧等,有金代文学家元好问,明朝诗人黄桂林,明末清初著名诗人钱谦益等。地方官吏明代有鲁山知县罗文宝,鲁山教谕陈孜、姚裕,鲁山训导蒋希周、梁纯,举人江溥、李正儒等,清代有汝州郡守宋名立,鲁山知县吕士龙、傅燮炯、王雍、臧眉锡、任基田,鲁山教谕刘汉宠、汲县教谕陈坤载、登封孝廉谢锠等,读书人有孔兴鲁、郭炎、刘善志等等。他们以元德秀和琴台善政为中心,有的借景抒情、登临怀古,如萧颖士的《九日陪元鲁山登北城留别》、皮日休的《琴台》、欧阳詹《赠鲁山李明府》、梅尧臣《游元紫芝琴台》,黄桂林《琴台》、孔兴鲁《和琴台壁间韵》、吕士龙《琴台远眺》、梁纯《琴台》、罗文宝《重修琴台落成》、傅燮炯《琴台怀古》、臧眉锡《琴台怀古》、刘善志《琴台怀古》、仝轨《过鲁山有怀元令》等。有的歌颂其道德操守和功德政绩,如李华《元德秀墓碣铭》、元结《元德秀赞》、皮日休《七爱》、孟郊《吊元鲁山》、苏轼《和阳行先》和《寄吴德仁兼陈季常》、林同《二十四孝诗》、晃冲之《次二十一兄季此韵》、元好问《琴台》、黄桂林《琴台善政》、陈孜《琴台善政》、希周《琴台善政》、江溥《琴台善政》、罗文宝《琴台集宴》、钱谦益《二哀诗•刘司空敬仲》等,无不流露出对元德秀的崇敬和怀念之情,从这些诗作中不难看出元德秀之盛名和深远影响。
  
  大唐盛世皇帝唐玄宗李隆基更是称赞元德秀所作的《于蔿于》为“贤人之言哉!”。玄宗、肃宗两朝宰相房琯,当时居住于陆浑(死后葬于陆浑),每见德秀,叹息曰:“见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尽”,成语“紫芝眉宇”即来源于此,形容人德行高洁。秘书少监苏源明常语人曰:“吾不幸生衰俗,所不耻者,识元紫芝也。”(以上见《新唐书》),前守秘书省校书郎裴敬在《翰林学士李公墓碑》中称:“唐朝以诗称,若王江宁、宋考苏、韦苏州、王右丞、杜员外之类。以文称者,若陈拾遗、苏司业、元容州、萧苏曹、韩吏部之类。以德行称者,元鲁山、阳道州。以直称者,魏文贞、狄梁公。以忠烈称者,颜鲁公、段太尉。以武称者,李卫公、英公。”
  李华在《元鲁山墓碣铭(并序)》中说:“世有明哲,承而述之,幼挺全德,长为律度。神体和,气貌融,视色知教,不言而信。《大易》之易简,黄老之清净,惟公备焉。”“涵泳道德,拔清尘而栖颢气,中古以降,公无比焉。”“又其恶万金之藏,鄙十卿之禄,富贵之辨,吾得其真。至哉元公!越轶古今,冲邃冥冥,纯朗朴浑,范於生灵。”“上以简神明,中以铺光烈,下以耸示后人。”“天地元醇,降为仁人。隐耀韬精,凝和葆神。道心元微,消息诎伸。载袭先猷,竭尽报亲。贞玉白华,不缁不磷。纵翰祥风,蜕迹泥尘。今则已矣,及吾无身。仰德如在,瞻贤靡因。”李华还专门作《三贤论》,把他和萧颖士、刘讯并称唐朝当世三贤。称赞他:“德秀志当以道纪天下”、“于孔子之门,皆达者欤!”、“使德秀据师保之位,瞻形容,乃见其仁”、“皆可为人师也”。
  元德秀族弟和学生、唐代文学家元结在《元鲁县墓表》中说:“元大夫弱无所固,壮无所专,老无所存,死无所馀,此非人情。人情所耽溺喜爱,似可恶者,大夫无之。如戒如惧,如憎如恶,此其无情,此非有心,士君子知焉不知也?”“生六十馀年而卒,未尝识妇人而视锦绣,不颂之,何以诫荒淫侈靡之徒也哉?未尝求足而言利、苟辞而便色,不颂之,何以诫贪猥佞媚之徒也哉?未尝主十亩之地、十尺之舍、十岁之童,不颂之,何以诫占田千夫、室宇千桂、家童百指之徒也哉?未尝皂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不颂之,何以诫绮纨粱肉之徒也哉?於戏!吾以元大夫德行,遗来世清独君子、方直之士也欤!”元结还在《元德秀赞》诗中称:“英英先生,志行卓异。口唾珠玑,衬怀奎壁。家而孝弟,国而忠赤。至今鲁山,琴台百尺。”
  肃宗朝官中书舍人卢载在《元德秀诔》中赞德秀:“谁为府君,犬必舀肉。谁为府僚,马必食粟。谁死元公,馁死空腹”。唐代著名的文学家皮日休有《七爱》诗、孟郊有《吊元鲁山》全诗十章,五言古体,110句,称颂他。而一代大书法家、刑部尚书、太子太师、鲁郡公颜真卿和散文家、雕刻家李阳冰则用无声的语言给予元德秀崇高的赞美。
  唐代以后文人骚客给予他很高评价的人很多,如宋代大文豪欧阳修称赞他“其志凛凛与秋霜争严,真丈夫哉!”(《新唐书》)。司马光称“德秀性介洁质朴,士大夫皆服其高”(《资治通鉴》)。宋代大理学家、思想家、文学家真德秀因十分仰慕元德秀,而将自己的名子改为真德秀,字景元(取“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意)。一代大文豪苏轼也发出“恨我不识元鲁山”的感慨。《孝论》、《报恩仪文》、《镡津文集》卷第三《广孝章第六》还将元德秀列为中国古代历史上儒家大孝子之一,成为后代学习的榜样。许多佛家经典如《佛祖历代通载》将元德秀列为佛家尊崇和效法的对象,佛历将元德秀之死作为大事予以记载。江苏南京小苍山的随园有副对联称赞元德秀:“廉吏可为,鲁山四面墙垣少;达人知足,陶令归来岁月多。”
  
  元德秀一生是短暂的,也是辉煌的,其为政、为人及文学、音乐作品等影响深远,其执政理念值得我们今天借鉴。是程颢、程颐之前嵩县在中国的上空放射出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更是我们嵩县对中华民族的贡献。嵩县人民为纪念元德秀,在他墓地周围建立了“鲁公庙”进行祭祀活动,一年四季香火不断,每年7月29日,这里起庙会,唱大戏,纪念鲁公周年,一千余年从未间断。陆浑水库蓄水后,庙宇被淹,庙会停办,成为憾事。令人欣慰的是鲁山人民为纪念元德秀,在古城辟有琴台街,代代相传,投资5000万元修建的元德秀广场及琴台旅游中心项目正在筹建中。据史书及《汉语大辞典》记载,原为鲁山八景之一的古琴台,与武汉伯牙琴台、苏州西施琴台、成都司马相如琴台并列为中国四大琴台,现为平顶山市文物保护单位、旅游胜地。



  
  本人对原文进行了文字进一步编辑,有不到之处,请编辑老师指正
  
  联系电话13838483198
编辑点评:
对《县吏楷模——元德秀(修正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