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葫芦峪

葫芦峪  作者:烈日秋霜

发表时间: 2008-04-10 字数:4145字 阅读: 8435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 葫芦峪不大,也不是神奇志怪里的宝葫芦,刚好可以装下一个同样不大的白云市。这地儿没啥好稀罕,从盘古开天,混沌初开时就在了,算是历经沧海桑田,如今照样和日月同在,与地球同步,真正的地球村里一个存在的单元。莽莽苍苍的山岭、河川,像极了天山派宗师笔下的泼墨写意画。生活在画境里的人,还没有过上桃花源里的日子,一天和全国其他地方的人们一样是不多不少的二十四小时。有个做梦的胡说“骑上火箭快马扬鞭能撵着日头,把地平线搁身后,就吃上桃花源赶会那顿早餐。”
 进入二十一世纪经济社会,谁会相信小说家的瞎咧咧,也没人把小说当国宝把玩着。张果老倒骑毛驴正看着哩……
 滨河大道间伐掉的大树,很别致的成了装饰画的点缀,动用吊机新栽的棕榈树,居然也换过了苗,渐次长成风景。夜色朦胧,那是人心在朦胧。“去他娘的,一天上四次工地;还得自嘲说算不算大耍!”裴中度不由闭上劳累的眼睛,任凭自己的专车疯狂撒野近乎飞翔。
??古都机场三号停机坪,空中客车的舷梯上各有各的心事的乘客一步一步踏进机舱。裴中度下意识取下墨镜,望着莽苍的山川河流,很有气度地也进了机舱。震天的轰鸣,昂扬的机头斜斜的上了天空。傍山的太阳在机翼下面缓缓落入地平线里,一瞬间的黑暗漫过来,星星就像提着的灯笼在游走,轻微的气流颠簸并没有太大的不适,无非像是母亲手劲用大了的摇篮。裴中度很舒服就进入了梦乡……
??“啥叫社会主义,啥叫资本主义?这是路线问题。不去亲临,不去实践,咋整!”裴中度迷了眼睛喷着烟雾,很惬意地给人上党课,换脑子。不久就到澳洲观光农业去了。旅途很是漫长,他又是个好奇心争胜心旺盛的人,满脸的红光,突出的眼袋,不协调倒也生动,表明是永不倦怠,辛勤劳作者,是一个极有个性敢做敢为的执政者。
??这不,同机一个外交司长,还是一个女的,从未谋面,要结交会比登天还难。裴中度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就是这样拼搏在江湖之上的。立即叫来同行者,下命令“去把他叫过来,我要给他谈工作”!那人多犹豫啊,一个是天大的官,一个是捏着自己帽子的官。到这时才知道冰炭不能同器,风马牛不相及会难为自己……走着想着,这十几米距离好长好长。
??“首长您好!很荣幸和您同机,我们來自一个国家特贫县,刚刚升为县级市出来看看取取经。俺市委书记没有见过大领导,老想见见您?”“不要紧张嘛,看你一脸堆汗也顾不上流呀”她笑的轻松,“没问题,见就是了”!
??相见才不过五分钟,殊荣不过说了一句话“你行啊”!裴中度说国家经贸委某某最近怎样,财政部计划司钟某我们是朋友……殊荣心里说“神经蛋”,压住叫警卫的火气,没招呼一声就拂袖离去。裴中度把玩自己手中的大中华,插进雕花烟嘴又拔出来,如此者再三。
??下了飞机,直奔五星级瀑布大酒店。还是预订的总统套房。“人民币外币都是钱,不消费都是纸”裴中度显摆地对开门的洋妞说着,好像是对着自己的下属,只不过加了个耸耸肩膀的滑稽动作。这一夜他是抱着不消费白不消费的心理过去的,“日娘的,值”!第二天裴中度走不了。
??楼道水漫流,猩红的地毯几乎要漂起来。几个人围住裴中度英文和中文展开国骂,那架势被他写进《新西行漫记》里,作为海外见闻,作为猎奇花絮,倒也挺有意思。当时他振振有词,反说酒店管理不到位,没有进到告知责任!最终还是赔上几千澳元了事。后来裴中度自己的金佛落在了酒店,他一下子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大骂“啥玩意,不讲信用,玩弄我,说给我送到手上,完璧归赵,扯你妈的淡……”还把随行的凶了一顿。再后来裴中度已经到了美国加州,澳大利亚通过外交渠道转交给了他金佛。西方的阳光照着他得意洋洋的脸……
??山环水绕,碧水蓝天。纯正的西洋别墅,不一样的异国风情。裴中度面对着大西洋涛声,有几分沉醉,有几分清醒,习惯性摸那金佛,坚持再点上一根烟。睁开眼,掐下手,原来自己走入了梦中。其实自己是走在回老家的高速路上。
??“……对啊!我说这几天市里并不平静,有几个已经双规出了事,还是早做对策,晚了你我都被动;不过党和国家的利益永远高于一切!你说我在唱高调,可这话又要说回来。非常时期市委、市政府务必要步调一致,务必要精诚团结,一些原则问题务必要原则性操作,切忌感情用事,切忌麻意大痹!”裴中度换了一个电话卡打给了市长白长天。
??“有些事,我们要单独联系,弄成神鬼不知,玩人间蒸发这样的江湖游戏。毕竟是仕途险恶呀,老弟!”裴中度反复叮咛,“坦白从宽,拉到河滩;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种歪理那是屡试不爽!海天呢,给自己留好路”……白市长看看表还不到凌晨三点。挂断电话,白长天自言自语“疯狂尽头是灭亡!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今天你也害怕了。那个叫白长天的市长灭了灯,想办法温存一番,“都是梦话,这耳朵听那边耳朵跑”,长天很上心的拍着因惊吓而瞪眼的柳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白云市街道很气派。河为玉带,山为屏风。思圆行方,卓尔不同。每条街巷都有快和谐、思源街之类的名称,而且没有一条街走在一条直线上,都依山傍河自然蜿蜒……尤其天路巷因占卜算卦云集而小有名气。不入流混饭吃者众,上知天文地理,下算吉祥祸福仅是个招牌口号,看面相,拆字,合卦不一而足,热闹起来倒也热闹,只不过信者信其有,不信者信其无,这有无之间全凭天意。当然也有高人云游于此,见一个人过来故意留下谒语,诱得那人急于知道个究竟。
??“此人五官不凡,大富大贵,大起大落,大吉大凶!”阴阳先生看着裴中度远去的背影气定神闲吐出这样的话。
??“不敢说,你才来不认识,人家是市委书记!可是不敢乱说啊”围在周围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劝他不要惹祸上身。
??“一只黄鹂鸣翠柳,阴阳界上摞石头”算卦者不冷不热奉送一句,便不再言语。
??后来,又有人按照裴中度的生辰八字替他求签打卦,寻求破解之法。还有好事者用高科技把迷信转化成攻击密码“大起大落,就落家里,千万不要落在白云市”!裴中度心里不踏实,直打鼓,比前些年平息信息腐败案更没有了底气。不知道风来自哪个方向,也不知道天意和气数站在哪一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裴中度自己露出狐疑的笑。
??裴中度好几次私访神仙谷,祈求心神安宁,徘徊在当年鬼谷子撒豆成兵的地方。“得天地灵气造福黎民苍生,讲乾坤大法何为殊途同归”这样的摩崖石刻,实在大气磅薄。想想“一只黄鹂鸣翠柳”又算得了什么东来紫气西来财?裴中度不信这个邪,他有自己的做人底线,有自己的信仰垫底哩。“天意就是天命,我是个凡夫俗子,斗不过天,抗不了命”说着话把红绫子包裹好的金条又还给了裴中度。
??这次急匆匆回家,也是老家捎信说坟上长了棵怪树,开着类似曼陀罗那样好看的花,只在日头出来一个时辰就落了。十里八乡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乎其神,见过的没见过的都在说,都在议论。“事儿都扎了堆,一股脑儿涌出来”!“丁亥年,今年是丁亥年,我的本命年……”裴中度看着急急往后倒去的树木,知道家是越走越近了。
??上香,摆供,祭奠,裴中度权衡再三,还是央人把坟头那棵怪树连根刨掉了,连同纸钱银币一起烧成了游离的空气,氤氲着同气连根的山水草木。轻烟散淡在阳光下,丝丝缕缕,轻描淡写,很快漫过了树林,翻过了不大的山梁,消失成了别的物质。
??有的物质消失不了。他独自一人趁夜深人静,把从前积攒下来的黄金从假山里取出,再想办法转移到自以为最安全的地方。忙完这一切,裴中度一阵轻快,仿佛身上去掉了几斤肉。不觉已是月到中秋,冷不丁夜里滚过几声炸雷,高处的玉石茶碗震碎后掉到了地上。
??走马上任白云市市委书记,裴中度大会小会讲执政为民,黄钟大吕,响遏行云。他喜欢轻车简从,喜欢和下属,甚至是平民百姓面对面,经常一边散步,一边聊天,从中把握民情民意,找准发展的着力点。习惯了独当一面,最反感和讨厌优柔寡断,很崇拜狼图腾,自言自语最多的一句话“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攀上龙腾虎跃的境地。他先是挥毫写下“把白云市发展好建设好”再刻到石头上,立在了蓝天白云之间,经久不息激荡着人们的心。
??人是高级动物,据说有第六感觉,很是灵验。裴中度预感着就要离开这片土地,就像唱戏的主角亮相车转身子,听着一阵紧似一阵的紧急风,迈开碎步背对舞台转入暗场,多少滋味涌在心头?习惯了不喝酒,并不一定时刻都清醒;酒是穿肠毒药早已经在心里根深蒂固,于是他就一根接一根抽他的香烟,渐渐把自己藏在烟雾里,有时还要戴上大大的墨镜。到最后,裴中度信了阴阳先生“多栽石头少栽树”的破法。在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节,在北斗星广场金刚石星星标志建筑旁边,竖起了四四方方平平常常的巨石,赫然刻下“人民群众是衣食父母。我们的一切作为要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天地,务必要竭尽全力为人民服务”!
??裴中度的预感很快应验了。当香樟树落下第一片叶子的时候,党组织对裴中度宣布“双规”……
??“人间蒸发”不是导演的游戏,是顺风倒下者中很关键的筹码,一波又一波山呼海啸震荡着白云市。裴中度真的不见了,悠闲抱着双肩胜似闲庭信步的身影,不再进入人们的视线,街谈巷议都是想象极其丰富的双规进行时,还有人别出心裁加配上“命运交响曲”,还有偶尔哼唧吭哧二胡的拟音,“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半夜三更风一样的掠过白云市的上空,一个长发披肩、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行者穿城而过,缈缈兮不知其所至也。
??早些年民间排练过的小戏《闻听我儿被双规》,有了新版本《双规归来看我吹》粉墨登场,时不时夹在庆典表演里,像东北二人转那样不笑不算,想不窜红都难,网民也跟着置顶,还嫌不热闹,还有人不得不跟进来,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者卷来卷去,身不由己跟真感觉走。一个又一个被叫去谈话,又一个接一个被双规,然后又在电视新闻里露一脸,表明自己还是一个新闻人物,“这不,别介呀,没事了不是!”普通百姓神经里都是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一个都不能少,已经是
编辑点评:
对《葫芦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