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记> 寓言新解

寓言新解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08-04-10 字数:8044字 阅读: 10350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4星

 

见到一本少儿版的寓言故事书,这里面的很多寓言都是我们小时候课本上有的,其寓意在大众心目中已经是盖棺论定了。然而可能是因为自己越来越世故的原因吧,今天再读这些寓言,却品出了另外一番味道来,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邯郸学步”精神可嘉

 

有个燕国人听说赵国的都城邯郸人走路的样子非常优美,他很想学到那样优美的姿态,于是就从自己的家跑到了邯郸,向邯郸人学习。可是,不管怎么学,他也没学会,结果最后连自己原先走路的姿势都忘了。这个人只好爬着回家了。

自从庄子在自己的文章中写下这则故事后,千百年来,那位因为模仿别人不成,反而丧失了原有的技能,落得了个“爬着回家”的下场的燕国人便成了大家嘲笑的对象。然而今天仔细再读这个故事后,我却看不出邯郸学步这个故事有什么值得可笑的地方,反而,十分同情和赞佩故事的主人公——那位跨出国门学步的燕国人来。

行走,也是一种艺术。你得承认有些人走路的姿态确实好看,好看的走路姿态为人增添不少魅力。记得电视剧《包青天》里那位包拯走路的样子就很好看,高视阔步、目不旁注,显得信心十足,威严端方。《粉红女郎》里的“万人迷”体态婀娜,行走起来腰姿轻摆,如风随柳,煞是好看。在模特表演或戏剧表演时,步态就显得更重了。一个人走路的姿态体现着其综合素质:身体健康,其步态自稳健;充满自信,其步态自雄阔;乐天知理,其步态自娴雅……可以说,行走艺术是包涵了心理、生理、修养等方面的综合艺术,并不是一门简单的艺术。

燕国人听说赵国都城邯郸的人走路的样子非常优美,慕名前往学习,这有什么错的呢?难道向往美、追求美不应该吗?既然邯郸人走路的姿态那么优美,我想诸国中肯定不止一个燕国、也不止一个人有意或无意地模仿学习他们的步态。只不过这位燕国人学得比较投入,也败得比较惨罢了。做什么事都是这样,成者王侯,败者贼寇,你成功了也就成功了,若失败了各种冷嘲热讽就会一齐拥过来。这位学步的燕国人的确比较不幸,不但败的得爬着回去,而且留下了万代笑名。

想想我自己,其实也有过邯郸学步的经历。俺们山里人走惯了坑洼不平的山路,抬腿伸脚总怕磕绊,所以小腿总是抬得老高。初到城市的时候走平展展的水泥路老觉着别扭,抬退蹬脚的那个土呀,看人家城里人走路姿态就是漂亮。就慢慢地向城市人学习,时间久了,终于学会了在城市的水泥地上闲庭信步了。可回到老家,却发现自己不会走山路了,走上一会儿功夫,就被埋在土里的石块、草根或土包绊了一个又一个趔趄。我想那位燕国人,之所以学不了邯郸人的步态,跟燕、赵两国地理环境及路况不同有莫大的关系吧。

“铁梁磨绣针,功到自然成”,老祖宗这句话并不是至理。有许多东西,功夫到了不一定成。比如朱新卯老师有篇叫《画痴》的小说就写的是一个人爱好画画,立志在绘画艺术上有所作为,但他天姿愚钝,机遇不佳,最终什么也没画成,白白误了一生。能否定那位画痴对艺术的追求精神吗?不能。我们只能对他的人生轨迹说声遗憾,对其不幸抱以同情。同样姿质愚钝,金庸小说里的郭靖不但练成了降龙十八掌,成就了一代大侠的威名,还把人黄药师精灵鬼怪的漂亮女儿娶到手、羡煞多少英雄汉!

成败总是受着种种方面制约,存在着种种变数,没有到最后,谁也难以准确预料结局。所以这位邯郸学步的燕国人,回去后也不必被冷嘲热讽吓倒,如果还有兴趣,有机会还到邯郸学步去;如果没兴趣,就拉倒。在艺术追求的道路上失败了,没有什么可丢人的。敢于追求,就是一种可贵的精神。

 

“滥竽充数”值得同情

 

齐宣王很喜欢听人吹竽,而且喜欢高大上的汇演。每次汇演吹竽的乐师都有300人,而且吹完后,还管上一顿丰盛的美餐。

齐宣王如此穷奢极欲,“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草民们的日子肯定好过不到哪里去。南郭先生估计也是家里揭不开锅了,老人老婆孩子一大群,嗷嗷等着吃饭,所以才混到宫庭乐师的队伍中。——如果是不缺吃穿的士大夫,谁愿意做混子冒这份险呀,毕竟那可是“欺君”砍头的大罪啊。

然而就是这样的提心吊胆混饭的生活也不能长久,因为齐宣王去世后,继任的齐湣王的听竽习惯跟先王不一样,南郭先生混不下去了,只好悄悄地溜走了,——不知后来他们一家又是如何在饥饿线上挣扎的。我想最早把南郭先生滥竽充数的事当作笑谈的肯定是那些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士大夫,穷苦的贫民百姓是不会拿这个故事当笑话来传的,因为他们能体会南郭先生混碗饭吃的不易。

南郭先生既能在古代被称为先生,想必是读过些书的人,而读过些书的人又往往不免迂腐。他们不懂得跑关系、走门路,遇事就六神无措。比如这位南郭先生,你溜什么溜呀,300人的吹竽大单位中混日子又不是你一个。何况你还是会吹竽的,只不过“吹得不好”罢了,吹得不好,咱可以慢慢学,人家还没让你下岗呢,自己就先跑了,这也太不懂人性世故了。

想要混口饭吃,不跑关系、走门路怎么能长久呢?花俩钱,跟乐班的“竽头”拉拉关系,300人呢,齐湣王是个管大事的王,对于这些个竽师能一一记得住吗?就是真一个一个人听,他能记住自个儿听了多少人?能记住听过哪位竽师了?所以嘛,滥竽充数还是容易滴,只不过是乐头动动嘴皮子的事,就看你工作做到了没了。再说了,那些个混单位的,有多少人啥都不会却能躲在单位的温床美吃美喝;有多少没有真才实学,却能靠逢迎巴结混得像模像样?社会现实就是如此,南郭先生啊,你守的什么气节道德,怎么就溜了呢?

 

“买椟还珠”潇洒之极

 

有个人想出卖一颗名贵的宝珠,又怕人家不识货,就特地把装宝珠的盒子做得非常精美:木料用的是一种少见的上等木材,又用香料把盒子熏得很香,然后在盒子的几个面上都装饰了红红绿绿的宝石。等把盒子弄好了,他才将宝珠装进盒子里,拿到集市上去卖。

这么漂亮的盒子当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很快,就有人把它买走了。卖珠人很高兴。可是,等他离开集市,买珠的人又回来了。买主说:我把盒子带回家后,才发现里面还有一颗宝珠。想来你一定为找不到它而着急了吧?我赶紧就把它给你送回来了。原来,卖宝珠的人把外包装做得太漂亮了,以致别人以为他出卖的只是这个精美的盒子。

这个寓言本是用来比喻那些有眼无珠的人的。我却觉得那位买椟还珠人的行为实在潇洒之极。

首先,这位买椟还珠者品位高雅,不计虚利,视珠宝如粪土。你爱你的金疙瘩,我爱我的土坷垃。在你眼里这珠宝价值连城,在我眼里它一无所值,还不如一精雕细刻的木盒子有趣有味。世人皆以金银珠宝为宝,那是因收藏此物有利可图;我却独爱此香木雕盒,只因爱其做工精致,让人爱不释手。在别人眼里可能不值钱,在我眼里可是宝贝。别人笑我多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再者,这位买椟还珠者道德高尚,拾金不昧。看到所买的盒子里,居然多了一颗宝珠,便连忙追赶着送还人家。那可是一颗宝珠呀,就是不价值连城,也至少能换取一顿大餐。何况卖椟者已经走远,也不认识自己,只当又多杀了价或买一送一的照收不就得了。人家都离开集市了,还要追上去还。你说,这人的道德不值得赞颂一番么?

既品位高雅,又道德高尚,这位买椟还珠者实在是可爱之极,潇洒之极!

 

“叶公好龙”并不可笑

 

叶公很喜欢龙,他的衣带钩上画着龙,酒杯、酒壶上画着龙,房子里的房梁和柱子上也雕着龙,墙里墙外,凡是能画画的地方,都绘上了龙的画像。天上的真龙知道了,便特地来到叶公家拜访他。真龙的身子很长,它把头伸进叶公的窗子里张望,尾巴还托在大厅里。叶公见到真龙从天而降,吓得转身就没命地逃跑了。

我一直搞不懂,叶公好龙这则寓言到底想要表达什么。《现代汉语词典》对这个成语的解释是:比喻表面上爱好某件事物,实际上并不爱好。那么,怎样才算是真正爱好某件事物呢?比如现在有很多人喜欢研究外星人,电脑里、墙上贴了不少外星人的照片。可是外星人究竟什么样子,只怕并没有人真正见到过。如果有一天外星人突然来到地球,出现在谁谁谁家的窗台上,那家人不被吓得惊慌失措才叫怪呢。你想一条龙突然“把头伸进叶公的窗子里张望,尾巴还托在大厅里”,叶公身上的自我保护机制要健全的话,第一反应就应该是“吓得转身就没命地逃跑”,这还算是比较勇敢些的,只怕有的人碰到这种情况早吓得瘫烂如泥或干脆晕菜了。

叶公到底喜不喜欢龙?在我看来他是喜欢的。谁要认为叶公不喜欢龙,你把自己不喜欢的动物比如苍蝇蜈蚣蟑螂之类画像贴在自己皮带、酒杯、酒壶、房间墙壁等等满处都是试试,看能不能受得了。

叶公既然喜欢龙,为什么见到真龙却要跑?刚才说过了,因为乍一见到传说中的真龙让人胆寒。但也还有一点,也许叶公喜欢的只是精神中的龙,并不喜欢真实的龙。

前些日子有位女网友写了篇文章,说自己在QQ上和同城的一位男士聊得很投机,后来两个人忍不住突破QQ规则互报个人真实资料,结果这位女网友发现那男的竟是自己一位同学的老公,顿感索然无味。距离产生美,一旦突破这个距离规则走近了,美的感觉被粉碎也是很正常的。叶公自见到可怖的真龙后,从此会不会再喜欢龙,就很难说了。

 

“南辕北辙”未尝不可

 

有个人赶着车子在大路上走。别人问他去哪里,他说自己要去楚国。别人告诉他:你前进的方向错了!楚国在南边,而你却是向北走。赶车的人说:我的马很好。别人说:马虽然好,可是你走的并不是去楚国的路呀。赶车的人说,我的钱财也很多呐。别人又说:你的钱财虽多,这也不是去楚国的路呀。赶车的人不耐烦地说:可是我赶车的技术是一流的呀。听了这话,别人也就不说话了。因为再说什么,赶车的人也听不进去了。马很好,钱财也多,赶车的技术更不错,可是,朝着与目的地相反的方向走,岂不是越走越远吗?

明明是到南边的楚国去,可这个人非犟着驾车向北行,这寓言听起来实在荒唐不可思议。可细想想,南辕北辙也未尝不可。

从物理的层面上来说,地球是圆的。往北走的车子绕世界近一周后到的确能够到达楚国。也许这人根本就是想要做环绕世界的旅行的,要不你听他一直答非所问地说“我的马很好”“我带的财物很多”“我的驾车技术很高”,他是在暗示自己完全有能力环绕地球走一圈,人家是要周游世界呢。

从人生的意义上来说。活就活它个潇潇洒洒,你说人又不缺钱,又不缺马,又不缺驾马的技术。人生短短几十载,干嘛只做个坐井观天的青蛙,不周游世界,随心随性的走一遭呢。

 

“愚公移山”当今难再

 

因为太行、王屋两座山挡住了自家的出路,老愚公就带领子孙邻居开始挖山,想要把两座山全部移走。有个叫智叟的老人劝他说:你都90多了,以你的年龄和力气,连山上的一根草都拔不动,还想把两座山搬走?愚公说:我虽然老了,可我还有儿子,儿子又会有儿子,还会有孙子,子子孙孙没有穷尽的时候。而这两座山,却是不会再增高了,为什么怕挖不平呢?智叟听了,无话可说。后来天帝知道了这件事,为愚公的精神所感动,就派了两个大力神下来,把这两座山背走了。

好在愚公生在古代,也好在古代有天神可助百姓。要是这位愚公生在当代,就凭他的移山荒唐做法,不被罚个倾家荡产也要判几年刑了。多年前我们老家出金矿,很多人上山挖金,把山上挖得千疮百孔。不能说政府不管,伸手来管的部门有好多家,林业、土地、黄金、环保、安全、公安、税务、工商还有乡村两级政府等等,林业上说你毁林;土地上说你私自占用开发土地;黄金上说矿藏属国有;环保上说你破坏生态;安全上说你安全不达标;公安上说爆破品归他们管;税务上要收个人所得税;工商要清查;乡村两级政府说山地是我的,有利大家沾;有时候文化上也要插一手,说你挖的山下有古墓群,你要再挖就是破坏文物,除非你交纳一定的保护费。这些单位三天两头要纠集人上山查矿口,结果封了几个呢,一个都没封。每个矿口、汞碾只要交纳一定的保护费,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继续开采或转动下去。而这些部门也从中捞足了油水。

你说这位愚公吧,搞这么大规模的挖山行动,要把两座那么大的山搬走,这跟开个小矿洞可大大不同了。众多部门,还不群起而攻之?何况现在林业保护这么严,挖两座山得砍伐多少树木呀,判一千年刑都不冤。虽然愚公您老人家有毛主席“学习愚公移山精神”的金言作保,可时代毕竟不同了呀。幸好有天神助你早早把两座山搬走了,否则看你的子孙们今天怎么办!

 

“杞人忧天”并不可笑

 

杞国有个人,老是担忧天地崩坠,身无所寄,以至于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着。以至于被人笑了两千多年。

古人笑杞人因科技不发达,眼光所限,情有可原。今人再笑杞人,就太不该了。“天地崩坠”事,随时都会发生,如同高悬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首先来说,人类自己现囤集的核弹,就够地球灭好几回了。它可能会在战争中引爆,但也有可能会不小心“走火”。

其次,人类向地球之心的滥采滥挖,也可能会引起地震、火山爆发之类的大灾难。

还有,不可抗的自然外力,如外星撞地球、地震、火山爆发、气候变化等等,也都不知道会在哪天发生,它们会将人类文明毁于一旦。想来,能不忧心?

再说这个“身无所寄”,天崩地坠之后,地球没有了。人在茫茫宇宙中,即便能靠飞船暂时维持生命,但也真是“身无所寄”了。这个“身无所寄”,也透着深深的孤独感,人类在这茫茫的宇宙中,也真是一群寄生的小小物种——原本我们连我们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搞不清,也不要说觑透宇宙的边界了。想来,能不悲凉?

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有著名的七大预言,其中一个预言就是认为人类在几千年内就会将地球变为一片不宜居住之地。此外,在更远的未来,人类很有可能遭遇小行星撞击或其他来自太空的危险。因此,他认为人类要么想出办法离开地球,要么就将永远地消亡。

而这些,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杞国那位科学家显然早就猜想到了。就是我们现在,虽然觉得地球灭亡不会是那么近就发生的事,但想来,能不忧心忡忡?

 

编辑点评:
对《寓言新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