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第十四章:光明使者

第十四章:光明使者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 2010-12-18  分类:  字数:4255  阅读: 320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林舍贵、安玉萍、林翊三人正在屋里笑谈着这次选举的荒谬,忽然听到大街上有人“哎哟!”一声,安玉萍赶紧出去,倚在大门旁,见是阿芒抱着头蹒跚的向村里跑去,他哥哥在后面拎着一个树枝,骂道:“管你什么事?你懂个屁!不去捡东西,跑这来瞎掺和!该干嘛干嘛去!”
  安玉萍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端,眼见是阿芒被打,也就没当回事,可是她素来都知道阿芒的哥哥和吴忠生关系不错,这些话让她听起来还是有些别扭,回去以后,一天里心中都不是滋味。
  吴忠生这次是出了头彩,整个花镇都为他的举动而流言四起,主要是两种说法:其一,多年以来花镇再没出现过如此值得人们纪念的事情,这次选举倒是很好的填补了空白,就像一场小品,带给人们更多的是这荒谬背后的可笑,看的是热闹、说的是笑话,其二,还有一部分人并没有表现出如此荒诞下的闲情雅致,他们一方面强调着真理,公正廉明的评论这场“演出”的孰是孰非,另一方面又深切观察着花镇的一举一动,仿佛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总之,无论如何,吴家在这次的选举中成了最后的赢家,其实这样看来,这本来就是一场结局早就注定的“演出”,而吴忠生也从那次的选举以后,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花镇明星般的人物,只不过这个明星做的有些晦气,下午就被带到了派出所。
  还有一则消息是人们不能忽略的,三天后村长一职的二度选举,就像电视剧的下集预告一样勾着人们的心,他们期待着,也关注着,到底看看在这荒谬的背后还会跟着怎样一个更大的荒谬。
  镇长办公室。
  “当、当、当……“
  “请进。”
  吴忠士轻轻推开门,看到席民高正在看文件,他毕恭毕敬的走上前,笑呵呵的说:“席镇长。”
  席民高放下文件,一看是吴忠士,忙说:“哎,这个老吴啊,你不来我还要找你呢,我听说那个闹事的吴忠生是你亲叔辈兄弟?这个怎么搞的,选举时候怎么出现这样的事情?”
  “席镇长,这事我不知道,选举时候我没在场,也是后来听说的,听说是花西的人选举时候多带了选票,作弊了,唉,谁知道会出现这种事呀?”吴忠士一脸的冤枉。
  “作没作弊我清楚,我说这个你也是老村干部了,这次选举应该积极配合镇里的工作,这个在你叔辈兄弟身上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事情?既然是选举,不管谁当上都是老百姓的意愿,这个你呀,回去以后和那些人说说,有事不能用这种方式解决。”席民高说起话来总是阴阳怪气,尤其喜欢带着“这个”的口头禅。
  “好好……您放心,回去我说说他们。”
  席民高没搭理他,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继续审阅。
  “席镇长,您看……吴忠生的事……”
  “这个你什么意思?选举时候他做的那事叫违法,有事你去找派出所。”
  “呵呵,席镇长,这么多年我给村里办事您也知道,其实这次选举都已经产生了,是花西那几个人作弊才作废的,您看,是不是没必要再选举了?”
  席民高盯着他,愣了一会,叹着气说:“唉!老吴啊,这个你的意思我明白,这个此次选举包括县里都要求必须按照国家的规定认真对待的,这以后啊每届选举都要按照这样实行,既然说出了要二次投票,你就好好准备准备吧。”
  席镇长的话明摆着此事已无希望,吴忠士脸一变连忙笑呵呵地说:“行,那您忙着,我先回去了。”
  当天晚上,钟孝隐和丁志来到了林家,安玉萍把自己选举的内容告诉了他们,爷俩对林家感恩不尽,安玉萍又问他们下一步怎么办,钟孝隐的意思没什么好的对策,安玉萍谈了自己的想法,她认为如今的村民还是注重自己的实际所需,其实到了这一步,如果两家再投资,已经不新鲜,吴家甚至明着跳出来不承认自己的失败。所以,安玉萍提议不如根据老百姓的实际所需做一下考虑,或许会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第二天,安玉萍就看到村委会的公开栏上贴出了一张丁志对全村人民的保证书,其中包含了花村的现状和今后的发展方向,罗列了十项他上任后所倡导和实行的一系列措施,每一条都针对现如今花村百姓亟需解决的问题制定的,这张纸就像一块磁铁一般把人们的眼球吸引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看过之后,对于上面所提到的一切,几乎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表示赞同,可他们担心的并不是这些已经存在的问题,而是新官上任后的三把火到底能不能烧起来。下午,吴家的人又用木红纸写上了丁志所有的缺点,还点出那张保证书就是一张废纸,毫无意义,吴忠友和艾絮蓉四处张贴,见人便说,明天选举选吴忠士,选上村长,一票二十!这倒新鲜,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一票二十的诱惑再次引起人们的轩然大波,刘进仁首先在花西村扬言他不管别人怎么选怎么说,自己和家里人绝对都选吴忠士,还亲自去了一趟吴家,这一来很多人纷纷向吴家跑去,而且到外面不断有人声明自己绝对投选吴忠士。
  林翊去花西村给林舍贵买药的时候。一路上看到很多人都在大街上谈论二次选举的话题,他隐约听到几个妇女热烈的讨论着:
  “还选上村长一票二十,那要选不上呢?就不给了?”
  “是啊,谁敢保证他当得上当不上啊,本来选举时候丁志都获胜了,吴忠生耍混又让重选,这谁心里都明镜似的,镇里也真是的,怎么还怕吴忠生啊,他让重选就重选?真不明白镇政府的人是干什么用的。”
  “现在这时候,谁不怕摊上事啊,镇政府也是知道吴家人什么人性,保不准还到政府里闹事呢,农村这种事就是这样说不明白,总不能都抓起来吧,他们的实力谁不知道?否则吴忠士也不会做这么多年村长呀。”
  “对了,那个丁志贴出来的保证书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哟,这还真难说,不过要我看啊,我宁可相信他一次,赌这一把。丁志毕竟年轻,以后还总在这个村子呢,这次他明着贴出来,全村人都看到了,要是做不到,以后还怎么见人?你说是不是?”
  “对,那些事要是真给办了,可比什么都强。”
  “我的祖宗,还都办了,就是只做一两件,咱们也能得多少实惠啊,那就值得。”
  “呵呵……”
  林翊一边走,心里暗想:什么一票二十,那叫选举权,是自己的法律权利,什么都和钱挂勾,也不知道他们想挣那么多干什么用!到头来两腿一瞪,狗屁用都没有,吃的再好住的再好,不还是一样要去死?低俗,那种人活一辈子就是个低俗。
  林翊反感这些人的嘴脸,就像此次选举,从一开始钟、吴两家的明争暗斗他就没看在眼里,只是觉得无比的可笑,他宁可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在家里坐着,也不愿意出来看到那些俗不可耐的东西,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不像这个世界上的人,倒像是从另一个自己也不清楚的年代和纪元过渡到这里的,搀杂着自己都看不透的格格不入。
  第二次选举,吴忠士和丁志是作为候选人被群众投票的,人们只需选出他们中的一个就可以。
  今天的会场,人们仍旧早早陆续赶来,因为有了上次吴忠生的事件,这次人们更想知道究竟是怎样一个结果,林翊说想在家看书,不去了,还是托付母亲把自己的选票投了,安玉萍才和林舍贵一起来到村委会。很明显与上次相比,这次会场的不同是多了两辆警车,五六个民警穿着深蓝色的制服在村委会办公室门口来回的溜达观望,注视着越来越多的人群,刘进仁同花西村的另外几个人和吴忠友、艾絮蓉站在一起,不停地说着什么,那神态就像在讲述这次选举的过程他早已了如指掌一样。
  九点多钟,人们到的已经差不多,又等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院子外的街道上,从里面出来一个中年男人,个子不高,身体微胖,白白净净,有人认识,知道他就是花镇的镇长席民高,这让他们心里又是为之一振,不由自主的给今天这次投票平添了一丝踏实。
  席镇长直接进了办公室,他询问了一下人数问题,又和镇里几个人商量一下后,亲自来到了院子,人们看到席镇长出现,慢慢的一个个都安静下来,席民高清了清嗓子,语气平和地说:“各位,这个上次由于一些意外,村长的选举被迫中止,所以今天我们针对村长一职的产生再进行一次无记名投票。”说着手里举起一张选票:“这次投票只有两个候选人,一个是花东的吴忠士,一个是花西的丁志,这个大家只需把自己同意的人选下面的圆圈涂上就可以了,希望各位认真的对待这次投票,行使自己作为一个公民的选举权,这个选出心中承认的村干部。”说完又回到了屋里。
  人们“哄”的一下开始低声议论,不一会,村民代表就招呼他们排队,待一切准备好后,人们又开始了一次鲤鱼跳龙门式的排队,一个个进屋填选自己的选票。林舍贵画票的时候,心里有些犹豫,毕竟自己和吴忠士一起在村里合作了那么多年,平时两家关系还算可以,这次选举,吴忠士又亲自给自己送来了两条香烟,这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林舍贵总觉得如果不选吴忠士心里过意不去,上次他都把村长一栏的名额选择了弃权,这次重选他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可妻子的话很快又回荡在耳际,他清楚安玉萍的脾气,如果她知道自己没有按照商量好的意思去做,肯定就是没完没了的唠叨,而且从上次吴忠生的闹事来看,村里人对他的评价很是糟糕。林舍贵犹豫一下,到底选择了丁志。
  唱票刚一开始,丁志的票数就远远超过了吴忠士,而且此后一路攀升、遥遥领先,吴家人还想故技重施,可这次显然与上次严肃了许多,先是会场出现了好几位警察,接着镇长席民高亲自出马,吴家人看了看,没等票唱完,一个个带着怒气离开了会场。席镇长最后又正式宣布一次丁志当选为花村新一任村主任,众人有欢呼的也有咒骂的,渐渐散开了。
  这样的结果,安玉萍并不意外,事实上,上次吴忠生的闹事不仅没有给吴家带来什么优势,反而让村里人对他们的评价一落千丈,都说做了那么多年村主任,真是上瘾了,用这种手段一手遮天,现如今席镇长又亲自坐阵,老百姓自然毫无顾忌的选择出自己心中的人选。安玉萍心里暗喜,回到家后也格外开心,下午冯三嫂又来找她聊天,还把上次女儿病了安玉萍主动借给她的五百元钱还了,冯三嫂说吴家人进村就破口大骂,口口声声说就算丁志当上村主任他们也不让他舒服,还看到刘进仁和花西的那几个人一起去了吴忠士家,听说是要钱去了,两人提及选举时候吴家人苦瓜似的脸色,二人就哈哈大笑。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没看到吴忠士在村里走动,晚上也不再去别人家打牌,据说有人去过他家,看到他瘦了不少,其他的吴家人也收敛了很多……
编辑点评:
对《第十四章:光明使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