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小城初雪

小城初雪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08-04-07 字数:3755字 阅读: 7038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5星

 

11.jpg


  雪,白色的精灵,在天空中盘旋着、飞舞着,蹁跹而下。仰头看吧,灰白的天空多像一个庞大的筛子,微风的手轻轻一拂,雪花儿就由那筛子的间隙里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此时天地两茫茫,一片静旷,就只有这些雪花在无声的飘落。雪花迷住了你的眼,爬上了你的面颊,凉凉的,痒痒的,像爱人的轻吻。于是你就在这静谧的世界里有了心旷神怡的迷醉。再睁眼看时,那雪花已不成了雪花,成了万簇的礼花,成了佛经上乱坠的天花,它们将你拥裹,将你包围,将你的灵魂裹携到一处鸟语花香处处生机盎然的世外桃源所在。那里有高山流水的呤唱,有阳春白雪的明媚,有渔舟唱晚的逍遥。你感到身躯飘飘,仿佛化作了一只不怕冷的蝴蝶,在这些晶莹剔透的生灵中穿梭作舞。

  雪继续的落着。转瞬,房顶、枝丫上开始有了薄薄的积雪。地面上的积雪要更薄一些。来来往往的行人,奔跑嬉戏的孩子,飞驶的车辆,这些流动体一口一口呵出来的热气儿,使大量雪还未落下地就已被融化了。此时空中漫天雪舞,大地一片生机。那些红男绿女,将厚厚的袄儿穿了,在雪地上漫无目的地走,遮在雪帘后的脸上全都带着过年一样欣喜的表情。笑在大家的脸上漾溢着,播散着,仿佛受了谁的传染。渐渐的,那笑仿佛显得古怪起来,你看到的笑好像已不是别人的,而成了镜子中自己的笑。那笑,是多少带着一点神经质的;那笑,仿佛向人裸露了真实的自己。于是,你注意到,在人们笑脸相迎四目相对时都要把头低一下,或匆匆瞥向雪花装作赏雪作掩饰。雪以它的纯洁美丽与坦诚洒脱轻轻敲开了人类的心扉,却发现人类实在是俗不可耐,不可与交,实在是虚伪的可怕呀。

  雪连续下了两天,由雪片儿改为小粉屑儿,偶尔扬扬洒洒的来一阵,最后终于住了。白天,天空还灰着,大地却已一片银白。如果你是睡了个懒觉或熬夜上网刚起来,就会发现这白茫茫的世界实在是刺人的眼,让你的视线变得迷离惝恍起来。路旁那些堆起的两米多高的形象可爱的雪人,雪地里打雪仗滚雪球狂欢的孩子,那被雪压得低着脑袋的一排排道旁松,那车辆与人流,使你老是疑心自己身处梦境。你的脚步疲惫而机械,你发现了自己的懒散,你发现了自己生命激情的流逝,你发现了自己心理上的青春不在。雪唤醒了世界,改变了世界,重塑了一个世界,而你却还在另一个世界里沉睡未醒。于是你舒展了裹在厚厚棉衣下的四肢,活动了锈迹斑斑的身体零件,沸腾了五脏六腑的血液,你跑、你跳、你在雪地里打滚,你用雪和人追着击打,你觉得自己又回到了童年,你想,这真是快乐的一天。

4.jpg

  傍晚的时候,你晃荡着走出城,向郊外走。四野里一片空旷幽静,寒雪反射着青白的光。雪在你的脚底下咯吱咯吱,头顶的枝梢上偶尔有雪块“嗖”地落下来。你瞪大眼睛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好像这一段路你从来就未走过。地上因为填满了雪显得是那么的平展无垠;树上挂满了白条儿,玉树琼枝,又像盛开了满树的白花;河流是黝黑的,躺在白雪的怀抱里深深的睡去了,那么的安详。天渐渐的暗下来了,你发现即使夜里你的视线也还能清晰的穿透河的对岸。茫茫夜色吞噬不了这满地的银白,你在想雪色可真是一种健康的颜色。回头望城,城中灯火璀璨,灯火映着雪地,反射出五颜六色的清雾,整个城,便被这层清雾裹着,显得有些虚幻。于是你便在这雪野里徘徊独步。你的脚底心冒出了一层暖暖的虚汗,那暖流上传到你的心里,使你的心里发痒。你想扯开嗓子吼两声了,来打破这寂寞。你走调的沙哑嗓子还真吼出了声。你觉出了你这一嗓子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不但穿不破这夜空,好像又全被反弹了回来,风吹空瓮一般的响着敲击你的耳膜。你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你感到了空旷的寂寥。

  回到城中,你看到路灯清辉下喧闹的人流。一堆一堆的人在街道上滑雪、追逐、嬉戏,异常的兴奋。地上被来来往往滑雪的人磨得很光,稍有不慎就会摔在地上。人们过来过去差不多都得保持一种滑雪的姿势。你便这样一路滑着向家里走去。路上你碰到了几个熟人,他们和你一样扎在人堆里或独自这么滑着走着,你们快乐的打招呼。仿佛心里心照不宣的共同藏了一件秘密的快乐,并因这共同的快乐变得无比亲切与知心。这两天对雪心情的起起伏伏,从最初对雪花纯情的膜拜到因雪而感以雪相衬对人性苛刻的探究,再到在雪中奔跑释放自己,在雪地独行寻找自己,直至今夜在人与人、人与雪相处的快乐中才真正找到自己。你的思想,便也跟着这场纷纷扬扬落下的雪,经历了四种境界的探究和思考,走向了圆通和成熟。


编辑点评:
对《小城初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