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借种:第二十章

借种:第二十章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 2010-12-06 字数:3286字 阅读: 20384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0星

   “你这是咋的了?”杨文海扎着双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偷偷观望了一下四周,轻轻拍了拍香芸的肩头:“好端端的咋就哭上了呢?是我说错话了?”
  
  积聚在心里的委屈、思念和愧疚如同迸流而出的泪水,一把把洒在了杨文海身上,香芸索性号啕大哭起来,一扭身扑在了不知所措的杨文海怀里,她心中如山一般压着的情绪瞬时爆发出来。
  
  杨文海自不知其中的原委,涨红了脸轻抚着香芸的肩头只是轻声安慰:“我也不知道你这是为了什么。可是你知道吗?这几个月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睁眼闭眼全是你,你就像影子一样紧跟着我,想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说着自己也流下了眼泪,擦了一把眼睛后又哽咽起来:“这半年我一点学习的心思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如今毕业了,你也知道的——我想去外头闯荡。婶儿跟我说,她已经给山西的姐夫写了信,叫我尽快过去,那边或许能给我安排点啥活干。我想着要离开家,离开。。。。。。你。。。。。。心里像猫抓了一样难受。今儿才偷偷跟着你过来了——就想着能多看一眼。。。。。。”想到离别后的情景,他已泣不成声了。
  
  香芸听后猛地抬起头来,坐直了身子抹一把眼泪紧盯着杨文海问:“婆婆让你去山西的?她已经写信了?几时走?”
  
  杨文海点点头,低声说:“家里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过两天就走。”
  
  “她可真是用心哪。。。。。。”
  
  痛哭一阵后香芸的心绪已平静很多,咬着细碎的牙沉默着。犹豫了半天轻轻摇了摇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强笑着对杨文海说:“好了,我没事了。就是身子不大舒服,你大树哥又不会说话,心里憋得慌,今儿跟你说了会话心里痛快多了。”说完轻轻推了杨文海一把,“都这么大人了,咋说哭就哭。赶明儿出了门,说话办事自己当心些,外头可不比家里。”
  
  杨文海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忙扭过头去偷偷擦掉,笑着对香芸说:“我就是舍不得家里,舍不得。。。。。。你。。。。。。”
  
  香芸强忍着泪水叹了一口气:“唉!咱俩是前世造孽的冤家。今生今世,我还是你的嫂子。今儿你说的这些话以后别再提起了,永永远远地埋藏在心里——总归是嫂子对不起你。常回家看看,嫂子等着你领个城里媳妇回来。。。。。。”
  
  “香芸。。。。。。嫂子。。。。。。”杨文海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给娃起个名字吧。”半天后香芸突然对杨文海说道。
  
  “。。。。。。?”杨文海惊讶地抬起头,“我起啥名,不是有我叔跟我大树哥吗?”
  
  “咱亲戚里头就你识字多。我可不想咱。。。。。。我娃以后叫狗剩子、菩萨保啥的,得起个秀气些的名字。”
  
  杨文海没再说话,低着脑袋思索了半天,“那就叫致远吧,诸葛亮说非宁静而不能致远。致远有志在四方、远大理想的意思。我小侄子长大后不能趴在山沟沟里,得去外头干大事业。”说完摸摸头又笑了,“不一定是小侄子,要是小侄女,得有个清亮点的名字,我看就叫。。。。。。叫汀兰吧——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水岸边上盛开的花儿,美不美?”又扒开草皮,找根木棍俯身写下这两个名字,给香芸详细讲解了道。
  
  “杨致远,杨汀兰。”香芸嘴里念叨着,轻轻拍了拍鼓起的肚子,轻声说:“我的娃,你还没出肚就已经有名字了——长大后可得好好报答你文海。。。。。。叔。。。。。。”
  
  孩子似乎有了反应,轻轻踢了香芸肚子一脚。
  
  
  
  农历八月二十八这天,杨建林家整洁的小院里忙乎得热锅朝天。李桂莲踩着细碎的步子来回奔跑着,一会把炕上的大白毡拿出来搭在了花园墙上,一会又打发杨大树背进屋一背斗炕灰。出出进进间,就听得香芸房里传来一阵婴儿啼哭声,清澈响亮,惊起了花园里偷吃的几只小鸟。
  
  蹲在墙角落闷头抽烟的杨建林像年轻人一样猛的站起来,急急忙忙往孩子屋里闯,却被满手血污正往外走的李桂莲拽了出来,“大老爷们家咋往媳妇儿产房里闯呢?你还不快去叫几个人拾掇中午饭?我今儿可是一丝工夫倒不出来。咱得孙子了!咱得孙子了!”李桂莲夸张地拖着杨建林站院子中间大声地吩咐着。
  
  杨建林愣了半天,等反应过来后转身就往外跑,可是由于走得着急,这个平时稳重的老汉一个踉跄绊倒在大门口,倒把闻讯过来刚要进门的皮匠媳妇吓了一跳:“唉呀我的好大哥,离过年还远着呢,你咋就拜上了呢。快起来,快起来,我可空脚拉手没带一分钱给你。”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杨建林顾不得皮匠媳妇的调侃,嘴里却说:“生了,是孙子,是孙子!”
  
  满月时,被叫了一个月“尕肉儿”的胖小子,在香芸的一再坚持下,正式有了自己的名字——杨致远。
  
  
  
  第二年夏天,香芸带着孩子在门口玩耍,碰到了回家探亲的杨文海。出外闯荡了一年的他身上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青涩和稚嫩,白皙的脸庞加上飘逸的黑发,显得越发英俊。更重要的是,他身边多了一个烫着卷发打扮入时的女孩。
  
  杨文海把红着脸显得有些紧张的女孩拉过来,冲着香芸喊:“嫂子!”
  
  香芸浑身打量着那个女孩,矜持地微笑着对杨文海说:“文海回来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杨文海也显得有些不自在,指着女孩对香芸说:“我今儿刚回来,过来看看叔和婶儿,还有大树哥和嫂子。”说完指着女孩对香芸说:“她是杨海燕,我女朋友。”又指着香芸对女孩说:“这是我常跟你说的香芸嫂子。”
  
  杨海燕说了声嫂子好,摸了一下香芸怀里孩子白嫩的脸蛋说:“这娃长得可真稀罕。”
  
  香芸浅笑一下对孩子说:“快叫阿婕。”孩子露出几颗小白牙,轻声说:“阿——婕。”逗得杨海燕搂住孩子猛亲了一下。
  
  杨文海也过来凑热闹,指着自己对孩子说:“小东西,我是你文海叔,认得我不?”旁边的杨海燕娇笑着推了他一把:“你见过人家没?就问认不认识你。”
  
  孩子害羞地一头钻进香芸怀里不再理人。
  
  正说闹时李桂莲风风火火走了出来,猛见到杨文海愣怔了一会,可发现身边那个美丽的姑娘,她的脸上立刻堆起了笑容:“文海娃!听你姆妈说你得过两天才来呀,今儿咋就到了呢?”说完不顾杨文海说话又仔细打量着身边的杨海燕,拉起她的手夸张地说道:“多俊的闺女!跟洋画上走出来的一样。瞧这脸蛋,瞧这身条,啧啧。。。。。。”又不经意地瞟了身边正在哄孩子的香芸一眼:“香芸你说咱文海娃是不是有眼光,出去一年就领个仙女儿回家了——咱这地方十里八乡可找不出这么个小人来。”
  
  香芸抱着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杨海燕却很是大方:“婶儿你真会说话。文海也常说起你——要不是你,他也到不了山西,自然也就遇不到我了,您是我们的贵人呢。”说完把手里拎着的礼物递给李桂莲:“这是我们俩专门在山西给你买的。”说得李桂莲哈哈大笑。心情极好的她热情地一边一个拉着杨文海和杨海燕进了家门。
  
  香芸站门口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发酸,却也有一种突然解脱的感觉。这时杨文海回过头来,浅浅地冲香芸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牙。
  
  已是深秋时分,一阵微风吹来,身上渐渐有了凉意。香芸忙抱着孩子往家走去,也许是风吹的原因,眼里滴落出两颗晶莹的泪珠。
  
  
  
  《全文完》
编辑点评:
对《借种: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