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微电影剧本 > 梦回生死

梦回生死  作者:流云余锋

发表时间: 2010-11-18  分类:微电影剧本  字数:4503  阅读: 2554  评论:1条 推荐:2星

   “哧———”,“咣!”“啊——啊啊!”一个被重重撞倒在地衣衫褴褛的,头发乱乱的流浪者,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喊声撕破了孤寂的夜晚,在狭长的街道上渺茫的回荡。但痛苦的喊声很快又被无情的都市所湮没,变成了微弱无力的呐喊。他的两手紧紧握着被汽车撞断的右腿,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来回抽搐,表情极度痛苦。右腿不断的流出浓浓的鲜血,剧烈的疼痛几乎要让他昏厥。
  
  这时,从这辆无牌照经过改装的,外形有些酷似赛车的上面下来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染着黄毛,金黄金黄的,像是一个进口狮子狗,耳朵上扎了两个白色的耳坠,穿着一件紧身的牛仔裤和一双名牌大头皮鞋,嘴里随便叼着一根香烟。另一个秃着头,鼻子上穿了个银色的鼻环如同一个耕地的大水牛,浑身充满了让人作呕的赘肉。黄毛潇洒的吐了个烟圈,漫不经心的说道:“臭要饭的!你他妈的是不是瞎了眼了!竟敢往你爷爷的车上撞?我看你他妈的是死快了!狗日的要饭的!”待黄毛刚刚说完,秃头懒惰的晃晃肥胖的身子那姿势活像猪圈里刚起身的肥猪。突然!他猛的一抬脚,用他那硬硬的牛皮鞋狠狠得冲着流浪者的伤腿踹去,流浪者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叫。
  
  流浪者心里犹豫了片刻,他知道今晚可能不会有人救他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同他的脑海一划而过,然后他用仅有的一点微薄的力气说道:“饶过我吧!饶过我吧!少爷!少爷!我这人眼睛不太好使,实在——是没注意———撞在了你的车上!”只见秃头说:“饶过你!喔!喔!你想的可真天真!我的车子都被你撞坏了,你怎么给我赔偿!你这个不长眼的瞎子!”“只要你能饶过我!我一定会给你赔偿的!真的——只要你能饶我这条小小的命!”流浪者苦苦哀求的回应着。“哈哈————这个傻子竟然说能赔偿我们的车子!喔!这家伙竟然还有钱!”秃子张开两只肥手,惊奇的看着黄毛说道。“你有钱吗?快拿出来让我瞧瞧!臭要饭的!”黄毛睁着大眼惊奇的说道。“不是的!少爷!我现在虽然没钱,但只要你绕过我这一次,以后一定会挣钱还你们的!”“喔!原来你没钱,是在戏弄我们呢!”秃子一边说道一边又是狠狠的一脚。“绕过我吧!我快要死了,真的,我说的是真的——真的,一定会还你们钱的。”流浪汉极度绝望的说道。
  
  这时,黄毛和秃子把耳朵凑在了一块,悄悄说了两句话。然后黄毛慢慢走到流浪者的身边说道:“啊!也不是不能绕你,只要你说你自己是狗,是畜生!是一个超级傻屌!我们就会绕过你,不让你赔钱了!”流浪者听到此话,脸上的肌肉紧紧地凝在一起,短暂的几十秒钟之后,他低着头强忍着钻心的疼的说道:“我是——我是——狗——我是畜生——我是超级傻屌!”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流浪者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两只手紧紧地撑着身体。“哈哈哈——哈哈哈————痛快!这个傻屌——哈哈哈哈!啊!哈哈哈!”黄毛和秃子捂着肚子狂笑着,几乎要趴到地上。待狂笑过后,突然黄毛和秃头脱下了裤子,拿出他们宝贵的“鸡头”,对准流浪者的头部,准备用滚热浓骚的尿浇他一身。流浪者万万没想到这两个“狗东西”竟然如此的卑鄙无耻。流浪者只能赶紧用两只微弱无力的手遮挡着,但滚黄的尿液还是流进了他的嘴里。那股恶心的浓骚味,让他不断的咳嗽,给本已极度难受的他雪上加霜,然后流浪者又挨了重重的两脚。黄毛和秃子这才大笑着拱进了车里。“快开车吧!兄弟!快!咱们要把今天的事情给我们的美女们好好讲讲,让她们听听这段录音,准会让她们大笑一场,开心一场的!哈哈————晚上可以好好地伺候我们了,让我们好好地性福!性福!性福啊!”接着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响起,孤寂寒冷的大街上只留下还在苦苦挣扎的流浪者躺在冰冷的路面上。
  
  这个地方属于郊区路段,比较偏僻,而且已是夜里9点多钟,行人稀少。在黄毛,秃子走了之后,有一对夫妇正好经过此地,他们看上去约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看到躺在路上流着鲜血的流浪者,女的赶紧推推男的身子,说道:“哎!哎!老公!快看!那不是躺着一个人吗?还流着血呢?好吓人啊!”“是啊!好像是个流浪汉,哎呀!他的腿确实在流血呢?”男的慢慢靠近紧张的说道,说话的男人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像是个高学历者。“咱么赶紧救救他吧,他还活着呢!”女的慢慢凑到跟前说道。“别!别!让我想想!不行!不行!你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要是赖到咱们身上怎么办?你忘了南京那个谁的案子吗?还是装作没看见赶紧走吧!”男的急忙说道。“喔!对!对!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现在社会太复杂了,咱么还是赶紧走吧!”女的慌张的说道。看到身旁有声音传来,流浪者用微弱的力气说道:“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是好人!我会报答你们的,我会报答你们的——!”可是任凭流浪者怎样的哀求也没能挽留住这对夫妇,只能无奈地眼睁睁的看着它们迅速的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不知过了多久,又来了两位年轻的恋人。女的留着长长的披肩发,发梢做了离子烫,穿着高高的女式马靴,长长地腿部非常的苗条富有骨感,看起来特别的时尚、漂亮。估计谁看了第一眼,都会恋恋不舍的离开,恨不得立刻能够能和她扯上一些说不清的关系。男的留着典型韩式明星的发型,很飘逸,脸蛋比较白皙,两只“动情的”眼睛背后总好像隐藏着肮脏的淫念,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特别符合相当一部分女人的胃口。只见他们紧紧的搂在一起,懒懒散散的向前走着。流浪者朦胧的眼睛里看着他们模糊的影子,用仅有的最后一点微薄的力气挥着手,嘴里挤出几个字来:“救救我---吧!救救救----我吧!我会-----报---答------你们——的!真的——”然而这对情侣,好像眼睛和耳朵都不太好使,连瞅都不赖瞅,好像流浪者根本就不存在似的。难道他们是高度近视,耳朵也非常的背。这时,听见女的嘴里还在温柔的说着:“啊!帅哥啊!快来亲我吧,快吗!快吗!”“好的,好的!宝贝,别急呢!”接着男的就和女的热吻起来,一直足足吻了二十几分钟,而在他们的旁边不远处就是流浪者痛苦的呻吟。他们热吻完后,男的说道:“我的宝贝!今晚我又学了一个高超的床上技巧,咱们去体验体验吧!”女的听完紧紧的搂着男的向远方走去,他们火热的爱情确实是达到了无人之境啊!真是万物万事都抵不过爱情的崇高啊!
  
  流浪者此时已昏了过去,他在梦里依稀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父亲。憔悴的母亲无力的依靠在门口的石墙上,呆呆的看着迷茫的远方,心里在深深呼唤自己的儿子能够早日回家。母亲的脸上布满了一条一条的皱纹,哭干的眼睛里显现出道道红丝,像是刚刚大病过一场。父亲则在旁边闷着头,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那原本黑色的头发已大半变的灰白,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究竟会持续多久。
  
  这位流浪者原来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后来他学会了上网。网络上“丰富”的内容,彻底把他迷惑了。黄色小说,黄色图片,黄色视频,黄色电影等等,这些都强烈刺激着青春萌动的他。他慢慢的变得不爱学习,常常旷课,整天的泡网吧,以致和女生出去开房……在当时他的父亲一直不明白,一个这么好的孩子,成绩怎么下降的这么快!终于有一天,班主任找到了他家里。他这才恍如大悟,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他怎么也没想到宝贝儿子竟然会堕落到这种地步!这真是让整个家,整个家族都蒙上了耻辱。那天待他在外面风流完回到家时,父亲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
  
  他这是第一次挨父亲的打,内心脆弱的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在一个夜晚,他偷了父亲两千块钱,然后就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在这所城市里,他觉得自己彻底的自由了,再也不要受父母的管教了。他整天沉迷于网吧,疯狂的玩着《劲舞团》,看着黄色电影。几乎每过两天他就能吸引一个开放的MM来和他“逍遥”,他感到这样的日子真是比神仙还过瘾。但很快两千块钱就被他消费一光了,这时一直很热心的老板立刻就变了脸,吩咐了一个手下把他从网吧里赶了出来,并大骂着:“没钱也想来玩,不知是非的狗东西!”
  
  然后他就四处找工作,可是对他这样一个没成年又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人,谁也不敢收他,也不想收他。他四处碰壁,过度的饥饿和疲劳让他不得不走向乞讨的路子。他整天都会接受到别人传递来的疑惑和不屑的目光,甚至有个别乞丐打他,说他是个“没长大的王八蛋!”,敢跟他们抢饭碗。就这样,他坚持了几天再也受不了这“非人”的生活,此刻的他才想起家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美好。每天母亲为他做上可口的佳肴,父亲给他充足的零钱供他支配,从不必为吃穿而愁,也没有任何人侮辱他,打他。他要是得病了,有父母悉心的照顾,有爷爷奶奶温暖的呵护,这是多么的幸福啊!他本打算今晚就去派出所,好让警察叔叔送他回家,可是没想到就在去的路上遭遇了这可怕的车祸。
  
  他在梦里看到两个拿着粗粗的铁链的小鬼,要把他捆绑起来送到阎王殿里,让他在那里吃苦受刑。他吓得拼命的跑啊!跑啊!可是小鬼一直对他紧追不舍,最终他没能逃过小鬼的追捕。两个小鬼把他狠狠的绑了起来,他不断的挣扎挣扎,可是怎么也挣脱不了。就在小鬼马上要把他送到阎王殿的那一刻,他大叫了一声从温暖的床上醒了过来。这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温暖的屋子里,盖着暖暖的白色被子,旁边一对大叔大婶正守在他的身旁,认真的照看着他。他有些迷惑,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他彻底糊涂了。这是?难道?他用力擦了擦眼睛,可是确确实实看到了这一切。待他正要开口说话时,守在他旁边的大婶抢先说道:“孩子啊!你总算醒了,谢天谢地!你可把大叔大婶急坏了,你都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你知道吗?我的孩子啊!你要是再晚来五分钟的话,就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没命了,多么可爱的孩子啊!真是大命啊!”听完大婶的这些话,他还是有些迷糊,他试着努力回忆着刚过去的那一幕幕……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就在那对亲密的情侣走后约几分钟,大叔大婶就出现了。他们看到已经昏厥的他赶紧拨打了120,用一件崭新的纯棉衬衣给他包扎了伤口。大叔大婶来自遥远的农村,做了好长的时间的火车才来到这个都市里,他们本来是看望他们争气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品学兼优,而且是自己勤工俭学,从不轻易向家里要一分钱。这次是孩子即将要考研究生,大叔大婶特意赶来看望的,带了一部分钱还有一件崭新的衬衣。这件崭新的衬衣是大叔大婶给他们在上大学的孩子买的,花了100多块钱,他们还是第一次给孩子买如此好的衣服。没想到在路上却遇到了这位流浪者,当时要把这件崭新的衬衣撕坏给包扎伤口的时候,大叔大婶们没有任何的犹豫。待120把孩子送到医院后,他们把自己身上带的一整年攒下的准备给孩子的生活费两千元钱,全部给了这位与他们素不相识的流浪者看病了。
  
  窗外是明媚的阳光,洒在洁白的被子上,他看着可敬的大叔大婶,想起了远方的父母……此时,他深深感到了对父母浓浓的思念……他紧紧地趴在了大叔大婶的怀抱里,眼里不断流出晶莹的泪水,直到很久他才抬起头来,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最温暖的阳光……
编辑点评:
对《梦回生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