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情思> 父亲

父亲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 2010-11-17 字数:2807字 阅读: 1654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在我老家,父亲被称呼为大大或阿大。
  
  这种称呼的由来我不得而知,只知道父亲在家里确实人如其名,我们兄弟几个从小就怕父亲,父亲是家里名符其实的老大。
  
  我们怕父亲的原由我也不得而知。
  
  其实父亲是个很温和的人,我从来没有见他和别人争执过,跟母亲都没怎么吵过架。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很少像其他伙伴的阿大一样狠揍过我们,他甚至很少骂我们。
  
  父亲很少打骂我们,但对我们的赞赏也是很吝啬的。在我们面前他总是一幅很严肃的样子,即使我们做了自己认为值得骄傲的事情,他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夸奖我们。所以在我们眼里,父亲的形象可能是敬畏胜过亲切,而我们却把这种敬畏理解成了害怕,这也许是我们和父亲之间感情的一种误读。
  
  我们眼里的严父,在村子里却是公认的大孝子,有文化的农村秀才,一个和善亲切的人。
  
  父亲年轻时候,因为我们家是地主成分,所以爷爷经常被村子里的革委会批斗。父亲作为长子,这个时候需要分担爷爷的痛苦,就和全家人商量了一个对策——让爷爷“病倒”。从此爷爷的腰就直不起来了,年轻力壮的父亲就代替爷爷参加各种批斗会。爷爷的腰弯了十年,外面的风风雨雨由父亲领着其他叔叔们挡了十年。等运动结束时,爷爷的“病”立刻好了,父亲和叔叔们也松了一口气。这段历史我只能从奶奶和母亲的讲述中慢慢去品味,其中的细节一概不得而知,但我能想象到那时候父亲的压力有多大,得吃多少苦;同时我也能想象到,尽管父亲的身体承受着苦难,但他的心里肯定是幸福的。因为后来我和父亲谈论过这件事情,父亲只是淡淡地一笑,说:“做儿女的为自己的父母干啥都不为过。”
  
  等我出生时,全国都在改革开放,农村则是包产到户。政策也是基本稳定,以后可能很少有这种替父受难的机会了,但我想如果当年是我们兄弟几个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也会挺身而出的。
  
  父亲对爷爷奶奶极其孝顺。也许是他读过书的原因吧,每天早晚的问候是必不可少的。那时候我们兄弟几个都跟爷爷奶奶睡在一个大炕上,一到天亮,父亲就会过来问爷爷奶奶睡得好不好,然后撵着大哥和二哥起来打洗脸水。如果是冬天,爷爷奶奶基本不下炕,可能会在炕上洗完脸,母亲就会端着两碗荷包蛋过来,这是爷爷奶奶早饭之前由父母孝敬的营养餐。那时候家里很困难,养了大概七八只鸡,下的蛋也不是很多,除了给爷爷奶奶每天留的两个外,其他的都让母亲跟走街串巷货郎们换了针头线脑。对于我们来说,想吃一个鸡蛋只能等到考试之前或二月二龙抬头。爷爷和奶奶总会偷偷地往我们嘴里塞一口,但如果被父亲发现了,他会狠狠瞪我们一眼。久而久之,只要看到母亲端着碗进来,我们就会悄悄溜出去。
  
  父亲爱喝酒,喝完酒后天不怕,地不怕,平时不敢骂的人或不敢说的话,酒后会一个字不拉地说出来骂出来。但他总是怕奶奶,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会看到奶奶掂着小脚,手里或提个棍子或拿只破鞋,追得父亲满院子跑。那时候父亲也是四十多岁近五十的人了,可在奶奶面前仍然像六七岁的孩子一样。这就是我们眼里的严父,在奶奶和爷爷面前的形象。
  
  对于父亲的喝酒,我们自然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可是父亲却总是呵呵一笑,高调认错,下不为例。当时承诺的好好的,但事后总忘了我们的劝诫,所以在我们心里总是有一些埋怨。
  
  去年国庆节放假,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家。父亲看到大孙子,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假借着给大孙子接风的名义,和亲戚朋友们着实喝了好几顿,但他每次总是点到为止,没有喝醉。直到我们临走时的那天,家里来了几个远方的客人,父亲一下子把持不住,喝得酩酊大醉。本来是临走前的一个晚上,家人聚在一起自然要好好聊一聊,但一看父亲这个样子,也只好作罢。我说了几句埋怨父亲的话,觉得他不重视我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如果以后他还这样,就不回来了。母亲心里也很不高兴。
  
  第二天早上就要离家了,我和妻子起来后各自去洗脸。洗完脸后,我回屋想给孩子穿衣服,却发现父亲躺在床上,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小脸,我忙退了出去。我和妻子隔着玻璃,看到父亲一会用手捏捏孩子的小脚,一会又用胡子扎扎孩子的小脸,一脸幸福的样子。过了一会,他又紧紧地搂着孩子,生怕孩子立刻从他的眼前消失一样。我眼前一阵模糊,泪水流了出来。床上那个小东西,也许就是三十年前的我,而父亲这三十年来,也许每次都是在我熟睡时或远离他时抚摸我、端详我、想念我的,他深沉的爱是藏在心底的,可他无意中对我们的“伤害”,却让我发了那么多牢骚,我是多么混蛋的一个人呢!
  
  我和妻子进了屋,父亲一看到我们,脸上顿时呈现出愧疚的表情,嘴动了动,却没说什么,低着头出了门。一会又回来,嘱咐我们:“我看外面天不好,有点雨,给娃穿厚些。”
  
  匆匆吃了点饭,四叔送我们的车已经开到了大门口。父亲执意要送我们到公路上,可是车里坐不下那么多人,我就坚持让他和母亲进了屋,挥手告别了。车刚走到公路上,坐在前排的三叔突然说,前面那两个人怎么看着像大哥大嫂呢。我摇下车窗,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大柳树下,站着两个老人,身子都有点佝偻,静静地朝我们的车驶来的方向张望。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那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父亲一看到车停下了,三步并作两步扑了过来,透过窗户把脑袋伸进来,紧紧地握住了孩子的手。他的头距离我的眼睛不过几公分,我清晰地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花了哆嗦着的嘴唇。妻子看到两个老人的样子,早已泣不成声了,我也没有能够控制住自己。
  
  车渐行渐远了,小雨也淅淅漓漓地下了起来。我回过头,透过后面的车窗玻璃看着父亲和母亲站在柳树下挥着手的身影,也使劲挥了挥手。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直到我的眼前只剩下一团黑影。
  
  我突然想起这次回来后母亲告诉我的一件事情,在我上大学期间,为了筹集学费,父亲四处借钱。跑了很多家都没有借到,父亲失落地躺在一片草地上,心情绝望。母亲说这时候父亲失落极了,自杀的心都有了。可是后来碰到三婶的父亲,知道情况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三百块钱塞给了父亲,这才解了燃眉之急。想到这些,我多想跑回去拥抱一下站在柳树下的那团黑影,并且大声地告诉他我们是多么尊敬他,爱戴他。
  
  可是那团黑影,已经远远地被我抛在了身后。
  
  
  
  后记:为写父亲,准备了很久,可是写着写着,觉得总是在飘忽中,东一句西一句,没成体系。但此情此心可鉴。
编辑点评:
对《父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