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情思> 追着太阳跑

追着太阳跑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 2010-11-17 字数:3594字 阅读: 197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父亲耕完地回来,把两头牲口交给了二毛和三毛。这个下午,这两头牲口要吃草,所以需要两个孩子去放牧。
  二毛拿了弹弓,三毛拿了齐眉短棍,呼呼哈哈地每人牵了一头出门了,二毛临走时没忘了从厨房拿两个馒头。
  最好的牧场是马莲滩,在村子西边。那里有一眼望不到边的青稞地和小麦地,也有许多涝池,涝池边上是柔软的水草滩,最适合劳乏了一天的牲口们咀嚼了。当然,那里也是孩子们的乐园。
  兄弟俩到了神涝池边,这是马莲滩上最大的一片水草地。据说曾经有仙女住在这里,所以村子里的人们都叫它“神涝”。牲口都有笼头,笼头上又拴了一条足够长的绳子,只要把它拴在马莲草上,牲口就够不着周围的庄稼了。
  二毛拽着绳头,三毛则牵着牲口的笼头,一边往前跑一边喊:“二哥,够了没?”
  二毛大声回应:“不够,往前,再往前。”
  “这会够了没?”三毛有点不耐烦,又往前走了几步。
  二毛神定气闲:“再往前,我再看看。”
  三毛彻底不耐烦了,一屁股坐在马莲堆上不走了。
  二毛心里有数得很,大手一挥,喊道:“够了,够了,回来吧,我要拴绳子了。”三毛听了,一骨碌翻起身,兔子一般跑了回来,边跑边喊:“二哥,等等我,你答应教我拴绳子的。”
  二毛有心逗弟弟,未等他回来,三下两下绳子已然结结实实地绑在了马莲草上,任凭牲口再大的力气也挣不脱了,它只能拖着长长的绳子围着这堆马莲草转悠,而不能钻到庄稼地里去了。
  三毛好不容易蹿回来,一看又是这样,气得泪花都要出来了。二毛一看弟弟真生气了,又哄他:“我这就教你,走,去那边,牛拴上了,骡子还没拴呢。”
  三毛极不情愿,嘴噘得老高跟在二哥后面。二毛回头一看乐了:“你的嘴上也能把骡子拴上呢。”三毛这才把嘴收了回去,可手还死死地拉住二哥的后衣襟不放,生怕又给骗一次。
  这次二毛没再让三毛牵着骡子量距离,只是站起身来朝四周看了看,跺了跺脚底下的一堆马莲草,果断地说:“就这里,骡子够不着那边的青稞,还跟牛绞不上。”
  三毛就佩服二哥的这点,什么农活在他手里都能做得有模有样,像个大人一样,虽然他只比自己大两岁,也不过是九岁的孩子。两个人蹲在地上,揪着那堆马莲草研究起拴绳子的技巧来。
  三毛自然聪明,学习上不比二毛差,但农家活却远远赶不上哥哥,因此二毛即使手把手地教他,三毛仍是笨手笨脚,急得出了一身汗,也没学会怎么把绳子结结实实地拴在马莲堆上。
  二毛不耐烦了,看着满头大汗的弟弟,还蹲在那里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索性躺在草地上,脑袋枕在双手上养起神来。三毛叫哥哥过去帮忙,二毛却沉得住气,仍然闭着眼睛。三毛过来拉二毛,二毛慢慢把眼睛睁开,缓缓地说:“我教你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三毛忙不迭地点头:“成,啥事我都答应,奶奶给我的那几毛钱我也能给你。”
  二毛装矜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三毛有点着急:“那,你跟建伟他们耍钱的事儿,我不跟大大说。”
  二毛仍然不动声色:“那事大大早知道了,我也不会再耍了。今儿你要让我教你,还有一件事儿。”
  三毛看要挟不成,但又有希望,忙问道:“啥事?”
  二毛起身看了看身边的神涝池,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了。三毛睁大了眼睛:“你要下神涝?那不行,没听大大说这里淹死过三个人吗?尕强的阿舅就是这里淹死的。这个我知道,不行的。”
  “就这一回,就这一回。你也下去吧,在边上玩,啥事没有。我又不是没玩过。”二毛已经把衣服脱掉了,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忙走过去拉起三毛的手,“里头可有意思了,洗完了躺草上晒会太阳,舒服死你!”
  三毛有点心动了,犹犹豫豫地跟着二毛,心里想着这事不对,可不知不觉得已经学会了怎么拴绳子。眼看着自己学到手了,也想到水里玩一玩,自然也就和二哥同流合污了。
  两个人脱得精光滑溜,慢慢地顺着边儿下到了涝池中。水中自然比岸上新鲜好玩很多,那里有大片的芦苇杆,还有蹦蹦跳跳的小青蛙和甩着黑尾巴在身边游来游去的小蝌蚪。正玩得开心呢,就听远处有人喊:“唉----,谁家的骡子,进庄稼地了。”
  二毛慌忙钻出水,一看果然是自家的骡子。肯定是刚才拴的时候没量距离,离那片青稞地太近了。忙向骡子跑去,可跑到半截又回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三毛也已经从水里钻出来了。两个人急急忙忙地套上衣服,把骡子牵出来,狠狠地照着它的脑袋揍了几巴掌,又拴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忙乎完后,两个人躺在涝池边的草地上,望着天空出神。
  “二哥,你说云彩有脚没?”
  “云彩咋能有脚?它就是云彩,像棉花一样,有脚就成动物了。”
  “那它没脚,为啥还能走?”
  二毛知识有限,只知道云彩肯定没有脚。却不知道为啥它能走,其实这也是他心里的疑惑。
  “二哥,奶奶说神仙是坐着云彩下来的,你说云彩那么轻,神仙就不怕掉下来?”
  “掉下来了呀,你没听奶奶说,猪八戒是掉到咱们猪圈里才成了那个样子的吗?”
  ……轮到三毛深思了。
  躺了一会,三毛又说:“二哥,你看那片云彩像一个人!”
  二毛顺着三毛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片云彩,像一张侧着的脸。长长的下巴,微皱的眉头,高高的鼻子,他脱口而出:“像咱四舅”。
  三毛摇摇头说:“刚才像四舅,现在又像尕舅了,四舅的鼻子没这么高。现在眼窝又变深了,哈哈哈哈,像你,二哥,像你!”
  二毛听了有点急:“我的眼窝才不深呢,才不像我呢。”
  轮到三毛逗二哥了:“就是像你,奶奶说你是地包天,像舅舅家的人,你看这片云彩也是地包天呢。”
  二毛翻身压在三毛身上,挠着弟弟的痒痒,笑骂着:“你才像舅舅家的,你才地包天呢。”两个小人儿搂在一起,在草地上滚成了一片。
  起来后又捉了一会蚂蚱和蜻蜓,眼看着太阳已经慢慢地藏在了马莲滩后面,就一人牵了一头牲口回家了。
  吃过晚饭,三毛突然哇哇哭了起来。父亲和母亲忙过去问他咋会事,三毛指着自己的脖子说:“我的钥匙,我们班教室门上的钥匙不见了,明儿我是值日生,得早早地打扫卫生去。”他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哭声越大。
  二毛一看慌了,才想起三毛下水脱衣服前,把钥匙插在了涝池边上的一个小土岗上,临走时忘了拿回来了。他生怕三毛把玩水的事情跟父母说了,先下手为强地对父母说:“我知道,我知道,我记起来了,那钥匙让三毛插一土堆上了,在马莲滩呢,明儿一早我就去拿回来。”一边说一边拉过三毛,擦着他的眼泪:“还跟我吹牛是男子汉呢,这点小事就挤马尿,臊不躁地慌!二哥明儿一早准给你拿回来,走,我的弹弓给你玩会。”也不管三毛还哭不哭,就硬给拉了出来。
  父母看着二毛的小大人样,咧着嘴笑了。
  第二天一早天麻麻亮,二毛和三毛就被母亲叫了起来。两人穿好衣服,一人手里攥了块馒头出门了。
  清早的马莲滩,是热闹又安静的。一夜的露水挂在草尖上,小草晃动着脑袋,轻轻地抚摸着磨蹭过来的脚面,一会两个人的鞋都湿透了。布谷鸟早醒了,“布谷,布谷”叫着。村子里的公鸡们“喔,喔”叫大家起来干活,惹得一些急躁的大狗们也朝它们吼叫着。几户勤快的人家,房顶上已经冒起了青烟。
  天还有点黑,从远处传来几声不知是狼还是狐狸的叫声。三毛有点害怕,紧紧地拉着二毛的后衣襟,生怕二毛把他甩丢了。等到眼睛能看到路边池子里的青蛙在“突,突,突”地往外吹着气泡的时候,他们也找到那把钥匙了。
  回去的路上,太阳已经从割石柴山上慢慢悠悠地爬上来了。二毛和三毛的心情就像路边的马莲花一样,迎着阳光灿烂盛开着。他们牵着手学着大人样唱着山歌往家跑。
  跑着跑着,二毛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往前跑的时候,太阳照下来的光亮也顺着马莲滩往下洒。他们一会在阳光里,一会又钻到阴影里。他们就像在跟太阳赛跑一样。三毛也意识到了,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放开手撒丫子往前疯跑,嘴里喊着:“太阳,太阳,我们来赛跑吧,看看你快还是我们快。”
  太阳似乎也感觉到了,故意放慢了脚步,眼看着两个孩子跑不动了,就在那里等一会,等他们刚要钻出光亮,又往前洒了一片,两个孩子又往前撵。
  整个马莲滩传来了两个孩子银铃般的笑声,他们身后,是一片阳光。
  
  
  后记:崔文澜于10年5月21日,回忆起和二哥的一次放牧经历。
编辑点评:
对《追着太阳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