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记事> 张铁匠其人之三

张铁匠其人之三  作者:崔文澜

发表时间: 2010-11-17 字数:2231字 阅读: 184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人们担心的没错,这次张铁匠可是捅破了天。
  
  敖包,是藏民们立在两座山之间的一种土木结构建筑,寓意山神。在他们眼里,敖包就是镇守一方的神灵,保佑着他们的牛羊肥壮,草山青翠,人民安康。其功能就如同汉人们村子里的关帝庙一样。藏民们每年开春后会去敖包杀羊宰牛祭拜,那些彩色的番旗也是他们敬献的。即使是汉民,经过敖包时也会捡两块石头垒在它前面的石堆上祈求保佑。试想一下,如果谁喝醉了酒把村子里的关帝庙点着了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第二天一早,大家就看到了结果。
  
  两百多匹马嘶吼着围在了张铁匠家庄廓周围,上面骑坐着一个个黑红脸膛宽袍大袖的藏民汉子。他们手挥着马鞭大声呼喊着来回奔走,马蹄子扬起的风沙几乎眯着了旁边观看的胆子大一些的村民们的眼睛。而在不远处端坐着一个宝相庄严、气质非凡的高僧——眼尖的人们早就认了出来,那是下面白马寺的主持喇嘛旦正活佛。
  
  连这么德高望重的高僧都出面了,张铁匠犯的事儿可见不小。村民们悄悄地议论着,胆子小的躲在人群后面,两条腿哆嗦得已经站不住了。
  
  旦正活佛却是一幅不急不躁的神态,端坐在一块石头上,双眼微垂,嘴里喃喃颂经。
  
  藏民们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喊叫了一会,一看大门仍然紧闭,里面没有出来人的迹象,有些性急的汉子们开始往里甩抛儿石(一种用牛毛编就的绳子,中间放了石头后可利用惯性甩出,力大无比,且准确性极高,平时放牧时用)。只听得张铁匠家传来哗啦啦的碎响,人们猜想可能是门窗玻璃给打碎了。紧接着是一声又一声的号哭,那是铁匠媳妇和两个儿子的声音。人们就是把耳朵竖得再高,也没听见张铁匠的一丝声音。
  
  又有几个汉子点着了火把,比划着要往里扔。这时候端坐的活佛站了起来,双手比划着说了些什么,那些汉子不太情愿地把火把扔了出去。据懂点藏语的人们悄悄翻译,活佛的大概意思是冤有头债有主,扔了火把会伤及无辜,劝他们不要太鲁莽。人们听后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看来人家没打算把村子里的其他人怎么着,还是活佛活得明白。
  
  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原本已经安静下来的马群又骚动起来。围着庄廓转了好几圈,甚至有几匹马试图要撞开大门冲进去,情况已经是万分危急。这时候如果张铁匠被逮到,不是被这帮汉子撕成碎片也得打个半死。
  
  就在人们在惊恐、焦急、无助、好奇的等待中饱受煎熬时,村长蔡连科扶着颤颤巍巍的孔老太爷出现了。
  
  人们都张大了嘴:“孔老太爷不是病得起不了炕吗?咋这会出来了?”
  
  “你懂个屁!就咱村,除了孔老太爷谁有那么大面子能和旦正活佛说上活?孔老太爷这会就是爬也得爬起来!”
  
  “这下可好了,咋就早没想到让老爷子出来呢?原来就听说老太爷跟旦正活佛是老朋友,一起讲过经的!”
  
  “唉!人家藏民给不给老太爷面子谁知道呢,这事儿不一定那么简单。”
  
  人们总算在无助中看到了一点希望,纷纷议论着,让出一条道儿让老太爷走过去了。
  
  旦正活佛看到孔老太爷,站起来迎了上去,双手相扶着面对而坐,旁边站立着两个喇嘛和村长蔡连科。他又冲那帮汉子们说了一堆话,骚动的马群终于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人们屏住呼吸想听听他们的谈话,但都无济于事。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只见旦正活佛先站了起来,孔老太爷紧跟着扶着村长的手也站了起来,两个人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活佛又向藏民们大声说了些什么,藏民们骑着马退到了张家庄廓后面的一片空白场地上。一会儿,孔老太爷和村长走进了张家,又是一袋烟的工夫,面色苍白的张铁匠弯着腰跟着老太爷和村长走出了家门,后面跟着一步一个跟头披头散发脸无血色的张铁匠媳妇和两个乌眉灶眼战战兢兢的孩子。
  
  只见他们走到活佛跟前,哆哆嗦嗦地趴地上磕了几个响头,活佛虚抬双手,面无表情。他们又转身朝那群汉子跪下,又磕了几个响头,汉子们纹丝未动,但眼尖的人们能看出他们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凶悍。
  
  在村长的安排下,人们拥进张铁匠家里,从羊圈里拉出来五只肥公羊,三下五除二开膛破肚,又在场子上支了铁锅,架上干柴,一会儿村子里就飘起了阵阵羊肉加芫荽的香味。活佛已经被孔老太爷请到了孔家,那帮藏民汉子则席地而坐,就着村民们从各家拿来的白面馒头和各样白酒,大口地吃着手抓羊肉。
  
  南墙跟儿躺着似乎大病一场还没有缓过劲儿来的张铁匠,和他还在抹着眼泪浑身哆嗦的媳妇和儿子。
  
  再后来,在村民们的帮助下,张铁匠出木头出钱出人力,又在阳坡台原址上修了一个敖包。据说他每次经过时都要虔诚地磕上几个响头。
  
  张铁匠家开春后依然有大批的藏民来钉马掌,村子里的人也依然找他打媳妇们手里的铲子、顶指、绣花针,汉子用的镐头、斧子、铁大门。
  
  而张铁匠再也没喝过酒。
  
  人们仍然在谈论着他高超的技艺,以及已经和孔老太爷一样逝去的那些与酒有关的故事。
编辑点评:
对《张铁匠其人之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