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妻对儿子像待客

妻对儿子像待客  作者:龚坚

发表时间: 2016-09-07 字数:1440字 阅读: 190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妻对儿子像待客妻子患了脑溢血,做了开颅手术,白衣天使把她从阴曹地府又拽了回来,使她这棵将要干枯的花草又萌发了新绿,举着绿旗又飘扬成我家庭的春天,继续绽放着母爱之花的芳香,贤妻之蕊的温馨。妻子害了一场
 

 

  妻子患了脑溢血,做了开颅手术,白衣天使把她从阴曹地府又拽了回来,使她这棵将要干枯的花

  草又萌发了新绿,举着绿旗又飘扬成我家庭的春天,继续绽放着母爱之花的芳香,贤妻之蕊的温馨。

  妻子害了一场大病,清新的记忆害掉了,流畅的语言害掉了,惟独对人的热情没有害掉,整洁干净没有害掉,比过去还又过之。

  妻出生于穷苦人家,因为姊们多,养活不起,两月时被人抱养,十二岁丧养父,在苦水里泡大。妻没有多少文化,只上过三年学,不会上网,不会看微信,不会发短信,对世外之事知道的甚少,只会实实在在淘磨刷洗,操持家务。我常说:你姓石一点都不亏,心里像石头疙瘩没有一点儿窟隆!妻笑笑说:"我不喜欢花言巧语虚巧二空——的人!实在人好!"

  妻不知道″儿大三分客",″平平淡淡才是真"这些成语意思,更不知道待人接物的度限,来个客人倒杯开水也会倒得溢出杯沿,让人吃饭也会让得耳赤脸红,把人家衣服撕烂,对人热情实诚的叫人受不了。家里整洁干净的叫人不敢下脚!不懂得凡事看人,不分人头的热情过度,吓得文友们不敢到我家里玩,对儿子不是三分客而是十分客!

  偶有文友到我家里玩,她像对待亲兄弟一样,你还没坐下和文友说说话,她一会儿去倒茶,一会儿去送水果,一会儿去送烟,一会儿去送炒的黄豆,一会儿去送棉垫,文友本来坐在沙发上,非让文友屁股下再垫块棉垫不行,文友不垫,她把人家拉起来,棉垫铺上,弄得文友很不好意思起来要走。我有时嚷她,说热情你也不看看人,瑞民是自家兄弟,用得这样吗?她说:越是自家人越是不能慢待!弄得我哭笑不得,没有办法。

  儿子经常在家居住,她对儿子像待客一样。常说:儿子干活出力,得好好照顾儿子。儿子吃饭她把饭端到桌上,有时做得饭儿子不想吃,她重新去给儿子做点想吃的,并去买点鸡腿,自己不舍得吃,专门支应儿子。家里买点瓜果,他一会儿给儿子屋里送点,一会儿给儿子屋里送点,有时儿子睡得迷迷糊糊,她把香焦皮剝掉,塞到儿子嘴里,儿子没好气地嚷她说:″不吃!不吃!”我在一旁看不惯,说她:″自家的儿子,他想吃,自己情拿啦,用得着那样!特狂外!她说就这一个娃子,我不应记谁应记!儿子打工也能挣点钱,她恐怕手里没钱,不时问,兜里有钱没有?儿子说有。她不放心,亲自摸摸儿子衣兜,看少了,再给儿子装点。

  儿子对他妈这样狂外地热情,不知道心里感激不感激,反正没听到他说过一句感激的话,有时还流露出厌烦的表情。

  一尘不染用在我家恰如其分,毫不为过。妻子整洁干净是出了名的,平时家里的地板她擦了头遍擦二遍,沙发桌椅不知一天擦几遍,地上掉根头发也捡起来。上厕所我冲了头遍,她怕我沖不干净,重去冲二遍三遍。我说她浪费水,她说冲不干净她受不了。盛饭不叫我去,怕我把饭撒在碗沿上,叫我坐在桌前,等她把饭端在桌前。吃饭非得叫我像小孩戴上护巾,要不不让吃饭!弄得我哭笑不得。这些年来,我习以为常了,想着叫她干吧,心疼不上去,只当她是锻炼哩!

  妻尽管人缘不错,心地良善,过度热情,施舍贫穷。和邻舍亲友们的关系都是七八成,没有一个真正的知已,没有一个敢为她两肘插刀贴心贴肺的朋友!

  和这样的妻子过了几十年,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该惋惜呢?

  龚坚   2o|6年8月17日


编辑点评:
对《妻对儿子像待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