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61

61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 2016-08-30 字数:8700字 阅读: 17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61

妍第一天的情况好一点,第二天差一点,第三天又好一点,反复的变化让几一疲惫不堪,清醒的时候她就要几一陪着,几一做事的时候她眼睛一刻不离地看着,生怕几一走掉的样子,几一要下去买点东西都要费好大劲去说服她,不清醒的时候她就陷入恍惚,有时喃喃自语,语速急促含糊,听不清说什么。

祝郎中又上来过一次,说妍这样的情况算是很好了,后面就要靠时间和机缘。几一问是什么机缘,祝郎中说他也不知道。

一个星期,几一就守着有时清醒有时恍惚的妍,哪里也去不了,而按照祝郎中的说法,除非上天打救,否则妍有可能会永远这样下去。他下去村口的柜员机,把最后的钱取出来,能撑多久就多久,后面的就听天由命了。

这一个星期,傻子城在举办一场盛事,一个世界级的运动会,这让傻子城成了全世界关注的目标,人们四面八方从傻子城的东西南北涌进来,有金发碧眼的遥远的欧洲大陆的人,有皮肤黑得像黑炭牙齿白得像贝壳的更加遥远的非洲大陆的人,傻子城沸腾了,每个人都兴高采烈地挥舞着旗帜: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傻子城更多地出现在电视频道中,记者们报道着它的高楼大厦,报道着它的现代化奇迹,一个什么路边社的记者不知从哪里找到一个皮肤粗糙被海边的阳光晒得又红又黑的汉子,说他就是这一座城市的活化石,活化石对着镜头憨憨地笑着,用手指着远处可见的高楼,再用手指了指身后发黑的海边淤泥和肮脏的海上一只小船,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喊着:傻子城,以前就是这样子的!

这一个星期,傻子城到达了它的荣耀的巅峰,傻子城的每一个人都陶醉了,像喝醉酒的人心满意足地蹒跚着。

当然,几一是不知道的。他正生活在自己的地狱中。

第十天,妍向他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本来,几一是想过一段时间再问的,可是这一天妍的精神看起来很好,甚至有点异常的兴奋,吃过早餐,几一正要收拾,妍拉住他,说:你想不想知道你离开的时间发生的事?几一点头,不过,要不等你恢复好点再说?不,我现在就想把它说出来,我怕时间长了我记不住。那好吧。几一坐在她的身旁,你慢慢说,想不起来也不打紧。

但是妍记得很牢,而且讲述的栩栩如生。

你那天一早就出去了,你说要到下午才回来,我呆在房间里觉得很无聊,我就在房间里到处找东西,把每一个角落和抽屉都翻了个遍,我以前从没想到过,原来无聊也会这么难受,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一定要找点东西来填塞一下,当时如果从抽屉里跳出一只蟑螂,我想我也会兴奋的,可是,我把房间翻了个遍,什么新鲜的东西都没有,我躺回床上,觉得很沮丧,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我开始盼望着你回来,虽然你才刚刚出去,可是我已经感觉时间过去了好久了。剩下时间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反正迷糊一会醒一会,估计到中午了,因为肚子开始饿了起来,我不愿意下去,也不想自己煮面吃,你说了下午就回来,那我就等到你回来。我等呀等的,从三点到四点,那已经是下午了,再到五点,都已经是黄昏了,你还是没有回来,我又伤心又难过,都说好下午回来的,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不过,可能是有点事情耽搁了,再等一会应该就回来了,我就又等呀等,等到天开始黑了,你还是没有回来,我没有开灯,就由着房间一点一点地变黑,最后漆黑一团,我趴在床上开始哭,这个时候了你都不回来,一定是不回来了,一定是你烦了我,嫌我拖累了你,害得你没有自由,所以你不回来了。我不停地哭,一想到你不要我了,把我孤零零的抛弃在这黑暗的房间里,我就止不住的哭,哭得眼泪怎么也无法止住,真的奇怪,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可以流出来?可那时候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哭得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哭到最后干呕起来,趴在床边不停地干呕,连整个胃都翻了起来,我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要死掉了,可是那种被遗弃的绝望和恐惧比身体的痛苦更加深邃,像是一把尖刀直刺进身体的最深处,我在黑暗中蜷成一团,身体不停得发抖,我想就让自己这样死掉吧,死掉吧,不要再承受这么多的痛苦。

妍的声音颤抖起来,几一轻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当时我昏过去了,到我醒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命里注定这样的,妍凄然地摇头,我现在越来越清晰地记起我跟我大学的男朋友说我要嫁给张大明时他脸色那种绝望的神情,当我狠下心转身走的时候,他在我身后喊:你一定会后悔的!现在我相信这就是我的报应,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竟然为了金钱而舍弃了那样的一份真爱!

不,不是的,在这城市里,做这样事情的人太多了,有许多人做得比这更卑劣,可照样活得好好的。

可是总该有人要受惩罚,现在这个人就是我。

你不要这么想。几一无奈地说。

妍止住他。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妍眼睛露出一种黑色的恐惧,身体微微颤栗起来,几一轻握住她的手,感觉那死鱼般的冰冷。

突然间我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这种感觉如此的强烈,我抬起头,在床的面前,真的有一双猩红的眼睛漂浮在空中,在黑暗中妖异地发着光,我恐惧到了极点,真希望自己能够晕过去,可就偏偏不晕。起来,跟我走。眼睛说话了。真的,虽然没说出声,但我能看到它的内容。我不受控制地下床,这才发现,这双眼睛是一只大黑狗的眼睛,因为是黑色,所以在黑暗中只看到一双通红的眼睛,我的恐惧稍稍减弱了一点,另一个念头涌上来,一种似曾的熟悉,猛然间我想起来,这就是那条大黑狗,张大明的大黑狗。我不知道这个发现是让我更恐惧些还是恐惧减轻了些,身体不受控制地跟着大黑狗走出房间,走下楼梯,穿过村子,来到外面的大马路,夜很黑,走了不知多久,来到一幢大楼,从楼梯走下去,一层一层,每一层都听到呻吟声,苦痛的喊叫声,黑暗中看不到,但那骚乱的让人惊悸的气息浓雾般的弥漫开来,让人仿佛置身地狱。

欢迎来到地狱。

这是张大明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

见到张大明,她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大黑狗出现了,张大明也就出现了。

可她依然惊恐。

大黑狗走到张大明身边,坐下。

一路上大黑狗像穿行于黑夜的幽灵,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没扭头回顾,仿佛丝毫不担心妍会不会跟上来。

这时候妍才感觉身体的控制感觉回了来。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她的身体才是她自己的。

这个发现并没有让她的心放松下来。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她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有力点,可是连自己听起来都那么的软弱可怜。

干什么?张大明露出戏谑的神情,别忘了你是我老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难不成你躺在别的男人床上才应该?

妍一时没话。

再说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舍得不带你过来?

这是个什么地方?妍从张大明的眼睛里看到一种疯狂,她感觉到了危险。

不是告诉你了吗?这里是地狱。张大明幽幽地说。

我要回去。

回去?回去哪里?回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告诉你,你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我要你生生世世都在这里陪着我,就算你死了,你的灵魂都要永远留在这里。

我想转身逃跑,却发现身体一动都不能动,我惊惶到了极点,耳边听到张大明疯狂的大笑,我感觉他就像一个魔鬼,一个地狱里的魔鬼。

妍的声音颤栗起来。

几一听着,无法安慰。

他做了个手势,那只蹲坐在他身边的大黑狗站了起来,摇着尾巴走到我面前,像人一样两条腿站了起来,两只前爪搭在我肩膀上,粗重的呼哧气息喷在我脸上,那双通红的眼睛变得更红了,像要沁出血来,我惊悸地在这眼睛里看到了急剧升起的淫欲,但我的身体一动不能动,大黑狗两只前爪像人的手一样把我衣服撕扯下来,我不能反抗,赤裸着身体,一丝不挂,大黑狗把我扑倒,沉重地压在我身上,我双腿被分开,感觉一根粗壮的肉柱带着炽热的温度从私处直插进来,像要把我身体刺穿一样,我忍不住大叫起来。

妍开始哭泣。

我明明知道这是非常耻辱、不伦的事,我应该拼命去反抗,虽然我根本无力反抗,可是内心都应该有拼死的念头,可是身体深处,那快感却像浪潮一样一波一波的涌过来,我拼命想抵抗这一种快感,但是这快感却那么的强烈,我就像一个在海上风浪中溺水的人被这浪潮淹没,理性逐渐消失,只有这激烈的抽动、快感,我的灵魂像要飘到天上,仅存的一点理智让我感到非常的羞耻,可是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我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是身体还在激烈地反应着。我闭上眼睛,把自己彻底交给这快感,甚至大声呻吟起来,我不敢张开眼睛看身上的大黑狗,这时我听到张大明的笑声,一种疯狂的笑声,他就是魔鬼,他的这条大黑狗就是魔鬼,这里就是地狱,我的灵魂陷入了地狱,我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在身体狂热的快感和精神强烈的羞耻下,我支持不住了,嗡的一下晕了过去,到我醒来时,大黑狗已经不在我身上了,我本能地扭头寻找,它正一动不动地坐在张大明身边,一双通红的眼睛还是那么的妖异。

怎么样?感觉爽吧?张大明开口了。

我哭泣起来,感觉自己身上还是一丝不挂的,急忙拉了边上被撕烂的衣服盖在身上。

你不是人。我叫喊着。

我说了,这里是地狱,是地狱的底层,而这城市也是地狱,我要你在这里陪着我,永生永世的。张大明神情平静地说。

你休想,我宁愿死也不会陪你的。在这一刻,我觉得我对他的恨意到达了极点。

真的吗?如果你有这个决心,刚才就不会表现出那么欲仙欲死了。张大明讥讽地说。

我一下子被击倒了。

记住,我就在这里,大黑狗和我是一体的,你也应该属于这里,我等着你回来,不过,就算你不回来,你的灵魂都已经属于这里。最后一句,张大明恶狠狠地说。

我感觉无比的绝望,我想大叫,想冲过去把他杀死,但身体一动不动,我又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就又在这张床上了。

妍双肩抽动着,头深深埋在膝盖上,这无声的哭泣弥漫出的痛苦,像黑夜最深的黑暗把他缠绕,他觉得胸口被重重的压住,一股郁噎的怒气迸爆出来,是的,这城市,就是一座地狱,一座把人的生命和灵魂都拖下沉沦的地狱!他脑子闪过脑浆迸裂像只破麻袋一样躺着大厦地面的大龟,闪过夜晚从楼顶跳下去的房东老头,闪过离开城市的千金,闪过婷婷,那个S大被人包的女大学生,梅毒二期,离开了大学,了无消息,每一个人都在受苦,沉沦挣扎在城市滚滚的物欲红尘中,知觉的和不知觉的,情愿的和不情愿的,都别无选择的被裹挟着向前,灵魂无法站住脚跟,翻腾滚转,沉落浑浊暗黑的水底,蓝天成了沉落前眼睛最后的一瞥。城市饕餮吞食着这灵魂的大宴,黑色的邪恶的气息弥漫在城市的上空,这里就是地狱,无人得以逃脱。

这些天来我有时候清醒,有时候迷糊,迷糊的时候脑子里老是响着一个声音:回来,快回来。。。这声音勾魂夺魄的,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我害怕极了,我知道这是张大明的声音,可是却没有办法把这声音从脑子里赶走,这声音听到最后,人好像越来越迷糊,身体下面就会发热,热得不得了,然后就感觉有一根粗大的阳物插进去,不停地抽动,剧烈的快感潮水一般一波波涌上来,身体快活得就要痉挛,我知道这是那只大黑狗,可是我连恨它的力量都没有,我羞辱万分,又快活得不得了。我知道张大明赢了,我的灵魂正在不断地堕落,迟早一天,我会回去找他的,回到那幢大厦的底层,回到他称之为地狱的那个地方。

妍抬起头,眼睛满是绝望,眼泪不断流下来。

几一感觉那无边的黑暗浓雾般沉降下来,这黑暗甚至侵蚀着他的灵魂,他无比的悲伤,又无比的愤怒,可是却连伸出一根手指来安慰妍都不能。


编辑点评:
对《6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