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58

58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 2016-08-24 字数:7539字 阅读: 16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

这个故事写得太悲伤了。妍看完小说的结尾,说。

几一同意。

但我没有办法,一开始我不是想这样写的,可是写呀写的,它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沉吟说,一部小说,起源于一个思想,当思想形成了,就有着自己的意志,它会按着自己的意志生长,而写的那个人变成了它的工具,用文字把它的血脉骨肉创造出来,最后成为一件作品。

可是,小说不是由作者写出来的吗?妍迷惑不解。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可是写着写着就感觉不是了。

可是为什么要写得这么悲伤?为什么不能写庄秀才和小蝶有情人终成眷属,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呢?

可能才子佳人的浪漫爱情故事只存在于人们的美好愿望中,如此冷酷丑陋的现实根本无法让它根植生长,只有这样悲伤的故事才是能够在这现实的土壤中生根结果的,虽然结出的果实斑疤丑陋,但却是真实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妍说,眼睛里有着深深的忧郁。

这些都是虚构的东西,我们就别为这个操心了,几一伸开右臂把妍搂住,我们要开心一点。他说。

妍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你别离开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会开心。

别多想,几一稍稍挣开妍紧抱的双手,我不会离开你的。几一安慰说,内心却涌起一股沉重。

我真的很害怕,怕他会找到我,你不知道,他是一个魔鬼,他一定会来找我的。妍双手重又把几一的腰紧紧抱着,几一感觉气都有点透不过来。

傻子城这么大,要找一个人就像大海捞针,他不会找到的。几一安慰道,再说,他就算找到了又怎样?就算他是你的丈夫,你也有你人身的自由。

不,不,你根本不了解他,他就是一个恶魔,他会把我们两个都杀死的!妍惊恐地说,声音里透着压抑不在的恐惧。

几一心里的沉重感更加深了。

同时,对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张大明,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愤怒。从妍口中,他大概知道了一些他的过去。这是一个从城市这个魔界中生长出来的怪物,也只有城市,才能孕育出这样的怪物,荒野、大自然能孕育出猛兽、毒蛇,却孕育不出这样变态的邪恶的生灵,那是来自地狱底层的浑身流淌着毒涎的邪灵,只想着把毒液传给每一个遇到的生物,把身边的每一个人拼命往地狱里拖。

然而,他拥有金钱,拥有金钱带给他的权力,甚至还拥有名声和人们的尊敬,他是城市的宠儿,城市把能给一个人的都给了他。

而他却是城市的弃儿,没有钱,没有工作,没有朋友,孤独一个人生活在城市的边缘。

因为妍,他和他有了交集。

如果他和他碰面,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不知道。

但是他有一种预感,就是一切都快要走出一个结尾了,妍的到来,就是加速这一进程的元素。他相信,妍的出现不是一个偶然,而是自己陷入的这一个扑朔迷离的吊诡的事件中的一个必要存在。

而小树林,应该就是整个事件的关键所在。

再过两天,等妍的情绪稳定一点,他还要再到小山岗去。

现在,小说写完了,他在城市再也没有要做的事情,除了揭开小树林的谜,揭开两个世界之谜。

 

                  58

大师,我找到了你要找的人!小昙欢欣雀跃地说。

阿弥陀佛,太好了,谢谢女施主。

大师,我很棒,对不?

是的,女施主真的了不起。

那大师你可要快点找到他,他现在可危险哩。

女施主为啥这么说?

这个人,就是大师要找到这个人,他和别人的老婆在一起,现在老公很生气,要找人去杀了他们两个。

这个老公怎么这么凶恶?

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大恶人,小昙撇嘴,外面的人看他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其实他什么坏事都干,而且干了还特高兴,还要一点一点地讲给你听,他喜欢我,就是因为他讲他做过的坏事的时候我装听得特别着迷,其实心里早就讨厌死他了。

那这岂不是很危险?

是啊,他说找的人这两天就到了。

那和尚要赶快。

他说大师要找的人住在大咀村,可是大咀村这么大,大师怎么找?小昙发愁说。

女施主知道大咀村吗?

知道,那是很出名的一个城中村,很多刚来傻子城的人都住那里。

那好,和尚这就过去。

我陪大师过去。

不用再劳烦女施主,和尚自己去就可以了,女施主为和尚做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后面的事情和尚只需要自己一个人去做。

可是大师又不知道大咀村在哪里!

和尚问得到。

不用这么麻烦,大师只要打个的,让的士司机送你去就好了。

和尚没钱打的,再说和尚只能走路,不能打的。

大师没钱小昙可以给大师呀!小昙叹气,那有做人这么死板的?

和尚不能接受女施主的钱。

那大师总该要吃饭吧?吃饭总该要钱吧?

和尚要吃饭,但和尚吃饭不要钱,和尚肚子饿了,和尚会化缘去。

小昙笑了,要是小昙能像大师一样就好了,可以不需要钱,那小昙就不用做妓女了。

女施主如果不想,那就可以不做。

哪有大师说的这么容易。小昙笑起来,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呢,又不光是我一个人。

阿弥陀佛!一几合十。

对了,大师找到了要找的那一个人,是不是以后小昙就见不到大师了?小昙猛然想起,说。

和尚也不知道,不过,和尚本就不属于这里,和尚到这里是因缘而来,当缘灭了,和尚自然也就不在这里了。

可是小昙不想见不到大师。

见与不见都是空相,女施主何必执着。

可是小昙见不到大师会伤心的。

女施主无须伤心,和尚送一谒给女施主:

由爱而生忧,

由忧而生怖,

若离于爱者,

无忧亦无怖。

小昙看着一几宽大的僧衣飘飘而去,心里怔怔的,知道一几这一去,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一几念的谒浮上心头,虽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觉得一几念的很好听。

大师真的好酷啊!

她微笑起来,一抹笑意荡漾在唇边。


编辑点评:
对《5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