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一.葬

一.葬  作者:袁月亮

发表时间: 2016-08-16 字数:1046字 阅读: 46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一.葬


   人生很短,海爷活了九十九年,他出殡的那天,木村的人都哀叹着。


  他出殡的那天,我不记得具体排场了,可那一捆在墓地烧成灰的宣纸常常被我梦到,醒来,不惊不奇再次睡去。


  海爷,离我远去,上古,我还喊他大嘈,吹箫的大嘈。


  死去的是李海忆,大嘈,却仍在,凡人看不见大嘈而已。


  海爷家贫,才华却值万金,有大户请他说书,有权贵求他书画,他却不肯,甘愿靠只摆得下两张桌子的酒馆为生。


  好在他为人和善,有事自己还委屈让几分,好在他身体康健,没有因疾负债。

  海爷长得丑,方脸绿豆眼塌鼻大嘴,这是他的遗像,是画匠小玄的佳作,小玄画美人美男不像,慈祥老太富态大爷也是丑得见一个笑哭一个,倒是丑人,画得如真如生。 


  村里多舌的大小媳妇传言小玄没见过海爷,是在心里念着玄经画出来的。
这一说和海爷讲的故事一样玄乎,却不可信。长舌妇,在制造一点乐趣的同时,也杀伤了很多很多。


  海爷为玄寺画了一百尊佛像,最长舌的张艳却造谣,说海爷每画一尊,木村的树便枯死三棵。


  海爷最恨的是寡言的闷葫芦,小孩后辈一闷,不言不语,他就操起长竹笛,在地上狠狠抽出呼啸声,再往闷葫芦的头上轻轻一挨,挨过的人仰天大笑,从此出口皆是妙语连珠。

  王大户家的娃太呆,还是结巴,专门让海爷挨,海爷直说".要是我这长笛挨着有用,木村早就改名利嘴村了,你看,在木村走上十里,能见三个哑巴!"说着说着,海爷脸发乌,两眼泪汪汪,猛然昏厥,王家人请来名医救治海爷,不敢再扰。

  海爷有不可饶恕的罪过,只有千古罪人,才会得这种昏厥病。
  可是,海爷出殡之日,为何哀叹满满?


  我当过木村的美册判官,海爷的名字,在美男的首位。
他的脸上,曾长着剑眉,凤眼,挺鼻,肤色如雪,青丝如林海,身长八尺。


  李海忆,大嘈,哪个才是海爷?我也会迷迷糊糊,晕头转向的。
  要不是海爷收留了我,我也早已入棺。
  观玄 ,记得这是我的名字。
  
  
  
  
  


编辑点评:
对《一.葬》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