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艺术 > 设计> 喧哗声中的一声忽哨

喧哗声中的一声忽哨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6-06-11 字数:3257字 阅读: 48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这是一个有点夸张的书名,作者的解释是:「名为『张爱玲学』旨在提升张爱玲研究为专研领域,强调文学研究方法与态度的再出发只图在喧哗声里打个忽哨而已。」不过,张爱玲的小说确实如作者分析的那样,除了深受《红
 


这是一个有点夸张的书名,作者的解释是:「名为『张爱玲学』旨在提升张爱玲研究为专研领域,强调文学研究方法与态度的再出发......只图在喧哗声里打个忽哨而已。」不过,张爱玲的小说确实如作者分析的那样,除了深受《红楼梦》的影响,也深受《金瓶梅》的影响,他还将张爱玲的《第一炉香》与《金瓶梅》作了比较,让人在颓废人物「恋爱的放恣」中,体会他们人性的畸形和惰性,却避开了那些露骨的淫秽性描写。张爱玲小说中的人物中,也常常出现《红楼梦》中贾母那样的影子,这些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的未来不感兴趣,只为了要他人围在自己身边转而有滋有味地活着,比如张爱玲《金锁记》中的曹七巧。不过作者认为自从傅雷对它作了评论以后,「论者多以曹七巧的疯狂与鲁迅《狂人日记》里的狂人相提并论」,但「《狂人日记》礼教吃人的观念针对中国社会无所不包,一网打尽的控诉,这种纯粹性与全然性未能尽释《金锁记》的错乱失序。」换句话说,就是狂人是觉悟到了自己不自觉地参与了吃人和被吃,而「张爱玲始终不曾盲目地把曹七巧的不幸归罪于客观环境」,曹七巧是比较自觉地与魔鬼做了交易,交易在双方都认为合算的时候成交,但其内里其实总是不等价的。「正经女人虽然痛恨荡妇,其实若有机会扮演妖妇的角色的话,没有一个不跃跃欲试的。」环境和自身,主观和客观同样邪恶之下的一种交易,是伴随了灵魂冒险的精打细算,加减乘除地算计值不值得付出一段情感,而同时,行走在行与不行的边缘,又正是渺小人物投机的诀窍。然而,只有走向上升中的事物是美的,虽然也许像孩子一样弱小,但沉醉于攫取而变成看似强大,却是走向衰亡中的事物,更有一种没有希望的苍凉。读者面对这种苍凉,是难以置身度外的,除非他是对自身不满而又不肯承认。

张爱玲作品的主题,都围绕那个时代男女间的欲望展开,这是市俗最强烈、最基本的欲望,其他欲望不过是它的各种变态而已。于青的《张爱玲传》说:「这些平庸的,市俗的人生乐趣经作者的手笔点缀,便会发掘出超乎平常意义的超俗之处,只有一个对生命意义看得极其透彻的人,才能悟出在生活细微之处见可爱的生命哲理。」这大概就是张爱玲的作品追求的「以人生的安稳做底子来描写人生的飞扬」而变得耐读的原因。不是仅仅「只予人以兴奋,不能予人以启示」,人一旦失去了自我发现和自我探究,就意味着自我发展的中断,读者要从张爱玲的作品中得到探究的启示,或者窥探张爱玲试图给人以何种启示,自然是需要细细品味的,而高金之的这本书恰恰是他花了十年功夫,「以不同于学院内文学评论者的独特视角......就张爱玲小说的诸多层面做了深刻的研究与开掘;并对坊间张理论的疏漏、错读,以及两岸文坛有关张爱玲政治笔墨的『各自表述』做了有力的澄清与驳诘。」这对于读者细品张爱玲小说中想要给人何种启示自然是很有帮助的,其中还有不少篇幅分析了张爱玲在不同版本对于作品做了修改的原因和文本的对照。

柯灵曾评价张爱玲:「写得嘛也是好,捧得嘛也是凶。」如何给张爱玲的独特存在定位,以及如何看待「张迷」们的疯狂,都是没有太多的意义。和所谓的追求真理一样,男人完全读懂了女人,这个女人也就乏味了,人总是需要一点弄不懂的东西才更值得回味。张爱玲不喜欢壮烈,认为:「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虽然此话比较片面,因为力也是美,也有人性的表现,但她给读者提供了文学多样性的一面,她的《传奇》固然是传奇,她的一生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传奇,说她是在童年遭遇过太多的压抑而产生了更强烈的反弹也好;说她抨击了世俗的愚昧也好;说她曾沉迷于胡兰成对自己的吹捧也好......总之,她是一个多样性的复杂存在,很难用政治的,或者用哪个文学流派去给她划定归属。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6年4月4日

编辑点评:
对《喧哗声中的一声忽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