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微电影剧本> 李老粘告状(第二稿)

李老粘告状(第二稿)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6-05-20 字数:62342字 阅读: 12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李老粘告状(微电影剧本)  人物陈小河37岁,大树村村主任。为人单纯正派,两袖清风。李长年54岁,大树村长期上访户,绰号“李老粘”。  谢福顺62岁,大树村支书。  李三成46岁,大树村会计
 


李老粘告状(微电影剧本)

  

人物

陈小河……37岁,大树村村主任。为人单纯正派,两袖清风。

李长年……54岁,大树村长期上访户,绰号“李老粘”。

  谢福顺……62岁,大树村支书。

  李三成……46岁,大树村会计。

  小和妻……35岁,陈小河之妻。

  陈运河……45岁,陈小河宗兄

二  伯……70岁,陈运河之父,有中风后遗症,不会说话,但心理清楚。

老  田……45岁,大树村懒汉。

  

  郑  治………38岁,科科长

小  杨……26岁,反贪科小杨。

小  陈……30岁,反贪科员。

 

 

群演客串

客串1:(第1场)

农妇

两辆执法车

 

 

 

剧本

分镜头

1、日,外,检察院门口

  李老跪在检察院门口,手上捧着“状纸”。

  几个路过的观众,驻足惊讶观看。客串1的车停下来,拿出手机拍照。

检察院里走来两位工作人员,忙把李老懒拉起来。

小杨大叔有啥到办公室说去。别跪这呀

男科员:是啊,您这是古装戏看多了吧。

李老:俺要告状

客串1喊:哎,保起来门,得僵拿出来手机,毛捣人来不是。

小杨瞪了一眼司机。

客串1车后面的车急的嘀嘀嘀打号。

客串1后瞥了一眼:哎唷,你是慌啥哩,有热闹不看,真是的,走哩。

悻悻离开。

小杨转脸,(摇摇头)哎,啥素质。大叔,您这是要告谁?

    李老:俺要告俺村长陈小河,俺要见反贪局长。

  小杨:好好,大叔,检察院有举报中心,我们反贪科的郑科长现就在那儿坐着呢,我带您过去

  大景拉开,三人往办公楼去。

 

1、 摇:全景,白云大道——检察院大楼。显出右门口跪的李老粘背影。“县检察院”几字清晰可见。(车把嵩字挡住)

2、 老粘正面,特写,状纸和老粘淡定的脸。

3、 中景,过路观众好奇的从车中探头或驻足看。一司机停下探头划拉手机要拍(客串1)

4、 远景,穿检察服的男、小杨到老粘身边。

5、 特写,小杨:大叔有啥到办公室说去。别跪这呀

6、 两人拉起李老粘。

7、 特写,男科员:是啊,您这是古装戏看多了吧。

8、特写,李老粘:俺要告状

9、近景,客串1喊:哎,保起来嘛,得僵拿出来手机,毛捣人来不是。

10、特写,小杨瞪了一眼司机。

11、中景,客串1车后面的车急的嘀嘀嘀打号。

12、近景,客串1后瞥了一眼:哎唷,你是慌啥哩,有热闹不看,真是的,走哩。

13、中景,客串1的车发动离开。

14、特写,小杨转脸摇头:哎,啥素质。大叔,您这是要告谁?

15、特写,李老:俺要告俺村长陈小河,俺要见反贪局长。

16、特写,小杨:好好,大叔,检察院有举报中心,我们反贪科的郑科长现就在那儿坐着呢,我带您过去

17、陈小河故作镇定的脸。

18、航拍,大景从往院里走的三人身上拉开,显出整个楼院。


推出片名:《小康路上》

2、日,外,大树村

 

支书谢福顺,会计李三成一起在村中走。

李三成脚紧跟着谢福顺。

一荷锄农妇和他们擦肩而过,农妇:支书,会计,转转?

谢福顺:转转。你去地?

农妇:地里草老大,不锄锄不长。

谢福顺:你男人呢?

农妇:打工了门。

李三成:航黑招呼好你那门。

农妇头也不回:死了吧你李三成,都这还当村干部。

李三成对着农妇笑:干部干部,不干不部那咋叫村干部。

谢福顺:三成,注意形象。

李三成忙扭头敛笑。

谢福顺:老粘今儿去了没有?

李三成:去了门。老粘这回憋了一肚子火,我看他这回肯定要发作出来。

谢福顺:我能不知道,那火上那油肯定是你浇的。

李三成:陈小河他不是不想干了门,借老粘再骚气骚气他,叫他早点滚蛋。

谢福顺笑笑。

懒汉老田正蹲在门口端着一个大碗吃饭,看到二人忙笑得屁花子一样站起来。点头哈腰:谢支书、李会计,你俩厮跟着的欧,(筷子敲着碗)吃秒,再吃点保。

谢福顺:不吃了,你吃吧。

李三成:哎唷,老田,你这吃来是清早饭还是晌午饭。

老田笑着:清早响午一块吃,一人吃饱,全家不饥。

谢福顺:你说你成天古缩到家里头,也不想着去外头打工挣俩钱?

老田:又木媳妇,又木娃子,我挣那钱抓来。

谢福顺:哎,你挣来钱了,才会有媳妇,娃子。你咋会颠倒着想来。

老田:支书,你说我都四五十的人了,还能说上媳妇?你俩都是干部,那现在国家都让你们扶贫来,你们得想着给我扶个媳妇呗。

李三成:咦,老田,你想来真美来。我还想要一个媳妇来。

老田:你那媳妇还少,还跟我抢媳妇。

李三成:我呸!你少说我坏话。

老田:支书、会计,我也不叫你们给我说媳妇了。搁我那低保办一下中不中?

李三成:那低保会是你想吃就吃来?那国家有政策。

老田:啥政策,你们说让谁吃就让谁吃,你们怕谁就让谁吃,我会不着。那李老粘跟我一样年龄,他还有媳妇有娃子,他咋能吃低保,我这光身汉木人管,我都不能吃。

李三成:低保这事,你得问小河。我跟支书现在都不当家。村委会是小河说了算。小河说让你吃你就吃,小河说不让你吃你就吃不成。那老粘低保叫小河麻趟了都去上访了,不中你跟他厮跟着。

老田:麻趟了?哎呀小河那这是办件好事。那他还去检察院告啥。

谢福顺:啥?去检察院?

李三成:哎呀,他咋跑那了。

谢福顺:你听谁说他去检察院?

老田:我清早碰见他,他个人跟我说的啊。他说光上访弄不住事,得去检察院反贪局告。

谢福顺把李三成拉一边:三成,你说你浇来是啥油,你都不怕引火烧身?

李三成:我也木想着他会去那呀。支书,那这咋办?

谢福顺:咋办,凉绊!回去烧香吧。

谢福顺气呼呼离开。


3、日,内,陈小河家

    陈小河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哀声叹气,显得很烦燥。

   (眼前浮现出)

  运河:小河,你爹妈死得早,是俺爹把你养大的,你连俺爹——你二伯你都要坑?你无恩无义呀你!

  支书:(在班子会上)小河,作为支书,也是你老叔,俺劝劝你,要注意和班子搞好团结,不要独断专行,你这样下去,只能背离同志,背离群众,成为孤家寡人。

李老粘:陈小河,你吃得恶啊,人家别的干部是吃了给别人留点骨头,你是骨头也不留啊。俺要告你,俺要告你!你等着,等着!

群众围住陈小河手指点着:告他,告他!

陈小河猛醒,一骨碌坐起来。

窗外阳光刺眼。

 


4、日,内,检察院举报室

 

  举报室的门牌。

  李老粘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杯水,咕咚咕咚喝着。

  李老粘对面坐着反贪科科长郑治两个科员。一个科员准备记录。

郑治:(笑)慢慢喝,慢慢喝。能和我说下你要反映的情况吗?

小杨:大叔,这就是您要找的我们反贪科的科长郑治。

李老粘作势就要下跪。郑治、小杨忙拦住。

郑治:哎,别这样啊。您要反映啥情况,说说吧。

  李老粘:俺要告俺村的村长陈小河。

  郑治:哦,说说你的情况,你是哪个乡哪个村的,叫啥?

李老粘:俺是陈甲乡的,叫李长年,俺村的人都叫俺老粘。

小杨在认真的记录着。

  郑治:你要反映问题的陈小河,是你们村的村主任?

  李老粘:对。俺要告他贪污,告他侵吞国家扶贫款。

  郑治:能说的具体点吗?比如他在哪些方面,咋贪污?

李老粘:修路款,扶贫款,补贴款,他啥都贪。

忽然想起:

  (陈小和对李老粘:老粘叔,你也不用告我了。这村主任,俺也不打算干了。俺出去打工哩。明下午就走。)

  李老粘:(着急地问小杨)姑女,现在几点了?

  小杨看看表:快十二点了。

李老粘:(一拍大腿)唉呀,他就要逃了!你们得赶紧去控制住他,要不他下午就没影了。

郑治:谁要逃了?陈小河?

  李老粘:对对,陈小河说今后晌要离家,你们再不去,一个大贪污犯就跑了。

郑治和科员对视一下。

小杨:科长,怎么办?

郑治:惠农补贴领域的反腐工作是件大事,得抱着“不放过一条线索,不放走一个人”的态度,加大办案力度。这样,咱今天就往大树村去调查下这事。小杨,做好记录。

 

  走下。

 

 


5、日,外,陈小河家院里

 

一个院子,陈小河的妻子正在鸡笼咕咕咕叫着喂鸡。

陈小河拎着个包从屋里走出来。

小河妻蹭地一下站起来:陈小河,你干吗呢?

陈小河:我想还去打我的工。这村主任,我一天也不想干了。

小和妻:陈小河,你要是个男人你就给我站住。打工你也不事先说一下,你走了,我咋办。你说就你这脾气,在自己家里还呆不住,你到外面,能弄个啥。

陈小河:反正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大树村呆了。

小和妻:你说人家当个村官,都当得风风光光的。看你干这个两年,弄得怨声载道,支书会计明里、暗里都跟你对着干,家人亲戚也叫你得罪完了。这透好,最后把自己也干下来了。你知道村里好多人在背后指指戳戳的说你啥,说你陈小和上任这两年拼着命修那村组通路,是为了从中谋利,你说,你到底贪污了多少,贪污的钱呢。

  陈小和:我贪污的钱?你还不知道吗,都拿着外面花天酒地,养女人去了。

  小和妻:(抓起一个东西扔过来)你敢!滚滚滚,你赶紧滚你相好家去,永远别回来了。

 


6、日,外,公路上

  一辆检察车在往大树村去的路上飞驶。

 


7、日,内,车内

   男科员驾车。郑治和李老粘坐后排,小杨在前排。

老粘坐在车上,焦急地不时扯着勃子往前看。

 


8、日,内,公路车上

  

郑治:老粘同志,说说陈小和的情况吧。

老粘一定,又恢复的现实中来。

  李老粘:啊,陈小和啊,他出国打过几年渔,手里头有俩钱。两年前村里竞选村长,大家都想着他有钱,就把他选上了。干这两年使着那劲给村里头修路、架桥,还搞啥扶贫搬迁新村。

  郑治:这是落实党的惠民政策,好事啊。

  李老粘:啥好事啊,群众谁不知道,不干点工程,当村干部发不了财。

  郑治:也不能这么说。你有啥证据吗?这些工程款项有没有公示?

李老粘:有公示,公示结果,陈小和自己还给村里垫了几万块钱工程欠款。你说这世上有这样的欣求吗?再说说我们村里那退耕还林补助金,陈小和当村长后,国家拔得款每年比过去少了十几万;粮食补贴金,那一年那也少了几万块。国家的补贴款咋会钱越拔越少,少那些钱要不是他贪了,那跑哪儿去了。

郑治:你这数字是哪来的?

李老粘:俺们村会计亲口跟我说的。

  郑治:这么说这陈小和还真有些问题。

  李老粘:问题大了去了,这些年国家照顾咱农民,使劲往村里补贴钱,什么种粮补贴、退耕还林补贴,危房改造,听说几十项呢,可咱老百姓都没咋见过钱。他陈小河在村委是一手遮天,全是他一人说了算,三委班子议定的他也不听,象我李老粘,吃了多少年低保了,好啊,他一上来就把我给抹了。

  郑治:就你啊,享受低保?

  李老粘:啊,啊,我,我有病我。


9、日,内,村部会议室

    (李老粘眼前浮现出)

  (在村部,支书会计坐一起儿)

  支书:老粘呐,你的事我不是不管啊,可是现在我管不了啊。你那些年的低保不都是我给你办的,可是小和这人他拗啊。要不,你再去做做他的工作?

会计:你说小河这人也真是。咱吧,咱是他的眼中钉。老粘可没得罪他啊。是不,老粘。

 


10、日,外,陈小河家院

(李老粘眼前浮现出)

(在陈小河家)

  陈小河:不行啊,老粘叔,你这个没得说,能不能享受低保,国家有严格规定。你说要给你弄成低保,这不弄虚作假嘛。

  李老粘:陈小河,你要敢把我的低保弄掉了,我就去上访,我告你。

  陈小河:老粘叔,我知道你是个老上访户了,谁都怕你,支书他们都一直迁就你。我也想讨你的好让你安安稳稳的,让咱村更合谐,可我不能拿原则来交换。你要去告我也随你,我陈小河身正不怕影子歪。

李老粘:哼,陈小河,你做了啥事我一清二楚,咱走着瞧。

 


 11、日,外,公路上

    检察车呼啸而过。


12、日,外,陈小河家院

陈运河扶着父亲(有脑溢血后遗症,走路拐着,不会说话)——陈小河的二伯来到小河家门口。二伯进门的时候,拗着拐歪着身子不想进门。

运河喊:小河,小河。

小河答应着,和妻子都迎到了院门口。

小河:二伯。

小河妻:运河哥,你们来了?

二伯还是扭头裂着身子想出门,但被运河紧紧拉着。

运河(指着小河):小河,他是谁?

小河:我二伯呀。

运河:你还认你二伯啊,你爹妈老(去世)得早,是我爹,你二伯把你养大。看看现在,他连你家门也不想进了。

二伯忽然不再挣扎,往院里走了进来。

小河忙扶住。

二伯紧紧攥住小河的手,使劲上下摇着。看着小河,眼神里满是亲切。

  运河:小河,今天和我爹过来,就问你一件事,我这危房改造的事,你报是不报。

  小河:哥,这个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你的房子是平房加二层,这根本不符合国家危房改造政策。

  运河:那我爹——我大哥家住那房子算不算危房。

  小河:二伯和大哥住在一起,住的还是你们家最早的土瓦房,三十多年了,墙体都开裂成那,那肯定符合国家危房改造政策。

  运河:这不就结了嘛,那我爹跟我他不是一回事嘛。

  小河:你要盖的房如果是改造大哥和二伯现在住的老瓦房,那就符合国家补贴政策了。

  运河:什么政策不政策。那我的房子要盖成了,接我爹去住,那不跟改造他的房子一样嘛。

  小河:不一样。

  运河:小河,你可别胳脯肘往外拐啊,别成天给别人办这办那的,自己家人倒不管不顾。你别忘了你是谁养大的。

  小河妻端来苹果:二伯,哥,吃苹果(递了个削好的分片的苹果给二伯,二伯在口里慢慢咬着)。

  小河妻:(拍拍小河的背)小河,你来屋下。


 12、日,内,小河家屋内

  小河妻:小河,咱哥说的你可以考虑下。咱家确实有这危房。你看人家支书家,哥家弟家,亲戚家,不是吃低保,就是退耕还林,要么是危房改造户,人家瞅的是国家的空子,吃的是国家的,这就叫本事。这权利啊,是你不用白不用,过期作废。你说你从小没父没母的,是咱二伯把你养大,这些年咱运河哥又没少帮衬咱,你说就这点事,你睁只眼,闭只眼就解决了。咱不是不想干了吗,不干前,把二伯家的事给办了。

  小河:我欠二伯家的债,我会还。但是我不能丧失原则,不能欺骗国家,这跟偷人东西一样。那年我看中一本连环画,没钱买,就偷了同学两毛钱买了,后来二伯知道了,对我好一通狠揍,这屁股上到现在还疼。(落泪)我想如果二伯现在要是清楚能说话的话,他一定会说,小河你做得对。

小河妻:你呀,吃亏就是这个死脑筋。你得罪的那伙人啊,把不得咱们家庭不和呢。你要再把咱运河哥得罪了,咱们还真没脸在这村里呆下去了。

  小河陷入了深思。

 


(小河眼前浮现出——)

13、日,内,村部会议室

    陈小河:这些字,我不能签。

  谢福顺、李三成在坐,都叭叭抽烟掩盖心虚。

  谢福顺示意下李三成,李三成心领神会去把门关锁上。

  会计从包里取出一沓钱放在桌子上,推到陈小河面前。

  会计:小河,这是你的一份。

  陈小河:虚报危房改造户、冒领危房改造款,这些是国家拔付群众的救命钱你们知道吗?!

  支书(支书猛咳嗽几下):小河啊。这是是政府的钱,又不是群众的。这些钱啊,你不变着法向上边多要点,白不多要,他不落到咱村,就落到别处去了,你不要,别人要。你说咱这些村干部啊,操心劳累,一个月发那仨核桃俩枣,还不如群众去外面打几天工。咱干政府的事,拿政府的钱,那是天经地义。咱啊,就把握住一点儿,咱拿国家钱。咱不坑群众,咱还给群众办事,改善基础设施,发展经济。你这两年领着架桥铺路的,俺两个跑前跑后,可没少出力啊。你说咱要不吃饱了,有力气干事吗?咱这班子只要拧成一股绳,啥事都能办好,啥事都好说,大家的生活呀,也会越来越好。

  陈小河:国家拔的惠农资金是拔给群众的,他就是群众的钱。贪占这些钱,就是侵占群众的利益。叔,这是犯罪啊!你们不能再这样了。

  支书:(咳嗽,灭烟)小河,你叔呢,也老啦,这支书的位置啊,早晚是你的。你也知道我们家,你婶长年躺在床上,多少年了,离不开药。我需要钱。我也知道,你这从小无父无母的,过得也不容易。你进班子进得晚,所以会吃点亏。三成啊,你把这次预备给村委会留的那些钱,也都分给小河吧。

  李三成从包里又拿出两沓钱来,推到陈小河面前。

  陈小河拍桌而起:我劝你们还是去自首吧,我绝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

  陈小河摔门离开。

  会计看着老支书,欲张嘴说什么,被支书制止。

  老支书继续咳嗽。

  

 


  14、日,村内,外

  检察车驶进了村子。

  李老粘指着陈小河家的房子:前面,前面那家就是陈小河家。哎哎,出来了,前面出来的是陈运河,陈小河他叔伯哥和他二伯。

  (车窗前陈运河扶着二伯气鼓鼓地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陈小河和妻子送至门口。)

  陈妻一戳陈小河的头:你啊。

  


 

  15、日,车内,内

  

  李老粘:陈小河是他二伯把他养大的。据说这小子楞是连他二伯的帐也不买,就不给他哥上报危房改造,忘恩负义到这地步。

  小杨:我们过去吗?

  郑治:不,调头,我们先去会计家坐坐。

 



(字幕:2个月后)

 

16、日,村内,警车

  支书、会计被带上警车。

几个群众被鼓动愣然围着警车不让走。

  李老粘哭丧着脸:哎,支书、会计,我去告的是陈小河,咋把你们给告了。

支书从车里瞪了一眼李老粘。

郑治:乡亲们,经过我们两个月来的调查,基本查清了大树村三委班子抱窝腐败,侵吞套取国家惠民资金的案子,等待腐败分子的,将会是法律的严惩。不过这一查啊,也给你们村查出了一个好干部,那就是你们的村主任陈小河同志。在大树村这样的环境中,他不禁没有参与腐败,还尽力制止腐败。象大家议论纷纷的这两年国家拔付大树村的退耕还林款、粮食补贴等惠农资金数额减少的问题,就是陈小河发现有人(看了眼车中坐的支书)利用国家惠民政策,多年来虚报面积大肆套取国家惠民资金,就将你们村的退耕还林地和粮地面积重新如实进行了审报。在在今年的危房改造项目中,还有人想拉拢小河虚报危房改造户,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又被小河断然拒绝。为了拔除这根肉中钉,他们就散布谣言,鼓动村民上访,给小河制造压力。没想到,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李老粘站在那儿,脸都要绿了。

小杨低声问站在身边的小陈:哎,小陈,要是你在大树村当村主任,你会怎样。

小陈:我啊,(看了看车中的支书会计)可能早被他们的俘虏了。

郑治(继续说):小河同志上任这两年忍辱负重,在复杂的环境中为大树村办了不少实事,甚至不惜拿着自家的钱,为村里掂工程款,他是个清廉的好干部,是个为民的好干部,是村官中的楷模。希望大家能多理解,多支持他的工作,也希望我们的村,多一些这样的村干部。好了,我们也该走了,随后会通过法院判决,给大家一个结果。

    群众慢慢散开。

  李老粘仍哭丧着脸呆呆地立在那里。

老田过来,将一面写着“举报英雄”的纸牌挂到了李老粘胸前。群众都围着看。

  李老粘一脸尴尬。

 


  

 17、日,内,法庭

  法庭。

  法官声音:根据公诉方提供的证据,经本合议庭认审理,认为公诉方指控陈甲乡大树村党支部书记谢富顺、会计李三成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的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谢富顺、李三成的行为已经构成贪污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处被告人谢富顺有期徒刑四年,判处被告人李三成有期徒刑三年……

 


 18、日,外,村头

    陈小河背着包站在村头,等车要离开,妻子在送行。忽然看到身后出现了好多群众。

  老田:小河,留下吧。

  群众:是啊,留下吧。

  老田:小河,咱大伙都需要你。

群众:留下吧,留下吧。

小河在人群中看到了运河扶着二伯。

运河:小河,不要走了。

二伯向小河竖起大拇指。

包从小河的手里掉了下来,抹了一把眼睛。

小河妻看着小河,扑在他怀里……

村民围上来。

航拍慢慢从人群中拉开,显出背景村庄。

 

  (完)

  

 




  

  

  

  

  

  

  

  

  


编辑点评:
对《李老粘告状(第二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