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拽上懒汉奔小康

拽上懒汉奔小康  作者:太阳雨

发表时间: 2016-05-04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9993  阅读: 3189  评论:0条 推荐:4星

99、日 县新华书店李二毛在“开架售书”书架的“农业区”来回转悠着、翻看着。茫茫书海,他终于找到了一本《塑料大篷技术》。100、日 康庄村委办公桌上,铺了一张《土地承租合同书》,镜头推近合同书,见出租方是
 

  99、日 县新华书店

  李二毛在“开架售书”书架的“农业区”来回转悠着、翻看着。茫茫书海,他终于找到了一本《塑料大篷技术》。

  100、日 康庄村委

  办公桌上,铺了一张《土地承租合同书》,镜头推近合同书,见出租方是康庄村委,承租方是李二毛。

  王柱子:“我说二毛啊,你这下子承租这么多土地种植大篷蔬菜,到发了家的时候可不能忘记咱弟兄们呀!”

  李二毛:“中中中,可中,到时候我请你们吃大桌!”

  乙:“中中中?叫我看你也未必真能发了,种大篷蔬菜的成本儿恁高,你能老包葫芦头就不赖了。”

  李二毛:“净说臊气话,我把你这个不主贵的贱货一家伙搡到茅池里叫你过过瘾!”

  李二毛指着村委房头的茅厕,搡乙说。

  丙:“二毛啊,说点正经的,种大篷蔬菜技术性很强,你有这个思想准备?”

  李二毛:“有这个准备,我都买了好几本关于大篷蔬菜种植的书了。另外我还访问了几个大篷蔬菜种植专家,有样板。”

  丁:“样板顶多大用,再睡大头觉儿可就不中了,得下身夫儿,得下功夫儿,得扎到大篷中去才行。”

  101、日 李二毛的塑料大篷

  李二毛的塑料大篷一个挨一个,连成了好大一片。

  外面滴水成冰,大篷内暖意融融。

  李二毛在大篷里摆弄蕃茄秧。

  外面大雪飘飞,大篷内洋洋春意。

  李二毛在大篷里的蔬菜上发现了好多蚜虫。

  又一个大篷,也发现好多蚜虫。

  李二毛逮着蚜虫,额头上浸出了细密的汗珠。

  再一个大篷,也发现了蚜虫。

  李二毛大汗淋漓。

  102、夜 刘莉家

  李二毛焦急地:“嫂子,这可咋办呀,大篷里生了好多好多蚜虫。”

  刘莉惊讶地:“你说什么?生蚜虫了?兴许是温度太高了吧,晚上就不要再往火烟道里烧火了吧。”

  李二毛为难地:“烧了火,温度高,光生蚜虫;不烧火,温度上不去,菜又长得慢。眼看都春节了,得赶季儿啊。”

  103、夜 塑料大篷

  刘莉、王进发和李二毛打着明亮的手电在大篷里察看虫情。

  李二毛点点头:“嗯,咋整,我去城里买点药回来打打?”

  刘莉的眼珠子转了一下:“不中,打农药污染蔬菜,城里人不喜欢农药污染的蔬菜,再说了,用农药打蔬菜,咱良心上也过不去。”

  李二毛:“那咋弄,嫂子?”

  李二毛急得想哭。

  刘莉:“逮点虫子,上小学的时候学过一课,说螵虫是蚜虫的敌人。现在叫啥呀?”

  李二毛:“我也知道,书上说的有,那叫生物防治。我上哪儿弄螵虫去啊?”

  王进发:“逮呀!”

  大篷外面刺骨的寒风唧唧乱叫。

  李二毛:“现在天寒地冻的,上哪儿去逮螵虫?”

  王进发:“南方啊,上南方逮。”

  李二毛惊讶地:“啊?上南方逮?”

  104、日 飞机场

  一架大型客机起飞。

  飞机上的乘客中间有李二毛。

  105、日 大篷

  刘莉和王进发在帮李二毛看护蔬菜。

  106、日 海南

  一个农村门店,门店门口贴着“收购活螵虫”的广告。

  李二毛正与当地人交谈。

  107、日 塑料大篷

  蚜虫发展日益严重。

  刘莉:“越来越多了,二毛再不赶紧回来,干脆打药吧。”

  王进发:“不行,再等等,实在不行再说。”

  108、日 海南

  农村门店门口。

  打“五两。”

  卖虫人(海南口音):“五两多少钱?”

  李二毛歪着头问:“什么,你说什么?”

  卖虫人:“五两多少钱?”

  李二毛摇摇头,还是听不懂。

  卖虫人笑了一下,弯腰蹲到地上,随手拣了个柴棍儿,在地上写了起来。

  李二毛点点头,自言自语的:“一公斤二百,一两十块,五两五十。”

  卖虫人:“多少?”

  李二毛:“五十。”

  卖虫人也摇摇头。

  李二毛也笑笑,蹲下身来,用小棍子在地上写了“五十”两个字。写完之后,他扔了棍子,从皮夹子里掏出来一张五十块头,递给卖虫人。

  109、夜 大篷

  刘莉和王进发在察看虫情。

  刘莉:“进发,实在不行了,干脆明天早上你去买农药吧。”

  王进发:“再等等吧,一打农药,就卖不上价钱了!”

  刘莉:“那也不能看着叫虫子把菜吃光吧?”

  王进发:“看你这当‘嫂’、‘娘’的,把心都扒给你那个‘弟’、‘儿’吃了。”

  刘莉:“说我哩,你不也不想让打药,怕打了药二毛子卖不上价钱嘛!嘿嘿嘿嘿——”

  王进发:“哈哈哈哈——”

  110、日 海南

  李二毛仍然在收螵虫。这次收的是三两。

  李二毛递给卖虫人三十块钱。

  111、早 康庄村农资门市

  王进发掂了一桶农药走出门市。

  112、早 空中

  旭日东升。

  云海。

  飞机。

  113、日 大篷

  刘莉:“咋弄,进发,打吧?”

  王进发:“那也只该了,污染了也比绝收了强。”

  王进发拧开了农药盖子,把农药倒进喷雾器,加了水。

  114、日 田间小路

  李二毛背着一个袋子,慌慌张张走来。

  115、日 大篷

  王进发肩背喷雾器:“这娃子,去两三天了也不打个电话。打吧?”

  刘莉走到大篷门口,往外看看,无奈地扭过头来:“那也只该了。”

  王进发一手拿着喷雾器喷管,一手扳开了开关,只听“呲”地一声,药雾喷了出来。

  李二毛背着袋子,走到大篷门口,听见喷雾器喷药声:“别,别打了,不用打了——”

  刘莉:“唉哟,二毛子,你咋到现在才回来呀?弄来没有?”

  李二毛放下袋子,张开袋口:“弄来了,弄来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乱跑乱爬,挺麻沙人的。”

  刘莉伸着脖子看了一下:“唉呦,我的妈呀,就是,小螵虫多了也就是怪麻沙人的。二毛,你早回来一会儿也不会去买农药了。赶紧,赶紧,放,快放它们出来。进发,赶紧把喷雾器拿出去!”

  王进发背着喷雾器走出了大篷,李二毛把螵虫捧出来,放在菜棵儿上。

  咕容翻动的小螵虫爬散了,飞“走”了。

  大篷里好多螵虫。

  菜叶上爬动着螵虫。

  116、日 县城菜市场

  隆冬腊月,雪花飘飞。

  “无污染、纯绿色蔬菜”的牌子下,李二毛、刘莉、黄笑玲在卖菜。生意红火。

  117、日 大篷外

  两辆大卡车装满了各种蔬菜,驶上大路,开向远方。

  118、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在数钱。一百元券数了一叠又一叠。

  119、日 农行营业所

  李二毛穿着破烂,肩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麻皮袋子,从一侧走来。

  李二毛刚要进门,见营业厅里有好多取钱存款的人,又退了回来,坐在营业厅的门口,观察着营业厅里的动静。

  李二毛坐在门口,不时往营业厅里窥视。

  女营业员警惕地走出柜台,来到他的跟前压低声音问道:“你干啥?怎么坐到这儿不走了?”

  李二毛:“我……我等人。”

  李二毛说着,看着营业员的眼睛。

  女营业员更加警惕:“你等人?等人干啥?”

  大厅里的最后一个顾客走了出去。

  李二毛眼珠一转:“你不要紧张,我不会抢你们!”

  女营业员脸都变了:“抢?”

  听说“抢”字,柜台里边的男营业员抄起一根看来是早已预备好的铁棍,迅速走到柜台“门”口。

  李二毛看了看男营业员手中的铁棍,站了起来,掂着袋子往女营业员跟前走。

  女营业员吓得连连后退:“你……,你要干啥?”

  男营业员见李二毛往女营业员跟前走,跨出柜台,手握铁棍迅速靠近李二毛。

  李二毛压低声音:“你们不用怕,也不用紧张,我是来存钱的,我也是怕遇上坏……坏人……”

  李二毛说着,看了看男营业员。

  女营业员:“存钱?”

  李二毛:“存钱。”

  李二毛又看看空荡荡的大厅,解开袋子口,叫女营业员看。

  李二毛:“咋样,不是来抢你们的吧?”

  女营业员:“啊呀,真是来存钱的,你吓我一跳。”

  听说是存钱的,男营业员说:“存钱用背个大袋子?”

  女营业员:“你看看,好多呀!”

  男营业员:“怪多?赶紧,赶紧,那得小心!”

  120、日 田野

  仲夏,烈日炎炎。

  田野,从地貌上,可以看出是李二毛原来搭建塑料大篷的地方。

  这里依然种的是各样蔬菜。

  长长、嫩嫩的黄瓜。

  一嘟噜一嘟噜绿白亮亮的豆角。

  西红柿有红的,有白的,有青的,压弯了枝棵。

  鲜嫩、绿旺的韭菜。

  黑绿黑绿的土豆棵。

  李二毛这里抠抠,那里掐掐,在侍弄着地里的蔬菜。

  121、日 农资站

  李二毛在购买塑料布。

  营业员:“你就是李二毛啊?不是听说你种大篷蔬菜发了嘛?”

  李二毛:“哪里,哪里,都是他们替我吹的,实际也没恁厉害。这不,我来买这塑料布,就是想再扩大一下规模,要是弄得老大,还扩大个屁?”

  营业员:“越有越干,越没越懒嘛。”

  李二毛:“是了是了,其实你不知道,我先前正经儿是个大懒蛋呀!”

  营业员:“对不起,对不起,听说过,开玩笑了,开玩笑了……”

  营业员说着笑着,给李二毛发着塑料布,不一会儿,装了满满一“时风”车。

  李二毛付款之后,“嗵嗵嗵嗵”地开车远去。

  l22、日 李二毛原来的大篷 现在没罩大篷的菜地

  李二毛在锄蔬菜。

  二叔:“二毛子,锄菜啊?”

  李二毛:“哎,二叔,闲了?”

  二叔:“闲了,没事儿,转转看看。二毛子,你说你去年到城里卖菜好卖?”

  李二毛:“好卖,好卖,听说我这菜是绿色蔬菜,都是争着买,价钱还高。”

  二叔:“说些话,除了红白萝卜,不都是绿色的。高价他们也买?”

  李二毛:“嘿嘿,二叔,不是那意思,绿色不全是绿的。”

  二叔:“你娃子想胡弄我呀?绿色不是绿色的,难道说绿色是红色的?”

  李二毛:“这个绿色的意思是说不打农药的,不上化肥的,没有污染的。你是不知道啊二叔,现在的城里人呀,有的是钱,吃好的,穿好的,一顿饭吃千把几千,一身儿衣裳一两千,上万的也不少,只要说是好牌子,掏多少钱人家都不可惜。比如这菜,只要说是绿色的,有利于身体健康,他们都挤破头来买,啥子营养啊,元素啊,金银铜铁呀,只要沾点边儿,掏高价他们都乐意要。”

  “哎哎哎,二毛子,打住打住,金银铜铁城里人也能啃动?你娃子,不晕我吧!”

  “不是不是,二叔,说的是蔬菜里含的有金银钢铁元素,不是说他们就是要啃金银铜铁。叫我说,二叔,你也试着种点儿,到时候,咱一路着上城里卖菜,让你老也风光风光。”

  二叔:“二毛啊,你想想,人一有钱都成了破家五鬼了,一千多块一顿饭,两千多块一身衣裳,啥东西?是龙肉,还是火龙丹?不得了啊!叫我也弄,不怕我衬了你的行?娃子?”

  李二毛:“看看二叔你说到啊儿去了,县城恁大,要家儿恁多,我的行你就是想衬也衬不了呀。再说县城没人要了,还有市里嘛,洛阳没人要了,还有郑州,郑州没人要了,还有北京、上海嘛!只要你东西好,东西真,不愁卖不出去。”

  二叔:“二毛子,那我可是老汉不失拖拖及,我就当真的了,跟你学学,到时候也跟你到城里去风光风光?”

  李二毛:“要是真想弄,也该准备了,土地呀,塑料布呀,架子呀,手续呀,等等,等等,得好多东西准备呢!”

  123、夜 李二毛家

  明亮的灯光下,李二毛歪在床上看《塑料大篷技术》。

  “咣咣咣咣——”有人敲门。

  李二毛歪着头问:“谁?”

  外边人应:“我。”

  李二毛:“二叔?”

  二叔:“是,我是你二叔。”

  李二毛:“你等等二叔,我给你开门去。”

  李二毛说着,下床,趿鞋,跑去开门。

  李二毛把门开开:“这么晚了,有啥事儿,二叔?”

  二叔:“二毛子,我今儿个到街上转了大半天,塑料布卖空了。买不来塑料布,建屁大篷!你说急人不?”

  李二毛:“卖空了?不会吧,前几天我去买的时候还多着呢。”

  二叔:“看看你憨子气,有东西人家能不卖?除非是憨子,要不,人家开门市弄啥?”

  李二毛:“你不用急,二叔,不会想不来办法。”

  二叔:“啥办法?”

  124、日 李二毛“仓库”

  李二毛:“就这办法。给,往外背吧。”

  二叔:“二毛子啊,你不是还想再扩大扩大吗?把东西都给了我,你还扩大个屁?”

  李二毛:“只要你的大篷能上马,我也一样高兴。再说,我不也还留有一半嘛。”

  125、日 李二毛菜地

  李二毛和黄笑玲在侍弄蔬菜。

  六哥:“二毛啊,你去年种菜弄住钱了,咋弄,也给咱传传经验,叫咱也帮帮光?”

  李二毛:“六哥,你也想整大篷蔬菜?”

  六哥:“咋不想整啊,谁会嫌那票子扎手?”

  李二毛:“那你整啊。”

  六哥:“嘿嘿,二毛,我去镇子上转了一圈儿,娘那个脚想不起来,咋会就没有卖塑料布的,你说鬼孙不鬼孙?”

  李二毛:“鬼孙啥鬼孙?眼下新生产、新技术发展得快,用量大,听说塑料布城里也脱销了。买,眼下可能是买不来了。”

  六哥:“是不是?那还整个屁?”

  李二毛:“六哥,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想不想整?”

  六哥:“想啊,不想我来找你翻球哩?”

  黄笑玲从一侧走进画面。

  李二毛:“那也不难,真不中了,我买的有,要不你先用点儿?”

  六哥:“那不掏欠你了,你不是想再扩大扩大吗?”

  李二毛:“我这是扩大也行,不扩大也中,反正是挣了几个了,不上慌。”

  黄笑玲:“不上慌?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吧?”

  李二毛:“犯啥犯?帮帮六哥咋?要不是刘莉嫂子和大伙儿帮忙,我李二毛子能有今天?”

  黄笑玲:“咦,李二毛子倒真像雷锋了,啊?嘻嘻嘻嘻——”

  李二毛:“‘没吃过猪肉,该没见过猪走’?”

  黄笑玲:“我非去对刘莉姐说说不中,帮你老半天,还不剩帮个猪去,帮个猪也不会说人家坏话。”

  李二毛:“你说说清楚,谁说刘莉嫂子啥坏话了?”

  黄笑玲:“刘莉姐帮你,你又学着帮二叔、六哥,啥子‘没吃过猪肉,该没见过猪走’?”

  李二毛:“看看你把话儿都扯到哪儿去了,那会是说她坏话?人家是咱的嫂子,嫂娘啊!”

  黄笑玲:“啥嫂子嫂娘,谁和你一起参乎?我还喊人家姐!我非去告你不中,人家帮你大忙,帮你发了财,帮你找媳妇儿,你还说‘没吃过猪肉,该没见过猪走’!”

  黄笑玲说完,“呼”地一下折身向远处跑去。

  李二毛见笑玲要去告刘莉,连连求饶,慌忙撵着说:“别别别,你千万别说,我可不是那意思,我可不是那意思。”

  看看撵上,笑玲猛一勾头,扭过身子,和李二毛撞了个满怀,她又趁机在李二毛的脸上“啾”了一家伙。

  六哥摇头笑笑:“年轻人啊,真是!”

  l26、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把他的塑料布一卷儿卷儿递给了六哥。

  127、日 李二毛菜地周围

  李二毛的菜地,各种蔬菜鲜翠欲滴。

  李二毛菜地周围,二叔和六哥在整地。

  128、日 菜地

  李二毛在侍弄蔬菜。

  菜地边上,静静流淌的小河。

  天空突然阴云密布,呼雷闪颤,狂风暴雨。

  l29、日 暴风雨中的河边 地头

  河水猛涨,浑浊、黄红的洪水眼看要漫过李二毛的菜地。

  李二毛“飞”回村中。

  130、日 雨 河边 地头

  李二毛、刘莉、黄笑玲、笑玲爹、二叔、六哥等人有的拿镢头,有的拿铁锨,有的掂锄头,从暴风雨中“飞”来。

  人们一字排开,低头在李二毛的地头修渠排水。

  人们修着,水涌着,一条大渠在短时间内修成。

  水顺渠流。

  水渠的尽头,是二叔、六哥刚刚整好的菜地。

  大水眼看要漫过二叔,六哥的菜地。

  二叔发现后,立即惊呼“二毛——,不,不中——”

  六哥和其他人这才发现他们修这条渠保了二毛,坑了二叔、六哥。

  李二毛发现问题之后,眉头皱了一下,撕着喉咙喊道:“嫂子,笑玲,赶紧来——”

  李二毛跳进渠首浑浊的洪水中,用铁锨从渠帮上往渠里撂土。

  黄笑玲:“二毛?”

  李二毛:“你不是说心肝眼儿得叫像雷锋?光想自己会中?”

  李二毛说着,往渠里撂一锨,被大水冲走一锨;被大水冲走一锨,李二毛又撂一锨,根本堵不上渠口。

  李二毛声嘶力竭地:“都来,都来——”

  人们这才呓怔过来,又都跑到渠首,堵起渠口。

  二叔、六哥齐喊:“二毛,不,不中——”

  六哥大喊一声,跳进渠首,站在水中,不让人们堵渠口。

  李二毛急了:“六哥,快走——”

  六哥在水中扎得更稳。

  李二毛扯开巴掌,“啪一一啪——”,在六哥的脸上来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把六哥“掀”出渠首。

  渠口堵上了。

  二叔、六哥的菜地保住了。

  李二毛的菜地被冲毁了。

  李二毛跪在暴雨、泥水、渠口边上吭天恸地嚎啕大哭起来:“天呀……,啊哈哈哈——”

  l31、夜 黄笑玲家

  笑玲爹:“莉莉,你娘那个脚,你去对二毛子说吧,看他准备多咱儿办婚事,叫他办吧,也不用定啥婚了,办就干脆办了吧,你说呢,死犟筋头?”

  笑玲爹既是对刘莉说,又是对笑玲说。

  黄笑玲:“啥死犟筋头不死犟筋头,我犟筋头算是犟对了,要不你这会儿会同意?”

  笑玲爹:“你呀,我不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嘛!”

  刘莉、黄笑玲“哈哈”大笑起来。

  笑玲娘满脸笑开了花:“看看你们这一窝子,没老没少的!”

  132、日 村头李二毛家

  李二毛的烂房被人推倒。

  l33、日 商场

  李二毛和黄笑玲在挑选新婚嫁妆。

  134、日 李二毛家

  工匠们在砌墙。

  工匠们在上楼板。

  工匠们在搞外粉刷。

  漂亮的两层小洋楼竣工。

  李二毛站在小洋楼前喜咪咪地笑着。

  135、日 家电商场

  李二毛、黄笑玲在挑选冰箱彩电洗衣机。

  l36、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黄笑玲的婚礼。

  高音喇叭播放着欢快的《抬花轿》乐曲。

  礼桌前,前来道贺的村人络绎不绝。贺礼有三十、五十的,也有一百、二百的。

  李二毛走到礼桌跟前:“咋都掏这么多?”

  礼桌先生:“大伙儿高兴嘛,你管他呢!”

  李二毛:“不中,不中!”

  李二毛说着,转对大伙儿,扯着嗓子说道:“乡亲们,大家都听着,今儿个大家能来,我没娘娃儿李二毛非常高兴。可是大伙儿给我这个孤儿的新婚贺礼太是重了,以至让我难以承受。现在,我宣布,每家儿只收一块钱,这就足够了,我就非常开心了,要不是大伙儿,我李二毛子就没有今天,恐怕现在还在床上睡大头觉儿呢!”

  王柱子:“二毛子,说到这儿,你可别忘了,大伙儿帮你,你还没请大伙儿吃大桌呢!”

  李二毛:“你看看,这不,今儿个不就吃上了吗?”

  王柱子:“李二毛子,你可别耍滑头,今天是你结婚,这是这,那是那,两码事儿”

  李二毛:“哈哈哈哈——,那中,那中,改日我再专门儿请大伙儿吃大桌!”

  李二毛豪爽地说着笑着,“新郎”的“胸标”在胸前飘荡。

  大伙儿“哄”地一声,笑得前仰后合。

  在大伙儿的笑声中,李二毛拽来花枝招展的黄笑玲深深地向村人们鞠了一躬。

  掌声。

  热烈的掌声。

  l37、日 李二毛家内外

  李二毛、黄笑玲新婚现场。

  门外,一辆奥迪车开来,停在门口。

  一西装革履、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走下车来。

  李二毛慌忙迎上前去:“大毛子,老同学,好稀罕呀,十年不见,你可阔气多了。”

  大毛子:“现在,我又去深圳混事儿了,这次出公差来河南,顺便拐家看看,听说你办喜事儿,我就赶过来了。”

  李二毛把脸转向院内:“笑玲,笑玲——,你赶紧出来看看,是谁来了——”

  花枝招展的黄笑玲跨出大门,看见大毛子,惊喜地:“大毛哥,是啥风儿把你给吹回来了?”

  大毛子慌忙迎上前去,握住黄笑玲的手:“唉呦,老同学,十年不见,咋就变得跟天仙一般了?二毛子,你好福气呀,哈哈哈哈——”

  李二毛:“笑玲,你看看,人家大毛哥才混得好呢,你看看这车,奥迪的!遗憾的是咱们结婚没能坐上奥迪!”

  大毛子:“没事儿,没事儿,后来居上,等到你们抱孩子的时候,兴许还能坐上‘大奔’呢!”

  138、日 李二毛家

  大喇叭高“唱”着百鸟朝凤。

  喜宴。

  人们递烟,敬酒,吃茶。

  其乐融融。

  李二毛、黄笑玲向正在吃着喜宴大桌的村人和影视观众们深深鞠躬(定格)。

  在喜宴画面上叠印职员表。

  (四)

  ( 剧  终 )


编辑点评:
对《拽上懒汉奔小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