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电影剧本> 拽上懒汉奔小康

拽上懒汉奔小康  作者:太阳雨

发表时间: 2016-05-04 字数:11061字 阅读: 54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65、日 李二毛家日已中天,李二毛还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大觉。66、夜 李二毛梦境月朗星稀。李二毛长了翅膀,在明净的夜空中展翅飞翔。李二毛抱星星,捧月亮,好不自在。67、日 李二毛家内外刘莉、王进发两口
 

  65、日 李二毛家

  日已中天,李二毛还在床上,呼噜呼噜地睡着大觉。

  66、夜 李二毛梦境

  月朗星稀。

  李二毛长了翅膀,在明净的夜空中展翅飞翔。

  李二毛抱星星,捧月亮,好不自在。

  67、日 李二毛家内外

  刘莉、王进发两口子走到李二毛家门口。

  王进发:“咋弄,弄开门把他叫醒吧?”

  刘莉:“别上慌,叫他再睡一会儿,他太累了。”

  王进发:“累个屁,别人都咋过了?”

  刘莉:“别人是别人,二毛是二毛!停俩月不干活儿,猛一叫你推两天砖试试,你还不一定胜人家二毛的!”

  王进发:“说那是啥话,你知道他是累了?二十大几的小伙子,推几小车儿砖头算啥,兴许又是懒沓五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不想干活儿,你可别由着他,叫他当一辈子懒汉!”

  刘莉:“中中中,你叫去吧,你叫去吧!”

  王进发:“我叫去吧?你当我不敢叫呢!”

  王进发说着,三下五除二弄开李二毛家的柴门,进到屋里,大步走到李二毛的床前。

  床上沉睡的李二毛。

  王进发没有立即叫醒李二毛,他左看看,右看看,见李二毛的臭鞋扔在床前。

  刘莉跟着走进门来。

  刘莉小声地:“进发,进发,叫他大睡一会儿吧。”

  王进发把手背在身后,朝刘莉摆了摆,弯腰从地上拾起李二毛的臭鞋扣到李二毛的口鼻上。

  68、明争的夜空 李二毛梦境

  李二毛的梦境陡变。

  明净的夜空,星星月亮突然一下子掉进万丈深渊,整个天空、大地变得暗淡无光。

  李二毛的翅膀被呼啸的大风折断。

  李二毛迅速朝地面跌落。

  地面恢复光明,李二毛掉到一个臭不可闻、摆满屎堆、蛆虫横爬、苍蝇乱舞的大粪堆上。

  69、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躺在床上,似醒非醒地大张嘴巴干咯了几下,几乎要哕到床上。

  刘莉看看男人王进发:“王进发,你不糟践人吧!”

  刘莉说着,将扣在李二毛口鼻上的臭鞋拿掉扔到地上。

  李二毛翻了一下身,又扯起了呼噜。

  刘莉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

  王进发见李二毛盖的被子露出了套子,他伸手拽了一疙瘩,捻成一根又粗又长的棉“针”,插进李二毛的鼻孔,横三搅四地戳捣起来。

  李二毛被王进发戳醒了。

  李二毛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两眼流泪。

  李二毛揉着眼:“进发哥,你戳我呀?嫂,嫂娘,啥时候儿了?”

  王进发:“啥时候儿了?日头都晒住屁股了,我问你还要不要媳妇儿了?还想不想成家了?”

  李二毛:“要要要,可想成家。没媳妇儿睡不着觉儿,没个家过不成日子儿哟!”

  王进发:“睡不着觉儿还睡得跟死猪一样,打起呼噜就没点儿了。要是有媳妇儿能睡着觉儿,扯起呼噜你能扯它三天三夜?今儿个你嫂子有空儿,重叫她去笑玲家给你提亲吧?”

  李二毛:“哥,我,我现在手头儿还紧,没法儿再央嫂子去提笑玲了,等两天再说吧。你想想哥,上回我叫嫂子去提笑玲,不就是置的礼物太少了,礼多人不怪嘛!”

  王进发:“说得好,给,这五千块钱给你,算是你在砖场干活的工钱,这下子提亲有钱了吧?”

  王进发从兜里掏出一大叠老人票递给李二毛。

  李二毛瞪大了惊讶的眼睛:“五千?不要,我不要。我干那活根本值不了恁多。人家笑玲还说叫心肝眼儿得像雷锋,我要得多了,人家只怕要把我当贪财鬼看了!”

  李二毛说着看看表嫂刘莉,连连推让。

  刘莉点点头:“不多,不多,你要实在是不敢要,工钱算成是三千,那两千算是你借的,咋样儿?”

  刘莉探询的目光。

  李二毛看看刘莉,又看看王进发:“中,那中啊!就算是我借你们的。”

  李二毛接过钱,“呼啦呼啦”地数了起来。他数出十张老人票交给刘莉:“嫂子,嫂娘,给,这一千你先拿着,当见面儿礼,以后用着了再说。”

  刘莉:“中了,我看这下子中了,这下子准成!”

  70、夜 黄笑玲家

  笑玲爹:“准成?准成个屁,我说刘莉,你放快把这一千块钱给二毛子退回去!”

  刘莉:“三姑父,人不是一成不变的嘛,二毛子这些时够好的了,你咋还拿那老眼光看人呀?”

  笑玲爹:“二毛子这些时是变了些,可谁又知道他日后又会咋变呢?‘懒沓五,喝酒不拿壶’呀,狗改不了吃屎,谁能说得准呀?给他退回去!”

  71、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又退回来了?看看,又是嫌礼太轻了吧?”

  刘莉:“你知道人家说的是啥意思?人家不是嫌少,还是嫌你没把懒汉帽子彻底摘掉,以后慢慢儿再说吧!给,这一千块钱你还拿住。”

  刘莉说着把那一千块钱递给了李二毛。

  李二毛咬了咬牙,在自己的脸上煸了几个耳光:“中,我先拿着,我不光要挣钱,我还得挣回‘面子’,她黄笑玲就恁高贵?我就不相信我李二毛子这辈子把她黄笑玲弄不到手!”

  刘莉:“二毛,不中了,再提提别的?好闺女有的是,咱长得排排场场的,还愁找不下媳妇儿?”

  李二毛:“不中,嫂子,嫂娘,我和笑玲太对脾气了,我李二毛子这辈子就非要她黄笑玲不中!”

  刘莉:“你和人家对脾气,谁知道人家和你对不对脾气?“

  72、夜 刘莉家砖场

  月朗星稀。

  李二毛将钢管拉到砖场,在砖场砖坯垛通往砖窑的路道上摆好“枕木”,像固定铁路道轨一样把钢管固定到“枕木”上,一直铺进窑门。

  几个大木箱被安装在“道轨”上。

  李二毛推了一下“列车”,“列车”溜溜刮刮地滑进了窑门。

  李二毛灿烂的笑。

  73、日 刘莉家砖场

  早晨上工,人们发现了一夜之间弄成的“道轨”和“道轨”上的“列车”。

  笑玲哥:“这是谁弄的?像个小火车一样。”

  王进发:“不会是二毛子吧,我见他院子里堆过钢管儿,我还说他像是要开铁业铺儿似的。”

  笑玲爹用手推了一下“小火车”,“小火车”呲溜一声,非常利落地滑向反方:“你甭说,这还真中呀,二毛这娃子懒是懒,还真球操蛋哩!”

  74、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的茅屋,“普天下”都是李二毛酣睡的呼噜声。

  75、日 刘莉家砖场

  车箱里,装满了砖坯,人们毫不费力地将装满砖坯的“列车”推进窑门。

  76、日 砖场

  时近中午,人们仍在干活,一个个汗流浃背。

  77、日 砖场

  砖场伙夫跑出灶房,跑到刘莉跟前:“莉莉呀,这可咋整,都快晌午了,面还弄不回来,叫大伙儿喝白开水呀?”

  刘莉:“不是叫二毛他们拉麦换面去了吗?”

  78、日 乡面粉厂

  李二毛和笑玲哥在磨坊门外踱着步子,焦急地等待着。

  车间里,磨面机发生故障。

  师傅们在抢修。

  几袋小麦待磨。

  79、夜 李二毛家

  李二毛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李二毛突然坐起,自言自语道:“买磨面机!”

  刘莉:“买磨面机?”

  李二毛:“买磨面机。”

  王进发:“你咋会想起这招儿了?”

  李二毛:“我看砖场这么多人干活,天天去乡上换面吃,太误事。再说,咱们这么大一个康庄村没个磨坊也不中啊。开个磨坊一来能救救急,二来我也能挣俩活钱儿。我想叫嫂……嫂子,不,是嫂娘,叫嫂娘……”

  王进发:“二毛子,你还叫她嫂娘?”

  李二毛:“嗯,我还叫她嫂娘,我答应过叫她嫂娘,她答应过给我找媳妇儿。”

  王进发:“嘿嘿,你看看,我咋越听越别扭,她才比你大五岁,你竟然叫她嫂娘,坷碜,坷碜人呀!”

  王进发说着,嘴一撇,转对刘莉:“他敢叫,你也敢答应?”

  刘莉:“赶时兴儿嘛,辈份儿也能提拔,高一辈儿总比低一辈儿受尊重,他敢叫,我就敢答应!”

  王进发:“她要是把你给‘提拔’老了,你可甭怪我不要你!”

  刘莉:“咱表舅、舅妈过世早,他们的救命之恩我得报,他把我抬高一辈儿也中,我得张罗着叫他挣俩钱儿,我得张罗着给他找媳妇儿,我还得张罗着叫他过上好日子儿,他把我‘提拔’老了我也情愿,要不是表舅,我早就沤成灰儿了。你嫌他把我‘提拔’老了,那你就再找个年轻的去!我说二毛子呀,你想开磨坊,也是档子正经事儿,是想叫支持你俩钱儿不是?进发,咱先给他垫一万块钱儿算了?”

  王进发:“中中中,你说了算,你当家儿,这嫂娘当得也真是够份儿,出口就是万万八八的!”

  刘莉:“你说我当家儿,我就当当这个家儿,反正钱搁到家里也不会抱娃儿,就给二毛子一万叫他开个磨坊有啥,再说咱砖场吃粮也方便!”

  王进发:“钱在家不会抱娃儿,放到银行能还不会抱娃儿?”

  刘莉:“亏你说得出口,那你干脆叫二毛子给你背息得了!”

  王进发:“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呀?”

  81、夜 李二毛磨坊

  几个人在安装磨面机 。

  82、日 李二毛磨坊

  机声隆隆。

  李二毛的磨坊里,磨面机在磨着小麦,打玉米机在打着玉米糁子。

  李二毛接了面粉倒玉米,倒了玉米灌小麦,忙得不亦乐乎,眉毛上都荡满了面粉,变成“杨白老(劳)”了。

  83、日 磨坊外

  黄笑玲背了一口袋麦子,吭吃吭吃地从一侧走近磨坊。

  黄笑玲:“二毛子,李二毛子,赶紧来接接我——”

  84、日 黄笑玲家

  笑玲爹:“赶紧,赶紧,赶紧给我弄个馍馍吃吃,饿死我了!”

  笑玲妈:“吃馍馍,没面没啥,你吃个屁吧!”

  笑玲爹:“面吃完了?面吃完了,你不会去磨嘛!”

  笑玲妈:“性儿急你吃不成热豆腐,玲玲去磨去了。”

  笑玲爹:“你咋老糊涂啊,你咋会叫玲玲去磨去了?”

  笑玲妈:“玲玲去磨咋了?”

  笑玲爹:“那棉花遇见了火儿,你想想!”

  笑玲妈:“棉花见火儿咋了?棉花见了火儿要是不会着,那就是有外阵儿了,当初年轻的时候咱头一回见面,你不也只想着火儿嘛?!”

  笑玲爹:“说球那,着火儿也得看跟谁着,二毛子他一个大懒汉,还想当我家的乘龙快婿?小癞肚想攀白天鹅,想头儿不低!”

  笑玲妈:“就你会拿老眼光看人,人家二毛子眼下干得多欢势,人又精明,你看看人家弄那‘小火车’,叫是你,一辈子你也想不起来那窍门儿!你要是能摊得上这样的好女婿,也算是你的福份哩!”

  笑玲爹:“就你眼皮儿薄,一个大懒汉,看把你给景的!我得去看看她们磨了了没有。”

  85、日 李二毛磨坊内外

  黄笑玲把麦袋子“咚”地一声放到地上,喘着气喊道:“李二毛子——”

  磨坊内,机声隆隆,黄笑玲的叫喊李二毛根本没有听见。

  磨坊外,黄笑玲扳起口袋试着想上肩,可无论如何也弄不到肩上。

  黄笑玲没好气地自言自语道:“死沉死沉!”

  黄笑玲说着嘟哝着,跑进磨坊。

  李二毛正在弯腰从打玉米机下边套的袋子里往斗篮子里倒糁子。

  黄笑玲蹑手蹑脚凑到李二毛身后,猛地在李二毛的脊梁上拍了一下。

  李二毛受到惊吓,突然转过身子,一看是笑玲:“哎呦,你吓死我吧!”

  李二毛把糁子倒完,又看看磨面机的大斗,随手扳掉了钉在墙上的两个闸刀,磨坊里的机器轰鸣声戛然而止。

  李二毛满脸面粉。

  黄笑玲:“哈哈哈哈——,土地爷!哈哈哈哈——,土地爷!”

  李二毛“嘿嘿嘿嘿”地傻笑着。

  黄笑玲“哈哈哈哈”地笑着,跑上前去,抱住李二毛的大“面脸”“啾”地一下,亲得山响。

  黄笑玲嘴角、脸蛋儿上沾了两片子白面,李二毛脸上的白面也被蹭掉一大片子,看上去滑稽可笑。

  李二毛开怀大笑:“黄笑玲,你也变成土地爷了,你也变成土地爷了,哈哈哈哈——”

  黄笑玲听李二毛说她也变成土地爷了,随手在脸上、嘴角儿上抹了一下。

  黄笑玲:“李二毛,走,赶紧出去把麦给我背进来,死沉死沉,放到地上,我再也背不起来了。”

  李二毛:“你是磨面来了?”

  黄笑玲头一歪:“咋?不给磨吗?”

  李二毛趁机也在黄笑玲的脸上“啾”了一家伙,跑出门去。

  86、日 磨坊外

  李二毛弯腰背麦袋子,黄笑玲从磨坊跟了出来。

  笑玲爹从一侧匆匆走来。

  李二毛背起麦袋子,笑玲爹走到跟前。

  李二毛:“叔,你也来了?”

  笑玲爹:“嗯。玲玲,你来好一会儿了?”

  黄笑玲:“爹,我才来不多一会儿。”

  笑玲爹白了一眼女儿:“才来?才来嘴角儿上脸蛋儿上咋弄恁多白面?”

  黄笑玲沾满白面的嘴角、脸蛋儿的特写。

  黄笑玲:“白面?”

  黄笑玲问着,慌忙用手背在脸蛋儿嘴角儿上蹭了一下。

  笑玲、二毛见老人说笑玲脸上的白面,俩人的脸立马变成了大红布。

  李二毛尴尬地把麦袋子往上耸了耸,眼珠子一转:“我刚刚弄了点柿古栾,她跟我抢着吃,弄她一脸……一脸柿古栾面儿!”

  黄笑玲瞥了李二毛一眼,咧了一下嘴。

  笑玲爹故装糊涂:“有柿古栾?赶紧,赶紧叫我也吃点,怕有两三年都没有吃过柿古栾了。”

  李二毛眼皮一翻,说道:“就两三个柿古栾,都叫您闺女给抢吃光了,一个也没给剩。叔,你饿了?我刚买了一个大卤猪肉夹馍没顾上吃,还热着哩,你赶紧吃了吧!”

  李二毛说着,把麦袋子往上耸了一下,快步走进磨坊。

  李二毛放下麦袋子,从桌斗里拿出塑料袋里装着的卤猪肉夹馍,递给已经走到门口的笑玲爹。

  笑玲爹接过馍说:“玲玲,赶紧去把你脸上的柿古栾面儿面儿洗掉,闺女家,弄得跟土地爷样,叫……叫啥!”

  黄笑玲朝李二毛撇了一下嘴,伸伸舌头,拌了个鬼脸儿,跑出画面。

  笑玲爹又剜了一眼李二毛被沾掉一大片子面的白面脸:“二毛子,你脸肚蛋儿上那一片子是膏油了还是叫猫舔了?”

  李二毛:“猫舔了。不不不,是刚才脸蛋儿上乱痒痒,我用手蹭了一下。叔,你饿了,赶紧趁热儿吃吧,啊。”

  李二毛说着,又慌忙用手在脸蛋子上蹭了一下。

  笑玲爹:“吃,吃个屁吃!”

  笑玲爹骂着,狠狠把李二毛给他的卤猪肉夹馍摔在地上。

  大块大块的猪肉片子散落在地。

  笑玲爹跺了一下脚:“哼!”

  笑玲爹扭身儿悻悻而去。

  87、日 李二毛磨坊

  甲来磨面。

  机器轰鸣声。

  88、夜 黄笑玲家

  黄笑玲瞪着眼睛,梗着脖子,倔犟地跪在地上。

  笑玲妈在一旁吟吟抽泣。

  笑玲爹恼羞成怒,蹿上前去,“啪啪”,在笑玲脸上甩了两个响亮的耳光:“叫你疯,我叫你疯!我问你,你到底相中他哪儿了?”

  黄笑玲仰仰脸:“我就相中他的人!”

  笑玲爹:“好你个贪相鬼,就凭他长得好看?我打不死你这混账东西!”

  黄笑玲:“我喜欢他的相貌不假,我更喜欢他的为人!”

  笑玲爹:“你凭啥喜欢他的为人?就凭他那个懒‘柿子’?”

  黄笑玲:“他会学勤勤的!”

  笑玲爹:“你凭啥知道他会学勤勤?”

  黄笑玲:“凭感觉,凭俺十几年的老同学,我相信他能学勤勤!”

  笑玲爹:“我打不死你这混账东西!”

  笑玲爹话落手起。

  黄笑玲的嘴角儿被打出血来。

  笑玲爹不打不要紧,他这一打,黄笑玲竟然“腾”地一下从地上倔犟地站了起来。

  笑玲站起来了,笑玲爹一下子傻了眼儿了,他愣怔了一下,自己又“咕咚”一声跪在地上。他用膝盖“走”到女儿跟前:“憨子闺女,你是咋想的,他是个大懒汉,二流子呀,啊哈哈哈哈……”

  笑玲爹晃着女儿的双腿,嚎啕大哭起来。

  89、夜 李二毛磨坊

  乙来磨面。

  机器轰鸣声。

  90、夜 李二毛磨坊

  丙来磨面。

  机器轰鸣声。

  91、日 李二毛磨坊

  丁来磨面。

  机器轰鸣声。

  92、夜 李二毛家

  明亮的电灯下,李二毛在数钱。

  钱的特写。

  李二毛笑脸的特写。

  93、日 刘莉家

  李二毛两手拿两叠百元老人票。

  他先把一叠塞到王进发手里:“进发哥,这是我买磨面机时借你的五千,还给你。”

  王进发:“你先拿着吧你,挣住钱儿了?当初你可是只借我两千呀!”

  王进发说着,数了两千自己收下,那三千退给了李二毛。

  李二毛笑笑:“挣住钱儿挣不住钱儿,你都先拿着,没了我重向你要,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刘莉:“唉呦,嘿,咱二毛子可真是越来越雷锋了,啊?”

  李二毛又将另外一叠老人票递给刘莉:“嫂子,嫂娘,兄弟,孩儿今儿个给您施礼了!”

  李二毛向刘莉深深地鞠了一躬。

  刘莉“哈哈”一笑:“二毛子,啥时候儿学得古里古怪的?”

  李二毛:“兄弟、孩儿感谢嫂子、嫂娘那两大巴掌哟!”

  刘莉笑笑:“感谢个屁,你还感谢,当时我就后悔下手太重了,你还记着,你是不是在记我的仇啊?”

  李二毛学起老戏上演员的道白:“哪里哪里,要不是嫂娘那两巴掌,这个咋会叫孩儿攥到手里呢?”

  李二毛正儿巴经地道着白,甩甩手中的老人票。

  李二毛:“这三千块钱是叫嫂子、嫂娘给兄弟、孩儿再次提亲的呀!”

  李二毛仍然笑着操着戏腔白道。

  刘莉:“哈哈哈哈——,二毛子,那嫂娘可就当真了呀,啊……哈哈哈哈----”

  刘莉“哈哈”大笑之后,也用戏腔回二毛道。

  王进发:“看看,看看,看你们“娘儿”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长出来了,干脆我去搭戏台子好了!”

  王进发笑得前仰后合。

  94、日 黄笑玲家

  刘莉带着厚礼来到黄家。

  刘莉进了大门就喊:“三姑,三姑?”

  笑玲娘慌忙上前接过刘莉挎着的大包袱:“哎,莉莉来了?咋还疙疙瘩瘩地滴溜个大包袱?赶紧,赶紧,坐下歇会儿。”

  刘莉:“我说三姑啊,不是还是为二毛子和笑玲那事儿嘛!二毛子说要是中了,想叫把婚给订了。”

  笑玲娘:“订婚?你还没忘记那档子事儿呀?二毛子又央你了?”

  笑玲爹从卧室探出头来:“订婚?定个屁婚,他央也不中!”

  刘莉:“三姑父,人家二毛子说往后再也不懒了,这段时间不是改好了吗?另外,全村儿的人,谁有他的脑子聪明,谁有他的脑子管用?再说了,婚姻自主都喊了几百年了,你还老封建呀,你也不能把家儿当得太死了呀,你也得看看人家玲玲是啥态度嘛!”

  笑玲爹:“啥态度?我不管她啥态度,这个家儿我是当定了,你说包办也好,违法也好,反正是现在不能给他李二毛订!他说他不懒了?你都恁信?你都恁好诓?嘴上没毛,说话不牢啊,嘿嘿,出了名儿的大懒虫!”

  笑玲从另外一个内室走了出来,“噔”一家伙坐到刘莉身边的凳子上:“爹,你可听好,早早晚晚我不管,我黄笑玲这辈子是非李二毛不嫁了!”

  笑玲爹:“非李二毛不嫁?那中,他李二毛啥时候儿真正改好了,啥时候儿算,不改好,拴住日头也说不好,我还得再考验考验他!”

  刘莉:“三姑父,还要考验呀,你都快把人家二毛子给‘烤’煳了!”

  笑玲爹:“混账,烤煳了也比夹生强!”

  刘莉笑笑,从兜里掏出三千块钱来:“三姑父,我看你也不用再‘烤’了,你没看看,人家二毛子有情,咱家笑玲也有意嘛!”

  刘莉说着,晃晃笑玲的肩膀:“你说是不是,妹子?”

  笑玲害羞地:“姐,你看你吧……”

  笑玲说着,脸一红,把身子扭了个劲儿。

  刘莉:“三姑父,干脆就给人家说定了吧!”

  笑玲爹:“说定?说定个屁!”

  刘莉:“三姑父啊,叫我说,你可再也别当那老‘法海’了!”

  笑玲爹:“啥‘法海’不‘法海’的,我对你说不中了?我是说现在不中!我非得用钝刀子再拉拉他,等他彻底改好了再说。”

  刘莉:“三姑父,不‘二性儿’吧你。”

  笑玲爹:“莉莉,好你个混账丫头,敢说你姑父‘二性儿’?”

  刘莉“嘎嘎嘎嘎”地笑弯了腰:“不是二性儿,不是二性儿,是三性儿,我才是二性儿呢,性儿太急了,叫我说该定就给人家二毛子定了吧!”

  笑玲爹:“我看你就是性儿急,性儿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刘莉:“中中中,只要你不说不中,不过是早晚的事儿。给,这三千块钱是人家二毛子孝敬您们二老的。那包袱里包的是二毛子给你们一家子买的几套衣裳,大大小小,每人一套。

  刘莉说着,把钱往笑玲爹手里塞着。

  笑玲爹:“莉莉,我看你是‘隔着门缝儿——看扁人了吧’,你当你三姑父是贪财鬼呀?”

  刘莉:“这算啥?人家二毛子的一点心意嘛!”

  笑玲爹:“贫嘴,给他退回去。你放快把这些钱和衣裳给他李二毛子退回去!”

  95、日 刘莉家砖场

  隆冬腊月,零雪飘飞,时近中午,村人们在用“列车”轻松运送砖坯装窑。

  黄笑玲喜滋滋地:“嘿,就是省劲儿,你还别说,懒人还真有点懒门儿哩!”

  李二毛推着他自己“制造”的“列车”,听着心上人的赞许,脸上浮满笑意,在享受着成功的喜悦。

  96、中午 刘莉家砖场灶房

  几个大饭桌上,摆满了盘盘碟碟,美味佳肴。

  盘盘碟碟里,除了鸡鸭鱼肉之外,还有西红柿,黄瓜,青椒,西芹,苦瓜,豆角,磨菇等青鲜欲流的反季节蔬菜。

  李二毛:“这大冷的天儿能吃上新鲜蔬菜也是造化呀,要早是这样,那王祥、孟宗都不用卧冰、不用哭竹了!给,奶奶,你老先尝尝鲜!”李二毛说着,用筷子操了一块磨菇,放进刘莉奶奶的碗里。

  刘莉奶奶喜笑颜开地道:“咦,你婆子那肉啊,二毛子可是越来越长进了,啊!嘿嘿嘿嘿……”

  老人说着,甩着下巴,有滋有味地咀嚼起来。

  李二毛笑着说:“奶奶呀,咋整啊,我要是有婆子,我婆子要是有肉,我可是不吃这‘树肉’了呀!哈哈哈哈——”

  李二毛笑罢,用筷子把一大块子磨菇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说道:“嫂子,你整这‘树肉’可真是比大肉还好吃呀,多少钱儿一斤?”

  刘莉:“唉呦,你也是年轻人,老说法儿,磨菇就是磨菇嘛,啥树肉不树肉的。三块五一斤。这些菜都是托人在城里菜市儿上买的。”

  李二毛:“咋恁贵呀?”

  刘莉:“这算贵?大篷蔬菜就贵嘛!成本高,卖得就贵,人家菜农也挣得多。”

  97、夜 刘莉家

  刘莉:“二毛子,来,我还没顾上对你说,三姑父还没说利亮话,说是得再考验考验你!”

  李二毛倒吸一口冷气:“嫂、嫂娘,我看这事儿八成儿是不中了吧?”

  刘莉:“二毛,你不用慌,人家不是不同意,人家怕的是你再往瞎处儿学!你就不会争点儿气,好好儿记住我煽你那两巴掌,学得好好儿的,叫他来找着你说?”

  李二毛:“叫他来找着我说?”

  李二毛说着,皱了几下眉,转了几下眼珠子:“也中,挣钱是小事,我得挣回面子!”

  刘莉:“这就对了,这才像是个男子汉!”

  李二毛:“哎,嫂子,我,我想搞大篷蔬菜,你说中不中?”

  刘莉:“搞大篷蔬菜?”

  李二毛:“对,搞大篷蔬菜。”

  刘莉:“想挣大钱儿?”

  李二毛:“想挣大钱儿。实话对你说吧,开了两天磨坊,挣了俩钱儿,上了瘾了。”

  刘莉:“中,二毛子,你中了!这下子我可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刘莉说着,返回内室,拿出一个存折:“给,两万,我再支持支持你!”

  李二毛接过折子,深深地向刘莉鞠了一躬:“嫂子,嫂娘——”

  98、日 县农业银行营业大厅

  李二毛把批好的贷款手续递给窗口里的营业员:“批好了,贷三万。”

  营业员看看西装革履、英俊潇洒的李二毛,看看批款手续上贷款用途栏里“建塑料大篷”的字样:“你要搞塑料大篷呀?”

  李二毛“嘿嘿”一笑:“咋,不像?”

  营业员连连点头:“像,像,新型农民嘛!”

  营业员说着,把捆扎好的三叠老人票从窗口递了出来。

  (三)


编辑点评:
对《拽上懒汉奔小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