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拽上懒汉奔小康

拽上懒汉奔小康  作者:太阳雨

发表时间: 2016-05-04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11575  阅读: 2872  评论:0条 推荐:4星

22、夜 李二毛家李二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23、日 铁业门市李二毛在翻看着长长的钢管。24、日 刘莉家砖场李二毛弓着腰把空着的小推车狠狠地搡到砖场边上。李二毛:“妈的!”李二毛骂着,弯腰蹲到地上
 

  22、夜 李二毛家

  李二毛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23、日 铁业门市

  李二毛在翻看着长长的钢管。

  24、日 刘莉家砖场

  李二毛弓着腰把空着的小推车狠狠地搡到砖场边上。

  李二毛:“妈的!”

  李二毛骂着,弯腰蹲到地上。

  刘莉男人王进发看见了,说:“二毛子,咋了这是,又骂谁呢,不想干了?”

  李二毛:“说些话,谁不想干了?鞋里头灌了个石头子儿!”

  李二毛说着,并没有脱鞋倒石子儿,他慌忙站了起来,拽起小车,走近砖坯垛。

  李二毛没好气地把砖坯一个个搡进推车。装了少半车,又弯着腰咬着牙“吃力”地将小车推向窑门。

  李二毛咬着牙,不住晃动的上身。

  李二毛无比“沉重”的双脚。

  缓缓滚动的车轮。

  李二毛额头不住滚落的汗珠。

  李二毛双脚打滑。

  李二毛“咕咚”一声,爬到地上。

  小推车翻在一边。

  笑玲哥“二毛,二毛!”

  王进发:“二毛子,二毛子,你是咋了?”

  刘莉:“李二毛子,又咋了?”

  笑玲爹:“二毛呀,赶紧起来,懒沓五,推了半车还装啥孬?再不起来,看我不用破鞋底子量你的屁股!”

  众人七嘴八舌把李二毛围了起来。

  李二毛转转眼珠儿,坐到地上,双手抱着一只脚,嗷嗷直叫。

  刘莉:“二毛,怕又是‘累’坏了吧?”

  李二毛:“扎,嫂子,嫂,嫂娘,扎……唉,唉呦,唉呦——”

  李二毛“叫唤”着,浑身搐成了个肉蛋蛋子。

  刘莉弯腰蹲到李二毛的跟前:“咋?还想扎针?抽筋了?赶紧,赶紧,叫嫂子看看,叫嫂子看看!”

  李二毛:“不,不,是扎……扎刺了。”

  刘莉:“扎刺了?那得赶紧叫我看看!”

  李二毛:“不叫你看,不叫你看,叫你看看,又该扎针了!”

  刘莉:“嘿嘿,扎个刺,再扎根针,双料!中中中,不叫看算了,等化了脓,再弄刀子豁开,只要你不嫌疼!”

  李二毛:“豁就豁,反正是不叫你看!”

  李二毛毫无痛苦之意,一派与刘莉吵架的架势。

  刘莉犀利的目光。

  刘莉嘲弄的笑意。

  刘莉:“不叫我看?那我就偏偏儿非得看看!来,小伙子们,把二毛子给我按住,叫我弄针把他脚上扎的刺挑出来!”

  李二毛:“哎哎哎哎,别别别,真又弄针呀?别挑,别挑!”

  刘莉:“不挑会中,等化了脓,还得动刀子,多怕人。来来来,按住他!”

  众人一齐上去,把李二毛“固定”了起来。

  刘莉从衣袖上取下一个又粗又大的别针,扳起李二毛“扎”住的脚,不管三七二十一,歪着头就要往脚掌上剜。

  李二毛上慌了,比鸡叨食儿说得还快:“嫂子嫂子嫂娘嫂娘,别别别挑,没扎住脚没扎住脚根本就没有扎住脚!”

  刘莉严厉地:“那你为啥说扎住脚了?非挑不中非挑不中我非把刺挑出来不中!”

  刘莉比李二毛说得还快。她说着,还是要用别针剜。

  李二毛眼珠儿一转,假装害怕,蜷住双腿,暗暗憋足了劲儿,猛挣一下,蹬翻了捉他双腿的一个大个子,其他人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松开了手,他趁机爬起来大步跑开,丝毫没有扎了脚的样子。

  25、日 铁业门市

  李二毛在翻看凹面铁滑轮。

  26、日 刘莉家砖场

  其他人都在砖场忙碌,惟惟不见李二毛。

  刘莉东张西望:“二毛呢?”

  27、日  铁业门市

  李二毛:“王叔,我先拉点吧,随后叫刘莉来算账。”

  王叔:“中中中,村儿挨村儿的,来看几回了,谁怕谁呀!”

  李二毛把一根根长长的钢管装上了“时风”车。

  28、日 李二毛家

  王进发拔开李二毛茅屋的门,里边没人。

  王进发:“去哪儿了呢?”

  王进发看见李二毛屋檐下放的钢管,自言自语:“闲球磨大腿,在哪儿弄的钢管,开铁业铺儿呀?不会是偷的吧?”

  29、日 刘莉家砖场

  别人都在干活,李二毛蹲在地上,咧着嘴,闭着眼睛,很痛苦的样子。

  笑玲哥:“咋了,二毛?又扎住脚了?”

  笑玲:“李二毛子,又肚疼了?”

  刘莉见李二毛又蹲在地上,跑上前去,用手挨挨他的额头,又拽起他的胳膊,摸摸他的脉搏,看看他油红四白的脸色,两嘴角撇了一下。

  见刘莉来到跟前,李二毛眼珠儿一转,一白瞪,少气无力地说道:“嫂……嫂娘,我,我我我饿……”

  刘莉对站在侧身的男人王进发说:“哎哟,赶紧,赶紧,二毛子这下子可是饿晕了,赶紧去弄点好吃的,赶紧去弄点好吃的!”

  听到刘莉的话,李二毛仍然闭着眼睛,好像是无动于衷,但他的嘴却“听懂”了刘莉的话音儿,张了一下,高凸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众人看看刘莉,伸伸舌头。

  刘莉的嘴角又撇了一下,和男人王进发耳语了几句。

  王进发快步走开。

  30、日 李二毛家 (闪回)

  日上三竿。

  刘莉推开李二毛的柴门。

  李二毛在啃着一个猪蹄儿。

  李二毛满是油腻的嘴唇、脸蛋儿。

  刘莉:“二毛子,割肉了?”

  李二毛点点头,含混不清地“啊啊”了两下,边打饱嗝儿边啃猪蹄儿。

  刘莉:“二毛子,打着饱嗝儿啃猪蹄儿,想撑死啊?”

  李二毛一边嚼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说着:“嘿嘿,嘿嘿,多……多日不见腥……腥荤,嘿嘿嘿嘿……”

  31、日 刘莉家砖场

  众人依然“关心”地围在李二毛跟前。

  王进发掂着一个红塑料袋子从一侧跑来。

  刘莉:“赶紧,赶紧,再停一会儿二毛子就该饿死了,这下子肯定是饿晕了!”

  笑玲哥:“饿个屁,中午就他吃得多,吃得饱,才屁大一会儿!”

  笑玲爹:“吃吧,叫他吃吧,兴许是平常不大干活儿,一猛干活儿消化得快!”

  笑玲爹说完,撇嘴笑笑,伸伸舌头。

  刘莉:“呦,三姑父,笑啥你笑?二毛子眼看着饿得跟晕头鸡儿样,会是装得吗?”

  刘莉说这话的时候,李二毛的脸红了一下,身子“小”了一下。

  刘莉说着,接过男人王进发递过来的塑料袋子,掏出来一个卤猪肉夹馍,把并未掏完的塑料袋子放到地上。

  刘莉:“哎,进发,来,你把二毛子拦到怀里,叫我喂他。”

  王进发看看刘莉,搐搐鼻子:“二毛子,你这条大懒虫还真会享福呢!”

  众人看看刘莉,撇撇嘴巴。

  刘莉诡秘地伸伸舌头,把香气四溢的卤猪肉夹馍送到李二毛嘴边。

  刘莉:“二毛子,来,赶紧吃点儿,赶紧吃点儿,可不能饿坏了哟。”

  刘莉话一落音儿,李二毛虽未睁眼,却张开了大嘴。

  刘莉狠狠将半截子肉夹馍“拧”到了李二毛张开的大嘴里。

  轰堂大笑。

  见众人笑了,李二毛干脆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李二毛:“嫂娘,嫂娘,谁……谁知道是咋整的,我真是叫饿晕了,不用喂了,来来来,叫我自己整,我自……自己整。”

  李二毛嘴里说着,从刘莉手里夺过馍来,狼吞虎咽起来。

  “哄——”

  又是一阵戏谑的说笑声。

  李二毛:“笑啥球笑?挣钱不挣钱,落个肚子圆嘛!啊?哈哈哈哈——”

  李二毛吃完一个,拿起塑料袋子又掏了一个,继续张嘴啃着。

  刘莉:“大家伙儿都年看,好吃和懒做真是一对儿双胞胎呀!”

  李二毛:“管他双胞胎不双胞胎,反正吃到肚里算事儿,节省力气养年!”他说着,三下五除二吃完了两个卤猪肉夹馍。吃到末了,“呸呸”吐了两下:“咋球弄的,咋还有点苦味?”

  刘莉:“哈哈哈哈——”

  王进发:“嘿嘿嘿嘿——”

  众人不知端底,也跟着刘莉两口子傻笑起来。

  笑玲哥:“糊球说,卤猪肉夹馍会苦?进发哥,你怕是在里边下了闹耗子的老鼠药了吧?”

  李二毛:“耗子药?”李二毛说着,“呸呸呸呸”地往地上吐了起来。

  32、夜 李二毛家

  昏暗的灯光下,李二毛在床上打着滚儿。

  李二毛:“唉哟——,唉哟——,我的妈呀。”

  李二毛:“我的妈呀,唉呦——,唉哟——”

  李二毛在床上翻腾着,脸色惨白,额头上滚着豆粒大的汗珠。

  李二毛突然折起身子,下床趿鞋,提着裤子,开门朝“后院”跑去。

  厕所里,李二毛“吐吐噜噜”的拉肚子声。

  李二毛拉肚子的“吐噜”声还未逝去,又听见了他“呱唠呱唠”的呕吐声。

  33、日 砖场

  李二毛:“嫂子,进发哥,你们到底往馍馍里弄的啥?肚疼不说,一黑地儿让我起来跑了五回茅子,这会儿浑身稀瘫没劲儿,干个球活儿!”

  刘莉:“你想想二毛子,中午就你吃的多,一个小时不过,你又贪嘴,不叫你吃你说我不体贴你,我怕你吃停滞喽,我叫你进发哥往里面放了十来个三黄片儿哟!”

  李二毛:“十个三黄片儿?那我为啥都没有嚼住?”

  刘莉:“方脑子呀你李二毛子,不是把药片碾碎了才放进去的嘛!”

  李二毛惊讶地“啊——?”

  众人轰笑。

  34、日 田野

  太阳,树,知了。

  知了声越来越大。

  人们头顶烈日,汗流浃背,都在齐肩深的“玉米林儿”里中锄玉米。

  地头,插有地牌。

  镜头摇过若干地牌。有刘旺水的,有王进发的,有何清心的,有李润田的,有李二毛的。

  别人地里的玉米都长得黑旺黑旺,并且有人在挥汗劳作。惟有李二毛地里的玉米,低矮黄瘦,无人照管。

  35、日 村头大树下

  烈日炎炎,村人们都汗流浃背地在地里忙乎,李二毛“闲”来无事,拉个席子,坐在大树的浓荫下,歇着凉儿,吹着魔笛儿。

  36、日 李二毛的地头

  李二毛的地头,隐约可以听到悠扬的笛声。

  刘莉肩背锄头、满脸是汗地从一侧快步走来。

  刘莉走到李二毛的地头,见无人侍弄庄稼,不禁眉头一皱。

  飘渺的笛声。

  刘莉侧耳细听。

  刘莉:“越懒越闲,越闲越懒,大忙的天儿,包谷长得跟害大病儿似的,还有心思歇凉儿吹笛儿,二毛子呀,你到底算是啥球好儿货呀你,真没活儿干了?”

  37、日 村头大树下

  李二毛:“没活儿干了,嘿嘿,真没活儿了。”

  刘莉变脸缩色的:“没活儿干了?到底有没有活?看看你地里的庄稼,那叫个庄稼嘛,黄虻牛尿脐儿样,你呀你呀!大懒虫还吹《人勤春来早》,不嫌丢人!”

  刘莉说着,一把夺过李二毛手中的魔笛,狠命地甩在地上。

  魔笛被摔得劈劈闪闪。

  李二毛:“嫂子,你——,这可是我借人家一百多块钱买的呀!”

  刘莉:“咋都不想想你自己的日子儿,借人家一百多块钱买魔笛儿,要饭吃打篮球——穷蹦哒,一千多块钱买的,我也敢摔!”

  李二毛尴尬地站起身子,抬手在自己脸上煽了几下:“叫你要媳妇儿,叫你要媳妇儿!”

  刘莉黑着脸:“不长记性,狠狠打,狠狠地打!”

  李二毛在自己的脸上煽着耳光:“狗改不了吃屎,叫你懒,我叫你懒!”

  李二毛打着骂着,向家里走去。

  38、日 李二毛的地头

  李二毛掂把锄头,从一侧走来。

  李二毛走到地头,抬头看了看天上酷毒的烈日,咧了咧嘴,无奈地、极不情愿地跳到齐腰深的玉米林儿里,劳作起来。

  插曲起:

  人勤地不懒

  人懒地也闲

  天上不会掉馅儿饼啊

  不会掉馅儿饼

  五谷丰登靠的是

  汗水来浇灌

  人勤地不懒

  人懒地也闲

  双手里头有好日月呀

  里头有好日月

  小康生活全凭那

  全凭汗水腌

  39、日 刘莉家砖场

  人们在出窑。

  村人们都在用小车儿把沉重而灼热的砖块推出窑来。

  人们一个个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满脸是汗,满面是灰,只露着白眼白牙。滚滚而落的汗珠把人们满脸的黑灰冲得一道道一条条的,让人看了觉得滑稽可笑。

  40、日 李二毛家

  日上三竿。

  从泥墙缝隙中透过来的阳光把小屋照得透亮。

  李二毛躺在床上,打了一会儿呼噜,翻了一个身儿,慢慢睁开眼睛,东西南北上下左右看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折起身子,穿衣下床。

  李二毛:“独轮车儿运砖坯,憨人憨门儿出憨力,累死人,总得想法儿躲躲这牛重的活儿!刘莉,屁个嫂娘,你连赢两桩,我也得想法儿赢你一桩!”

  李二毛抬头看天。

  明净瓦蓝的天空,飘动着一大堆乌云。

  41、日 路上

  李二毛在懒懒散散地走着,东扭扭,西看看。

  李二毛被一个石头绊爬在地。

  地上,一个子息繁盛的蚂蚁窝。

  黑压压的蚂蚁大军。

  蚂蚁上树。

  42、日 砖场

  人们在忙着运砖坯。

  43、日 小路旁大树下

  李二毛在悠闲地看蚂蚁上树。

  蚂蚁搬家的特写。

  李二毛眼睛的特写。

  44、日 砖场

  李二毛:“嫂子,嫂娘,赶紧,赶紧把砖坯运到篷里,有暴风雨!”

  刘莉抬头看天。

  酷毒的太阳。

  刘莉:“你咋知道?”

  李二毛:“蚂蚁们说的。”

  刘莉:“蚂蚁?”

  李二毛:“对,是蚂蚁说的。”

  刘莉:“屁神,要是蚂蚁会说话,石头、夜鳖鹕都该成精了,日头跟火鏊儿样恁毒,哪儿球有雨?”

  李二毛:“你不信?”

  刘莉:“我不信!”

  45、日 小路旁爬满蚂蚁的大树下

  李二毛:“你看看,比中央台的天气预报还准,‘蚂蚁搬家,大雨要下;蚂蚁上树,暴雨如注’呀!再不赶紧弄,几万块砖坯马上就要泡成泥糊儿糊儿了!”

  刘莉:“恁怕人?”

  李二毛:“恁怕人?你当我吓你呢!”

  刘莉:“那赶紧,赶紧组织人搬,走走走,两仨月的血汗哟!”

  李二毛:“我看你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我也去,谁给你报告天气情况?你赶紧去,我在这里严密监视蚂蚁们的动向,它们现在搬的是粮草,等到搬运它们子孙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刘莉额头浸出汗珠:“中中中,你在这里可要好好看着哟,有情况,随时、赶紧、立即、马上告诉我!”

  刘莉跑去。

  46、日 砖场

  人们推着独轮小车,汗流浃背,来往如飞。

  刘莉推着小推车“飞”在前头。

  王进发推着推车“飞”在前头。

  天旋地转。

  刘莉一头栽倒在地。

  头破血流。

  47、日 路旁大树下

  阴云密布。

  闷雷声声。

  道道闪电。

  蚂蚁上树。

  李二毛的笑脸。

  48、日 砖场

  砖场上,砖坯已被搬走。

  大篷里,砖坯如山。

  49、日 路边大树下

  暴雨如注。

  刘莉满脸是血,被淋成了落汤鸡。她慌里慌张地跑到李二毛跟前,笑不是笑,哭不是哭地说道:“二毛子,蚂蚁咋说了?”

  李二毛抬手抹抹脸上的雨水,惊讶地问:“嫂子,嫂娘,你咋会弄得满脸是血?”

  刘莉:“我不是叫你给吓迷糊了,也真多亏你这一吓了。赶放工回去,我还给你弄卤猪肉夹馍吃去!”

  李二毛:“哈哈哈哈——”

  50、日 刘莉家砖场

  人们在忙着出窑。

  推着小车走出窑门的刘莉和卸了砖块又一次返回窑门的笑玲哥打了照面。

  笑玲哥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把少半个脸蛋儿擦成了白色:“莉莉姐,二毛子咋到这会儿还不来呀?”

  刘莉停住脚步:“兴许是老毛病儿又犯了吧?”

  笑玲哥:“老毛病儿又犯了,日头早就晒住屁股了,还不起床干活,懒呀,就那,你还非要把笑玲给他提,屁用,没秧(方言,rang)儿气!”

  刘莉“嘿嘿”一笑:“人嘛,慢慢儿改嘛!”

  笑玲哥:“慢慢儿改,慢慢儿改,谁知道他是鸡儿年还是猴儿年才能改好?”

  笑玲哥嘟哝着,白了刘莉一眼,进了窑门。

  51、日 铁业门市

  李二毛:“八个大木箱,一个木箱得用四个,四八三十二,五哥,叫我拿三十二个吧,随后叫刘莉来算账。”

  五哥:“行行行,你拿吧,你拿吧!”

  李二毛把一个个凹面铁滑轮儿装到“时风”车上。

  李二毛准备起步开车,回过头来:“五哥,你可记住数儿,啊!”

  五哥:“走你的吧,没事儿。”

  李二毛开车远去。

  52、日 李二毛家

  李二毛在用木板定着大木箱子。

  53、日 刘莉家砖场

  别人都干开了,干累了,干出“水”了,李二毛才懒懒散散地来到砖场。

  黄笑玲推着沉重的砖车从窑门儿步履蹒跚咧着嘴喘着气满脸黑灰满脸汗地挪了出来。她走着走着,脸上的黑灰随汗水一齐流进眼中,只好闭了眼睛,站定脚步,抬手擦汗揉眼。

  此时,跚跚来迟的李二毛正好走近正在揉眼的黄笑玲。

  李二毛紧走几步,迎上前来,心疼地问:“笑玲,闺女家,砖头块子死沉死沉,咋推恁多,累坏了身子骨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李二毛说着,慌忙从衣兜儿里掏出他那雪白雪白的手卷儿亲手为黄笑玲擦汗。

  黄笑玲没好气地抬起胳膊把李二毛的手往外一挡,说:“日头没把你屁股晒流油吧,啊?”这话把李二毛噎得翻了一个白眼儿。

  黄笑玲说着,白了李二毛一眼,又从李二毛手中夺过手卷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把手卷儿甩给李二毛,梗着脖筋推车走去。

  54、日 窑 砖场

  人们在出窑。一个个都汗流浃背、但很正常地推着小车进进出出。

  李二毛推着小车第一次走进毒热异常的砖窑。

  窑内毒热的气浪一下子把李二毛呛得退出窑门。

  李二毛闭嘴憋气,推着推车,第二次走进窑门。

  李二毛大汗淋淋。

  李二毛滚动的眼珠。

  李二毛闭眼“晕”倒在地。

  人们围拢上来,七嘴八舌,把李二毛抬出砖窑。

  李二毛闭眼躺在砖场一角。

  干活的人们推着小车。

  脸。

  汗。

  李二毛慢慢睁开眼睛。

  李二毛慢慢坐起。

  刘莉走近:“咋样儿,二毛子?真晕了?”

  李二毛:“看你说的,能是假晕?我说表嫂,嫂娘,窑里热得要命,不想点法儿,要是真是热死一个半个人来,咱可下不来台呀!”

  刘莉:“热死人?”

  李二毛:“不想点法儿,还真会热死人呢!”

  刘莉:“那咋整?”

  李二毛转转眼珠儿:“叫我说,咱去弄个鼓风机,弄根大管子,把凉风往窑里一送,大伙儿不热了,一方面安全,一方面还能提高劳动效率呢!”

  刘莉:“真的?”

  李二毛:“我还能忽悠你呀?”

  刘莉:“中中中,去买一台回来,你专门儿好开鼓风机!”

  李二毛:“中中中,我保证‘开’好鼓风机!”

  55、日 农机门市

  李二毛:“这鼓风机多少钱一台?”

  营业员:“你说的是哪一种?”

  李二毛:“大的,最大的。”

  营业员:“卖价一千五,最低一千三。”

  李二毛:“别忽悠人,一千一我要一台!”

  营业员:“中中中,生意难做死了,搞价钱都挖到骨头缝儿里了!进价一千一百二,一台鼓风机我只挣你二十块钱,其实二十也不到,还有运费、麻烦费!”

  营业员撇嘴。

  “嘿嘿,还有‘麻烦费’!”

  56、日 砖场 砖窑

  李二毛坐在凳子上,高翘着二郎腿,在“开”鼓风机。

  干活的人们在出窑。

  人们推得多了,脸上的汗水少了。

  走过李二毛跟前的人们有的瞪眼儿,有的撇嘴。

  李二毛撇撇嘴,示威般故意把高翘的腿又往上挑了挑。

  黄笑玲走到跟前,看看李二毛,道:“嘿,真没想到,李二毛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呢!”她说着,向李二毛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李二毛得意的神情。

  57、日 砖场

  日已近顶。

  人们汗如水洗,在推车出砖。

  李二毛晃里晃荡来到砖场。

  刘莉:“二毛子,咋到现在才来呀?”

  笑玲哥恰在这时也走到了跟前:“那用问,老毛病了嘛!一个大老爷儿们,逃滑偷懒,不嫌丢人!”

  李二毛:“哥……”李二毛不好意思地喊道。

  笑玲哥:“哥啥哥?懒劲儿不改,把哥搁一边儿去!”

  刘莉:“我说大旺呀,他再这样逃滑偷懒,你家永远也不用答应他!”

  李二毛:“我该死,我该死,我再偷懒,打一辈子光棍儿,打一辈子光棍儿!”

  刘莉蹿上前去:“自己打,下不去手,使不上劲儿,叫你嫂娘煸你两个脑壳儿,看你能不能记住!”

  刘莉说着,扯开巴掌,“啪啪”两下,重重煽来,把李二毛的口鼻打出了血。

  刘莉没好气地:“看你记住记不住,看你记住记不住!”

  李二毛“咕咚”一声跪到刘莉面前,抱住刘莉的双腿:“嫂子,嫂娘——”

  李二毛啥也不说,大放悲声。

  笑玲哥悄声对笑玲:“刘莉今天出手咋这样狠呀?”

  笑玲:“生他的气呗,叫人家嫂娘就得叫人家管束!”

  人们停下手头的活儿,围看刘莉训二毛。

  刘莉:“有啥看,有啥好看?”

  刘莉气恼至极,声嘶力竭地吆喝道。

  人们伸伸舌头,挤挤眼睛,各操各的车子,各干各的活路儿。

  李二毛一脸泪水一脸血地“忽”地一下站起身来,跑出砖场。

  58、日 旷野

  荒草萋萋。

  镜头推近一个长满荒草的大坟包。

  李二毛跪在坟头。

  李二毛扯着老汉汉腔,吭天恸地地嚎啕大哭着。

  李二毛:“爹呀,娘呀,您……您咋……昨不管管二毛子呀,二毛子想……想您呀……,啊,啊哈哈哈哈——”

  李二毛几乎哭绝了气。

  59、日 刘莉家砖场刚出窑的砖垛跟前

  黄笑玲把小车里的砖块一个个拿出来摆到砖垛上,把手烧得乱甩。

  手,在往砖垛上摆着砖块。

  60、日 村头(闪回)

  李二毛、黄笑玲相向而来。

  李二毛高挑、伟岸的身材。

  李二毛白净、英俊的脸孔。

  61、日 刘莉家砖场砖垛前

  黄笑玲往砖垛上摆着砖块,时而微笑,时而摇头。

  62、日、李二毛家(回忆)

  日近中午。

  黄笑玲从远处走来。

  黄笑玲走近门口,见李二毛的门还没有开。

  黄笑玲:“李二毛?李二毛?”

  李二毛没有答应。

  沉重的鼾声。

  黄笑玲用手推了一下门,门是虚掩着的。

  黄笑玲走到李二毛的床前:“二毛哥?”

  躺在床上的李二毛仍然没有反应。

  沉重的呼噜声。

  黄笑玲把声音提高了十倍:“李二毛!”

  李二毛听到喊声,猛一睁开眼睛:“笑玲?”

  黄笑玲:“咋又睡起大头觉儿来了?”

  李二毛:“早着呢,急个啥呀?”

  黄笑玲:“你——”

  63、日 刘莉家砖场

  正在垛砖的黄笑玲收敛笑容,皱起了眉头。

  64、日 刘莉家砖场

  李二毛推着小车,走进砖窑的窑门。

  跨进窑门,毒热的气浪又一次把李二毛的冲得趔趄了一下。

  李二毛闭上嘴巴,摒住呼吸,大踏步走进砖窑深处。

  出出进进的人流中,李二毛推着满满一车红砖一步一颤地走出窑门。

  刘莉:“二毛子啊,你咋会不左都右,才学会推,再推少推点儿!”

  李二毛:“没……没事儿,没事儿……”

  李二毛喘着气,连话也说不囫囵了。

  半路上,李二毛支持不住了,把车把放在一个土台上,歇了起来。

  卸了砖块返回窑洞的黄笑玲见李二毛推得太多,数落起李二毛来。

  黄笑玲:“你呀,你呀,李二毛,懒你特懒了,干起来你又特狠载了!累坏了身子骨,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

  黄笑玲数落着,要把李二毛车子里的砖块往自己的空车里拾。

  见黄笑玲往外拾砖,李二毛立马站立起来,推起小车,一步一颤地朝远处的砖垛走去。

  黄笑玲看着摇摇晃晃、渐渐远去的李二毛的背影,凝眉深思。

  李二毛满脸黑灰,满脸汗道。

  李二毛颤抖的双腿。

  李二毛慢慢挪动的双脚。

  笑玲哥:“二毛,你咋会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再推少推点儿,多跑一回,跑快些儿,不就赶出来了?使着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笑玲爹:“二毛哇,你咋会懒起来跟柿子样,犟起来也是没个照场儿没个谱儿啊?娃子家,使着你都不能了!”

  (二)


编辑点评:
对《拽上懒汉奔小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