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凤凰镇65

凤凰镇65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 2016-04-22 字数:3893字 阅读: 209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离开铁虎山村,离开朱艳玲,离开那个废钢厂,离开了王玥一心想见而没见到的爸爸,王玥再也没了任何的兴致,和来时完全判若两人。

来铁虎山村时的路上王玥兴高采烈,欢蹦乱跳,如初世的小鹿,满眼的新奇,满眼的精彩。在她眼里那真是山也美来水也美,形势无限好,一路问这问那不停嘴的找话说,话多的有点烦人。现在,回来的路上,吴小军挑起无数个话头,想逗她说话,她都像没听到似的,不理不睬,沉浸在没有见到她日思夜想的爸爸的伤感之中,满脸的苦楚,满眼的愁伤,低着头只管走路。

王玥的伤痛情绪在一点一点的感染着吴小军,让他深感自责,他恨自己实在没有用,带着王玥大老远的跑来,却没能想出好的办法让王玥看到爸爸。都是那个秃头麻子张长运坏的事,在吴小军心中他早已没有了张叔叔的和善形象,变成一个地道的恶魔,如果不是他挡道阻拦,今天王玥肯定能见到她爸爸。这个张长运怎么就学的这么坏了呢!

以前,张长运一家和吴小军他们在一个院子住的时候,有来有往,互帮互助,和和睦睦的好着呐。住在一个院子里的几户人家好的就像一家子似的。吴小军记忆最深的是张长运每天都起得很早,起来就打扫院子,等到大家起来后,院子已经被他收拾的干干净净。还有,就是那时扯布要布票,没有布票买不来布,卖剩下来的布头不要布票。布头也是有长有短有好有孬之分,张长运留心把够做件衣服的大布头收起来,给一个院子里的各家各户打招呼看谁家需要。事不大却透着关爱,透着温馨,也透着他那份善意。前年春天,张长运家搬家。那天,全院的大人孩子都过来帮忙。其实,就是从西院搬到供销社的后院。仅百步之遥,两辆小平板车来回的倒。小院的孩子们和他家的孩子,跟在平板车的后面帮着推车。一趟一趟的,跑的个个小脸通红,鼻尖冒汗。

张长运一家上午光忙着搬家,没有时间做饭。中午,还是吴小军的母亲把张长运一家老小喊到家里吃的午饭。

饭后临别之时,张长运家的大毛蛋把他心爱的一枚杏胡王送给了吴小军。那枚杏胡王像桃胡那么大,掂在手里沉甸甸的,浑身泛着核桃色。吴小军曾想用十个杏胡换他的杏胡王他都没愿意。每次玩崩杏胡的游戏,大毛蛋的杏胡王没少崩走他的杏胡,恨得吴小军牙根痒。又没办法,谁叫你没有又大又重又压手的杏胡王呢。现在,他居然毫不吝啬的把它送给了吴小军,令他又惊又喜又感动。惜别之情历历在目。

那时,就没看出张长运的坏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之后会学的这么坏,学的无情无义,六亲不认。

吴小军心里也在盘算:你坏我比你还坏,回去我就去找你儿子大毛蛋的茬,揍他个王八操的。别看大毛蛋比吴小军还大一岁,长得也比吴小军粗壮,那都是虚胖,就是怂包一个,跟个娘们似的,浑身没有四两劲,揍他是绝对有胜算的把握。吴小军甚至想着怎样把大毛蛋哄骗出来,骗到镇子外,骗到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地揍他一顿。揍他时还要给他讲清楚,就是他爹惹着我了,还要叫王玥坐在旁边看着,让王玥好好地解解气。

来到五里桥,路就走了一大半。刚近桥头,王玥说声“我累了”,就自顾坐在桥头挡水墙上的石台上,胳膊叠放在腿上,脸埋在胳膊上,两只小辫委屈的耷拉在她的胳膊腕里,孤弱的身子卷曲在一起,像被霜打的红薯秧子。

吴小军也感到两腿乏力,依附在桥栏杆上歇息,看桥下的河水,看河水里的小鱼在桥的倒影里游来游去的找东西吃。他忽然想起兜里的两个鸡蛋,跑了一天了,王玥还没有吃东西那。他掏出鸡蛋,在石栏上磕烂,剥去皮,捏在手里。王玥还是那个卷曲肢势弯在那里。他用剥好的鸡蛋触碰她的手,说,“吃个鸡蛋吧,都剥好了,给你。”

王玥先是轻声的抽泣,接着抬起头来放声哭起来。越哭越伤心,越哭声越大,哭的她两眼通红,哭的她泪如雨下,小溪似的泪水顺着她微翘的下巴流淌。那悲伤劲,似乎再也见不到她爸爸一样。哭的吴小军焦躁不安,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他在王玥身旁坐下,一手端着鸡蛋,一手揽着她的肩头,不停地劝着她别哭了别哭了。翻来覆去就那一句话,再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安慰词相劝,再也没有什么安慰话可说。苍白无力的劝慰,没能阻止王玥继续悲伤的痛哭。吴小军想不出什么好的招数来劝慰她,也就不再劝慰,而是更深的把她拥在自己的胳膊弯里,把脸贴在她的额上,让她孤弱的身子跟他靠的更紧,让她倚靠在他的胸前臂弯里尽情的哭。

哭泣慢慢变成了屈气,她转过身,双手搂住吴小军的腰,把脸埋在吴小军的脖窝里,冰凉的泪水弄湿了他的脖子和衣领。只要她不在哭,吴小军的心就好受些,就不再焦躁不安心乱如麻了。 他挺挺腰杆,打起精神,尽量装得像个枕头老老实实的让她抱着,让她舒适一些。她慢慢地安静下来,不在屈气。他想着这会她可能会趴在他的肩头上睡一会。她要是能睡一会,等醒来就什么不快的事情都忘了。他把手里端着的鸡蛋塞到自己的嘴里,调整一下肢势,腾出手来护着她,想给她一个更舒适的怀抱。

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打桥东过来,老远就听到了破自行车叮呤当啷要散架的声音。吴小军轻轻地动了一下,给王玥传递来人了的信息,想让王玥放开他坐端正起来。叮呤当啷的破自行车上了桥,吴小军已经看到来人诧异的眼神,可王玥还没有松手的意思。他一下子紧张起来,心彭彭撞击着胸膛,像是要跳出来。他又动作稍大的动了一下,再次的暗示王玥并且他的手已松开,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叮呤当啷的破车子的噪音和他的暗示都没能使王玥放开他,反而把他搂抱的更紧。柔润的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耳旁,似乎天塌地陷雷霆万钧她都不会受惊扰,都与她无关。王玥的无畏壮举,一下子把他的心气顶了上去,不安的心跳顿时坦荡起来。他从新抬起手抱紧王玥,带着坚定和不屑的眼神,目不斜视,勇敢的迎向那骑车人的目光。两目相遇,骑车人急忙躲避,像是他做了羞于见人的事情,赶紧埋下头,叮呤当啷的从他们身边疾驶而过,仓皇逃去。吴小军看到自行车子的后货架上捆着五六把崭新的镰刀,弯弯的镰头,个个刀光闪闪,寒气逼人。  


编辑点评:
对《凤凰镇6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