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杂记 > 哲学家

哲学家  作者:s012345

发表时间: 2010-06-13  分类:杂记  字数:3940  阅读: 118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哲学家
  
  
  “学了不思则忘,思了不学则呆,学无止境,正
  
  所谓,孔曰成人,猛日取义。”每日一日(注念YUE)的早读又开始了。
  
  整座教学大楼里,好不热闹,各个教室里面“嗡哇哇”的读个不停,一个个祖国未来的花朵,祖国建设的人才都在这里争芳夺艳。
  
  窗户外面的电线杆上,两只麻雀:
  
  “叽叽”
  
  “喳喳”
  
  “叽叽叽”
  
  “喳喳喳”
  
  “叽叽叽叽叽叽”
  
  “喳喳喳喳喳喳”。
  
  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想那肯定是它们所谓的鸟语,在说花有多么香的问题。我呆呆的看着它们两,听着它们唱歌的声音,仰望着蓝天白云。
  
  “你在看什么?”哲学家痴呆的看着我,然后伸长了他那细细的或许有好几天没抹过了脖子,也向我望的地方望去。
  
  关于他的脖子的问题,是不是抹了这就要看他脖子上的“腻噶子”了,以前同学们还说说他,可是他却不慌不慢的说“脖子是不是要用布抹?”
  
  同学们说“是的。”
  
  “那么布抹了之后是不是要洗?”
  
  同学们说“也是的。”
  
  哲学家又开话了“好那我跟你们说,那么衣领是布吧,衣领是裹在脖子上吧,那么衣领每天都要和脖子磨擦吧,摩擦过后你要洗衣服吧?”
  
  同学们直点头。
  
  “所以,没必要再用洗脸布去抹脖子了,还可以节约出抹脖子的时间来读书呢。你们没听说过吗?伟大的周树人先生,曾今说过: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所以重复多余的事我们就应该少做。”
  
  同学听了都点头,“对呀,很有道理。”
  
  我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对,所以我保持沉没。
  
  后来,我发现班上似乎又多了几个黑脖子……先不讨论这事了。哲学家喊我了……
  
  
  
  “呵呵呵。”哲学家笑了,双手托着下巴搁在窗台上。“呵呵呵。”哲学家又笑了。我很无趣。
  
  “哲学家,你笑什么?”我好奇的问他。
  
  “想笑就笑呗。”
  
  “哦”挺无聊的回答。
  
  “你是不是在看那两只小鸟啊?”哲学家问我。
  
  “恩,我在想它们两说什么。”
  
  “呵呵,这还用想吗?他们在读书。”
  
  “你听的懂它们的语言?”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孟母三迁你知道吧?孟子小时候很贪玩,模仿性很强。他家原来住在坟地附近,他常常玩筑坟墓或学别人哭拜的游戏。母亲认为这样不好,就把家搬到集市附近,孟子又模仿别人做生意和杀猪的游戏。孟母认为这个环境也不好,就把家搬到学堂旁边。孟子就跟着学生们学习礼节和知识。那两只小鸟就住在学校旁边,而且我们在早读,它两在那里叽叽喳喳肯定也是在读书拉。”哲学家很自信的回答。
  
  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哪里不对。索性不跟哲学家说了。
  
  
  
  中午,吃饭时间,大家都去食堂吃饭。我端着饭盒细细品味着美食。看着一个个只有下课才能看到的美女,不知怎么的吃起饭来就是特别的香。
  
  “轰隆隆”一声雷响之后,天空下起了大雨,这可怎么办,下雨了不好去教室呀,干等着吧。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伴随着雨水流去,我敲打着饭盒,期待着碰到一个带伞的救星出现。无聊之间我数起了小绵羊“一只小绵羊,两只小绵羊,三只小绵羊,四只小绵羊,五只小绵羊……小呀小绵羊,绵羊啊绵羊,羊啊羊啊羊,绵羊啊绵羊啊绵羊……。”
  
  突然,哲学家出现在我面前,我笑了,我终于可以回教室去和女孩子聊天了,不用在这里发呆了,此刻我是多么的感动,哲学家就如同黑夜里的路灯,雪里的煤炭,让我的心激动不已,此刻我多么想上前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同志……啊……”确实我马上跑了上去。
  
  哲学家洗了一下他的碗,不慌不忙的拿起了他的雨伞,甩了甩伞上的水,终于,他把手中的伞撑开了,而且举到头顶上了,而此刻我终于也跑到了他面前。
  
  我激动的说:“哲学家,终于看到你了,你能带我一起去教室不?”
  
  哲学家,好象很为难的对我说:“啊,这个,我左手还有一个碗。”
  
  我当时!……差点没晕过去。
  
  哲学家就这么一人一碗一伞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后来有个小女生告诉我,我当时张着嘴巴硬是呆呆的站了有7分38秒38厘。
  
  我失落了,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里,我很生气,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左手还有一个碗”这太荒唐了,这难道也能成为一个拒绝人的理由吗?我思考着,怎么也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把这个道理想明白。
  
  或许哲学家已经成仙了,他思考问题的逻辑已经和正常人不一样了,他的思维层次已经进入了准分子模式。
  
  顺着这个思维,我开始分析起来。“如果说,世界是物质的,那么人也是物质的,而那个碗也是物质的,一把伞能容下两个物质,那么哲学家说的话有道理;如果说,人人平等先来为先,人是物质,碗也是物质,那么人是碗,碗也是人,所以碗和人是平等的,那么碗先进哲学家的伞里,所以哲学家说的话是对的;如果朋友有困难,就要帮助朋友,现在哲学家帮助他的碗不被雨淋,那么哲学家是碗的朋友……”
  
  根据这个逻辑模式,我终于理解了哲学家,是的,看来我的思维跳跃性还是太窄了,没有哲学家的广,当周围的事物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不能怪事物,我们要从自身去找问题。对,看来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思维逻辑太狭隘了,所以我原谅了哲学家,并当场勉励自己,一定要学好马克思哲学。
  
  没办法,雨还是哗啦啦下个不停,眼看就要上课了,我只好奔起了最快速度,冲进了雨里……
  
  
  
  到了教室,我把外衣一脱,开始拧起水来,哲学家很无奈的看着我,想说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脸上的表情很委屈。
  
  我明白,他是怕我怪他,我怎么会怪他呢,我已经在食堂想明白了,哲学家是对的。所以,我对他笑了笑,“哈哈,没事,我明白,你也有你的难处嘛,你左手还有一个碗!”
  
  哲学家看我理解了他,也笑了……
  
  
  
  下午,轮到我和哲学家这一组搞教室卫生了,我很高兴,哲学家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很快卫生就搞完了,一大桶的垃圾,我和哲学家两个人去倒,“嘭”终于把垃圾到进了学校的垃圾储备站里,我转身准备走,这时候哲学家却突然蹲了下来,看着一只死了很久已经腐烂发臭的老鼠,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只在死老鼠身上指来指去。我很是不解。
  
  “哲学家,你在干什么?”
  
  “我在研究这个死了的老鼠身上现在有几个小型的食物链。”说完对我呵呵一笑。
  
  我瞪大了双眼,眼神显得有些木讷。
  
  提起垃圾桶飞快的跑,我想我快疯了,我想我的逻辑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是不是我思维发生了紊乱,“啊,天呀!”我飞快的跑去教室,希望能够坐在教室里,把思维调节好因为我感觉我的思维似乎不正常了……
  
  我坐在座位上面努力的思考着哲学家的行为,“对于学生来说,任务就是学习,那么每一个时刻都应该用来学习,每一个事物都是我们思维的标的,而哲学家对死老鼠的研究正是学习,也是充分利用标的的行为,所以哲学家的行为是学习的行为,是正确的行为。那么,我就是个不爱学习的人……”看来我确实是个不爱学习的人了,我开始懊恼自己,我想我要以哲学家为榜样,好好学习。
  
  
  
  夜晚,一天的学习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的睡觉不用去想那么多的问题了,也不用去分析哲学家的行为了,也不用去责备自己的思维逻辑了,更不用担心自己是个不爱学习的人了,我看哲学家已经睡着了,我盖好了被子,准备好好睡一个甜美的觉觉。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哲学家“哈哈哈,呜呜呜,吧吧,恩……所大捏……”梦话开始了。
  
  …………………………………………………………
  
  因为各种原因,我转学了,N年后听同学说,哲学家考上了有名的Q大学而且成了一个真正的哲学家。
  
  而坐在他旁边的同桌不知道怎么的,有一天突然疯了……
  
编辑点评:
对《哲学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