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频道 > 中篇小说 > 姐姐爱人

姐姐爱人  作者:邺城公子

发表时间: 2010-05-10  分类:中篇小说  字数:20336  阅读: 12667  评论:0条 推荐:4星

   他生性柔弱,可当他听到她明天就要嫁给一个千万富翁的儿子时,他却不知突然从哪儿冒出那么大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做了迄今为止最令他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新婚之夜,他和她本来该同床共枕,可他却一个人抱着被子口口声声喊着要去睡沙发,令她啼笑皆非。
  婚后生子,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在寻常不过的事了。可当她提出想要一个孩子时,他却竟然怕得趴在她的腿上啜泣不已,哭着求她:“姐姐,我们不要孩子好吗?”
  他自然是丈夫,她自然是妻子。
  可自从十一年前的那天后,直到现在不管是他们两个人独处,还是与众人在一起时,他一直称呼她为“姐姐”。”
  一﹑令她啼笑皆非的新婚夜
  平明雪色入青楼,婀娜娟娟年十九。
  珠帘未卷卧锦衾,玉体姣姣软如柳。
  溢出兰香散四周,长发皓臂被外秀。
  小猫睡姿更可人,俏颜带笑不知愁。
  我痴痴看着还在睡着的姐姐,此刻,她蜷着身子,一截藕白色的手臂露出锦被。我怔怔望着她俏丽的面容,这时,她的表情甚是恬静,忽然,她脸上现出甜甜的微笑,显然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咚、咚、咚……”墙上大钟表的响声传进了耳朵,我抬头一看,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我把姐姐露着的皓臂轻轻地放回被子里,轻轻地穿上衣服,轻轻地下床,轻轻地来到窗前。“簌簌、簌簌……”这是大自然每到此时必奏的音乐,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的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怕吵醒了姐姐,我缓缓拉开崭新的粉红色窗帘。这时,一幅大自然精心绘成的隽美画卷在我眼前出现了。嗬!雪,好大好白的雪呀!雪姑娘一夜工作就把这个昨天看着还很是萧索的小村子变成了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院子里的几棵树:一棵柳树,一棵杨树,一棵桃树。昨天还寒酸的露着自己的身体,它们早被冬老头儿脱光了衣服。经过雪姑娘一夜地打扮,它们好看多了,全都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咦!还刮着风呢!一阵微风拂过,银条儿簌簌地落下来,玉屑似的雪末儿从树枝上脱落,在空中飘飘荡荡,不知再跳什么舞。我悄悄地出了门,全然不顾外面还在下着的雪,听着脚下“咯吱、咯吱”有节奏的琴声来到小院正中,任鹅毛般得的雪花落在我身上。雪很急,雪花很大,只几分钟,我就成了一个喘着气的雪人。
  “小颖,你在院子里干什么。这么大的雪,快回来?”
  哇!姐姐在叫我了。
  我得马上回去:别让姐姐不高兴;我最听姐姐的话了!我连忙转过身,想快步进屋。可一看眼前的景物:随风摇曳的杨柳,洁白无暇的雪花,站在窗前美丽的姐姐。我又站住了。
  “快回来,不听我的话了么?”
  “站那儿别动,我写了一首词给你!”我说。
  “又有什么好词了?书呆子!”她娇笑道。
  “杨柳摇,雪花飘。映出佳人窗前俏,倩影百媚娇。天仙貌,胜二乔,少年长恨西子少。蓦然莞尔笑!”
  “姐,我写得好吗?”念完我问道。
  “本来是挺差劲的,不过既然是给我写的,那就是世上最好的了。”姐笑着嗔道。
  “快进来,你这个呆子!”姐姐催促道。
  我快步走进屋里,姐过来拿起掸子给我掸落在身上的雪。掸净了雪,她拉我坐在沙发上,问道:“小颖,我在梦中听到一句‘平明雪色入青楼’,这诗可是你写的?”
  “是啊!我看到你睡的样子那么甜才写的。我写的好吧?”
  “还行吧。‘平明雪色入青楼’那一句‘青楼’是什么意思,我们家怎么成了青楼了?”姐姐假愠道。
  “啊!这个好解释。这是词语随时间演化的结果。其实,‘青楼’和‘强人’一样,强人在古代指的是强盗,现在就成了有本事的人,‘青楼’正好相反,最开始是指有钱人的豪宅,是精致雅舍的意思。后来,才变成现在的意思。我用的是它的本意。”我怕姐姐误会,忙详细解释了一番。
  忽而,我想起了什么,奇怪地问道:“昨天晚上你不是说读过很多书吗?怎么今天连这个都不知道了?”
  “哈哈!书呆子,真是个书呆子!”姐姐突然“哈哈”的笑起来。
  “你笑什么?”我更糊涂了。
  “书呆子,我在逗你呢,我什么不知道。”
  “原来你在戏弄我,故意让我出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我笑道。我把她摁在沙发上,咯吱了起来。她很怕痒,我挠的她笑个不停。好一会儿,她喘着气笑着说:“小颖,快停手,不然我可要恼了。”怕她真恼,我住了手。
  我一看表,都快十二点了,忙说:“你什么时候起来的,昨天晚上挺累的。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饭去?不过,早饭是吃不成了,只好连中午饭一块儿吃了。呵呵!”说完,我有意的朝她笑了笑。
  “你再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她用一双美目狠狠地瞪了瞪我,作势便来拧我的嘴。
  “好姐姐,颖儿知错了,别闹了。都中午了,你不饿吗?”我认错道。
  “你都会做什么饭?”她问道。
  “面条,大米饭,煎饼,蒸馒头,蒸包子,对了我还会包饺子呢。咱乡下的饭我都会做!”我有点得意的说。
  哪知,她却假装生气道:“你就会这些呀!从今天开始我可要跟着你受苦了。”
  我看出她在假装,也故意说:“我又不是表哥,人家是城里人,见识多,会做那么多样的饭。春节时我去咱小姨家,我站在他身后看,一会儿表哥就做了许多菜,我全叫不出名字,见也没见过。人家城里人就是有见识,要不,让你爸也拿百八十万出来,给咱们在市里买个房子。我保证在市里面住不到一年,表哥会做什么菜我就会做什么菜。一会儿吃过饭,你就找咱爸去说这事吧。只要你能办成这事,以后我保证你爱吃什么饭我就会做什么饭。”
  “你想的美!”姐姐说。
  “生气了,我和你说笑话呢。你的颖儿是那样的人么,你要吃的饭我起床时就给你想好了。”
  “你打算给我做什么饭?”姐姐问道。
  “八宝粥。我绞尽了脑汁,想的脑仁都疼了,想除了这个饭你爱吃,其它的都不行了。”我故意这样说到。
  “看不出你这书呆子还真有点小聪明。”
  “倒不是我聪明,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我看着她,深情的说。
  她不说话了,似乎被我感动了。
  一会儿,她说:“我要和你一起去做饭。”
  “你千万别去,我的好姐姐。你和我一起去做饭,非坏菜不可。打小你爸妈宠的你和公主都差不多。除了读书、上网,你还能干些什么!听话,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呆着。读书,上网,看电视,要不去雪地里堆雪人都行。不行,堆雪人不行,这天太冷,别冻坏了,我可要心疼死了。你还是看电视去吧!”我笑着说。
  “我偏要去!”她装出一副非去不可的样子。
  “求求你了好姐姐,就在这儿看电视吧。就两个人的饭,我一个人完全可以了。我保证做出来让你心满意足,绕梁三日!”我可有点急的不知用什么词好了,一着急,竟连“绕梁三日”这词都用到这儿了,后来在做饭时想到这儿我都觉得好笑。
  她一看我这样,只好乖乖的呆在屋里看电视。
  说实话,这饭以前我也从没做过。只是有几次在外面吃饭,吃了几次八宝粥,觉得很好吃,我想她肯定爱吃,就用心学了学。前几天又练了几次,自认为毕业了,专门等着今天给她露一手呢!
  其实在做饭这方面我还真有点天赋呢!我先把锅里添了足够我们两个人吃的水,然后把锅放在电磁炉上按下“蒸煮”的开关。等到水热得差不多了,把早就准备好的红枣、桂圆、栗子﹑莲子、红豆、花生﹑香菇、葡萄干等按先后顺序放进锅里,这样子煮熟就可以了。快起锅的时候,我把两包冰糖放进了锅里。她不喜欢吃白砂糖或者红糖,倒是特爱吃冰糖,在学校和她同桌的几年里。她常常在课桌的抽屉里面放好几包冰糖,且每次必分给我吃。我原来对冰糖也不没多大兴趣,吃也行不吃也可以。后来,慢慢就和她一样,养成了爱吃冰糖的习惯了。有时实在想得心慌,母亲给的零花钱又花完了,虽然母亲很是宠我,但我性格自小极为柔弱,不好意思向母亲要,就在她抽屉里偷几颗来吃。她开始还不觉得,后来就对我说,这冰糖这两天这么吃得这么快呀。我内心里还是个好孩子,就如实交待了。她不但没怪我,还说,以后你要吃随便来拿,没有必要瞒着她。
  我这样想着,不到一个小时,八宝粥就做好了。我盛了一碗放在桌子上,对姐姐说:“公主,快来吃饭吧。电视一会儿再看,饿坏了你。我非心疼的上吊死了不可。对了,一会儿把咱爸开的那奥迪车上拖车用的绳子给我拿来。”
  “你要拿绳子干什么?”她好奇的问。
  “你不吃饭,心疼得我只好拿绳子上吊死了呗。”
  “哈哈!小颖,你怎么学的这么油嘴滑舌了!”她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哪儿油嘴滑舌了,刚才做饭时我就没放油。不信你去看,新买的那一壶花生油还没有打开盖子呢!”
  “真拿你没办法,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贫了!”她嗔笑着过来坐下,两手捧起了碗,放到她那小而好看的鼻子下,夸张地嗅了嗅,之后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我俩认识这么多年,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真的好香啊!”
  听到她的称赞,我心里美滋滋的:“香就多吃一碗!”
  “慢一点,小心烫着,才出锅呢!”我看她那着急的样子,不由得劝道。
  实话实说,我做的这个确实是跟别的八宝粥不同的。因为这八宝粥是我自己选得料,并试做多次直到适合她的口味我才住了手,这是我为她特制的。这八宝粥的特点是色泽鲜艳、质软香甜、滑而不腻、清香扑鼻。
  看着她津津有味的吃着,我此时想:“我要一生一世的待她好!”
  她吃了小半碗,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我说:“我怎么觉得哪儿不对劲,现在才明白。你怎么不去吃?”
  “你快吃吧,你吃饱了我自然就饱了。”我心里好笑。
  “不行,快去盛饭。”她催促道。
  “别管我,我一会儿再吃也不迟。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壮小伙迟会儿吃又不会饿死。”
  “少贫嘴,快去盛饭,不然我也不吃了!”她真有点急了。
  我只好去盛了一碗来。我们边吃边聊,我们聊到在中学同桌时发生的点点滴滴;又聊到那次在QQ上的不期而遇;又聊到那次她把我送她的玛瑙镯子扔到卞夫人湖的事;又聊到她差一点嫁给那个千万富翁的儿子的事;后来她竟然出了一道题来考我,她说:“我以前从收音机里听到一道题,我说给你听,我和我们四岁的女儿同时落水,都有生命危险,只有你一个人会游泳,且河边只有你一个人,而你又只能救一个人的命,你会在我和我们女儿之间救谁呀?”
  “救你!”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其实这个题目我很早以前就听过了,不过大多数人的回答是:因为孩子还小,都选择先救孩子。
  “你再好好想一想,女儿还那么小,你怎么会先救我呢?”她好奇的问道。
  “先救你!”我仍然没有思考。
  “倘若我让你先救女儿呢?”
  我沉默了。
  “快说呀?”
  “我说了怕你不高兴?”
  “快说,我不会生气。”
  “我还是会先救你,你在问我一百遍,我还是会选择先救你。”
  “为什么?”
  “我也说不出来,只是你一问我这个问题我心里就马上是这样想的!”我想了想说。
  “好了,不难为你了。你说,将来我们是要个淘气的小男孩儿呢,还是要个乖巧的小女孩儿。我想要个小女孩儿,像姐姐家的妞妞那样。”
  我一听她想要孩子,心陡然间咯噔了一下。听她提到妞妞,我急忙把话岔开:“记得吗?妞妞第一次还管你就姐姐呢!”
  聊到喜妹的女儿妞妞,我们就忍不住笑的肚子疼。喜妹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她是我妻子,妞妞那次却管她叫“姐姐”。
  那是去年的四月份,正是柳垂金线,桃吐丹霞的春末。我家的桃树花开得正好,我邀姐姐来我家看桃花。那时,姐姐正专心在看着一只蜜蜂,蜜蜂此时正把它那长长的嘴巴伸进花蕊里。我说:“姐姐,离它远点,小心被它蛰着!”她此时正看得出神,一点也没听见我的话。我又说了一遍,她却还没有听见。正好今天早上喜妹和姐夫来了,当然还带着她四岁的小女儿妞妞。这时喜妹和姐夫正在屋里,妞妞却闲不住,撒欢地跑了出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姐姐身后,学着我大声说:“姐姐,离它远点,小心被它蛰着!”妞妞这嘹亮清脆的童音立即吓了她一跳,随即她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弯下身子对妞妞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听她叫妞妞“小妹妹”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她好奇的问。
  “这是喜妹的孩子!哈哈。”我还在笑着。
  “喜妹的孩子啊!呵呵!”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约是我们的笑声太响了,惊动了屋里的喜妹和姐夫。她们从屋里走了出来,我把这件事讲给她们听,她们也笑得合不拢嘴。
  不料,喜妹也把刚才和姐夫发生的另一件可乐的事情说给了我们,我们一听,更笑得喘不上气了。
  原来,我在外面叫姐姐小心蜜蜂的时候,屋里的姐夫也听到了,姐夫对喜妹说:“你弟弟叫你呢?”
  “叫你呢。”喜妹瞪了姐夫一下。
  “他叫‘姐姐’,不是叫你吗?你们家不是就你们姐弟两个孩子吗?”
  “你听,你弟弟又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应?”
  “不知道别乱说!”姐姐又白了他一眼。
  这下可把姐夫弄糊涂了,他怯怯地问:“难道你妈还有其它私生子吗?不是就你们姐弟两个吗?”
  “呸!你妈才有私生子呢!那是小颖在学校是认的姐姐!”喜妹笑骂道。
  说到这儿,我和姐姐把喷香扑鼻的八宝粥喷了满桌子。
  吃完饭,我一看时间,都下午两点了,这顿饭我和姐姐竟然吃了两个小时。不过,我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我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准备去洗碗,姐姐非吵着和我一起去不可。我说:“公主,你还是接着看你的电视吧!一共就一个锅,两个碗,两双筷子用得着你动手吗?”
  “那我不成懒猫了。不行,我非去洗不可。”
  “你去看你的书吧!晚上我还等着你教我呢。哈哈!”想起昨晚的事,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再说,我非锤死你不可!”姐姐用她的粉拳朝我身上就捶。
  “投降了,我不说了。那让我一个人洗碗去!”
  “你快去,我才不管你呢!罚你洗一个星期!”
  “才一个星期呀!”我打趣道。
  “还嫌少呀?”
  “不少不少!”我端着碗笑着出去了。
  在洗碗的时候,我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笑个不停。
  昨天晚上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大约快十点了,来的人都走了。姐姐穿着婚纱美极了。她一看人走光了,还怕有人在似的,又小心翼翼走到门外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然后回来把门就锁紧了。她回来做到床边对我妩媚一笑:“呆子,还在那儿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呀?”
  “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能答应我吗?”
  “说吧。”
  “你一个人在这儿睡好吗?我想去外间沙发上睡。”我怯懦者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我从小只和我妈在一起睡过,从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睡过。和你在一起睡,我不习惯,睡不着觉。”
  “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上次在卞夫人湖边干嘛对我那样?”
  “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后来想到这事我都感到吃惊,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今天我还是去睡沙发吧。”我继续央求道。
  “不行,谁让你上次对我那样的。今天你非在这儿睡不可,你不要我还要呢。”她汕笑着道。
  我只好把被子放下,只脱了外衣,睡在床的最外边,我和她的身子离了半米。由于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张床上,闻着生人身上的气息,关了灯一个小时了,我一直睡不着。
  突然,她拿脚踹了我一下,我不知道什么意思。赶紧往外又挪了挪身体。谁知,她又踹了我一脚。我没注意,一下子把我踹到了床下。我想她大约太累了,睡糊涂了。这么冷的天别冻着了。于是上床把她的被子盖好,继续睡。哪知她又接连踹了我几脚。我想,大约她睡觉就这毛病。于是,我又往外挪了挪,这次身体已经到了床的最外边,再往外就掉下去了,是不能往外在挪了。谁知一会儿,她又踹了我一脚。我又翻到了床下。
  “早知道你有这毛病,说什么我也得去睡沙发。这下一夜别想睡了。”我想。一会儿她又踹了我几脚,每脚都把我踹到了床下。我想,还是去睡沙发吧。于是我悄悄地拿起衣服,摸着黑就要走。这时,床头的灯却突然亮了,她一双美目瞪得圆圆的盯着我,我一看她有点生气忙解释道:“我怕影响你睡觉,打算外间睡去。”
  “你这个书呆子,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夫妻之间的事?”她没有接我的话,却说出了这句话。
  “知道。”
  “那你还不赶紧过来,在哪傻站着干嘛?”
  我只好顺从了她。我们又关了灯。
  “你怎么总是这样?”
  “夫妻之间不这样还有别的吗?”我诧异了。
  “你这和上次在卞夫人湖的一样。
  “夫妻之间不是就这样吗?”
  “书呆子,真是个书呆子?”
  “那你知道太监和你有什么不同吗?”
  “人家身份高贵,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还有呢?”
  “太监是伺候皇上的。我不是。我不是才说过了吗?”我说。
  “你真是不懂啊,怪不得上次你在卞夫人湖边只是亲我,亲了我半个小时,哈哈。”她突然大笑起来。
  “还有别的吗?”我茫然了。
  又分辨道:“老师又没教,我怎么会知道。”
  “老师怎么会教这个。呆子,你过来。我告诉你。”
  我好奇地走到她的身边,她揪着我的耳朵拉到了她的嘴边说:“要先这样……再这样……这样……这样……最后在这样……”
  “可老师不让这么做,你忘了那一次我在你日记本上写的那句话,无意中让老师看到了,老师怎么罚咱们俩的。”
  “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
  “真搞不懂。”我说。
  忽而,我脑子里又闪过一个问题,便问:“你怎么懂那么多,我却一点也不知道。”
  “我读的书多嘛!”她诡异的笑道。
  “我读的书也不少呀?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我不服气地说。
  “你读的都是什么书!我读的是什么书!”
  “我读的都是正经书,这可都是老师指定的。你读的什么书?”“哼!老师的话你也听!”
  “不听老师的话听谁的话?”我反问道。
  “唉!怪不得你怎么呆呢!”她故意长叹了一声。
  “好姐姐,你读的都是什么书?”接着刚才的话我问道。
  “我看得也都是好书,随便告诉你几个吧,《金瓶梅》﹑《红楼梦》、《废都》、《双绝奇侠》、《笑傲江湖》,这些书可好看得很呢!”
  “《红楼梦》我听说过,可老师不让看,说会教坏小孩子的。《笑傲江湖》我也听说过,可那是武侠小说,老师说,看那样的书会走火入魔的,那些书都是瞎写的,什么人死了还能再活,活了又死,死了又活了的,到底是死了还是活了,谁都弄不清。读那种书非走火入魔不可。”
  “你说的竟是些呆话。”姐姐笑道。
  “这哪是我说的,这是都老师说的。”我分辨道。
  “时间不早了,不给你辩论了。以后有的是时间,今天晚上做正事要紧。”姐姐看了看表,笑道。
  “什么正事?”
  “又呆了,刚才给你说的事。”姐姐说。
  “我们还是不要做了吧?”我想了想向姐姐要求道。
  “为什么?”
  “你怕你会痛,你刚才说不是刚开始会很痛吗?”
  “没事,你温柔点就行了。”
  “不要了吧。我真的怕你会很痛,那事我不做也行。只要你给我一本书看就行了。”
  “不行,你不要我还要呢。春宵一刻值千金呢。”她有点霸道了。
  “那好吧,要痛的话你说一声,我就停下来啊。”我只好依她。
  “记住,刚开始轻一点啊!”姐姐嘱咐道。
  于是,我们关了灯开始做新婚夫妇都要做的事……
  想到这儿,我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正笑着,姐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后:“书呆子,笑什么?”
  “我是笑刚才妞妞叫你‘姐姐’那件事呢!”我随口编着。
  “肯定不是,你肯定在笑我昨天晚上那样!”
  “我哪有啊!”我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还说没有呢。你还笑,今天我非锤死你不可!”说着,粉拳就朝我身上袭来。
  “来人啊!谋杀亲夫了!谋杀亲夫了!”我一边大叫着,一边往外跑……
  二、懵懵懂懂
  娟娟是我中学三年的老同桌,比我大六个月。三年来,老师调座位,不管别的同学如何换,我们从来没有换过,一直是同桌。我和她身上有许多相似点,也有几许不同的。相似的是我和娟娟自小都极受家人宠爱,我家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大我九岁的姐姐喜妹,一个就是我。因为我父母一直想要个男孩儿,因此,我一生下来,父母把我当个宝贝似的养着,喜妹也处处让着我。
  娟娟呢,比我有过之而不及。父母就她一个孩子,家境又好,全家人都对她极是宠爱,从出生就教她“娃娃”,现在都这么大了还是没改口,可见家人对她是多么的宠爱。特别是他爸,格外的宠她。她妈妈生她的时候,她爸一直跟在的医生后面问,是不是小女孩,是不是小女孩。弄得医生都忍不住一直笑。
  天遂人愿,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她爸爸高兴像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里的老顽童一样,整天让她骑在自己头上带着她玩。只是有一次,她骑在她爸头上过门口的时候,被门楣碰着了她的头,她爸才意识已她已经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了。这些都是后来她亲口告诉我的。
  我家的家境比村子里的一般人家要好得多,因为我父亲是村里的电工,每月有工资。不要小看一个电工,在我们乡下,有技术的人是很少的,绝大多数都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土坷垃里面抢食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哪有什么工资,所以对即种着又能每月领工资的电工父亲羡慕极了。
  虽然这样,我们家仍然比娟娟家差远了,她爸那时开了一个砖厂,就是生产盖房子用的砖的厂子,据说很挣钱,后来听和她同村的同学李小双说,一年有一百万的利润。几年前他爸就买了一辆奥迪车,是我们全乡的第六辆。
  大约是年少的缘故吧,我们那时都特别的活泼,特别的爱说话。这样,我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好朋友也有闹别扭的时候。
  一次,自习课我们闹着玩。一不小心她使得劲儿大了一些,把我从凳子上狠狠地推到了地下,弄得我满身的尘土,我也感觉很疼。她有些怕了,跑的远远的。我却拍了拍身上的灰,没事人似的做作业了。其实那时,我根本一个人都没骂过,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骂人。我哪会打人呢,我从小就不知道怎么打人,倒总是给人打。
  几个月后,老师让我们几个男生打扫教室。我调皮没去,是她替的我。老师知道后在班会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点了我的名。老师走后,我觉得委屈忍不住在课堂上大哭,是她递过了她的小手绢让我擦眼泪。
  这次事后不久,全班有不少几个同学结义金兰:男同学便结拜为兄弟,女同学就结拜为姐妹。那时,我们的关系已经很好了,我便提出和她结拜为姐弟,她一口就答应了,从此以后我便一直叫她“姐姐”,从没有改过口。
  后来,又一节自习课,我们又在嬉戏,我伸出小手不小心碰到了他胸前软软的东西,我的手马上想过了电似的弹了回来,她也羞红了脸。
  在即将毕业的时候,一次我偷偷地翻看她的日记本,翻到一页只见上面写着:那个少年不善钟情,谁个少女不爱怀春——娟娟。我当时并不知道出自哪里,更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好玩。我想起了那天我看的电视上演的《绝代双骄》中小鱼儿的一句话,我突然灵机一动改了两个字,在那行字下写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巾帼英雄变狗熊——林颖。她知道后并没有恼我。可惜后来被同学告发,老师让我们叫了家长后才了事。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毕业考试后,我们便各奔东西了。
  其时,我通过叔叔的关系,找了一份工作。在市里本村人开的一家服装店给人家卖衣服。娟娟开始还有她的消息,由于她家开了个砖厂,她便帮她父亲在自家的厂子里面记记账什么的。后来由于两家离得远,两个村子有十六七里地。我便再也没有她的任何一点消息了。
  这天,我正在服装店里向顾客推销衣服,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进了店。这不是我中学时的铁哥们李小双吗。
  我忙喊道:“小双,小双。”
  他这时也认出了我:“林颖,你怎么在这儿呀?”
  “我在这儿上班呀。你也来这儿买衣服啊!”我说。
  “我才不愿意花一整天时间来逛什么服装店。陪我们家那位来的。”他小声的对我说。
  我心里暗笑,他是怕他媳妇听见。忙岔开了话题:“听说你小子发达了,又讨了老婆。咋娶媳妇也不告诉我一声,真不够哥们?”
  “我第一次娶媳妇忙糊涂了。下次吧,下次一定请你。”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下次!下次!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呀?”我笑着说。
  他一听知道说错话了,呵呵的笑了起来。由于我还在上班,我和他约定,晚上八点半在一家小饭店他请客。
  八点半,我们准时在这家下饭店门口见了面。由于几年没见面,我们边吃边聊。那天我们聊得很欢,我是很少喝酒的,但实在盛情难却,又是我爱喝的“五粮液”,便灌了不少。一会儿一瓶五粮液下肚,我们都有点醉了。他说:“你知道咱们那一个年级六个班里面最漂亮的女生是谁?”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一想马上打趣道:“是不是你老婆呀!你小子想夸自个儿老婆也没必要绕怎么远吧!”
  “我老婆!哼!她那个黄脸婆那及你身边的那位万分之一!”他道。
  “我哪位!你喝多了吧!是不是故意气我!我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呢?”他说的话我张二和尚摸不着头。
  “娟娟呀!你的老同桌!”
  “是她!她有那么漂亮吗?”我疑惑着说,说实话,三年来我和娟娟经常在一起,我也没发现她有多漂亮。
  “你什么眼光啊?我和咱那一届同学在一块议论的时候她可是大家公认的校花。放着美女不会欣赏,浪费了!要不咱俩换一换?”
  “人家可和我没什么关系,你想也白想?”
  “说实话,你们在一起怎么多年你上过她吗?”
  “你怎么说这种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
  “摸过人家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我就不信,你们在一起这几年,你就没有碰过她。我们家那位我可早把她摸遍了?”他真是有点喝多了,口无遮拦什么话都说出了口。
  “说真话,我还真摸过她一次。不过,不是故意的?”我也有点喝多了。
  “我说的对吧!快把过程老实招来!”他一听,两眼放出贼亮的光。
  我只好简单的说了上次的那回无意中摸了她胸部的事。事后,我想起来那天晚上真是喝得太多了,乱说了起来。
  那天晚上醉熏熏回到住处。酒醒后,我躺在床上两眼盯着天花板
  “娟娟你还好吗?”我无意中又想起了她。
  天亮后,我忙和小双打电话问她的情况:“娟娟最近在哪儿工作,还在她父亲的砖厂里记账吗?”
  “我就猜到你会打电话,想人家了吧。是不是要娶她做老婆,要不要我给你们当媒婆?我可不能白说呀!”
  “少说废话,我问你正事呢。她在哪儿?”
  “她早不在那个砖厂了,他爸那个砖厂早停了。”
  “那她现在在哪儿?”
  “别急嘛,她父亲又开了两个石子厂。在他父亲的石子厂记账呢。”他说。
  “要不要我给你们约个时间见一面?”
  “不用。”我没好气的说。
  挂了电话,我愈发的想见到他。于是,我向老板请了两天假,老板说明天让我回家。晚上实在难熬,我随便找了个网吧打开了QQ。我加的QQ上的人,想和她聊天的头像是灰的—不在。不想和他聊天——在也不和他聊。干脆再加几个吧,我打开QQ上的资料随便翻看着,加谁呢,加我们本地的吧。加个小姑娘戏弄一下她。我打开本地人的资料,找了几个,都不中意。有的性别不对,有的虽然是个姑娘家家的,但一看网名就知道没什么才华。我喜欢“腹有诗书气自华”那样的女孩子。咦!就你了。我一看她的网名——妖妖,就乐意了。妖妖,夭夭也!这不是出自《诗经•周南•桃夭》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这是一首典型的言情诗,我十二岁上就读过,当时只是觉得读来很顺口,又有桃花,我很小就喜欢桃花,几天前我家的桃花盛开,我还写了一首呢。
  桃花盈盈嗔嗔笑,
  春已暮,才知争俏,
  强吐清香与人亲,
  道不尽,无限好。
  万紫千红几多娇!
  
  问娟娟,可曾寂寥?
  十八嫁得瞿塘潮,
  苦是苦,人归早。
  写完读了几遍,感觉很好,天下第一。(本来挺差劲的,不过写给姐姐的就是世上最好的了。)拿这个和孔圣人的一比。我笑了,怎么孔圣人和我一样都喜欢美女呀。不过在这方面我比他强得多,我才不像他见一个爱一个呢,有《诗经》为证,里面竟是些谈情说爱的,弄得我现在一读诗经就想,孔圣人一定艳遇很多的,要不他整的这《诗经》里竟是这样的诗呢。我可不像他是个滥情狂,我今生今世只爱一个,我今生今世只会对一个人好。
  一边想着这些,我一边再给妖妖的附言里填上了:打起黄莺儿,莫做枝上啼。她很快就加了我为好友。这下可以好好戏弄一下她了,我马上给她发消息:有美人兮,可愿一见。
  她不搭理我,没事,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再发: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还不说话,继续发:凤飞翩翩兮,四海求凰。
  不言语,接着发: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真没意思,再发最后两句,不理,走人:打字代语兮,诉说衷肠。
  我的心是沉到底了,不想聊了。谁知她却给我发来:劝君速断贪嗔痴,万里夜空见月明
  我看她终于给了我回话,惊喜万分,立即打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处处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她立即敲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打出: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
  她打出: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
  我打:一念一清净,心是莲花开。
  她打:盼望修到莲花开,花开见佛悟无声。
  我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她打:心即是佛,佛在心中。
  我突然间想到一句歌词,立即说: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打出这句话我突然惘然了,不由得又想起了娟娟,我怔怔地想:“娟娟,你在哪儿呀,此刻你还好吗?你可知道颖儿在想你吗?”想到了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不想聊了,想走了。
  这时,她好像猜出我心事似的打出:妙法莲花观世音,救助众生出爱河。
  我一见爱河二字,不由自主的打出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巾帼英雄变狗熊。——颖儿。
  “坏了,怎么随手把上学时在娟娟的日记本上的话原封不动的打了出来,该死。”
  谁知,她却很快敲出:哪个少年不善钟情,谁个少女不爱怀春。——娟娟。
  “啊!原来是你。”
  “啊!原来是你。”
  我们同时敲出了这句话。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笑着想到了这句话立即发给了她。
  “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她也马上发给了我这句话。
  接着各自给对方发了三个甜甜的笑脸。这时我们兴奋的一气儿聊地都忘记时间了,我一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过了十二点,最后还依依不舍,我怕太晚了她爸来叫她看到这事,于是我们约定明天下午在卞夫人湖不见不散。
  我赶紧说:“姐,我困了,我想去睡觉了。”
  “这才几点你就睡,再聊一会儿。”她说。
  其实,我也想和她聊,只不过怕影响她休息,又怕她父亲看到她屋里还亮着的灯光,突然过来看到电脑上的聊天记录知道我们的事。但实在忍不住。我们又接着聊。它过得真快呀,一会儿我一看时间已到了两点半了。
  “我实在太困了,我眼皮都抬不开了。”我说。其实,我一点一不困,我还是担心她的身体和怕她的父亲知道此事。
  “好了,饶了你吧!”她说。
  “我明天回家,中午你早点吃饭,一点我在你们村口等你,到时我给你打电话。我们一起去卞夫人湖玩。
  “你要回来了么?太好了。我让我妈早点做饭,行了吧!”
  “好哇!我们一起去卞夫人湖玩,卞夫人湖那儿很好玩的。”
  “好了,我们明天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我突然想起了几天前我在淘宝网花二百块钱买的一个东西,怕他下线,快速说:“停一会儿,到时我有一个好东西要送给你。”
  “什么好东西?”
  “到卞夫人湖再给你,准知你一定会喜欢的。”
  三、两情相悦
  出我们村向北直着走,不用拐弯。步行大约十一二分钟,便见到一条宽阔的大河——漳河。她是我们的母亲河,因为她是战国时西门豹大夫和我们先辈辛勤劳作的见证人。经过沧海桑田的变化,大自然许多东西都改变了它的模样,这条河也不例外,现在她已干涸了。只有到了雨季,上游的水库放水,她才能重现当年波光浩淼的浩荡情景。
  沿着漳河的正中间——河沟,向东大约走五六百米远,一个湖水如明镜般清澈的小水洼就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卞夫人湖了。
  她有一段美丽的传说。卞夫人就是三国时魏武王曹操的王后——卞玉儿。卞夫人虽出身倡家,但她是一个极重情的女子。当年曹操因病去世,从洛阳到高陵下葬的时候,(颖儿家大门正南二十米三国魏武大帝曹公操高陵也)卞夫人一路随行。路过此地,泪水流到此地,聚集到低处,便形成了这个小水洼。我们的先辈为纪念这个钟情的王后——卞夫人。便把相传是她眼泪聚集形成的这个小水洼,叫做“卞夫人湖”了。
  卞夫人湖,说是湖,其实不过是大约一个一亩多地的小水洼。在这条河里别的地方早已干涸了,她为什么还是那样呢?我想,大约是因为卞夫人情真意切的缘故吧。寻夫千里的孟姜女感动了上天,上天给了她一段倒塌的长城;从洛阳到高陵一路悲泣的卞夫人可能也感动了上天,上天便使她的泪水永不干涸吧。不管怎的,她却是我心中的净土。每每我有什么烦恼,便去找她,只要一看到她,什么烦恼马上无影无踪了。其实我并不怎的会凫水,只是在没肩的水里站着。这样的次数也不多,我来卞夫人湖十之八九的时间是坐在湖边看她。这湖水却极为清净,一眼就能看到水底的鹅卵石,长在鹅卵石罅隙里的水草,水草里游着的小鱼。这小鱼大多数极为常见,然而有一种我叫不上名字的小鱼却令我惊奇万分,它的两腮各长着一个犄角。我当时想“我家的老黄牛长犄角我是见过的,你怎么也长犄角啊?”
  这个卞夫人湖是我十分钟爱的地方,直到现在有空我就去它那儿玩。蔚蓝的天空,墨绿的蒿草,洁净的鹅卵石,远处开着的叫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野花,还有花上忽闪着翅膀的花蝴蝶和嘤嘤嗡嗡的小蜜蜂。我单看这些烦恼就跑到九霄云外了。
  最有意思的要数去湖里徒手捉鱼了,什么工具也不用拿,就两只手就可以给我带来无限的乐趣。卷起裤管,在湖边的浅水中跋涉,看到有鱼儿游来,便伸出两手去捂。看着拇指般大小的鱼儿,觉得逮住它信心满满。哪知它却比我想的灵巧多了,小心翼翼的慢慢分开手来看,常常什么也没有,鱼儿早不知游到什么地方去了。我并不着急,因为在捉鱼的过程带给我的快乐比捉到鱼更能使我快乐。
  实在累了,且到湖边绿茵茵的草地上坐下。看到不远处二尺来高的蒿草却能享受另一番别样的趣味。竖起耳朵,聆听草丛里昆虫自由自在的引吭高歌,闭上眼睛,嗅远处野花传来沁人心脾的缕缕幽香。偶尔,会从蒿草里跳出一只田鸡。它站在离我三四尺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我,好像想要和我打招呼似的。可是,当我屏住呼吸、轻手蹑脚地想和它亲近时,它却“扑通”一声钻进水里,眨眼间在我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卞夫人湖真是我的乐园啊!
  我和姐姐便在这如画般的美景中坐下。我仔细的打量她,上学时天天在一起,那时并不怎么觉得她有多好看。几年不见,“女大十八变”!这时她已出落的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淡淡的峨眉,长长的睫毛,清澈似溪水的一双美目,小而好看的瑶鼻,不大不小的嘴巴,衬在她那白皙的脸庞上,是那么的和谐。她已长成了一个大美女了。
  她依偎在我怀里,我们快乐的聊着这几年别后的情景,是那么的开心。聊累了,我们不说话,慢慢闭上眼睛去回想刚刚过去的开心的谈话内容,是多么的开心啊。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挣开眼对她神秘的说:“差点忘了,我给你带来一件好东西来。”
  “什么好东西?”她好奇的问。
  “你闭上眼睛。”
  她期待的合上了一双美目。
  “好了,睁开眼睛吧。”我把从淘宝网上花二百块钱买的绯红色的一对玛瑙镯子放在她眼前。
  “一对镯子么。”她打开眼睛,并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欢喜模样。
  “他和别的镯子不同呢?”
  “有什么不同?”她问。
  “你对着阳光看一下就知道了。”
  哇!这个里面有一条龙,这个里面有一条凤。这个里面的龙还在吐着珠子呢,像是要腾飞呢。这凤凰像是在接受百鸟朝拜似的。真美丽啊!”她惊喜地说。
  我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心里也甜丝丝的。我说:“我把这一对镯子给你戴上吧?”
  “行。不过咱们俩一人一个。”
  “好,你要哪一个呢?你是女孩子,把这个有凤的给你吧?”
  “那个有龙的给我,我要你一辈子陪着我!”她看了看我,笑笑说。
  “我也要你天天陪着我!”我也冲她笑了笑,把那个有凤的给了她。
  我郑重的把有凤的镯子戴在她右手上,之后她也小心翼翼的把那个有龙的戴在我左手上。我们相视一笑。
  停了一会儿,她又问:“这镯子是哪儿弄得?”
  “怎么,你不喜欢?”我问。
  “喜欢,当然喜欢。从哪儿弄得?”她说。
  “什么从哪儿弄得。这是我祖母的祖母的祖母……传给我母亲的,它是我们的传家之宝,很珍贵的。”我一口气说了二十几个祖母。
  “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这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我妈连喜妹都没告诉呢,你怎么会知道。”
  “那你怎么会知道呢?”
  “因为我是我们家唯一的儿子嘛。”
  她转了转眼珠,似乎是相信了。
  我扭头去看,除了几只鸟儿在地上打闹嬉戏外,哪儿有什么老鹰。
  “哪儿有老鹰?”我仔仔细细还在寻找着
  忽听“扑通”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落水了。我忙扭过头来,却只看到了东西落在湖中溅起的水花。
  “不好了,镯子掉进湖里了?”娟娟着急地说。
  “别急,我马上下水去捞。”我说完,没脱衣服就跳下水去。
  我自仔细写得着了这水清的见底好几遍却还是一无所获。莫不是掉进了水草了,我于是又把所有的水草翻了一个遍,还是没有找到那只镯子。难不成被湖底的水流冲到了石头下面,我于是又一个接一个的翻起石头来,正翻着忽然听到湖边“格格”般的笑声,我好奇的露出头来,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找到没有?”他还在笑着说。
  “没有。我想看完了水底,没有找到。又把水草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我想是不是被水冲倒石头下面了,我一番了一小块了,没事,今天找不到,每天接着找,明天找不到,后天接着找。非给你找到不可。”我说。
  “呆子,别找了。看着是什么?”她把玉腕伸了出来。
  我一看,那镯子好好地还在她的手腕上呢。:“你为什么骗我呀?”我笑着说。
  “咱们俩个谁先骗谁来着?”
  “我怎么骗你了?”
  “老实交代,这镯子到底从哪儿来的?”
  我一看露馅了忙说:“这是我花二百块钱从淘宝网上买的。别生气了!”
  “我早看出来了。这镯子我也在淘宝网上买了许多呢。”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看你老实不老实,这次给你点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骗我!”
  “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我诚恳的认错到。
  确实此时我在想,我以后再也不骗她了。不过,不是因为不敢也不是因为她比我聪明,而是我要永远对她好,永远不再惹她不高兴了,今生今世使她快乐。
  
  八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正在服装店里看店,忽然手机响了:“喂,小双找我干嘛?”我一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他。这小子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莫非是买了那东西来显摆了。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的问。
  “快回来,有急事?”手机里传出他急促的声音。
  “什么事?在电话了说吧,我才不去看呢?”我还是不紧不慢的说,不就是那东西嘛,你当我没见过呢,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猪跑么,你也至于得瑟成这样吗。
  “快回来,不然你要后悔一辈子的?”
  什么,不看那东西我会后悔一辈子,你也太夸张了吧!不过,说心里话我也真想去看看,我太喜欢那东西了,真想卖一个,又想这一月一千多块的工资什么时候才能买到呢。算了,娶一个有一千万的媳妇,让老婆给买吧。
  想着说:“现在我就回去,误的一天四十块钱的工资你得给我报销啊!”
  挂了他的电话,又拨通了老板的电话,
  “什么事,怎么急呀,店里就你一个人,一会儿下班再走也不次呀!”老板问。
  “我妈突然高血压又犯了,头晕的又摔了一跤,正在乡卫生院呢,我爸打电话立即让我回去呢!”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也为自己这么强的随机应变能力而骄傲呢。
  “这是急事呀,我三分钟以后到,你等三分钟。”
  我没有回家,直接让公共汽车在小双的村子口停住了。一进他的家门,就看见他在用抹布擦他刚买的车,我一看这车,立刻笑了:“就这破面包啊?我还以为是凯迪拉克呢!四五万块钱的货,你也至于得瑟成这样,还让我立马赶回来,害得我连老妈也咒了。不管你,你得给我报销这半天二十块钱的工资。不对,还有来回八块钱的车费。”
  “你别光顾着说笑话,我马上让你哭都找不到地方,你看看桌上的请柬!”
  我看到桌上的大红请柬,上面有一个大大的烫金“喜”字:“啊!明白了,你是来请我参加婚礼喝喜酒的。你又要结婚了吗,什么时候离得呀。怎么快又找了一个。”我继续说笑着。
  “还说笑话呢,你打开看看,到底谁结婚!”
  我疑惑的打看了,一看上面的名字,我头“嗡”的一声,身子就软了下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醒来的时候,屋里已经亮起了灯。我却什么感觉也没有,我目光呆滞,嘴里一遍一遍的喃喃着:“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
  这时,我看到了床边的小双,立马伸出双手,揪住他她上衣的领子,傻傻的问:“小双,你说怎么会是她!”
  “你把手松开,我告诉你。”小双被我揪的喘不过气来。
  我松开了手,有气无力的说:“你快说。”
  “你多大了?”
  “二十六。”
  “对呀,你都二十六了,她比你大一岁,都二十七了!在我们乡下,像她这样大的女孩子还有没结婚的吗,我老婆比她小两岁,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她……她……她,那男的是谁?她现在快乐吗?”
  “那男的是我村首富的小儿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大他两岁的哥哥,那小子脾气暴躁极了,动不动就打媳妇,她媳妇常常被他打得满脸满身都是伤,很少出来见人,那次我在路上碰到他媳妇回娘家,一看满脸的疤痕,我都不由得落泪,他俩离婚就是因为这事。去年腊月二十八,那坏东西不知又因为什么事又把他媳妇打了,这次出手真恨,真下的去手,打得他媳妇左脸缝了十几针,人家春节都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她媳妇整个春节一直躺在床上。终于这次和他离了婚,早他妈的该和这狗东西离了。这下他媳妇好了。”他越说越气,竟说起脏话来。
  “那她爸为什么要把她嫁给他?”
  “这小子的爸在市里投资了一千三百万开了一个搅拌站,卖混凝土,你大约也听说过这个搅拌站——‘李福搅拌站’,说实话,这小子早就看上娟娟了,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才故意把他媳妇打跑的,他爸找媒人去说,娟娟他爸一开始一口就回绝了,后来这小子的爸说,只要让娟娟嫁给他儿子,以后每年娟娟她爸开的两个石子厂的石子全由他的搅拌站高价收购。他爸动心了,才答应了。一年光因为这小子的爸给的价格娟娟她爸就多挣几十万呢。以前人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现在是彻底相信了。”
  “那娟娟呢,他怎么会同意?”
  “她怎么会同意?她当然不同意了,已经哭了好几回了,我去看她时眼睛都哭肿了,可他爸和她妈跪在她面前流着眼泪苦苦的求她,就这样跪了一下午,你让娟娟她这个当女儿的怎么办。这事儿闹的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
  听了他的话,我无语了。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是啊,她都二十七了,一晃离我们结拜为姐弟的时候都九年了。我却还是那么不懂事,看到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同伴结婚,只管去喝喜酒一点感觉也没有。看到同伴的小孩儿上幼儿园也不谙世事,没往自己身上去想。可她能等,她父母能等吗。我忽然间明白了,她为什么直到今天才结婚,她是在等一个人,她是在等一个的心上人,她是在等一个拿一生一世去爱她的心上人啊,她是在等一个拿一生一世去爱她的心上人向她求婚啊!她是在等我向她他求婚呀!我真混呀,我早该想到的。林颖啊,你自认为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原来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你是个傻瓜,你真是一个傻瓜,是天下第一的傻瓜,是天下再也找不着的傻瓜,你真是一个傻瓜,你真是一个傻瓜,真是一个傻瓜……”
  我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的我拿了那上面写着“谨定于公元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农历四月二十九日)为李伟和曹娟娟举行结婚典礼……”字样的印着烫金的大红喜字的请柬去参加她的婚礼,当这对新婚夫妇来到我这张桌上想我劝酒,我举着酒杯也向她们敬酒,说:“娟娟,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此时,刚才还是笑吟吟地娟娟,忽然变了脸色,不知从什么地方拿了一把剪刀狠狠地刺进了我的胸膛,我捂着流着血的胸膛,并不觉得痛,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她狠狠的盯着我的眼睛说:“我当然要杀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这不准守承诺的人,你骗的我好苦呀!”说着,她继续拿剪刀向我身上身上扎取。我说:“娟娟,你原谅我吧。我下辈子一定娶你!”“还有下辈子,没有了,永远没有了,现在我就要挖你的心出来。”说吧,她拿剪刀忽的挖出了我的心,我一看本该是红色的心却成了黑色的,吓的“啊”的大叫了一声。
  “叫什么叫,她还没杀你呢!”小双这时在床边讥笑道。
  原来这是在做梦,想到梦中的情景,想到梦中她的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这不准守承诺的人,你骗的我好苦呀!”我要让娟娟恨我一辈子吗。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小时候听妈妈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可我今天还要听他们的话吗?我今天不听他们的话了,我再也不能让梁祝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了。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豁出去了。对,豁出去了!要死就死吧。这样活一千年又有什么意思!就是我死也不能让她痛苦一辈子。”
  想到这儿,我问:“你有什么好主意吗,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我!”
  “放心,我早给你想好了。不然我那么急给你打电话干嘛,真让你去参加她的婚礼呀!就是不知道你这个正人君子敢干不敢干。”
  “今天我不当正人君子了,父母老师的话,不管谁的话统统都不听了!”
  “你真的敢干?”他说。
  “你说我敢不敢,这会儿,只要为了娟娟,就是让我去刺杀美国总统我也敢干!”我斩钉截铁的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连载中)
编辑点评:
对《姐姐爱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