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情思> 先父母墓碑文

先父母墓碑文  作者:cjhdzph

发表时间: 2010-05-04 字数:1026字 阅读: 13960次 评论:9条 推荐星级:5星

   先父母墓碑文
  
  先父刘道笃,生于一九二三年九月十五日,田湖毛庄村人。幼家境如洗,插针无地。祖父发愤,督率子孙,夙兴夜寐,以愚公之志,成大禹之功,筑堤一道,辟田数顷,先父与有力焉。一十三岁,便能驾牛驭马,独当农事,术播百里。
  四六年冬,夫值半途,设计脱回。荒乱年月,贼尝夜扰,先父荷枪以伏,贼不敢入。
  先父心性平和,宽厚让人,笃于情义,慨于救助,合族兄弟,四邻亲朋,莫不推重,纷争纠葛,尽为排解。
  六六年冬,先父左腿骨折,子女俱幼,不敢息肩,又执策九年,曩日餐风宿露,落下哮喘病根,此间愈厉。自大坪归,常卧床褥。八二年四月,肺叶呈大片模糊状阴影,剑突下又生一包块,与日俱增,时致昏迷,浑身瘀肿,饮食半月不进,多亏医护,病魔稍敛。次年十月,肺心病起,四处延医,方脱大难。孰料,脑病突发,夺我父命。时八四年五月三十一日,享年六十一岁。
  临终嘱咐甚详。
  呜呼,先父坎坷一生,善举无数,病痛以终,何乃其命也?悲夫!
  先母魏贞,生于一九二二年正月二十一日,阎庄龙脖老母堂人。姥姥汪氏,慈亲贤厚,垂教颇丰。先母长于友爱,娴于针指,乐于助人,勤于劳作,心直口快,秉性刚烈。长子建武,早逝于前;爱女小英,夭折于后。三十有二,始得养育,命途多舛,产疾缠身,手肿如镜,指曲如钩,操针如棘,运杖如割。幼子幼女,嗷嗷衣食,劬劳之苦何可言状!
  先父在外,母独持家,艰辛备尝,数十年,无怨无悔。“三年”时期,分得星食,悉饲幼子,黍芯野菜,自甘如饴。子遭屈侮,奋身必出;子患病痛,寝食必废。择邻之教,断机之训,拳拳不可胜数。
  六六年冬,先父骨折,先母闻报,泪雨嚎啕。于艰难竭蹶之中,却拖亲累邻之想,呈黄金白玉之色。七九年后,先父久卧床褥,先母亦多病交煎,念先父呻吟之苦,睹家庭拮据之状,常自隐忍。平时抚孙甚周,病迷犹念。
  先父逝后,家门多事,心力交瘁,八五年四月十八日阑尾炎症,术后不癒,抱憾而终,享年六十三岁,然遗无一言,诚可痛也: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奉父母百年何足,哀哉数朝卧病,何意撒手竟长逝?只享春秋六二;
  爱我国矣志未酬,育我身矣恩未报,愧儿女七尺微躯,幸也他年流芳,应是慈容无再见,难寻瑶岛三千。
  2010年5月4日年于洛阳两程故里处之攻玉堂整理
编辑点评:
对《先父母墓碑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