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与“姓赵”及阿Q式“宽容”》--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2-01   共 0 篇   访问量:567
“特色”与“姓赵”及阿Q式“宽容”
发布日期:2016-02-01 字数:6797字 阅读:567次


 

自打那个“红嘴鸥式”的“女孔子”四处传经布道儒学,有关“宽容”的文章,如潮水上涨。似乎“懂得宽容,人生的路就越走越宽”。可懂得宽容,人生的路就真的会越走越宽吗?至少,不尽然。

宽容,是允许他人与己相悖的气度。但宽容不是无度,宽容不能无法。就如忠厚,是无用的别名。不讲“法度”的宽容,就是懦弱的代名词!

只因

太多的宽容,就是平庸无能!

太多的宽容,就是胆小怕事!

太多的宽容,就是逆来顺受!

太多的宽容,就是忍气吞声!

太多的宽容,就是麻木不仁!

太多的宽容,就是甘于奴才!

太多的宽容,就是纵容邪恶!

中国的儒学,能被称为儒教,还是“独尊儒术”的国教!无论其灌输的克己复礼、君权神授、三纲五常、尊尊有序、仁义道德、仁者爱人、中庸有度等,无一不贯穿着一条“宽容”的主线,都在讲宽容地接受现实的存在。所以,中国最不缺少的,也是宽容。

可几千年的封建礼教,灌输最多的宽容却充满了欺骗。宽容往往只讲给百姓听,只束缚百姓的精神,让其非礼勿视,莫要有非分之想,心甘情愿的当好顺民。而作为统治阶级,又几曾对百姓宽容?作为邪恶势力,更几曾对弱小宽容?

这满篇的仁义道德,背后都是“吃人”的故事;这满纸的荒唐说教,背后都是一把辛酸的眼泪;这宽容大度的冠冕堂皇,背后都是血迹斑斑的弱肉强食……历史上哪一次农民起义、穷人造反,不是被逼无奈才揭竿而起?!

  鲁迅一生都痛恨骗人的宽容,都在戳穿宽容的欺骗。

鲁迅先生讲,中国百姓的追求,无非是坐稳了奴隶。若中国百姓发起造反,那一定是连奴隶都坐不稳了。为此,打倒“孔家店”才成了“五四运动”的精髓,也成了民族思想解放的洪流冲决。

鲁迅先生遗嘱的最后一条,也可以说是他人生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鲁迅先生却一生都用镐头,要在中国的屋顶上刨开一扇精神的窗户。为此而得罪、批判的对象无数。可鲁迅至死都坚定地表示:“一个都不宽恕”!至死也要把他们钉在历史的耻辱桩上,让他们永世不能解脱!这就是鲁迅,这就是鲁迅精神,这就是鲁迅的品格!

就在当今这鼓吹“宽容”且很有时代特色的“宽容”中,鲁迅笔下的赵太爷,夏衍笔下的包身工,高玉宝笔下的周扒皮,老舍笔下的老鸨子……都在“特色”中复活了。伴随这些复活的沉渣泛起的,还有那些公知精英、压榨百姓的豪门权贵,他们也都穿着各色马甲,纷纷粉墨登场了,继而开始了各种骗人的“把戏”。

粗略看一下这些丑类,之所以能成同类,有个明显的共同标记,那就是都害怕鲁迅。害怕鲁迅的嬉笑怒骂,害怕鲁迅的痛打落水狗,害怕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说到底,就是害怕鲁迅至死都难得糊涂的清醒,就是害怕鲁迅不安分地对现实所做的尖刻批判,就是害怕鲁迅鼓动不甘于当奴才的奴隶进行反叛!

由此想到乖孩子,乖孩子都很听话,甚至还能“孔融让梨”。然而这些乖孩子,往往都是平常的孩子,都是老实巴交的孩子,都是胆小怕事的孩子,都是不敢“拼爹”的孩子,都是不敢不宽容的孩子,也往往都是最没出息的孩子!阿Q的国民劣根性,恰恰在这些乖孩子身上带有的印迹更深。不敢不宽容的孩子,只能在旧有的秩序中徘徊,不仅个人的人生之路很难越走越宽,更让其很难不重演阿Q。

可中国绝不缺少阿Q,中国也绝不缺少阿Q式的宽容。阿Q虽总能在自嘲中宽容地接受现实,可阿Q式的“博爱、仁爱”,不也在被赵太爷博爱、被赵太爷仁爱?阿Q在酒馆喝醉后手舞足蹈,“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哪知第二天便被叫到赵太爷家,“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你看,阿Q连姓赵都不配,让赵太爷恨到“跳过去”,狠狠打了一个嘴巴!难道他还配博爱赵太爷,还配宽容赵太爷?

说什么“闭上嘴,那是最高的修行”,可那都是赵太爷要求阿Q的修行!赵太爷狠狠打了阿Q一个嘴巴,那就是让阿Q闭上嘴,不能“妄议”,不准信口开河,甚至不准自作多情。若再不闭上嘴,就有可能灭口和灭门!再看看那些公知精英,那些入了外籍的“假洋鬼子”,他们整天欺世盗名,坑蒙拐骗,颠倒黑白,信口雌黄,蛊惑人心,巧言令色,大嘴巴巴地能将死人说成活人。整天教人如何学会“闭嘴”和“宽容”,可他们自己哪一天闭过嘴?又哪一天宽过容?

当穷人被欺负到“哑巴”都要开口说话了,已处于“不在沉默中死去,就在沉默中爆发!”说与不说,已成生与死的抉择,鲁迅做了率先选择——呐喊!大声地呐喊!发出雷鸣般的呐喊!那阿Q式的麻木,正是鲁迅一生要深深地去刺痛!

  纵观中国历史,最宽容的社会和时代,都最不需要讲宽容;而最讲宽容的社会,往往最缺少宽容。百家争鸣的时代,不讲宽容;而开启了讲“宽容”的那个时代,却独尊了儒术。凡给孔老二高帽戴得最高的朝代,都是中国最黑暗的专制王朝。“五四”没宽容“孔家店”,但那是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专制”的毛泽东时代,却鼓动造反和“四大自由”;和谐宽容的“特色”中国,却要压倒一切地“维稳”。

  中国最缺少宽容!?中国最缺少、最需要、最难得的,就是懂得抗争和造反,更敢于抗争和造反,尤舍生忘死的抗争和造反。也就是说,中国最需要鲁迅精神,最需要有鲁迅精神的年轻人,最需要有鲁迅精神的年轻人去“造反有理”!只是很可惜,鲁迅已被孔子赶出了课堂,鲁迅的“痛打落水狗”已被换上了温柔的“宽容”,鲁迅那冷峻的面孔已被换上了很性感的“红嘴唇”,鲁迅的硬骨头也被换上很有弹性的“肉弹”!至少表面上,赵太爷和阿Q宽容地和谐了。

宽容的忍气吞声——易;是可忍孰不可忍的争——难!

可无论一个人和一个民族,总是光脚的,从来就不怕穿鞋的。富人,最需要稳定,因怕失去;穷人,最需要造反,因要争取。穷人,卑贱者,只有不懈地抗争和造反,才有可能争取到生存的权利,才有可能争取到光辉的前途!

虽然抗争和造反要付出代价,甚至要付出毁灭自我的沉重;虽然这个代价的付出,自己未必能获利,但血总不会白流!而且,即使换来了成功,仍藏着难以把握的偶然性,很难拿来作为期货交换。

所以,无私无畏,才能奋起抗争;大智大勇,才能进行抗争;抱团成军,才能成为阶级和民族的抗争!至少,不要沉默!


上一篇: 《陈志红2016年1月份总结》     下一篇: 《红楼新梦 14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67次 | 联系作者
对《“特色”与“姓赵”及阿Q式“宽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