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1-11   共 112 篇   访问量:2073
关于称呼
发布日期:2016-01-11 字数:2969字 阅读:2073次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多单位的副职和下属背后或私下对单位一把手的称呼变了,不知这在其他地区是否具有普遍性,我很奇怪他们背后或私下为什么不再称“某局长、某书记、某乡长镇长”等,而统统改称“老板”了。

曾经参加过县里的一次会议,出席会议的重要领导是某行政部门的副职,正职因某种原因没有到会。会上这位副职张口就是“老板”怎么要求,“老板”为一个地区的经济民生、教育卫生等事业的发展如何夙兴夜寐、殚精竭虑等等,他所说的“老板”指的就是这个行政部门的一把手。这次会议我好像没记住什么重要内容,唯一记忆深刻的就是这位副职口中“老板”二字出现的频率惊人。当然看得出来人家称“老板”时很自然,就像农村孩子平时喊“爹妈”一样,真的看不出有丝毫做作或者别扭的痕迹。也许人家在官场上行得久了,习惯了,因而就显出那么几分与常人不同的从容大方和优雅潇洒。

“老板”一词的出现大约应该是改革开放后的事情,大凡办个小厂,雇几个劳力,能挣几个钱的都可称之为老板。老板有大小之分,区别在于其钱的多少,经济实力的大小。“老板”是近三十多年来经济领域里对一般有钱人最为活跃的称呼,它是金钱和财富的象征,是所谓身份和尊贵的标志。不过在我们农村,一般意义上人们意识中的“老板”都多是暴发户,不识几个大字,没什么文化,素质不高,大老粗,多是凭借特殊的机遇、运气和胆量一夜暴富的人,颇有几分贬义色彩。

因此我就愈是觉得“老板”一词不能随便在官场上乱用。如果用了,就等于把上下级关系金钱化了,有庸俗化的倾向。言外之意,你把一个单位的钱和权力全看成是一把手一个人的了,把国家的钱财和权力私有化了,你把领导当成什么事都不用干而专管钱权的人了,把下属员工都当成领导的雇佣劳力了。这无形中就奴化了自己,高抬了领导,把领导庸俗化了,仿佛人人都是整天一副奴颜婢膝的奴才相、可怜相、寒酸样,伸着脏兮兮的手叫花子一般从长官那儿要钱的任人宰割的人了。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者是也!这就是“老板”这一称呼的背后我所能想到的东西,你越在背后或私下这样称呼,不管人家听没听到,你就越会觉得一把手日益变得说话横了,脸色难看了,财大气粗、不可一世、一手遮天了,越来越专政而缺乏民主气氛了。你越这样称呼,虽然是在背后和私下,在长官面前你就越是觉得低人一等,大气不敢出,不敢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俯首帖耳,唯唯诺诺了。其实事实正是如此。

“老板”一词移至政界和官场,似乎封建官位等级意识淡了,但铜臭味浓了,越发显得庸俗不堪了。有时想想为啥一个单位长官意志长期作祟,民主难以实现,单位一把手腐败就像毒瘤一样难以根治,这是否与下属人的某种不健康的心理和庸俗化的思想有关系呢?长官专横跋扈、腐败放肆与下属某种消极灰暗畸形的心理是否隐隐约约有某种关联呢?

说到称呼,再谈谈教育这个圈子。十八年的教书生涯,经历了十几位校长,我当面从来没有直呼过“某校长”的,一律以“某老师”呼之,即以其“姓”加上“老师”二字加以称呼而已。当然大多校长好像是欣然认可的,但也看得出来有的校长不太乐意,从面色上管中窥豹可知一二,从神情上可以窥见他对所谓官衔的嗜爱和重视。他大概认为这是一名普通教师或下属对自己身份的亵渎和藐视,他认为孤陋寡闻的你没从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官位等级层次序列中去识别他,这是极大的不屑,极大的罪恶!但不管怎么说,我依然不改我的称呼,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因为在我的意识领域内我就认为学校这个天地中最尊敬的称呼就是喊“某老师”,无论是领导还是一般教师。

可能你会说我幼稚天真,不识时务,执拗,偏激,我承认有一点,但也可能完全是你不理解,可能你真的错了。我是这样想的,学校这个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小世界,我们最认可的就是一个人的知识和能力,才华和学养,素质和修养,还有道德品质,思想作风等,即所谓的知识魅力和人格魅力,这些都是“老师”一词本所应有的概念内涵。我们崇尚和追随的正在于此,而绝不应该是职务的大小、官职的高低和等级的尊卑。校长也是老师,这不会有人说是错的吧,也就是说他的身份本质上讲是老师,以“老师”相称本身就是对这个行业的认同,对他的认可和尊重,这比叫“某校长”来得亲切,也去掉了很多世俗化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讲在知识和人格上给予了他最高的评价、期许和肯定。正像古代称老师“先生”一样,这是人们从内心深处对从事教书育人者莫大的敬仰。

而反观当下,在校园,有个别人,当然是极少数人,故意抬高嗓门在大庭广众之下当面拉长喉咙直喊“某校长”“某主任”,不敢说这些人都是心存意图或势利庸俗的,但通过客观和主观上的观察判断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确有其人是哗众取宠和有所求的。因为喊“某校长”“某主任”时那副奴颜婢膝、谄媚巴结的滑稽相,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众人的眼睛的,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他内心的空虚和对某种事物的觊觎的。我认为这样的称呼有时候也可能恰恰就助推了现在教育内部“官僚化、行政化、等级化”倾向的形成和泛滥。而教育内部的官僚化、行政化、等级化恰巧就是阻遏教育发展的罪魁祸首。也许我夸大其词了,但事实是存在的。

总而言之,在政界引入“老板”的称呼,有丑化行政长官的意味;在教育界大多时候丢了“老师”这一最为尊敬的称呼是师道不存的一种表现。这些都是不良世风影响下人心不古、世态庸俗的最好诠释和明证。


上一篇: 《“爹”的呼唤》     下一篇: 《杜宇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073次 | 联系作者
对《关于称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