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21   共 87 篇   访问量:3470
山花
发布日期:2009-06-21 字数:4802字 阅读:3470次
  一

  

  山在晃动,树在跳跃,一条蛇样的公路向青山深处缓缓延伸着……

  车厢里,汽油味混合着酸溜溜的汗臭味,加上山路的颠簸,我心里阵阵作呕。

  然而,坐在我身后的那几个“山里俏”一路上却叽叽喳喳说笑不停,好像有说不完的兴奋和喜悦。

  汽车总算到了终点站,我直了直酸痛的腰,提起画箱下了车。

  

  二

  

  离翠云山还有20多里!

  我刚刚松弛的神经一下子又绷紧了,虽然说我不在乎走山路,但独自进深山的那种寂寞确实让人受不了。

  听说我要进翠云山,同车下来的那几个“山里俏”围了过来,“那你就和我们一路走吧,保证把你带到。”一个穿红衬衣、扎着羊角辫的姑娘自荐当向导。

  我的心豁然开朗,连忙搭讪:“那可太好啦!哎,你们村为啥到现在还没通公路?”

  “都怨俺这儿路太难修了呗。不过快啦!听俺村长说,已经接到县里通知,最近就要去拉炸药,入冬要大干三个月,争取年底通车。”

  “你去翠云山干啥哩?”有一个姑娘盯着我手中的画箱问。

  “画画的。”

  “画画,画画有啥用?”她们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

  “看呗。”

  虽然,我口里这样简单回答着,但心里明白,这群“山里俏”对绘画艺术是何等地陌生。此刻,我即使能深入浅出地给她们作一番解释,也恐怕难使她们完全理解这个起源于生产劳动名词的全部含义。

  路上,她们像一群快活的小鹿,蹦蹦跳跳,一个钟头不到,就把我拖得精疲力竭,她们见我鼻塌嘴歪的狼狈样,抿不住嘴直笑。

  “俺山里人实在,路也实在吧?”羊角辫笑着接过我的画箱,又对同伴说,“要不咱们歇歇,真把人家累坏了,城里有人该找咱们算账啦!”

  “那倒不至于。”我笑着坐在路边的青石上,擦了擦汗。

  回首望去,只见远处层峦叠嶂,云雾飘渺;近处树高林深霜叶正红。有几棵千年银杏树穿着艳丽的黄色盛装岿然屹立,树下镶嵌着一条“之”字形紫灰色石台阶,构成一幅非常谐调而又有对比的暖调油画。

  忽然,从那画面中走出一个挑着担子的姑娘,只见她踩着石台阶一步、一步走下来。

  “哎——菊花姐——”羊角辫用双手做喇叭型喊了一句。

  “哎——”挑担子的姑娘答应着,扬起了手。

  这时,有一个姑娘跑过去接过了担子。

  羊角辫给我介绍说:“菊花姐可是俺们的主心骨,她不但有文化,人缘也好。前年,她高中毕业回村后,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商店,卖的货全着呢!”

  看着那副沉甸甸的货担,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一个姑娘从几十里外挑回的。

  “菊花姐,我要的东西你忘了没有?”

  “你猜猜?”菊花姑娘盯着羊角辫鼓鼓的胸脯,神秘地夹了夹眼睛。

  从她们的眼神里,我已猜到了其中的奥秘。

  “俺菊花姐可在城里上过学,你认不认识她?”

  “城里的人那么多,那会像咱山里,每天见的人都有数。”

  “是啊,是啊。”我正愁无言以对时,菊花姑娘的一句话算是给我解了围。

  一路上,她们争抢着挑那副货担,好像故意给我这个男子汉以难堪,我明知挑不动,也不敢在这群山妞面前逞英雄。现在我唯一的愿望是赶快到达目的地,能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三

  

  村委会的大门上落着锁,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呦,这位就是从县上来的吧,是菊花捎信说,让我来给你安排一下。”正在为难之即,一张笑嘻嘻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两只手已经把我的手紧紧握住。

  我急忙取出介绍信,他双手接过一看,眉宇间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失望,然后为难地说:“原来你是来俺这儿画画的,这……可没法安排呀!”

  “群众家里也行,饭钱由我来付。”

  “哪——”他迟疑了一下,“让我先去村里打听打听再说吧。”他终于找了个脱身的借口,消失夕阳的霞光里。

  整个小山村被一片金黄色的烟霞弥漫着,收工的人们赶着牛羊陆续回到村里,而我仍在村委会的门外徘徊着,心里十分着急。

  “还没见着村干部?”菊花姑娘走过来,瞥了一眼村委会大门。

  “见了,他说不好安排。”我只好实话实说。

  “咋回事?”

  “谁让我是干文化工作的。”

  “干文化工作咋啦?谁看不起文化工作,只能说明他无知、水平太低!”菊花姑娘有点气愤。

  “也难怪,现在是经济社会嘛!”我无意间又替他打了圆场。

  菊花姑娘不满意地斜了村委会大门一眼,又想了想,说:“那这样吧,我去给你找个人家住下来,就在他家吃饭。不过,咱山区条件不好,你可要多担待些。”

  此时此刻,除了感激,我还能再说什么呢?

  房东住在村子的最西头,一家三口人,五间瓦房,虽不甚讲究,倒也宽敞。来山区写生能住在这样的人家,也就心满意足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发现今天与我同路的羊角辫姑娘就是房东大伯的女儿。尽管还说不上熟悉,但毕竟不存在男女之间初次见面的那种羞涩。

  

  四

  

  窗外,绵绵的秋雨仍在烦人地下着,我出不去,也画不成画,看了一会儿书,寂寞极了。

  “你一个人在屋里也不嫌着急,走,跟我一块去菊花姐的商店看看吧。”羊角辫一把掀开门帘,走进屋来。

  “小商店有啥好看的。”我顺口说了一句。

  “你可别看不起俺那小商店,虽说没有你们城里的商场大,可也是要啥有啥。只要不下地,都想到那儿去,有牌打、有棋下、还能看书哩!”羊角辫说着,动手合上了我的书,“走吧,走吧。”

  这时,我忽然想起刚来那天遇到的难堪,又想到菊花姑娘,处于礼节上的回应,便随羊角辫走出了大门。

  小商店座落在这个小山村的最前面,一片翠竹掩映着三间半旧的瓦房,右边一座木板桥跨过潺潺的小清溪,门旁一块木板上写着:“文明商店”四个大红宋字。

  “快跳马,快跳马!”

  “出‘大王’呀,我这‘炸弹’还等着哩!”

  “咯咯咯……”

  “哈哈哈……”

  从小商店传出来的阵阵说笑回荡在小山村的上空,好像故意和绵绵的秋雨分庭抗礼,又好像一台小戏吸引着雨天里的人们。

  我跨进门槛,真可谓门庭若市,只见柜台外边站满了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下棋的、打牌的、看书的、还有聊天闲谈的。没想到,一个不起眼小商店真成了山民的俱乐部,热闹和欢乐愉悦着人们的身心。在这里,情感会得到释放,一切疲劳、忧愁和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站在柜台内的菊花姑娘见我走进来,微笑着给我递过一个凳子。

  我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货架上的商品,吃喝穿用,确实样样俱全。倒是那些俗里俗气的花布一下子把我带到二十年前,很难想象,这些设计师的审美观念是如此落伍。于是,我顺手指了指那些花布,问:“像这些花布也好卖吗?”

  “这几种花布,买的人可多啦!是吧,菊花姐。”羊角辫抢过话头,十分肯定地回答我。

  菊花姑娘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由不可思议立即变得尴尬和愚蠢。又一想,这是什么地方?毕竟是落后闭塞的深山区呀!

  忽然,一个简易书架撞入我的视野,上面放着用硬纸板做成的三角牌,上写着:免费借阅各种图书。

  书架共分五层,每层的边上依次写着:政治类、经济类、法律类、科技类、文学艺术类。大约有400多本图书。另外,在书架旁边的墙上还夹有几种杂志。

  作为从事多年群众文化工作的我,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似地一阵惊喜:“啊,没想到你这里还有这么多图书让人免费借阅!”

  “这些书可都是俺菊花姐自己花钱从县新华书店买的呀!”羊角辫指了指书架。

  “是吗?那可不简单。没想到,你还是个文化事业的热心人哩!”

  “说不上啥热心不热心。闲时,我也爱看看书。”菊花姑娘说着,拿出半张旧报纸坐在我对面的货箱上,“前几年,我从学校毕业回来后,想了很长时间,觉得俺山里落后首先是人们思想观念的落后,而思想观念的落后说到底还是文化上的落后。”

  “你的认识可够深刻的!”我心悦诚服地朝他点了点头,并忍不住夸了她一句。

  “你算夸对人啦!”羊角辫帮着搭讪。“俺这儿几道沟的人提起来俺菊花姐谁不翘大拇指?”

  “你们可别夸我。”菊花姑娘的脸有点绯红。

  “我可不会随便夸人,真的。”我解释了一句。

  菊花姑娘语重心长地说:“虽然我没多大能耐去彻底改变这种落后面貌,但总想为家乡建设多少尽点力,也不枉在城里读那几年书。”

  我再次用钦佩的目光看了看这个热情、大方、文静而又朴实的山区姑娘。

  她可不是普通的山区姑娘,是有着先进思想和现代意识的新型青年农民;她的小商店也不同于一般的商店,是现代文明的传播店。

  走出小商店,我忽然觉得今天不虚此行,仿佛看到了翠云山的希望和未来。

  

  五

  

  大凡艺术都有一种魅力,一经接触就会被吸引。自我在翠云山写生的第一幅画起,每天就吸引不少闲暇的乡亲们前来观看。

  菊花姑娘每天除了下地干活和招呼小商店外,还义务做了我的助手。尽管是秋收大忙时节,她还抽空给我找模特和介绍风景点,我对她越来越感激了。

  一天下午,我刚画完一张老人像,围观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赞赏着。这时,一个姑娘指着挎着荆条篮正要下地的羊角辫说:“给她也画一张。”

  “画一张就画一张,谁不敢!”羊角辫说着坐在我对面的大青石上。

  我连忙给她摆好姿势,又提过荆条篮放在她身边,然后做好写生准备。

  就在我认真地观察时,羊角辫的脸红了,显得有些拘谨,我有意找些话题和她拉着闲话,以消除她初次做模特时的紧张感。

  阳光中,那缕缕乌发下的圆脸蛋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尽管说不上白皙,但富含着青春少女的活力,脸颊上,那两个十分精致的小酒窝真令人神往,加之她爽朗的性格更赋予我绘画的激情。如果说,达•芬奇创作的名画《蒙娜丽莎》代表了17世纪西方的温善美,那么,我眼前这个中国北方少女足以代表21世纪东方女性的纯真美。画着,画着,我第一次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我想,如果我有大师们的技巧,这张肖像画定会一鸣惊人的。

  大体色铺完一遍,我站起身,习惯地退了几步,眯起眼看了看整体效果,觉得基本满意。

  当<
上一篇: 《肉殇》     下一篇: 《三个班主任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3470次 | 联系作者
对《山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