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之死》--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2-18   共 0 篇   访问量:1233
海瑞之死
发布日期:2015-12-18 字数:2910字 阅读:1233次

    明神宗正在大殿与新任内阁首辅大学士张四维商议办理不久前去世的前任首辅张居正的后事,猛听得殿门外有人吆呼,转脸一看,是大太监冯保正从景鸿门撒腿飞奔过来,一边跑一边狂喊:“万岁,万岁,可不得了!”

    明神宗见他跑近,断喝一声:“你位尊司礼监首席掌印,朕之肱骨,内廷柱石,竟如此不知自重,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朝廷脸面何在?!”

  “万岁……”冯保被喝得脚底拌蒜,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他顾不得疼痛,就势一个滚儿,匍匐爬跪到明神宗的脚下,上气不接下气煞白着脸连喘带吁地说道:“海瑞,右都御史刚峰大人,汝贤君,他……不……他不行了!”

  张四维惊闻冯保之言,情知海瑞大事不好,见明神宗横眉立目还在瞪冯保,忙屈身欲扶冯保道:“您歇歇气。海大人现在哪儿?”

   “在,”冯保汗流满面,一手撑地,一手颤巍巍偏指东南,说道:“在隆德门外……轿上……己……已经去传……传,太医了!”

  明神宗似乎这才回过神儿来,他脑袋“嗡”地一响,接着一阵耳鸣心悸,两腿一软就要往自己的脚下坐。张四维见他脸色青黯苍白,慌忙喝叫远处殿角站立的几个小太监:“快,快过来掺着陛下回寝宫!快着些,你们要死了么?!”几个小太监被喝得惊慌失措,屁滚尿流地急奔过来架了明神宗肘弯,明神宗觉得两手十指都森凉了,喃喃说:“带朕去……快,快带朕去看汝贤……”

    张四维在旁虚扶着明神宗走了几步,看着他脚步渐渐稳健了些,小声耳语道:“陛下,您别着急。海瑞今年已七十有二,年事已高,病得也有年头了,犯病是常有的事儿,或许不妨事的……您先回宫歇着,容臣下去料理可好?”

   “你去,快去……朕,朕没事儿。”明神宗点头又道:“朕是一时心障,没有干系的,你先去,朕随后就到……快,一定要快!”张四维不放心地又看明神宗一眼,但见他用手急挥催自己快走。于是,他加快了步子,匆匆去了。

  但此刻,海瑞早已经不行了。

    他的轿停在隆德门外小广场上,敞着轿帘,他本人冠顶朝服,一臂架着轿窗,一手握着翻开的《论语》端坐轿凳上,头微微左侧,有点儿像在轿中聆听外面的动静的样子,但浓眉下垂,双目紧闭,下巴微微垂吊下来,全身象一尊形容枯槁的木雕像般一动不动。

    张四维赶到时,内阁阁老申时行、都察院佥都御史王用汲和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正在驱赶那些围观的闲人。这些人都是在司礼监候见的各部官员,他们是来看“海笔架”的稀罕,远远地围在一边说三道四。

    雒于仁又是作揖又打躬地一个个地劝:“我说,我说诸位大人,务必请回避一下吧,海老大人需要安静……”王用汲青筋暴突,满头油汗,不断地厉声喝斥:“退下!有什么好看的,都退下!”申时行则连连催人:“哎呀,太医院的人怎么还没到啊?快,让他们即刻就进来!要快!”

    不甚宽阔的广场上,人声鼎沸,乱嘈嘈的一片混乱。

    走近海瑞轿边的张四维见此情景皱起眉头,他叫过司礼监的一个执事太监吩咐道:“你眼里没有差使么?即刻把这里的官员名字都记下来给我!然后再报吏部备案!”话音未落,众官人早已纷纷抽身,如鸟兽一般,瞬间就散了。

  忙乱中,明神宗已经赶来,看见海瑞这尊坐像,也怔了一下,他用力推开架掺自己的人,想到近前轿边,又似乎惧怕什么,他茫然地退了一步,有点象梦游人,呆滞地看着身边的几个神色忐忑的臣子,许久,才语调梗咽地问道:“申时行,你通医道,看,看过脉了没有?不要紧吧?”

  “回万岁的话,”申时行闻唤忙回身跪下。他见明神宗这样,也看着难过,自己的泪,也已是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他连连叩头道:“万岁千万要保重节哀,龙体更要紧啊……”

  一语既出,明神宗已经完全明白,所谓叫太医传进看脉如此云云,都不过勉尽人事而已。

    正没做奈何处,三个太医和海瑞的女儿乘马车疾驰而来,太医们也不及见驾请安,下车便向轿子疾步奔去。海瑞的女儿张惶着要过来面圣,明神宗亟摆手道:“不必拘礼,先看你父亲,快,先看你父亲!”海瑞的女儿忙回身到轿旁跪在海瑞身边,一脸悲戚,失神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自己该如何使然。申时行也凑过去帮着几个太医捻针切脉做人工呼吸,忙得一头大汗,喘息不止。

    少时,三个太医略一会意,回身向明神宗跪下,颤声奏道:“万岁,海青天刚峰老大人为国事操劳过度,鞠躬尽瘁,他,他归……归天了……陛下节哀啊!”

    乍然间,忽地传来海瑞女儿一声痛彻心脾的长恸一号!

    她以头磕地,碰得临清砖地“砰砰”作响;她身子扭曲着,两手死命地抠那块砖缝儿,呜咽哀嚎,泪飞如雨。

    张四维、申时行、王用汲、雒于仁等人顿时泪眼模糊。

  “国家从此少一正人,朝廷从此少了擎天一柱,朕从此贤明之师不再!”明神宗热泪长流道,透湿前襟。

    他蓦然想起嘉靖四十五年海瑞任户部主事。曾上书批评世宗帝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等弊端。他买棺材、别妻子、散童仆,以死上书直谏,劝说世宗不要相信方士的骗术,应振理朝政,因而激怒世宗、诏命下狱论死的往事;又想起这许多年来海瑞参赞国家政务,推行“一条鞭法”、平赋税疏浚河道、屡屡昭雪冤假错案、打击贪官污吏镇压豪强,深得民心。他为政清廉洁身自爱,为人正直刚毅从不谄媚逢迎,职位低下时就敢于蔑视权贵,为国不惧直犯天颜!他没明没夜死拼着为朝廷办差,一生忠心耿耿,实言敢谏!想起这位当代“活包公”奖掖清流威震奸宄的种种好处,今竟如此撒手人寰一去不返,明神宗更是悲凄不能自己,任眼中的泪在颊上流淌着。

    待海瑞女儿哭声稍减,明神宗向前走了两步,他屈身向轿中的海瑞鞠了一躬!

  张四维、申时行、王用汲、雒于仁等人都随着,在海瑞轿前跪了下去。

   “正直聪明谓之神,海瑞,你是成了神了,还望公在天之灵佑戎大明社稷永固……”明神宗哽咽着说道,“追赠海瑞太子太保衔,谥号忠介!女儿赐婚王族,极尽体面!家中之后事公不必再悬念心,自有朕一力成全料理。刚峰公,安息吧!”

  明神宗后退一步,回头对张四维道:“立即拟朕旨意,布告天下,辍朝七日,为一代国之至廉柱石──海瑞海青天礼丧宠荣!”

    海瑞死讯传出,九州万方嚎啕震寰宇,举国缟素似神州冰封。

    史书载,海瑞的灵柩用船运出时,“丧出江上,白衣冠送者夹岸,酹而哭者千里不绝”。

上一篇: 《奔走在人生边缘(十)》     下一篇: 《暗流涌动 45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233次 | 联系作者
对《海瑞之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