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吻》--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2-17   共 0 篇   访问量:888
初吻
发布日期:2015-12-17 字数:1837字 阅读:888次

  上高中的时候,班上就有了一种书记,叫“团支部书记”。担任这种书记的大都是女同学,而且还都相当的漂亮。我们班的“团支书”,就是这样的女孩。可她不仅是漂亮,而且还相当的白,白得肤如凝脂,光鲜透明。我对女人肤色的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迷醉,不知这是与生俱来的积习,还是受了我那些姨们的潜移默化。

  小时候,我未满十个月便被母亲送到了我姥姥家寄养,这样我便跟我姥姥的侄女、也就是我称之为姨的那些女人们相当的亲密,因为她们天天几乎是长在了我姥姥家,想不亲密都不行。这些长在我姥姥家的姨们个个都很白,无论大姨、二姨、三姨、四姨、五姨还是小姨。

  我们班漂亮的书记也很白,这白,令我一搭眼就欲罢不能,总是想看她,上课亦不能专心于讲台上的老师,眼神儿一不留神就溜到她身上去了,尤其是看脸。那张脸,白得美轮美奂,看得我是如醉如痴。

  由于老是看不够她的脸,这样就把我的成绩给看下去了,一连三次考试我都“打狼了”,一个考重点高中时曾年组排名靠前的我,竟然成了班里最后一名,亦成了各科任老师口诛的差生。

  成了差生,我倒是暗自高兴。因为书记不仅是班里优等生,而且其学习成绩在全年组也名列第一,这样老师在批评我成绩严重下降时我就有理由请求班主任老师让团书记来帮我补课了。先进帮后进嘛,难道她一个在共青团这样一个先进组织里担任领导职务的青年才俊就没有义务帮助一下落后的差劲同学吗?况且,这同学的落后还是由于老看她的白美之面才看得落到如此不堪的田地的。

  由于我成绩的急剧下降,严重拖了我们“重点班”平均分的后腿,这令挨了校长大会批评的班主任果然急了。她找我严肃谈话,令我拿出切实可行的补救方案来。于是,我便顺势提出了让团支书帮我补课的要求。在我说辞大义逻辑严谨的充分理由面前,一心想让我重振雄风的班主任大包大揽地替团支书做了主,她说你就尽管准备补课吧,她的工作她来做。于是,我与团支书,我们就有了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我亦可以零距离地对着她那张白白的美脸细细地看了,而且还看得明火执仗理直气壮的,甚至还有些嚣张成分。

  这零距离看脸,就像电影中的特写镜头,看得那叫一个清楚啊,连每一根汗毛儿都看得分分明明。呜呼,那张脸果真是美啊,美得目眩,每一根汗毛儿都令我醉魂。

  书记最初对我如此这般地看她很是不安,说哪有你这样看人的?我说人不就是给人看的吗?再说了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又在帮我补习功课,我不看你怎么知道哪儿是你说的着重知识点?难道望天花板不成?

  她无奈地说那好吧,若是对你成绩的提高有帮助那你就尽管看吧,反正别把我的面孔当黑板就行啦。

  黑板?有这么白的漂亮黑板吗?

  无论是她认为我这句发自内心的真诚是在调侃还是在恭维,反正那一瞬间,她的白脸蓦然红了,红得艳若桃花,就是在三月里盛开的那种。此刻,其脸上的情态也水润得倾城倾国,似乎承载着万种风情,那可餐的秀色妩媚得我销魂不已,浑身几乎都要瘫软了,连坐都坐不稳了,眼看着我屁股底下的椅子连同我都要被她所倾倒了。“女为悦己者容”,这话一点儿都不假,无论这女人多大,她都难以抗拒夸她漂亮的赞美突然来袭。

  看我的身子眼看着就要翻倒了,她出于本能反应,急忙地伸出手来想拉稳我,可却没能拉得住。于是,“呼啦”一下,我俩一起从各自的椅子上同时跌倒在了地板上。身子跌在了地上,可嘴却不知为何粘在了一起。

  这,就是吻吗?最初的吻?这曼妙的初吻来的竟然是这样的不可思议。

  应该说,那青春的嘴唇与嘴唇粘合力是巨大的,亦或还有舌头与舌头的勾连在使然,总之我们各自尽了极大的努力,用了极长的功夫与时间才将各自的嘴最终拔了出来。剩下的,只是彼此瘫软在地,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若这果真就是初吻,这初吻还真是个力气活儿。看来,“接吻得趁早才有体力保障”,此言不虚呀。

  那一天,我们没再补课,以后也没有。但初恋,在彼此心底开始了。尽管这情窦初开来得早些,可它确实来了,来得排山倒海,无论有没有《少年维特之烦恼》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只是,彼此没说“我爱你”。直至我俩双双考重点入大学,“我爱你”三个字儿在我们大学毕业吃“散伙饭”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时,方才蹦出彼此的口中。

  青春万岁!

  万岁,青春!


上一篇: 《风暴 1》     下一篇: 《喜看新南城中的“老北京美食城”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888次 | 联系作者
对《初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