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或者生存乃至文化之殇》--吟桂轩主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2-13   共 0 篇   访问量:1107
活着或者生存乃至文化之殇
发布日期:2015-12-13 字数:3599字 阅读:1107次

    你见过“人彘”吗?四肢齐根儿失去,像一个平肩的大酒瓶子躺在繁华的商业街上,身边坐两个沉默不语面无表情的人,还有一个放着些许零碎纸钞和硬币的罐子。但他确实还是一个活物,脑袋偶尔或左或右转转,瞪着一双茫然空洞的眼睛,看无数条腿和胳膊从自己面前飘过来飘过去。还有看上去似乎比这个幸运一点儿的,只是没了双腿,但上肢还健全,用几块拼凑的木板装四只铁的轴承,自己面皮冲下趴在上面,像一条离了水源快要渴死的鱼,用两只手拨拉着地面,惊慌失措地满大街横冲直撞。那木板上仅有的空间里,还要放一尊菩萨像,和连有小型音响的唱佛机,当然,必不可少的总有一只放着零碎钞币的罐子----这是让人望而生畏的生存形态----在令你还惊魂未定的时候,你也许还会看到这样一幕:一位学生模样的少女突然跪在了你的眼前,你从她面前系着白布黑纱的骨灰坛子,学生证,和铺在地上写满字迹的大块红布上,终于搞清楚这是一位单身母亲含辛茹苦供其上学但母亲因为打工不幸客死异乡遗留下来的哀哀孤女,她在寻求所有人的帮助!
     你也许见过这些,并且也早已经明白,这只是路人皆知的圈套,所以你会很快见怪不怪,并且轻而易举地选择忘记!但是,有些人我们让我们想忘都不得,那就是明星、商人、官员或者别的什么名流,他们像一种万能的的宗教信仰,悄悄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在我们的天空里幻化成一尊尊偶像,虽然我们并没有为其真正烧香,但他们的周围一直云烟缭绕----
     这些人,我们暂且称之为“人杰”!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本来在开始兴起的时候,是被叫做“光棍节”的,曾经赋予一批人一个悲怆的称谓--单身狗,使得国人在无奈之余,可以轻松的自嘲。这也许不算是什么坏事情,因为敢于自嘲的民族,总有敢于面对的勇气和渴望改变的冲动。但是,时至今日,单身狗们还在单身,倒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和本来与“光棍节”没啥必然联系的人们,被打造成了实在无法被称作“异类”的异类--剁手党!据说,双十一零点以后一小时多点儿,网购平台交易额达到128个亿,24小时后突破960多亿!这两个数字有多么辉煌,大家可以和下一个数量参考着看:人民币若以现今的面额和字母数字排列,13万亿以后将把所有的组合用尽,也就是说,人民币如果以现金的方式去最大量发行,只能印刷到13万亿!在24小时内,剁手党们为新型的商人创造了将近百分之一全年货币总量的交易额,但在这天文数字的背后,如果网购客们事后能够细细品味一番,大概正如参加了一次上流社会的疯狂派对,从头至尾只是举着手里的高脚酒杯附和着喝了一通又一通的彩,连喝醉的机会都没有,而累却是真的,到第二天该“脱光”的没有脱光,钱包却几乎被掏光,该“脱单”的没有脱单,信用卡倒是大多用来买单,并且,自己所订购的东西大多也不是生活里所必须的油盐酱醋。供货商也会被订单催到焦头烂额,可正所谓“一口吃不成胖子”,所有人完事以后房奴还是或者更是房奴,工薪还得去朝九晚五或者朝七晚七,而真正的赢家早已为自己的豪华晚宴意兴阑珊,甚至翩翩起舞。
     一个农村老太太突然离世,儿女们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孝顺的姑娘看见柜子里那些崭新的老太太从没有穿过一次的许多衣服,由不得痛哭失声:“娘呀,我买这么多衣服是让您穿的,你为啥压在柜子里就是不穿呢?"但埋怨归埋怨,其实儿女们都心里明白,老太太整天家里地里地忙碌,风里雨里的穿梭不说,每天三次生火煮饭,烟熏火燎就会让母亲不愿去暴殄天物--这件事本身没有多大意义,只是说明生存和活着有时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用汽车、珠宝、时装等等奢侈品支撑起来的GDP对前者没有一丁点儿帮助!
      最近,屠呦呦继莫言之后,为中国争到了第二个诺贝尔奖。一个医学奖,一个文学奖,获奖之后的尴尬大致相同:直到现在知道诺贝尔奖却不知道屠呦呦和莫言是谁的国人绝非少数!也许诺贝尔奖是诺贝尔奖,而说到医学会让人联想到医院,疾病等等,所以没有得过疟疾的人不愿意去了解青蒿素,这也许也不算什么坏事情:毕竟生病少的民族可以算得上健康的民族。但是,文学会让人联想到读书和文化,这就有点儿危险,因为不喜欢读书或者读书少的民族肯定不是最聪明的民族!!惭愧得很,当我知道莫言获奖之后,我才发觉我只看见过他的一章短篇---《粮食》,因为实在被他所讲的那个故事震撼到,所以他的获奖也没有让我觉得有多震惊。紧接着有人告诉我,电影《红高粱》就是他的原著,这又让我更加羞愧,因为电影我也没看过,但是我却知道张艺谋和巩俐!我便接着去了解莫言的作品,就有人告诉我有一部小说叫三十一炮,但另一人马上说,不对,是四十二炮。我就被这到底是几炮迷惑到发懵,因为没有上网的条件,就特意跑了一家书店,在书架上看到很多精装的莫言写的书,可是翻翻那定价都高的让我难以接受,知道自己是买不起的了,但又怕以后别人和我谈起莫言暴露出自己的浅陋,就逼着自己在心里编了几句顺口溜:“生死疲劳,高粱地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四十一炮炮声隆,可怜丰乳肥臀,俱受了檀香刑”。从走出书店那一刻到现在,我从来没有为没正经八百读过莫言一部作品感到遗憾,倒是有一个疑惑一直没想明白,那就是:怎么在莫言获奖之前我去过那么多次书店,似乎从来没看见过那么多的莫言的作品摆在书架上呢?
    刚才说到《红高粱》!毋庸置疑,单单一部《红高粱家族》绝对造就不了莫言的诺贝尔,但是毫无疑问,《红高粱》造就了张艺谋。说到张艺谋,我倒是想起一位和电影无关的人来。之所以提到她,是因为她当年拒绝了成为“谋女郎”的邀请,曾经感动了成千上万的“屌丝”们,让单身狗们痛哭流涕地喊着“我又相信青春和三观了”!然而很不幸,纯洁的女神拒绝了“谋女郎”,却成为了“老板娘”--前不久,有媒体披露她通过微博公开承认要“奉子成婚”了---嫁个富豪本无可厚非,能够做王妃,谁又甘愿做一个平庸的灰姑娘,但是这样大张旗鼓地拿“未婚先孕”来作炫耀的资本,未免和刚开始的清纯范儿相去甚远。屌丝们,你们还是相信现实吧!
    再回到电影上来。我是不大看电影的,但总有一种感觉,似乎中国的影视自从《红高粱》以后就有了“商业化”一说。商业化对影视业意味着什么,怕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够弄明白的大话题,可是老百姓大多看懂了一个现象:某种特定的人倒是都被商业化了。劈腿、艳照、滥婚,越是折腾出一副副无赖的嘴脸,越是能博出一片片叫好的掌声,于是在这样的风化渲染之下,孕育出现今只靠大腿和乳房为噱头的神剧,把观众雷的瞠目结舌---这些还是表象---更有甚者这几年圈内公开承认了“潜规则”,最具代表的是那年那月翻拍了《红楼梦》的一大批女孩子,竟然都可以沦为一位落马高官的殉葬品----
      我们那可怜的《风月宝鉴》,假如当年因为“书禁”并没有流传于世,而是随了曹公深埋地下,几百年后突然出现在世人面前,还会不会有机会成为像现今这样举世公认的奇书,成为中国人的骄傲?
      鲁迅先生当年在谈到英雄时说,要求有英雄的出现,须得有适宜英雄生长的土壤,这土壤就是民众。瑞典出了个诺贝尔,他甘愿拿出毕生的财富用以激励全世界的文明步伐,想来瑞典这个对于我们来说陌生的国度,其民众大多当不是看客和线偶。且看看我们的国人现在都在干着什么,舆论告诉你扶了摔倒的老太会把你的座驾由大奔变成自行车,商家鼓动你花钱要听从他们的安排,媒体教化你名流富豪的一举一动你须得去崇拜,人家脱了几次衣服,出了次国,甚至结婚生孩子,我们须得拍着巴掌叫一通好才成,真不知道这些到底和我们有什么相干!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可以看几页书,又是满目的修仙、穿越、宫斗、猎艳等等等等,把男女之间那点儿事嚼了又嚼,真是无趣的紧。前几年逛书店,总能看见鲁迅先生的文集,亲切而严厉地注视着你,可是现在不同了,听说鲁迅先生的文章都要从学生的教科书里消失!呜呼,那狂人,那阿Q,那祥林嫂,那颗彷徨和呐喊了一辈子的的心!!
     说来,文化和活着或者生存本也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原始的共产社会不也同样把人类繁衍到了现在吗?况且,按照东方文化的信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自己崇高不了,也无从去要求别人有多高尚。可是,既然文明把人类从动物的总纲里同畜生分离出来,那就尽量让我们的子孙眼睛更明亮一点儿,思想更纯净一点儿!“人彘”也好,“人杰”也罢,只要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慈悲,有自己的自由!

上一篇: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下一篇: 《邻家长姐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07次 | 联系作者
对《活着或者生存乃至文化之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吟桂轩主人
  已有0人关注
Ta的文集列表
作者其它文章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