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凋敝的“霸王花”》--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12-06   共 0 篇   访问量:954
凋敝的“霸王花”
发布日期:2015-12-06 字数:1800字 阅读:954次

    谁都知道,毎所大学都有校花,每个系也都有系花,每个班级,更是少不了班花。我们班的班花芳名贝小知。可她不仅是班花,还是系花,更是校花。她身出书香门第,不仅父母是教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也都是教授,而且,还都相当有名。

  尽管她的名字叫贝小知,可她大脑中的知识储量可决不“小知”,她熟知经史子集,读破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不仅对国学了如指掌,其开出的外国书单也令全校男生无一不汗颜至极!至于女生,就只剩下藏进口化妆品的份儿了,听着贝小知报出的书单,哪还好意思说自己读过外国书?

  总之,归根结底一句话,这妞儿在像花儿一样娇嫩的小小年纪就已然学贯中西了,赞之为学霸之楷模也亦然不过分。说她是青年才俊,想来无人不由衷叹服。

  这女神一般的雌儿自然是全校众生高山仰止的天人了,可佳人惊鸿的妞儿本人高山仰止的心中偶像倒不是俗妞儿眼中《琅琊榜》里的梅长苏、靖王什么的,却是孔子,其言仲尼先生是古往今来的唯一圣人,寰宇共主,其思想精神必将再明灯一般指路人类一万年。

  尤其是对《论语》所记录的夫子言行,这妞儿更是顶礼膜拜不已,语必言之,诸如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然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什么的,张口就来,倒背如流,就像按下机关了的抽水马桶,“哗哗”流个不止。

  贝小知操练《论语》有一嘴如此这般的好口活儿,便被班中的一干闲人私下拿来调侃,进而竟将之冠名为“论语妞”。这名儿传出后,不经意间竟引起了共鸣,于是这“论语妞”再结合着“班花”、“校花”集约而成的“论语名花”简称“名花”的名声便被呼啸着叫开了,直叫得全校上下乃至教育部派来的巡视员都无人不知这个“名花”了。这“名花”名声之大,可谓震得校园这一亩三分地楼动舍摇的。

  可这冰雪聪明的妞儿并不为声名所累,还继续操练论语,继续自己的好学与敏于思辨。还不仅于此,她还极其善于与人辩论,尤其喜欢与人辩论《论语》,一度曾放话说,但凡她随口说出的一句《论语》谁人能旋即脱口对上,且对仗工整成佳联,她必献身于那个人,无论男女。

  一日,这“名花”又与人开辩论之战,我无意间从“战场”边际路过,见那位同学败迹已现,于是便偶插了一嘴。我这有助阵之嫌的多余插话,蓦然惹得名花不悦,旋即竟放弃了与那位同学的舌战冲我而来,其势汹汹,其忿滔滔,威慑之重,气场之强,令人亚历山大是也。

  名花曰:“我随便说一句《论语》里的话,你若即刻对仗工整成一妙联,我即刻投怀送抱于你,献身不是问题,随你大小便!否则,跪地,敬茶,拜师!”

  呜呼,也不知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时间,聚集起来的人甚巨,围观者众目睽睽,伸长脖子看热闹的从来就不怕事儿大,众厮们山呼海啸地嚷,吼着催我应战。

  我真真是没想到这妞儿反应竟如此强烈,瞬间不禁五内俱焚,一时无语,木然而立。

  名花曰:“缄口,那就是代表默认应战了。好,那我可说啦,您听好了,《论语》有云,子曰:色难。”

  我脱口而出:“容易”。

  名花曰:“既然说容易对,怎么不即刻对上?”

  我说:“对上了啦。就是‘容易’二字嘛”。

  名花曰:“容易?”

  我说:“是啊,‘容易’。难道小生的‘容易’这俩个字儿与圣人的‘色难’对仗不工整吗?不绝妙吗?色难与容易,联得多么的严丝合缝,佳偶天成呀,可谓‘绝对’千古是也!”

  这时,围观者顿然鸦雀无声了,旋即哄堂大笑,那笑声宛若一个炸雷。

  这炸雷令名花失神般地愣了一下,她蓦然打了个冷颤,即刻便反应了过来,跟着面色绯红,汗,“唰”地一下从凝脂之肤底下冒涌而出,瞬间就将女神那张画得花容玉貌、颜值极高、美轮美奂的脸给花了。

  这一刻,名花,已然成了“面花”。 —— 脸上的化妆品全然给流淌下来的汗给冲了,冲得一塌糊涂,宛若京戏里的“铜锤大花脸”。

  此刻,妞儿这梨花带雨的“面花”较之于曾几何时的霸王“名花”,凋敝得更令我心碎,一时间,怜香惜玉不止。

上一篇: 《第十章 夏至》     下一篇: 《暗流涌动 27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954次 | 联系作者
对《凋敝的“霸王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