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水长歌》--风之语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6-04   共 67 篇   访问量:1887
怀念奶奶
发布日期:2009-06-04 字数:2037字 阅读:1887次
  奶奶因为耳聋总保持着一份对生活的平静,也许因为耳聋,奶奶从不谈论乡村里的是是非非,因为耳聋,奶奶只是从表情上判断出话语的大概内容,但这内容总是经过奶奶平和心态的过滤,她从不会去责备或大声呵斥自己的亲人和邻居。风风雨雨的人生并没有改变她,我的记忆里奶奶的平和让我铭记一生。同样也影响了父辈和我们这一辈人。

  小时候,奶奶总喜欢让我为她掏耳朵,也许她的听力不好,总是认为有异物在耳朵里吧;也因为我没事总在奶奶身边转吧;也许是因为奶奶总会给我好吃的食物吧,所以,我总想为她掏耳朵。每次为她掏时,奶奶总是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而我还不能应付她,总要很细致的为她服务,一直到她自己认为可以时才能结束。春日的阳光下,奶奶一头的银发在风中微微的颤动,幼时的我,坐在奶奶旁边,很认真的去掏空她耳朵里的东西,此时奶奶总是一脸的慈祥,她闭着眼不知是在享受这份天伦之乐,还是回味生活的滋味。直到我上高中,每周回去也总去看看奶奶,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小时候的“必修课”让我在无形中将亲情的种子悄悄挥洒在了记忆的草原,如今回忆起来,是那么的悠远和香甜。

  奶奶是小脚。小时候在奶奶洗脚时,我会坐在旁边,看她洗脚。那时候看到那畸形的脚和长长的裹腿及小鞋,并不会有太多的想法,不会产生太多的感慨,不会为奶奶所受的痛苦而去憎恨旧社会。只是在奶奶用刀去慢慢割去已经长在肉里的指甲时,会问奶奶疼不疼,奶奶此时并不回答我,会让我给她添水倒水,剪过指甲后的奶奶是一身的轻松,即使走路,也把小脚迈得很高。如今我才知道奶奶就是用这双小脚,把我们这一家人的生活之路一步步的丈量到今天。我可以想象奶奶的小脚,在过去的岁月里承受了多少苦难,在今天的生活中又在肩负着这一家人的衣食住行,那双小脚从没有被生活压垮,那双小脚里,我看到了一种如山般的爱。

  奶奶和爷爷一直住在窑洞里,我小时候也特别喜欢住那里,冬暖夏凉的感觉就是爷爷奶奶疼我的感觉。夏天住进窑洞里很是舒适,就是蚊子太多,只要我在窑洞里睡,奶奶总是提前打蚊子,半夜也会起来赶蚊子。有时把脾气不好的爷爷闹醒,一阵训斥,却因为奶奶听不到依然如故。奶奶喜欢自己独说独念,而我总在她的自我念叨中沉沉睡去。奶奶不会讲故事,我却总在她的念叨中学会了做人的最初的善良和宽容。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奶奶在村子里和谁红过脸,更不用说吵架了。我们小时候只要是和其他孩子有矛盾或者打架之类的,奶奶总是先训斥我们,然后再去安慰那些孩子们,当时我们都很不理解,直到现在才知道,奶奶当年的举动却是我一生的财富。

  我到8岁时从奶奶家的大院里搬出来了,新房离奶奶家只有百米的距离。奶奶每天总要到我家几次,看看这里说说那里,总要等到我们放学回家,她才会走。后来我上初中到高中,每次星期天回去总要到奶奶家去,奶奶见了我脸上的皱纹都平了许多,拿出平时不舍得吃的东西一股脑的塞给我。奶奶总一脸幸福地看着我吃,走时还要让我带许多,那时我不明白的太多,只知道这是大人们应该的给与,而今我明白了奶奶从开始大院里的喧嚣,到后来只剩爷爷奶奶的空寂,他们是希望儿孙们经常在他们的视野里出现,来填充他们内心的孤独而已。我后来参加了工作,逢年过节回去给奶奶带些食品,可是奶奶总是笑着接受,又在下次我去看她时拿出来让我吃,有些因为时间长已经发霉了,可是奶奶还总嘱托我把它吃完,今天我明白,奶奶缺的不是吃的,而是我能常回去看看。每到星期天奶奶总是坐在村口的石头上向着远方张望,有时我没回去,妈妈说奶奶会不开心很长时间,听到这话,我心里总是酸酸的。所以周末尽量回家,去看看那一孔窑洞和那窑洞里的两位老人。

  爷爷去世的时候,奶奶表现出了出奇的宁静,满脸的皱纹里藏着哀伤,只是皱纹更深了,眼神更加无助了,她似乎不知所措了。只好不停地收拾着屋子,收拾着爷爷的遗物,那时我知道她是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悲伤,不想让自己脆弱的一面表露出来。不想让亲人们为她再多操一份心吧,坚强支撑着她直到爷爷入土。失去了爷爷的窑洞里,更加孤寂,奶奶喜欢坐在院里枣树下的石头上,痴痴地望着这个院子,我不知道是在寻找爷爷的影子呢,还是在孤单地回忆过去的点滴,奶奶不再独自念叨了,也不再让我为她掏耳朵了,她也不再修脚了。叔叔买的助听器她也不再用了,父亲几次让奶奶搬到我家,不用做饭,奶奶总是拒绝,她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如今记忆犹新,她说:“这个家要是不冒一股烟,这还叫家吗?”也许是留恋这个与她相伴一生的小院,也许是留恋小院和窑洞里特有的气息。现在想起来,奶奶应该是不愿意拖累儿孙们,才一直坚持自己做饭,自己照料自己,小脚奶奶用朴实书写着豁达坚韧。直到奶奶最后患上病,才搬到我们家直到她去世。

  奶奶走后,老家的窑洞终于在一场连阴雨中轰然倒塌,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窑洞被一推土坯掩埋着了,留下的只是记忆如同院内的那棵枣树依旧在春天里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上一篇: 《端午佳节话屈原》     下一篇: 《为五月而歌
责任编辑:李清竹 | 已阅读1887次 | 联系作者
对《怀念奶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