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俊庭文集》--白俊庭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8-31   共 249 篇   访问量:2106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发布日期:2009-08-31 字数:2351字 阅读:2106次
  大学时,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姓刘,来自黄土高原一个偏远贫瘠的山村。

  

  入大学的第一晚,我们握手相识。他的手满是老茧,又硬又粗糙;脸黝黑,额头的皱纹很明显,他看上去好像比同宿舍的人年龄大,一问,宿舍六个人,他年龄最大,于是我们当晚就排了次序,他是老大。以后的几年里,我们同宿舍的,不叫名字,都以次序称呼。

  

  老大洗脸洗脚洗衣极勤极细致,洗脸刷牙,早晚必做不说,而且每次总是最少二十分钟,我们对他戏说,老大,脸不是洗白的,是天生的,再说现在不时兴小白脸。他总是笑笑不言语。老大的床单总是最净的,我们几个不讲究,床单正面铺脏了,再铺反面,反面脏了,再洗,或者请女同学看一场电影让女同学洗。

  

  有一次,老六追一个女孩,把女孩带到我们宿舍,女孩问:“哪是你的床?”

  

  老六突然发觉自己的床单很脏,竟大言不惭地指着老大的床铺说:“这是我的床位,看他们几个脏成那样了还不洗。”

  

  大学第一年的冬天很冷,宿舍没有暖气,晚上我们裹紧两条被子还是冷得直哆嗦。一天半夜,我被上铺的吱嘎声音惊醒。拉开灯,发现老大紧紧地裹着一条被子翻来复去冷得睡不着,我将大衣轻轻给他盖上,他却猛地坐起来,说:“我不冷,你盖你盖。”这时,我才发现他为了保暖根本没脱衣服。

  

  老大最和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从不恋床,早上每到5点准时起床,先去跑步,然后读书,或练普通话。我们呢,高三累,大学补,八点上课,不到7:50不起床,起床抹一把脸去上课,课间买点吃的。

  

  时间久了,老大的怪脾气,越来越让我们领教了。一次,老四过生日,要到外面请客,邀请全宿舍的人去捧场,可老大死活不去,反而去教室学习了。我们当时都很恼火,老四也特没有面子,一场很好的聚会弄得很没有情致。后来,老大课余做点小生意,也就是到批发市场批点学生用的必需品,到各宿舍便宜卖,其中有一款随身听,很不错,让他按进价卖给我们同宿舍的几个,他死活不肯,非要和别的宿舍一个价。这让我们很生气,说他不讲情义。他只说,要不没法做生意,不行的话,你们一人拿一个,我不要钱。我们都知道他没钱才做生意,每一次批发东西的数量都很少,我们怎么好意思这样白拿他的?他是存心不愿降价。慢慢地他在我们宿舍成了独行侠。

  

  老大很积极,上课总爱举手发言,要知道我们当时有一句顺口溜:小学生争先恐后举手,初中生偶尔举举手,高中生打死也不举手,何况是大学生呢?可老大总爱举手,因为他的方言很重,经常出笑话,不过时间不长,老大硬是学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更积极的还在后头,他第一个交了入党申请书,第一个报名竞选学生会干部。后来有的同学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党员同志。

  

  转眼,大学生涯就要结束了,老大破天荒地说要请我们宿舍的人到外面撮一顿,我们都有点吃惊,平时别说让老大请我们,就是我们请老大,他也不去。吃饭的时候老大不停地给我们几个碰杯,酒喝得很多,话也特别多。

  

  老大说:“我知道你们都看不惯我,可你们不了解我。你们都说我穷讲究,洗脸洗半个钟头,可你们知道吗?我家乡,缺水缺得很,吃水要到几里外的山下挑,水总是先洗菜,再洗脸,后洗脚,最后浇巴掌大的一点菜地,一点也不浪费。洗澡几乎是奢侈,除了下大雨接了水才洗一次,不下雨,就从不洗澡。下了雨要接水,还要把雨水引入水窖,为以后存水。我来这里,总觉得自己很脏,所以每次做个人卫生很仔细,没办法,我是脏怕了才这样。”

  

  “你们说我假积极,可你们不知道在我们家乡,如果谁家生个男孩就愁死了,因为男孩子长大很难说到媳妇,我们那里穷山少水,谁也不愿嫁到那里去。如果生个女孩子就好了,刚生下来就有人上门提亲订娃娃亲,每年都会送礼的。我哥到现在三十多了,还没有媳妇,家里商量着攒钱给他买媳妇。我读书是拼了命的,我要走出去,要不我永远也找不到媳妇。所以上了大学,我就要抓住一切机会,没有机会,我就争取一切机会,创造一切机会。”

  

  老大越说越多,这也许是我们和他在一个宿舍里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他接着说:“毕业后,我不打算回去了,我忍受不了几个月不洗澡的生活。我就在这个城市里发展,哪怕洛阳城里的水泥地再硬,我也一定要把我的根扎在这里。然后把我们全家人带出来,把我们的村里人尽可能多地带出来。”

  

  老大说完,从来不见掉泪的他,呜呜地哭了,看来老大真是喝醉了。直到这一刻,我们才真正理解了老大,我们都从心底里钦佩老大,换我们是他,绝不会像他做得那么出色,可惜,理解他的时候,却是在我们分别的时候。

  

  毕业分别的时候,我们都握着老大粗糙的手说:“老大,以后你有什么吩咐,只管说一声,我们几个都听你的,你永远都是我们的老大,我们都是好兄弟。”

  

  毕业后,老大真的没有回家乡,到处给人打工,后来自己做生意,先是赔了不少,到后来,慢慢地站稳了脚根,有了房子和轿车,把全家人带出来了,给他打工的大多也是他村里的,他说我们那里的人特能吃苦,知道什么是幸福。

  

  我相信我们老大以后会越来越好,因为他会抓住一切机会。没有机会,他会争取一切机会,创造一切机会。

上一篇: 《光荣榜上的脚印》     下一篇: 《钓出一种好心情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106次 | 联系作者
对《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