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将军不再那样做(长诗)》--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9-23   共 0 篇   访问量:502
假如,将军不再那样做(长诗)
发布日期:2015-09-23 字数:84205字 阅读:502次


——谨以此诗献给伟大的诗篇《将军,不能这样做》

 

这是一首长诗

尽管它的命运多舛

但它无疑是中国诗歌

这片翠竹的一个骨节

更无愧于改开的中国

涌现出的最伟大诗篇

它或许已成为过去

但它还以更多的悲情

在讲述更多的未来

一、共和国的一个波澜

公元1979

毛泽东尚未走远

共和国翻起一个波澜

一位共和国的开国上将

为给自家盖小楼

竟悍然拆毁了幼儿园

    

就像五月的春天

翩翩春燕啄新泥

喜鹊喳喳育儿女

一个被拆掉的鸟窝

惊恐的落地

雏鸟声声

哀叫凄迷

 

或许 摄于淫威

或许 碍于无力

多少人心怀怨恨

却只能侧目无语

唯一位军旅诗人

冲冠一怒

拍案而起

写下一首长诗当哭

《将军,不能这样做》

一时洛阳纸贵

引发动情多多

凡有人群处

无不颂此诗

可面对如此的当头棒喝

面对这样的军旅“忤逆”

这诗

更激起千层浪急

权贵们气急败坏

当权者恫吓色厉

 

就围绕这一首长诗

共和国展开了对垒

从文坛到政坛

从民间到官场

一边是一介军旅文人

对垒着三军统帅

一边是一群草民布衣

对垒着豪门权贵

这一场不对称的决战

诗人怎能有一丁点胜算

只能眼睁睁地陷西北

只能眼睁睁天塌东南

但他死死地坚守良心

这一个坚守

成就了勇敢

就是不妥协

就是不认错

就是冥顽不化

就是不下台阶

为了捍卫真理

他宁愿

用一腔炽热的血红

去祭奠诗坛的旌旗

 

对垒的结果毫无悬念

哪一首诗歌

也如拆掉的鸟巢

被禁锢在历史的尘封

被禁出在人们的视野

作为一个军旅文人

他丢掉了视同生命的军籍

被打入文坛另类的“妖孽”

 

他输的很惨

可这绝非输掉一个诗人

至少中国的诗坛

出现一个拐点

诗歌就此揖别了批判

成了温顺的女人

用那甜腻的小嘴

亲吻着权贵的承欢

二、封杀的绝不仅仅是一首诗篇

这时

也是共和国一个转折

也是历史站在一个

新的起跑线

就在这历史的万般紧要

看似仅仅封杀了一首诗歌

看似仅仅封杀了一个诗人

实将最需恪守的“两个务必”

变成了

“河里冒泡的多鱼(余)”

放弃了

最需要的防微杜渐

一条万里江堤

溃坝

就出现这里

 

在解放思想的旗号下

翻案

虚无

丑化

更成为一种风靡

纷纷决堤的洪水

在吞没良知中肆虐

本是明明白白

不合情

不合理

不合法

却都在乔装打扮中

粉墨登场

是非被模糊了

黑白被混淆了

人妖被颠倒了

当最后一块遮羞布

被从裤裆上扯下

出卖的几千万女人

就成了共和国悲伤的哭泣

 

发展是硬道理

可发展为了谁

这是必须清晰的主体

更是必须明确的绝对前提

有一个伟人

150多年前就指出

资产阶级在不到一百年的统治

创造出的全部社会财富

比过去一切世代的总和还多

可发展的60%以上成果

属于的资产阶级

只是1%-0.1%

富人恣意放鞭

穷人至多跟着听响

豪门大碗吃肉流油

穷人至多流涎闻香

可那个发展

只是吃人的资本主义

用血腥染红的霞光

装扮出的美丽

为了将它埋葬

无产阶级化镣为剑

舍生忘死

前赴后继

          

改开的经济发展

也取得了

举世公认的巨大成绩

可人均GDP 人均收入

那无数的被人均

就如高超的裱糊技艺

怎么也无法迷惑和掩盖

人民“无感”的红利

对世风江河日下

对豪强劣绅逞威

对贪官污吏遍地

对贫富差距日巨

怎么也无法擦干

人民痛彻心扉的泪滴

三、假如能成五彩玉石补天

历史走到了今天

历史开始了深思

习近平睿智的提出

一个极为深刻的命题

我是谁

依靠谁

为了谁

继续进京赶考

重新坚持“两个务必”

颠覆性的根本错误

绝不能发生在

对人民的游离

 

假如

当年这一首长诗

犹如一声轰鸣的警钟

能警醒该警醒的春梦

假如

当年这一首长歌

犹如一把吹响的号角

能集结起筑堤倡廉的铁骑

假如

当年这一首长哭

犹如一只犀利的针头

能输进免疫的抗体

假如

当年能将这首长诗

当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

用它来痛下杀手

让功勋赫赫的开国上将

不敢跃雷池一步

 

就像毛泽东绝不手软

痛杀了刘青山张子善

就像毛泽东亲自问责

香山建私房的大内总管

还要拉出去枪毙

后来的官员谁敢

官邸修建的赛过皇宫

后来的官员谁敢

侵占几百栋的豪宅

竟弥山跨谷的逶迤

 

那几百个省部级高官

或许就不会身陷囹圄

那几十颗将星闪闪

或许就不会熄灭星空

还有更多的“老虎”

或许就不会惊恐于夜晚

被挽救的无数官员

或许就能甘心守着

一份幸福的平淡

 

犹如真理

就是时间的女儿

经典的文学作品

必饱经岁月洗礼

这不由让人想起

有这样一位百岁老人

他生前老爱做噩梦

噩梦又总成真

虽经常被冷嘲热讽

虽屡屡遭雪辱霜欺

可老人一直坚守信念

一直坚守共产党人的肝胆

秉笔直书

至死

都仗义执言

可他也输了

被打入冷宫苦寒

被尘封一个时代

但他无愧的坚守了忠诚

就在老人告别尘寰

习近平率七常委送行

他赢得了最高的礼遇

更赢得了人民的敬礼

而那无数的中国官员

有几个不是浪花一闪

又有多少不是

一个过眼的云烟

 

就同这位百岁老人一样

都曾走在一个相同的时间

哪位被封杀的诗人也赢了

那部被封杀的长诗也赢了

可共和国输掉了多少难以挽回

输掉了多少光华灿烂

输掉了多少人心期待

好在历史是人民所写

好在毛泽东不可逾越

就在中共重新吹响的集结号

共和国又重新横刀立马

又重新开始抢渡乌江天险

四、它还在昭示文坛的明天

无论怎么说

本应去五彩补天

却被当顽石

丢弃在荒野河滩

都是这首长诗

难以弥补的痛憾

难以平复的肝肠寸断

但它留给文坛的思考

还在昭示文坛的明天

 

什么是文学的厚重

什么是文学的担当

什么是文学的肝胆

什么是文学的方向

一篇诗文的针砭

绝不亚于讨伐檄文

更不亚于政治宣言

风花雪月的浪漫

无不是过眼云烟

绝难成为文学的经典

绝难成为文坛的主旋

 

经典的诗作

一定要有承载

一定要有批判

一定要有传承

一定要有召唤

既能久经岁月洗练

又能让人百读不厌

无论它经受多少磨难

都如一面飘扬的旗帜

穿过烽火硝烟

布满弹洞横穿

裂成残缺的碎片

但它用光荣的承载

仍不变的飘扬着

那迎风的庄严

 

它更让人思考

什么是真正的诗人

什么是诗人最重要的品格

自从屈原以诗人的风采

独立登上文学的舞台

他就昭示后人

诗人独立的风骨

远胜

诗情

风采

浪漫

从此

中国诗坛上

最有成就的诗人

无不立地顶天

鲁迅敢怒向刀丛觅小诗

更把自己的生命

铸成锋利的短剑

郁达夫更用生命

化作诗坛的闪电

奋力刺穿

那长夜漫漫

 

诗人

有了独立的风骨

就能独立寒秋

诗作

有了挺立的脊梁

才敢砥柱中流

当伟大的天文学家哥白尼

都屈从了中世纪的黑暗

这首长诗的诗人

宁可丢掉军籍

也不将忠诚背叛

宁可深陷围剿诬陷

也不停止思考的批判

锁链可以锁住人们的双手

但它锁不住

一颗心灵的飞天

那位长诗的诗人

让放飞的灵魂

一直在雷电交加中

高傲的飞翔

一直在暴雨如注里

自由的盘旋

 

岁月

在过去中流逝

岁月

更在奔腾中

扑奔无限的未来

这一首属于不死的诗篇

唯愿能以高洁的品格

带飞出万千的俊鸟

去垂翼迎辉

去搏击云海

这绝非仅仅是

一个诗坛的期盼

 

1979年叶文福发表了维护革命神圣性的长诗--《将军,不能这样做》,该诗发表时,反腐倡廉尚未提出,更未引起全社会关注,诗人的思想却敏锐的“见危于无形”。当年,叶文福以该诗向腐败宣战,他感动了中国,此丢掉了军籍,在被邓亲自点名批评,又很多人来相劝,但他绝不认错,至今!因他,无错!)

 

附叶文福原诗:

将军,你不能这样做!

  (据说,一位遭“四人帮”残酷迫害的高级将领,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竟下令拆掉幼儿园,为自己盖楼房;全部现代化设备,耗用了几十万元外汇。)

 

  我……

  我说什么?

  我怎么说?……

  你——

  是受人尊敬的前辈,

  我是后之来者。

  你我之间

  隔着硝烟弥漫的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批评你——

  我从来,

  没有想过。

  因为

  也许正是你

  用抱着机关枪

  向旧世界猛烈扫射的手。

  把抽在我脊梁上的皮鞭

  一把夺过——

  你把我搂在

  满是血污

  和热汗的胸前,

  大滴的

  泪水

  砰然而落!

  你抽泣着

  摸着我

  浑身的伤疤,

  厚厚的嘴唇,

  哆嗦着,

  你说:

  “孩子,

  我们

  解——

  放——

  了——”

  于是,

  我赤着脚,

  小小的脚丫

  踩着你

  又深又大的脚窝

  走进了

  新中国……

  不!将军——,

  即使是这样,

  我也要说,

  我更应该说!

  记得么?

  那年

  抢渡泸家桥——

  身后:追兵!

  对岸:烈火!

  一河如虎的浪山呵,

  几根沉沉铁索……

  革命

  在危崖上

  焦灼——

  难道井冈山的火种

  要被这大渡河水

  无情吞没?

  你大瞪着

  布满血丝的眼睛,

  驳壳枪

  往腰间

  猛地一掖,

  一声呼啸,

  似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了

  中国革命

  英雄的史册!

  那时候

  将军,

  你想的是什么?

  我敢说,

  你想的是:

  “为子孙后代

  都过上

  幸福的生活!”

  你说的是:

  “最艰巨的任务

  给我!

  给我!……”

  多么不幸!

  我的浑身弹痕的将军呵,

  四十多年后,

  你英雄的身躯,

  竟会让功劳

  压得

  步履蹒跚,

  你雷霆般的声音

  被时光的流水

  侵蚀得

  多么孱弱:

  “给我……”

  “给我……

  给你月亮

  你嫌太冷,

  给你太阳

  你嫌太热!

  你想把地球

  搂在怀里,

  一切,

  都供你欣赏,

  任你选择……

  什么都要,

  你什么都要!

  为什么

  就是不要

  你入党时的誓言?

  为什么

  就是不要

  无产阶级的本色?

  难道大渡河水都无法吞没的

  井冈山火种,

  竟要熄灭在

  你的

  茅台酒杯之中?

  难道能让南湖风雨中

  驰来的红船,

  在你的安乐椅上

  搁浅、

  停泊?

  难道一个共产党人

  竟要去写

  牛金星们

  可悲的历史?

  难道一代一代

  揭竿而起

  殊死抗争,

  竟只是为了

  你一家人

  无止无休地享乐?

  如果真的是这样,

  将军,

  你怎么对得起

  牺牲在你怀里的战友

  最后的嘱托?

  怎么对得起

  那白发苍苍的

  《共产党宣言》的作者?

  去呵,将军,

  穿上当年的

  红缨草鞋,

  去吻吻你曾为之流血的土地吧——

  那一寸一寸

  从敌人手中

  夺过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从苦难深渊中

  捞起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打着革命印记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养育过红军

  八路军、

  新四军、

  解放军的土地呵,

  喂过你小米汤的,

  那太行母亲

  手中的木勺,

  还在碗里

  搅拌着野菜;

  当年为你包扎伤口的

  洛阳大嫂

  一家三代。

  堆在一间六平方米的

  小屋子里:

  床上架锅……

  我的官高权重的将军呵,

  你戎马征战几十年,

  到底为的什么?

  置人民疾苦于不顾,

  你!

  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

  难道就不受

  真理的谴责?

  莫非你真的坚信

  法律

  永远是你手中的纸牌,

  或者至多是

  夏夜柔和的晚风?

  难道你

  浑身的毛孔

  现在竟渗不进一丁点

  周总理的

  美德?

  为了你的“现代化”,

  幼儿园都拆掉了,

  后人都不管了!

  满头飞雪呵,

  你还能舒适几年?

  明天是孩子们的

  是孩子们的呵!

  孩子们都不要了,

  谁来捧你的骨灰盒?

  也许

  你骄傲地说:

  我有儿子……”

  是的,你有儿子——

  你的儿子

  如果是

  革命者,

  他就会

  愤而离开

  你的高楼;

  如果他是

  不肖后代,

  他那白皙的手

  将永远捧着

  人民对你的指责!

  我有一位

  当收购员的朋友,

  要是知道了

  你的慷概之举,

  心里该有

  多么难过——

  当他得知

  牛耳朵里

  有几根茸毛

  能换取外汇,

  几年来

  他辛勤地

  剪呵,

  剪呵,

  一根

  一根

  竟剪了十斤多……

  人民

  像春蚕抽丝那般

  为祖国积累财富,

  你有什么权利,

  把先烈的热血,

  把人民对党的信赖,

  把劳动者辛勤的汗水

  肆无忌惮地

  挥霍?!

  难道周总理

  庄严宣告的

  四个现代化,

  难道党和人民

  忍住十年伤痛

  在炉前

  在田野

  为之挥汗流血的

  四个现代化,

  竟是你

  打着饱嗝,

  信手弹给我们的

  油星

  和

  唾沫?

  真不幸——

  我的将军!

  第一次长征

  你征服了大渡河,

  而今天

  新的长征,

  你想过了没有——

  你再后退一步

  就会变成了

  大——

  渡——

  河——

  不!

  牛金星的悲剧

  决不会重演——

  因为人民

  决不会

  沉默!

  但愿我的诗句

  也化作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你的耳朵,

  冲进你的心窝,

  在这新长征的路上

  且听前进的后人

  和前进的法律一道

  大喝一声:

  “将军,

  不能

  这样做!”

  (1979年定稿)

 


上一篇: 《进城赶考 28》     下一篇: 《夜深处的少男少女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02次 | 联系作者
对《假如,将军不再那样做(长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