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8-21   共 0 篇   访问量:627
写在七夕
发布日期:2015-08-21 字数:5479字 阅读:627次

  又是一年七夕节,自从学写文章以来,每年的七夕节,我总要写点东西一述情怀。因为我对我国流传千年的《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是真心的被感动了,感动在于:牛郎织女的爱情是纯洁无暇的真爱,不夹带任何的功利物质杂念,牛郎是一个被哥嫂撵出家门,唯一的财产就是一头老黄牛,衣不蔽体,食不裹腹的穷放牛娃,而七仙女则是玉皇王母的金枝玉叶,掌上明珠,锦衣玉食,门庭显赫,贵为帝王之女。牛郎织女的爱情是忠诚坚贞的,他们的婚姻被位高权重的王母拆散后,不惧威逼利诱,相扶相携,坚定不移。王母一怒,拔下头上的银簪,画出天河,将他们夫妻分开,满以为这样他们就会心灰意冷,各奔东西了。岂料二人无论暑酷冬寒,春花秋月,经年隔河相望,相呼相唤,不离不弃。最终连冷酷无情的王母娘娘,也被牛郎织女的真挚爱情所感动,传下一道玉旨,令人间百鸟,在农历的七月七日傍晚飞向天上银河,架起一道鹊桥,让他们夫妻二人,每年在农历七月七日的晚上相会一次。于是夫妻二人在每年的七夕晚上,都会在鹊桥之上抱头痛哭,泪如雨下,倾诉衷肠。虽然这只是美丽的神话传说,可说来也奇,由于他们夫妻二人的爱情感天动地,每至农历的七月七日傍晚,百鸟皆去,不见踪影,晚上总会下点小雨,据说是牛郎织女流下的泪水。这就是七夕节的来历,也是我被真心感动的原因。 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每到七夕,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生活经历。

  我 出生在一个贫穷偏远的小山村,说是山村,其实离真正的大山西岩山,还有好几里地呢!上不挨山,下不沾川,是地无三尺平下雨路断行的黄土丘陵,连呱呱鸡都不卧的不毛之地。成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初,处在大跃进余波未息,文化大革命将起前夜的阴云弥漫当中。在那个年代 ,不管好赖能填饱肚子,逢年过节能吃上一个白馍一碗饺子,三九连天滴水成冰之时能穿上袜子,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隆冬季节,能穿上一件破棉袄就是难能实现的奢望。我自幼母亲亡故,从不记得母亲的摸样,和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还未上学,文化大革命风起云涌,席卷万里,荒度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十年动乱结束后恢复高考,我由于学习成绩比较优异,踌躇满志决心考入大学殿堂进行深造,可高中毕业时,因为家庭实在拿不起一百多元的学费,只得含泪返乡,身事农桑。虽然心有不甘,也曾动过自习文字向往文学的念头,可也因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经济拮据,生活艰辛而熄灭。为了生存,我是在洛阳胶鞋厂搞过副业,到陆浑大坝当过伙师,进入本村小学当过孩子王,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地地道道的青年农民。身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鸡犬相闻的小山村和上世纪的八十年代的初期,年逾二十,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特别是象俺这样的家庭,更需要一个女人来洗衣做饭,操持家务。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妻经人介绍来到了我的身边。

  妻家在那时的农村是比较富裕的家庭,家中兄妹七人,排行老四,上有父母宠爱和姐哥庇护,下有妹弟追随,养成了敢作敢为的个性。我们见面前,媒人说见面礼需壹佰块钱,两条毛巾,两双袜子。可我和父亲东拼西凑,才借了七十块钱。媒人感到很为难,妻却莞尔一笑:七十就七十吧,只要人好就行,我不是投钱的。就这样,七十块钱,两条毛巾,两双袜子,我和妻就定了终身。一年后,我的妻在没要一分钱彩礼的情况下,(这在当时的农村是要被人说短道长的)就嫁到了俺家,担起了缝补浆洗,种菜做饭,看家护院,伺鸡喂猪的重任。

  俗话说:家中无女不成家,自妻来到俺家后,俺家立马就生机焕发,我和父亲的衣服干净整齐了,人靠衣裳马靠鞍装,我们也就精神起来了,一天能吃三顿应时饭了,院里的鸡多起来了,猪也肥壮了。菜地边也扎上了整齐的篱笆,疏菜种类繁多,一天三顿蒸炒烹炸都吃不完,妻为人大方,经常将吃不完的送给东邻西舍,赢得一片赞誉之声。为了俺家能尽快地经济好转起来,妻又从娘家牵回了一头小牛犊,小牛犊在父亲的精心饲养下,毛光发亮,活蹦乱跳令人十分喜爱,不到一年就能驾辕拉车,犁地拉镂了,既减轻了我家的劳动负担,又增加了我家的经济收入。一个村的人都夸父亲好福气,父亲也整天乐呵呵的,笑得合不拢嘴。也就在这一年,我们的儿子降生了,由于我们的家境,妻不满月就入厨做饭,操持家务如常了。父亲是稍有空闲,就把孙子抱在怀里,驮在肩上,不让我和妻沾手。我们家由于父亲的辛勤劳作,妻的精心操持,渐渐摆脱了贫穷,步入了宽裕的行列。                                                                                                           然而 天有不测风云,当我们家的日子刚有了起色,老父亲因长期既当爹又当娘,将我拉扯成人,又给我成家立业,辛劳过度,患上了不治之症,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当头一棒,就要将我击垮。就在这紧要的时刻,妻将脸一扬,发一甩,坚毅的说:没事,我们要坚强起来,不能让爹感到失望,家的担子我俩要担起来。从此,妻担起了全部家务,上为老爹端茶送饭,煎药熬汤,下喂嗷嗷待哺儿郎,还要饲养鸡猪牛畜,种菜浇水施肥。稍有空闲,还要和我一块下地干活,起五更,打黄昏,从没有蹙过眉头,说过一句苦,喊过一声累,放下地里的,就干家里的,只要睁开眼,跳下床,两手就没有闲着过。父亲常对乡亲们说:我知足了,亲闺女伺候的也没有真到,我也放心了,一只鸡都带有俩只爪,娃子们的日子 比我过的好。直到父亲亡故安葬后,没有听到过妻一次的叹息和一句怨天忧人 的话。把父亲的后事办完后,妻怀着大女儿即将临盆,挺着九个月的身孕和我一起割麦装车 ,拉车打场晒粮。将麦子装仓后,又随我一道来到禹州神垕镇,刚到的第九天,就生下了我们的大女儿。在产后的第三天,妻就下地做饭洗衣了,为了生计,我白天要到 十余里外的地方打工,深夜才能回到家里,妻还得做好饭等我吃,可妻总是笑盈盈的,没有一丝劳累忧愁的表现。女儿刚满月,我们就将女儿寄养在大姐的家里,回到我们的故园,我是两头见星星地出外打工,妻是地里家里的辛苦劳作,我们的生活才算又稳定了下来。又过了一年,我们的小女儿也降临人间,妻生产的时候,只有我在身边,在妻的指挥下,我们顺利地将小女儿产下抱起。望着妻痛苦的生产过程和妻产后疲惫的面容,我是泪如雨下,妻勉强露出笑容,无力地安慰我说: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 这就是我的妻 ,每峰困难的关头,她就是我的脊梁。

  在小女儿半岁时,我到了本镇的政府工作,这一下子家庭的全部重担,都压在了妻的肩上,家务和地里的活儿,孩子的抚养教育,猪牛鸡的喂养,把妻忙的是没有一点空闲时间。特别是到了收割的季节,妻是累得喘不过气来,我印象最深的有俩件事:一是我有一天下班,妻在地里没有回来,我赶紧去地里接她,半路上遇到妻回来,妻是一只手抱着小女儿,一只手挎着篮子,还牵着牛的缰绳,还将一大编织袋豆角用绳子拴着上口和下角斜背在背上,脸晒得通红,汗水不停地往下淌,我赶紧上前 接过孩子和她背上的豆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把脸扭向一边无声地留下了眼泪,心里感到十分惭愧,自己没有本事,让妻跟着自己吃苦受累,做难受症。妻擦了擦汗 ,微微一笑说:没事,难日子总会过去的。还有一次,是舅舅给我讲的,他一次回家,路上遇见了外甥女,也就是我的妻,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擓着一大竹楼子草,手里还牵着牛缰绳,舅舅也心疼得流下了泪水,把我叫去吆喝了一顿,叫我回去立即把牛卖了。我回家给妻商量,妻是死活不愿意,我说是舅舅的意思,妻才无奈地同意:咱们正年轻,出点力吃点苦怕责了,孩子们慢慢都长大了,咱们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这就是我的妻,从来不怕吃苦,从来不怕困难,从来对生活充满信心。

  后来,孩子们都慢慢长大了,我在政府里的工作因为努力有了进步,妻在家还是辛苦劳作从不停歇,也有了积累,我们的生活逐渐好了起来,日子也逐渐宽裕了许多。可妻丝毫不改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的本色,自己从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我买了给她拿回家,她总要埋怨一阵子:咱不能忘了穷困的日子,庄稼人一般化就行了,穿恁好也没有啥意思,我也只有点头称是的份了。再后来,我因工作需要调到了 远离家乡的地方工作,孩子们也要到镇里去上学,为了生活方便,妻也随我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在一个私营企业里打工。随着形势的发展,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做了点生意,当 我把利润分红 满心欢喜地交给妻的时候,不料妻把脸一沉说:这钱哪来的,不是咱的一分也不能要,不是咱应得的再多也不稀罕,当我说明原委后,妻一脸严肃地说:生意以后咱就不要做了,一门心思把工作干好就行了,钱有多少算够,干好工作才是正事,现在不比以前的日子好多了吗?这就是我的妻,从不羡慕虚荣,从不贪图钱财,永远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

  再再后来,我又调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工作,也是为了工作生活的需要,我们在县城里安了家。按理说,我们从山村到乡镇,从乡镇到县城,我们一路奋斗拼搏, 已经到了不惑之龄,妻跟着我几经辗转迁徙吃苦受累,也该享受一下安逸生活了。可妻坚决不干说:有事干就干,没事干就回老家种地去,人不能闲着,闲着是对生命的浪费,只要不死就不能歇着。我深知妻的秉性,只好托朋友让她进了顺势药业工作,妻立刻就又紧张忙碌起来了。上班的时候,应时应点,从不会迟到早退半分钟,工作起来认认真真兢兢业业,还得了劳动模范的荣誉称号。下班到家,不是做饭洗衣,就是打扫卫生,我们的饭菜总是味美可口,我们的衣服总是干净整齐,我们的家里 总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这就是我的妻,从来不会稍事松懈,享受下生活,从来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从来都是我和孩子们的生活榜样。

  日月飞旋, 时光荏苒,转眼我们已过知天命之年,俗语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孩子们生长在我们这样的家庭环境当中,特别是在妻的影响下,也都比较争气,两个在洛阳,一个在郑州,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和比较喜欢的一份事业,去年儿子又喜得千金,妻是高兴得抿不着嘴,在去年就慌得屁颠屁颠地跑到洛阳带孙女了。小孙女在妻的精心照料下,在儿子媳妇的悉心教育下,比同龄的孩子都精都能都懂事,刚一岁两个月,就啥都懂,啥都会说,满地乱跑,还会跟随音乐呀呀学唱学舞,引得其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们羡慕不已。妻不仅把孙女照料得无微不至,还包揽了所有家务,比在县城的家里干得还欢实。由于妻精心周到操持着家,儿子媳妇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也是受妻的影响熏陶,儿子媳妇工作也是非常积极努力,不但双双业绩十分突出,而且为人处事也赢得了极高赞誉。现在在城市中流行着婆媳关系是天敌的说法,可妻和儿媳处得比亲母女还要亲,妻无时无刻惦记着儿媳的衣食住行,饥饱冷暖,儿媳也是十分牵挂着婆婆的身体健康,夏买单冬买棉,甚至连内衣鞋袜都应记着买了,稍有空闲就争着抢着干家务,在这个家里是婆婆心疼媳妇,媳妇体贴婆婆,儿子轻松快乐,小孙女聪明活泼,一家人其乐融融,和谐自然,幸福美满。这就是我的妻,她在哪里,那里就阳光明媚,那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那里就温馨快乐。

  妻去洛阳带小孙女后,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诺大的一个家,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还真有点适应不过来,不过好歹我们夫妻一天一个电话,妻是把我的一天三顿吃什么饭,今天穿什么衣服,明天换什么鞋袜,后天该洗头理发了等等,事无巨细安排得井井有条,我也只有俯首听命了。每到周末,我是急心如箭,奔赴洛阳,一是十分想念小孙女,抱着小孙女有一种真实的幸福感,抱抱小孙女也能减轻点妻的劳动负担,二是和儿子媳妇拉拉家常交交心,享受享受家的温暖,三是省得让妻牵肠挂肚,放心不下。妻在洛阳虽然整天乐呵呵笑吟吟的,起早贪黑,精力充沛,可年龄毕竟不饶人了,带孙女比养儿女更加费力操心,才一年稍多一点,我就发现妻的双鬓添了不少白发,晚上躺在床上时常发出呻吟,也不时有腰酸腿疼的感觉,但只要天一亮,妻就立马起床,依然精神焕发,投入到新的一天的忙碌当中了。这就是我的妻,妻已经成了俺家的核心,我和儿子媳妇孙女都围着她转,都离不开她。

  这就是我的妻,我们已结婚生活了三十多年,虽然我们从没有过山盟海誓,可我们一心一意携手并肩。我们也没有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可我们相濡以沫贴心贴肝。我们没有什么的豪言壮语 ,可我们无论道路怎样的坎坷曲折,生活怎样艰辛磨难,从没有埋怨过一句,从没有红过一次脸。我们虽然没有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可我们一路风雨,经历也颇不平凡,经营了一个温馨的小家,自然和谐幸福美满。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巨款洋车别墅豪宅,可我们一举一动都相扶相帮,一颦一笑都相互懂得,足以了了此生心愿。今生能遇见妻是我最大的幸事,可能是我们前世种下因,今世来修缘。假如有来世,我不敢奢望你非我不嫁,但我一定非你不娶,要将你种在我的心田!


上一篇: 《独卧》     下一篇: 《斗室闲笔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27次 | 联系作者
对《写在七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