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死的灵魂在拷问》--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6-29   共 0 篇   访问量:469
一个不死的灵魂在拷问
发布日期:2015-06-29 字数:35104字 阅读:469次


 

 “闷死母亲的女儿

昨天凌晨投河自杀”

公元2015年4月24日

这条新闻成了中国的震撼

就从这一天开始

一个不死的灵魂开始了呼喊

一、“妈妈在河里”绝非是浪漫

这一天

对布衣百姓来说

或许平静的

就像飘落一个花瓣

或许平凡的

就像飘落一片雪花

 

但对于这苦命的女人

却是世界的末日

却是生命的终点

却是阴阳的界线

就在她投河的瞬间

戛然在永恒的黑暗

 

她给儿子留下一张字条

上面清秀的涂抹着

“妈妈在河里”

如果不是投河自尽

这留言真很浪漫

能让人想起小龙女

还能想起悠哉的游鱼

可这是她给人世的最后留言

是决绝寻死之前

拼力发出的凄厉

 

      作为一介草民

她甘于像小草的平凡

从未奢望过

能成聚光灯下的焦点

可太多的苦难

竟让她成为人间的凄惨

回望她走过的人生苦旅

则能清晰地看到一个印记

深深烙在一个辉煌的世纪

 

她生命的履历

寥寥几笔

十分简单

没有任何闪光的足迹

20年前刚结婚生子

就离婚带孩子回娘家

食品厂上班的铁饭碗

还没端热就下岗啦

为了能把孩子养大

四处打散工觅食

学会了咬紧牙关

 

可人生总是祸不单行

苍天对穷人总是瞎眼

老爸又中风6

老妈又瘫痪4

全家的内外都落在

她单薄的双肩

作为女儿

她不能倒下

作为母亲

更要挺直如山

独撑全家的里外

独抗全家的重担

绝不亚于砥柱东南

更不亚于炼石补天

 

仅靠老娘两千元的退休金

如何维持医疗

如何活命全家

她一边照顾父母

一边还要打几份工

“她日子过得苦啊!”

全家一个月才花3元电费

光明是多么美好

可光明为什么

离她就那么遥远

 

就在母亲又病重住院

再付医疗费已真的没钱

就像战士坚守阵地

打光了最后一粒子弹

悲壮的选择了

跳下陡峻的峭岩

 

她签署了放弃医学治疗

亲手拔掉母亲的输氧管

当老人痛苦的起伏气喘

作为女儿她狠心的

用枕头压住了老人的脸

当四周陷入一片平静

可她的内心该如何澎湃

她行凶后主动报警

带走她的警察

都已泪流满面

二、谁把她推入大河滔天

作为一介民妇

于苦难和自责

她无法自我救赎

只求在投河中了断

已不容再有生念

可一个民妇的投河

或许就像一粒尘埃

很快就会飘散

很快就成为

人们记忆中的盲点

可有一个不死的灵魂

在长风中开始了嗖嗖的呼号

可有一个不死的灵魂

在雷鸣中开始了嗷嗷的问天

 

在温州如此的富裕光鲜

怎么她家连活命都这么艰难

当一部分人先富到坐拥金山

她如何家徒四壁

连电灯都舍不得点

当全民都在踊跃的奔小康

她如何却成了哀鸣的孤雁

 

都说世间自有真情

先富应该帮助后富

CCTV的中国梦

为什么与她一直失联

当社会慈善聚财万亿

社会救助为何偏偏与她绝缘

当朱门酒肉发臭

为何她还为求医忧担

活着比黄连都苦

为什么春风不将吹开

 

作为一个有儿子的母亲

她连母子之情都无眷恋

一心寻死

已无挂牵

完全是自寻短见

官员不会被问责

善款还在募捐

可作为父母官的良心可安

既然为官一方

如何让百姓没了活路

如何对百姓的疾苦

竟然视而不见

 

让人民活得有尊严

可她死的可曾体面

可她在投河之前

几曾感到一丝意暖

她在不堪回首人寰

与被社会彻底遗忘的悲戚

可曾知道社会主义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三、绝非仅仅就她于飞翔中落单

 如果她的投河寻短

那仅仅是个个案

如果仅仅就她于飞翔中落单

 或许还能情有可原

或许不必大惊小怪

 可毕节的小兄妹集体自杀

广州一贫妇携儿女跳楼

贵州的流浪儿闷死垃圾桶

农村患病老人纷纷自尽……

就连央视评选的最美孝心少年

又哪一个不在经受地狱的烈焰

 

面对千千万万贫困乡村

面对几千万下岗失业难堪

面对无数被大病击垮的家庭

这样揪心的凄惨

每天 每时 每刻

不都在中国发生

不都在中国重演

不都在用钢锉无情的折磨

那国人已经脆弱的神经

更让多少穷人

泪流在长夜无眠

 

美好的总让人万般留恋

痛苦的总让人尽力推开

在创业的毛泽东时代

中国的自杀率世界最低

在改开的致富发财

中国的自杀率为何世界第一

这可能是最辉煌的时代

这可能是最黑暗的时光

这可能是最火热的奔放

这可能是最冷漠的冷淡

 

当一个又一个

很卑微的生命

在一次又一次

很没尊严的死去

正一回又一回

重演着悲剧的轮回

这不死的灵魂

不也心存不甘

不也曾渴望春风能将

她这片雪花融化成雨滴

可当死若对于生命

那是一个解脱

那生不如死的社会

即使不一定充满罪恶

也一定有寒心的冷漠

四、不死的灵魂还在严厉拷问文坛

   从这一个女儿

闷死母亲自杀

这一个不死的灵魂

更在严厉地拷问文坛

先天之下忧而忧

安得广厦千万间

中国文坛的古风何存

中国文人的风骨何在

暴露一切危害人民群众的丑恶

要与人民共命运同呼吸

人民文学的使命谁负

社会主义文坛的责任谁担

 

当无数的诗人

都在关心自己的情感

当万千的文人

都在变态自恋

于风花雪夜的沉迷

绝对听不见

那来自底层痛苦的尖叫

绝对看不见

这撕心裂肺的凄惨

也绝对不会关注

无数穷人挣扎于无边的苦海

 

当意大利的电影《内陆》

还知道关注移民的痛感

当美国的电影《纸牌屋》

还知道揭露议会的黑暗

中国的诗人却沉醉

在用下半身在写诗

中国的画家更独出心裁

竟用阴道夹笔泼墨

多情的在写意江山

而中国的作家大腕

更在津津有味的讲述

老娘的丰乳肥臀多么丰满

中国的文坛不已如冰川

中国的诗人不已都瞎眼

 

人民币可以有一百个理由

不和底层的草根相恋

而有责任的中国文人

却绝对应该有一万个理由

去关注炎凉世态

当诗人已目中没有了人民

诗人怎不被人民唾弃轻慢

当文坛漠视了广大的穷人

文坛怎能不夕阳衰草无边

 

公元2015424

“闷死母亲的女儿自杀”

就从这一天开始

一个不死的灵魂

就在天空直瞪着

那片曾经的故国家园

她能宽恕那些

将她推入大河滔滔

所有的撒手不管

 

 


上一篇: 《原来,生活这样》     下一篇: 《第三十四冤家路窄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469次 | 联系作者
对《一个不死的灵魂在拷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