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6-23   共 772 篇   访问量:793
父亲(1)
发布日期:2015-06-23 字数:1738字 阅读:793次


 

癌症晚期的父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病入膏肓了,由于癌扩散,腹部出现腹水,并忍受着难忍的癌疼痛,医生说父亲这样支持不了多久了。正在陪护的我,忽然接到同村程家的大孩子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喜悦的声音跟我说,他弟弟要结婚办事,想让在我录相(因我在电视台工作)。

我吱唔着,想要推辞。父亲听见了,用微弱的声音问:是程家的孩子要结婚办事吗?我点点头。父亲说:这个你一定要去,咱家欠程家的礼。

程家家一直住在县城,这次父亲又是猝然发病,他们自不会知道父亲住院的事。父亲在程家老爷子那儿认着,后来程家举家迁入县城,两家便很少来往。但这些年我家办事,程家总要专程驱车回来,上一份在乡间看来比较大的礼(程家的妹妹嫁在邻村,我们家的事应是他交待他的妹妹妹夫通知的)。父亲一直念叨着:咱家有事程家都来,程家有事咱却不知道也没去,咱家欠程家的礼。

过了几天,父亲的病已经越发严重了,嗜睡,每天躺在床上,需要不停地吸氧,但犹念着程家儿子结婚的事,醒来就问日期。我满眼酸楚,说:您放心吧,我记着呢。父亲好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交待说:人家是喜庆,去了不要说我住院的事。我答应了。

程家大喜的日子到了,那时候父亲已开始昏迷。我擦干眼泪,强装笑颜,到程家给程家小儿子进行结婚录相。从婚礼仪式的儿子与父母拥抱分别去迎亲开始,就被司仪几句煽情的话弄得直抹眼泪。到了新娘家,新娘与父母抹泪相别,又让我想起自己就要和父亲永久的分别了,悲从中来,眼泪直淌。

在酒店举行仪式时,新郎父母上场,音响里忽然播出了一首筷子兄弟的《父亲》: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

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每次离开总是 装做轻松的样子

微笑着说回去吧 转身泪湿眼底

多想和从前一样 牵你温暖手掌

可是你不在我身旁 托清风捎去安康

……

这歌声一下子击溃了我的心灵堤坝,脑海中闪烁着父亲慈爱的种种场景,想起就要永远失去父亲了……我鼻子眼里全是酸楚,热泪哗哗直淌,忍都忍不住……幸好当时现场太吵,大家的眼睛又都在新人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录相师的异常。

婚礼录相完毕,我就又急急赶到了医院。父亲醒来看到我,用微弱的声音问我:录完了?我说:嗯,录完了。他便不再言语,一会儿便又处于昏迷中了。


上一篇: 《(微电影剧本)检修班的春天》     下一篇: 《父亲(2)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93次 | 联系作者
对《父亲(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